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校园文里的无敌反派[快穿]栖梧宫的新角色

2022/1/15 5:58:47 作者:雾不染 来源:晋江文学城
校园文里的无敌反派[快穿]
校园文里的无敌反派[快穿]
作者:雾不染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无cp男主文,校园有很多种每个故事中总有一个大反派,不管前期有多强,最后都会被被男主打趴下。但是迟溯不一样,他是无敌的!校园灵异文里,他是无敌的鬼boss,皇家学堂里,他是不受宠,但是靠着实力征服了所有人的皇子,异能学校里,他是主角都打不过的,永远的第一名……注意:有系统,前期男主被系统限制的很惨,只能在有剧情发生的地方活动,但后期就不会了。最后,求求大家收藏一下我的预收!戳专栏可见!《神级培育师只想开花店》星历8828年,天启星系这是一个将要精神固化的星系,这里的人实力强劲,人美话还多,然

晋江文学城

文/一景盛夏

“今日父帝母神宣我去九霄云殿,怀疑我与旭凤失踪之事有关,虽然旭凤替我解围,但是尚不能证实我的清白,那黑衣人熟悉水系术法,还不怕涅槃之火,我想不到何人有这般能力……”

润玉将魇兽脚上的红绳取下,放在了床头,喃喃思索间,手上的动作未停,一下又一下抚摸着魇兽的皮毛,双目游离,郁色一片。

简玉萝听着他的分析,趁着他用右手抚摸自己的时候,顶开他的素白的袖子,润玉一身清寒,与长夜为伴,未见过几分日光,因此皮肤透出一股不正常的白色,显得愈发单薄。

此时,如玉的手臂上狭长的一道伤疤,几乎横贯整个小臂,因火神逼出火毒,伤后有渐渐愈合之势,但是那被火系术法烧的发黄翻卷的皮肉,看着实在有些可怖,最中心烧伤的最重,虽然已经凝血,可暗红色的伤口,让人看着心寒。

天帝心中有只有权力与制衡,为了自己无上的权利,他可以花言巧语哄骗鸟族为他所用,插手魔界的政务,周旋于正面反面之间。

说到底,儿女一辈的恩怨情仇,不过是上一辈遗留下的恩恩怨怨,润玉无心大作为,最终被一步步逼上那九五至尊之位,旁人皆看到他的权谋,他的风光,谁呵护过他的初心?

简玉萝望着那伤口,不敢碰,也说不出安慰的话,片刻间,思绪百转千回。

润玉回过神来,收回了手,一手遮着她的眼眸,一手用衣袖遮盖住丑陋的伤口:“吓到你了?”

简玉萝疼惜的望着他,慎重的摇摇头。

润玉勾唇一笑,偏过头去,没看到她的动作,站起身,浑然不在意的整理着衣衫。

“无妨,我身上这样的疤痕还少吗?衣物之下浑身丑陋,你也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说完,转过身,复又自嘲一笑,“罢了,有些话,说了你也不懂,你这只蠢鹿。”

简玉萝看他转身,立刻跟上,看到了他眼眸中的无可奈何,唇角尚未退却的自嘲。

最后一句,含着无尽的宠溺,眉眼深深的看着她,嘴角故作轻松的笑容,如同佳酿,她眸色凝重。

一瞬,她心中却生出别样的计较,这手上的疤痕看样子靠自然恢复是消不掉了,她要想想办法。

他满身伤痕,每一道都带着他的卑微屈辱,能少一点,就少一点。

不过,等她见了彦佑,一定把他千刀万剐,剖了他的蛇胆,抓去煲蛇肉汤给润玉补身子!既然是奉簌离的命来害旭凤,平白伤了润玉是什么道理!

