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当小助理得罪了自家老板以后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2/1/15 8:29:49 作者:西瓜七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小助理得罪了自家老板以后
当小助理得罪了自家老板以后
作者:西瓜七耶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个因生活所迫,跟了大明星陆之珩快三年的助理江佑,利用工作之便当起了狗仔,却惨遭发现反被教训的苦(lian)逼(ai)故事……短篇,要是不小心写长了那我就……ps:1、1v1,he2、日更or隔日更3、不虐不虐不虐,甜甜甜!4、不喜勿喷,么~

程怀憬侧身回首,声音有些沙。“……王爷!”

秦肃不仅没应声,反倒像是在这声沙中带点甜蜜的嗓子中失了魂。下一刻,他已经彻底覆上程怀憬的手背。“卿卿,你且再唤孤一声……”

“你唤谁卿卿?!”程怀憬怒瞪了他一眼。

秦肃另一手抵唇,假意咳嗽了两声,牵着程怀憬往府内走。边走边哈哈大笑道:“是孤的错!先生!该从此改口叫先生!哈哈!”

两人穿廊过院,径直入了王府花厅。秦肃金刀大马地坐在正中央,燕王府门下谋士清客纷沓而来,仆童忙不迭地上前奉茶。

仆从如云,衣冠满座。

程怀憬觉得眼前这阵势,应该没他啥事儿。待要抬步退开,可指尖却还叫秦肃攥在手里,挣脱不得。

目光瞥在两人交握的手,心内分外不自在。

“王爷刚回府,想必有许多事务要处理。学生先回避一下?”他试探性地问了句,唇边含着点笑。

秦肃笑道:“无须回避,先生以后也是王府一员了!方才倒是孤疏忽了,先生这腿脚……”

两人都愣了一下。

先前在扬州柳堤岸边,暗一踢得异常阴狠!程怀憬险些以为他这双腿废了。可如今他自个儿甩蹬下马,又走了这许多路,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倒显得方才在马背上那一声声喊疼是矫情。

天地良心!他可真不是装的!

但秦肃显然误会了,因为下一句他笑的格外暧昧。“先生,可还需要寻医问药?”

话是没什么。当着许多人,秦肃话里个个儿都是正经字,可这厮语气实在可恨!

程怀憬垂下眼帘,绷紧了面皮,硬邦邦地道:“再不去,恐怕学生下半辈子只能坐在木椅上了!”

秦肃哈哈大笑,甩开他的手。倒也不为难他,叫人领着程怀憬下去。

两个清俊仆童跟过来,在即将搭上程怀憬胳膊时,冷不丁秦肃又改了主意,以手抵唇,带笑咳了两声。

“且慢着!先生自个儿能走!”

嗓音浑厚,轻擦耳畔后便就此驻留,余波一缕缕荡入心头。

程怀憬不受控地颤了一下,入鬓长眉轻挑,诧异回头。以桃花眼内波光,无声地询问。

秦肃鹰眸微眯,缓缓放下抵在唇边的拳头,又冲他嘿嘿笑道:“是吧,先生?”

程怀憬不好说,不行,非得要人搀着!在燕王府满堂门客的眼皮子底下,越发显得他是个弱不禁风的。

无可奈何,只得继续绷紧面皮,淡淡地道:“王爷所言极是!前头带路即可,劳烦。”

两名仆童垂首躬身,口称惶恐,伶俐地趋行而出,领着他一路往后院去了。

跨出花厅台阶后,隔着轻衫锦衣,程怀憬依然能感受到秦肃那两道火辣而又狠厉的视线,紧紧地钉子般钩入皮骨,如芒刺在背。耳内也嗡嗡的,仿佛仍在回荡着秦肃的大笑声。

有什么可笑的?这厮果然还是这样……程怀憬心里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措辞来形容秦肃。究竟是可恼,可恨,还是可……?

不!这家伙绝对不可喜!不能再纵着他!这一辈子,一切得重新来过!