“时辰差不多了,我该去值夜,你且在宫里好生待着,莫要乱跑,等我回来,在后院给你架一座彩虹桥,这样,以后你再出去玩就不会迷路了。”润玉捏了捏她的触角,叮嘱道。

简玉萝眼神一亮,弯着鹿嘴,眼睛放光的看着他,发出欢喜的叫声。

润玉被她的蠢样逗得再次笑了,摸着她的头顶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幸而你这蠢物通人性,却不通言语,不然我可要被你吵死了。”

简玉萝负气的垂下头,头上的触角顺势耷拉下来,失落之意尽显。

她真的很想说话,想告诉润玉凶手到底是谁,案子尽快了结,这样他就不用去魔界,也不用见到锦觅,就能断舍的干干净净,断了那些千丝万缕的纠缠。

在这一桩桩因果之中,只要她断了这因果,他便不会遇上那些苦难。

她还可以告知他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陪他去找他娘亲,让两人早一点和好,两个人一起想办法应对天后的迫害。

如果有一天,他不得不以权谋为生,帮他扫清障碍也是可以的。

她这一生,不能让他经历那些苦痛。

此时的简玉萝,满心的旁观者的心态,她心中只有润玉一个人,她心疼他,她以为自己知晓了一切,让润玉规避一切,就能避开所有的困境,保护得了他。

只可惜,命运之轮,不曾为任何人的意志改变过分毫。该来的躲不掉,有时候的无心之举,还能招致灾祸。

那时,她已是另一番心境,暂且不表。

临走时,润玉看着她低落的样子,答应她回来查看史籍,看有没有让灵兽修炼通人语的术法。

简玉萝欢喜的应了。

虽说答应了润玉不乱跑。

可是没有润玉的璇玑宫,是真真清冷非常,珊瑚那厮整日神出鬼没,也不知道去哪里,她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真无聊。

本来还想说找珊瑚问问修习人身的术法口诀什么的,她一个鹿身,干什么都不方便,如果她能变成人,在润玉身边,总归能帮衬他许多。

天界仙气环绕,地面被遮掩的朦朦胧胧,简玉萝刚出璇玑宫没几步就再次迷了路。

反正离润玉下值还有一段时间,她也不着急,一步一步往前试探迈着。

天界的屋宇大都一个模样,她也不认识字,看着烫金的牌匾,脖子没两下就仰酸了,门口也没什么人,索性随便转转。

有些路走多了,自然就熟了。

她沿着走廊往前,东瞅西望。

宫殿进门后,中央有一处空地,脚步一转,踏了过去。

这里没有璇玑宫中央曲折的小桥,也没有花园,但是四处透露着森严凝重,如果是哪位仙家的宫殿,也应该有仙子天兵把手,可是这里没有人。

转了两转,无趣至极,她正欲转身,突然听见有人说润玉。

“火神殿下并未对夜神起疑心,并为其疗伤,一同喝茶叙旧。”

“那个傻孩子,如今如狼为伍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替他筹划,天帝之位,拱手相让都不自知,你要看紧润玉,有什么不轨之心,立刻来报。”

“是!”

简玉萝闻声,立刻知道自己进了谁的宫殿,瞬间机警起来。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放轻脚步往出走,可是不想,一脚栽进了水潭里。

扑通一声,惊动了屋内的人。

“谁?!”从屋里传来一道威严的女声。

简玉萝看四周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好在离门口不远,只能立刻撒开蹄子往外跑。

奇鸢快速推门而出,殿外空无依然,他想起了什么,走了两步,散开仙气,看着地上湿漉漉的梅花脚印朝向门口,心里有了计较。

转身回去复命。

“门外是何人?”荼姚坐在自己的宝座上,自始至终没动过,端着自己的天后架子。

奇鸢恭敬回禀:“回禀天后,是夜神殿下身边的魇兽。”

荼姚眯了眯了眼,目光凶狠:“那只灵宠颇有些灵性,恐怕……”留不得。

话未出口,奇鸢垂头抱拳:“不过一只未开化的小兽,不通言语。自天魔大战之后,食梦貘一族只余这一只魇兽,何况,这只还是天帝陛下送给夜神的,若是除掉,天界找不到能够司梦之人,天帝怪罪下来,天后恐怕也不好交付,还请三思。”

荼姚抿了抿唇,沉默半响,思索其中利弊后,最终张口:“既然如此,那便依你所言,若是那魇兽有任何动作,你知道该如何做。”