程怀憬心内暗自琢磨,脚下越走越快。猛一回头,才发现两名仆童居然被他甩在了后头。反倒显得他跟王府主子似的,不知不觉就拐到了昔日与秦肃蜜里调油的正寝。

前方,只隔着十来步远,眼看着就要进秦肃卧房了。

程怀憬心中一惊,忙停下脚步。

后头两个仆童畏畏缩缩地跟过来,小声问道:“先生来过王府?”

“不曾!”程怀憬硬邦邦地道。面皮绷着,嘴角下撇,双手负在身后,瞧着倒有些端然君子模样。可惜一张白玉般的脸孔,却涨得通红。

他咳嗽两声,又假意掩饰道:“只是方才见这条路宽敞,走着走着就到了,哈!”

那两个仆童偷偷觑了眼七拐八绕的长廊,以及这需走一柱香穿过大片翠竹林才能到达的正室,没敢吱声。

程怀憬也懒得再解释,负手而立,仰头看了看天。“王爷让你们带某去何处?”

“回先生的话,”其中一个容长脸儿的仆童垂手接话。“王爷说的,先生是西席,那应该是在西边。”

抬手一指,距秦肃卧室约隔着十几间厢房,还有座莲花池。

“那处院子历来都是收拾干净的。先生可先喝茶歇脚,小郭大夫想必已经赶过去了。”

程怀憬遥遥望了一眼。

“今后若是王爷要去您那儿,可能在辰时。赶上王爷休沐,可能偶尔会找先生下两盘棋。”

这就是秦肃今生给他的所有了。——喝茶,下棋,讲经。

程怀憬几不可见地扯唇,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再次跟在两个仆童身后,穿花拂柳,终于在一盏茶后,辗转到达了今世他的安身立命之所。

入眼是一间三进的小院。院门置着假山青竹,一树老梅枝干虬结,幽香半开犹护蕊头金。院内设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桌上刻着棋盘,黑白棋子放在棋枰内,温润可喜。

这处院子也果然坐落在王府西边儿,距后宅南北院的娈.宠们极远。应当是收拾出来讲课用的。

花厅不算特别宽敞,只放了四张椅。再往左侧则是书房,窗明几净,竹帘半卷,笔筒内端端正正地插着几卷书轴。后头是他一个人的坐卧之处。

“来者可是程先生?”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有些耳熟。

程怀憬回头,隔着书房半掩的珍珠帘,含笑道:“正是!可是郭大夫?”

“先生好眼力!”

那郭大夫说着一步跨入门槛,从花厅外转进来。

依然是程怀憬前世记忆中模样,只是年轻许多。肩头背着一个药箱,面皮苍白,唇色微淡。

郭大夫头也不抬,只低声地说了一句。“既是程先生,那边请坐吧!”说着手一抬,指向花厅。

程怀憬依言从书房内踱出,在花厅太师椅中坐下。他如今年少纤长,这一歪身坐下,太师椅空出大半截,鸦发从巾帻下滑落大缕。

郭大夫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像是有些吃惊。唇角抿了抿,手按在程怀憬的膝盖上,问道:“程先生腿脚哪里不舒服?”

“叫人踢了两脚。”程怀憬淡淡的。

郭大夫听罢,放下药箱,蹲下.身子,手沿着程怀憬膝盖往下,在小腿处略捏了捏。

“嘶——!”程怀憬倒抽了一口凉气。

“可是这处疼?”

“是。”

“却不是骨头问题。”郭大夫说道。“得罪了!”随即将程怀憬袍角撩开,露出里头的月白色纱裤。

郭大夫麻利地卷起纱裤,褪到膝盖窝处。两人视线都落在那里,齐齐惊了一下。肌肤如凝脂,在膝盖以下大片青紫。手指摁下去一个坑,半天弹不回来。

瞧着不像是叫人踢了,倒像是两条腿都废了。

“先生怎地还能走如此多的路?!”郭大夫大惊。

程怀憬涨红脸皮,不好承认……大约是见着秦肃那厮,心情过于激荡。他只顾着百转千回,没顾上腿。

他眼下叫郭大夫这一捏一推,小腿一阵阵钻心的疼。便皱着眉道:“许是方才没在意,这才回过劲儿来。”

郭大夫看了他一眼,低头从医药箱中取出一瓶药膏,替他抹上。“像是错筋了,先生且忍忍。”说完不等程怀憬搭话,沿着小腿经脉处合力一握,再一按。修长手指如同弹琴般错落摁下去。

只听见啪嗒啪嗒一阵轻微响声。

“啊——!”