装作不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长指甲,做出一个灭口的动作。

她现在还没能要到太微的旨意,还不能轻举妄动,以免遭人口舌,给旭凤造成影响。

奇鸢头更低了。

简玉萝飞奔而出之后,怕被追上,一路狂奔乱闯,不留神,竟然跑到了栖梧宫。

她能认出的原因是里面的装潢,实在是太骚包奢华,这庶子和嫡子的差距,真的是太明显。

她看着瀑布,石桌,还没开花的树,金碧辉煌的大殿,桌案上还有吃剩下的甜点。

空荡荡的。

魔界狼子野心,虽被旭凤震慑,但进攻天界是迟早的事。

旭凤身为五方天将之首,最近会忙于练兵。锦觅在月下仙人那里,仙侍都不在,想找个指路的人都找不到。

她逛了一圈,把栖梧宫的每一寸土地都熟悉了一遍。

目前为止,她逛了三个地方,还是兜率宫最好,还有可用的东西。

而栖梧宫,除了奢侈还是奢侈,就差把“老子有钱”刻在牌匾上了。

一路金银玉石,晃的她眼瞎。

润玉的璇玑宫,多么朴素淡雅,哎,就是少了点人气,虽然不久之后会有邝露,但是还不够热闹,何况邝露那个温软守护着润玉的性子,不愧是润玉第一迷妹。

看了看天色,润玉快下值了,一边想着如何给璇玑宫增加人气,一边迈开腿往出走。

方走两步,就感觉一股热浪朝自己袭来。

她凭着天生的警觉立刻闪避,刚躲开,一个火球砸向地面,倏尔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团黑雾,倏尔散去。

还没来得及想这是怎么回事,下一瞬,又一个火球袭来,简玉萝躲闪不及,被击中蹄子,热辣的刺痛袭来,她怒了,暴躁回头,龇着牙,头顶上的触角全部立起来。

额……什么鬼……

正在攻击她的是一只的狗。

若说是狗,她还没见过这么丑的一只狗,通体漆黑,偶有焦黄,毛发参差不齐,头大身子小,脸盘大且平,脸颊到脖子处一圈圈肉,有点像瘦了的斗牛犬,就是个头大了十倍多。

唯一令她好奇的地方便是他甩着的尾巴尖是开叉的,像鱼尾。

对方也龇着牙,眼冒凶光看着她,鼻腔发出粗重的呼气声。

随着他的喘息,四周的空气不由得热了几分。

简玉萝看着比自己大了两倍多的狗,不由得双腿打颤,弱了气势,她一个只会吐泡泡的魇兽,根本打不过啊。

那大黑狗似乎看出了她的胆怯,喉中发出呼噜的响声,张大嘴,一团火球聚集了起来,简玉萝可以想象到自己要是被烧这一下的后果。

虽然实力悬殊,但是还是要试一下的,不然自己刚刚被烫的那一下就白烫了,她白毛都焦了!而且,对方这架势,她跑也跑不掉。

凝神聚气,四只触角直直的立着,身体腾空,张开嘴,一连串的梦珠嘭嘭嘭的砸了过去。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开了大招的豌豆射手。

大狗似乎被她这一出弄得有些懵,被一连串的泡泡砸了一脸,眼花缭乱的,登时闭上了嘴。

没有火球的压迫,简玉萝趁机飞快往外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若是敌强我弱,这就是上上策了。

大狗咆哮一声,一阵狂风扫过,所有的梦珠瞬间化为飞烟,消失不见,凤凰树的枝桠发出簌簌的响声。

正在逃命的简玉萝被这股热浪击倒在地,还往前滚了两滚,待停下,她立刻转过身,此时把后背留给敌人可是不明智之举。

大狗被她拙劣的把戏愚弄的怒火丛生,一个大火球朝着她飞去。

她刚刚释放梦珠,灵力不足,立刻凝聚梦珠也来不及,眼睁睁看着那团火直直朝着面门而来,她瞬间闭上了眼。

完了,这和她看的香蜜不一样啊!

怎么还有这样的角色?!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袭来,缓缓睁开眼,只看面前一身红衣的妖娆身姿,只一只手就挡住了那团火,手一转,朝着大狗方向原路飞了回去。

火球原路返回,那狗也不怂,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吞下火球,闷声打了个喷嚏,完全没事。

简玉萝看的目瞪口呆。

“别来无恙,几万年过去,你还是改不了你的火爆脾气,祸斗。”

男子撩开衣摆蹲下身,一手抚摸着简玉萝的头顶,一手顺势查看她被伤到的蹄子。

背后的大狗收了浑身的烈焰,嘭的一声。

简玉萝侧头,烟雾散尽,一个玄色衣衫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眼前,剑眉星目,额间一簇火系符文,头发用一根红色的发带竖着,简洁利落,身材魁梧健壮,看着是个能打的主。

“我竟不知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羊,”男子说话豪放粗犷,脸上的嘲讽也显而易见,“哦,我忘了,你本身也是一只羊,一对儿嘛!”

男子眉眼中的挑衅刺激的简玉萝欲要发作。

珊瑚轻抚她的毛发安抚她的躁动,揉了揉她的四根小触角,眼中泛起冷意。

简玉萝转过头,趴下,她现在浑身发软,有人替她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大黑狗,她也乐见其成。

祸斗讥讽着上前:“这该不是你女儿吧,为什么没有角?难道说……”你被绿了?

话未说完,一个绳索捆住了他,顺势用他自己的发带堵住了他的嘴。

珊瑚站起身,随意的看着他:“如若不是她,你今日也不会觉醒,若是你再放肆一句,我今天就替族长处决了你。”

珊瑚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每次打趣她的时候,眉眼漫不经心,但是明显这句话产生了很大的威慑力。

正在挣扎的身躯,立刻僵硬,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怀里的小兽。

珊瑚不予理睬,回头再次蹲在她面前,然后朝着她的左前蹄施法,那块被烧焦的地方不再火辣辣的疼,可是烧黑的毛,一时半会儿变不回来了。

“可还有哪里伤着的?”

珊瑚语气温柔,大黑狗看她的眼神也变了,看的简玉萝浑身发毛。

胡乱摇头,站起身就要走,他俩老朋友叙旧,给他们留点空间,她还是不要参和了。

“你不知道路,我陪你一起好了。”珊瑚叫住准备离开的简玉萝,“回去之前,我要先解决一件事。”

她不解。

下一瞬睁大了眼睛。

那人又变回了兽形,只不过比方才的模样小了很多,比她还小,成了一只真正的斗牛犬,那模样简直太蠢了。

珊瑚牵着铁链就像遛狗一样,左一只狗,右一只鹿,带着两只小宠物相伴回家。

“你怎么来了?”简玉萝一边走一边仰起头,“为什么我每次有难你都能出现?”

“因为我和小玉萝心有灵犀啊。”珊瑚笑意吟吟。

一旁恨不得自戳双目不想看见大骚包的祸斗: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简玉萝已经习惯了他的不正经,似乎想到什么,她抬头:“你会治疗烧伤吗?”

珊瑚一瞬就知道面前的小鹿在想什么:“夜神殿下是被灵火珠灼伤,和普通的烧伤不同,皮肉之苦免不了,我只能帮其减轻一点痛苦,不过,需要一些清热的材料。”

“什么东西?”

珊瑚看着璇玑宫弯弯曲曲的桥,“莲子?”

简玉萝眼睛一亮,瞬间暗了下去:“花神死后,天界无一朵花盛开,哪里有什么莲蓬,水镜结界已经被修复,我进不去。”

珊瑚也不发一言,似乎也被为难住。

简玉萝失落的耷拉下脑袋,忽然猛地仰起头,两眼放光。

珊瑚看着她,为什么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简玉萝笑着对他说:“你上次说梦境对于常人即是虚幻,可对我来说就是真实,是吗?”

珊瑚不解的点点头,上次她爬梦阶的时候,他确实说过。

简玉萝嘿嘿一笑。

“那就有解决的办法了!”

珊瑚眼皮一跳,那种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虫族开始的进化之路在线阅读寒江雪

    平日里,朱船都寅时起床,先是在床上打坐三周圈,然后清洗一番,开始练习兰卿给的破云刀法。而兰卿近巳时起身,此时的朱船已经修炼完,开始做平日里的活了,所以很少看见朱船修炼。然而今日朱船的刀法才打到第四遍,就看见兰卿披着厚厚的披风慢蹭蹭地走出屋。“你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兰卿四处打量了一下,道:“唔,我陪

  • 犯规的恋爱游戏在线阅读大隆有侠,秦霞客

    「或许这个叫曲相安的小白脸并没有外表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这个想法第一次在蒋三刀的心头升起,起初的重视只是蒋三刀不想让别人因为他的怠慢而看扁了太子、公主,在后来的相遇中,蒋三刀越发觉得这人不过是长得稍微好看一点小白脸罢了,并没有真的把他看在眼里,但方才的那番话让蒋三刀不得不真正正视起这个白脸书生了。「

  • 小城忆事在线阅读第7章

    见小枫满脸失落的样子,月下仙人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小枫啊,老夫这姻缘府除了红线多,还有便是这话本子,唱戏的最多了,今日老夫便让你开开眼,走走走”,说罢,便引着小枫到了后院的戏园子里。“来,今日排的是许仙与白娘子的断桥之恋,小枫你好好坐在这儿陪老夫听听!”小枫满脸好奇的看着台上的人,只见一老翁在一旁

  • 我绝不会喜欢你[快穿]在线阅读第10节

    李维早就对阿斯加德这个神奇的虹桥感兴趣了,这东西可以能够将人传送到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堪称可以无限位移超级神器,而且用来攻击的话也是无上的利器。电影里曾透露过,如果虹桥朝一个世界完全释放能量的话,可以直接将一界毁掉。最重要的是…这么牛批又珍贵的神器,如果一拳砸下去的话,一定能够砸出很多的因果值吧~李

  • 宠妻日常之开学

    秦星河直到冲完澡倒在床上心还跳呢。顾倾野今儿的眼神像是带钩子的,勾着他的魂儿都归不回位了。自己是不是有病啊?这可不行。他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就地一口气做了20个俯卧撑。爬起来的时候手机一阵响,气都没喘匀就接了电话。那头王佐藤听到秦星河的喘息声,道:“啊,星河,在办事儿呢?那先不打

  • 想做你的宝贝之滚出王氏

    刘丽愣了一下,趾高气昂的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既然是神秘富商,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身份。”“你说不出来那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呗。”苏自建看着刘丽难看的脸色,认准了戳中了她的短处,接着得意道:“你买这些东西诓骗我们有什么目的啊?”刘丽结巴了好几下,凶巴巴道:“那珍珠都在我手里了,还能有假吗?”咬着牙问:“

  • 我爱妾是波雅·汉库克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路上打打闹闹,好不容易到了姑苏。魏无羡便急着尝尝这传闻中的琼浆玉露——天子笑,可惜正事要紧,只能先到云深不知处报道。说来好笑,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见到,个有趣之人,大智若愚……呵,说的便是这人,清河聂氏的小公子聂怀桑,二人交谈甚欢,随即引为知己好友。在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天,魏无羡终于知道人间疾苦这个词

  • 梦幻逍遥游在线阅读第二节

    说时迟。李山在那一刹那又一次全力一翻,躲过了致命一击。“等等,我要见徐江,我要见他!!”李山在竭力嘶吼,他感觉到了死亡,他还想回家啊!又被李山躲过去了,男子有些恼火。他扭动脖子,舒展了一下全身的肌肉,紧了紧握锤的手,又一次走来。“妈的。”李山知道没得商量,显然,徐江要置自己于死地。李山心中闪过过去的

  • 如何攻略黑月光师尊在线阅读第二章

    “宿主,请确认解绑。”系统恋恋不舍的说道。自己的宿主,竟然要解绑,系统伤心的都快哭了。高阳直接来了一个绝地大反转,笑眯眯的道:“系统乖哈,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舍得解绑你呢?”这么牛逼的系统,奖励内容还这么屌。随随便便填写个名字,就能获得逆天幸运满值。要是自己再填写完其他的属性,那岂不是要抽奖

  • 没能让你喜欢我在线阅读第7节

    李镇宇蜷着长腿,深深地望了眼宽粉卡在嗓子里说不出话憋得满脸通红的金施勳和咸元进。“做哥哥的不能让弟弟这么操心哦——不过既然已经解决了就好了。”才不好呢。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ajy那个死猴子要恶剪他们。两个人都会编舞结果起分歧的桥段跟202那时候时卢老师和五金一毛一样!不得不感叹剪辑的力量过于强大,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