程怀憬疼的几乎从椅子内跳起。两手死命撑住太师椅扶手,头拧过去,殷红薄唇大张,羽睫沾了些许湿意。欲语还休,痛楚难当。

“好了,”那郭大夫拍拍手。“如此,每日需拿药水泡脚,大约半个月后便可好齐全了。这药膏也得每日抹上三遍,生肌活血的。”

又特意多叮嘱了两句。“先生这半月可要好生将息,没事在床榻上坐卧即可,不要到处走动。”

“使得!使得!”程怀憬皱眉咬牙,潦草地冲郭大夫行了个平辈礼。

郭大夫也不计较,抬头,淡白色唇瓣动了动。“既无事,某便先告退了。”

“多谢大夫圣手!”

“无妨!”

郭大夫垂下眼皮,慢吞吞收拾好药箱,重又背在肩头。临走前不知为何又回头多看了程怀憬一眼,头半歪着,眼神上下打量,像是在琢磨什么。

待程怀憬看过去时,他却垂下眼皮转身匆匆的走了。

这事儿透着古怪!

程怀憬单脚点地。抹过药膏后,每一寸肌肤都火辣辣的疼,像燎了火星子似的。他撑椅站起,朝身旁的仆童道:“郭大夫来府中几年了?”

“回先生,”先前那个容长脸儿的仆童送郭大夫出门去了,留下的这个年岁小一些,说话却还伶牙俐齿。“府中一向养着许多门客。郭大夫的老子原先便是王府内的门客之一,因擅于医治,后来便专职做了府里的大夫。前两年他老子中风,走不得路,便由他来顶了这差事。到今年底刚好三年整。”

“不是宫中太医院的?”

“先生说笑了,江南距长安极远,车马不便,太医院的大夫从不肯来咱王府。”

这倒是与前世一模一样。

程怀憬暗自点头。看来只在秦肃身上出了岔子,王府内又多了个没见过的娈.宠青竹,其他大致还是没变。

他挑眉淡淡地道:“某敷了药膏,不便行走,若是有人来寻,劳烦替某交代一声。”

“是,先生。”

程怀憬掩手盖掉一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淡淡地道:“如此,某便先去补一觉。”

他说完,一瘸一拐地往后房走去。

“先生!”那仆童快步追过来,到得程怀憬身边却又停下来,犹豫道:“可要搀扶?”

“不用,某自己能走。”程怀憬摆摆手,步履蹒跚,缓慢地挪入后进厢房。

推开门,居然是熟悉到刻骨的红罗帐。一对儿黄金帐钩轻轻摇晃,铺着高床软枕。

程怀憬心中一悸,闭了闭眼,再睁开仔细打量这间房的陈设。东面墙上挂着一柄乌沉沉的剑,小轩窗下摆着琴几,几上一张琴。除此以外,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许是多心了!

程怀憬手撑在门框上,略定了定神。这一放松下来,睡意再也挡不住,眼皮格外沉。

他打了个哈欠,和衣往床上一倒。

重生以来头一回,竟连梦也无。只余衾枕内曾锁过他两世春梦的龙涎香,似幻若真,化千万条丝缕,游走于幽冥河两岸,渐渐地渡了舟,引动那个人……迎面含笑而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能力耽误我实现梦想在线阅读第7章

    红光印釜底,鲟鱼水中戏。奇香自然出,清红隔两极。

  • 两意相欢朝又暮在线阅读第二章

    王明轩正在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旁边传来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虎子,弟弟,你还难受吗?”王明轩感到好笑,自己好歹二十七岁了,居然还在梦里被个小姑娘叫弟弟。刚想笑一下,头上又传来一阵抽痛,这梦也太真实了,太受罪了吧。努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并不是自已刚粉刷好的雪白屋顶,而是黑乎乎的房梁。这是那啊,王明轩正犯

  • 最弱无双少年A在线阅读穿越女

    百花楼并不是一个隐藏秘密的好地方,我思考了很久,才做出了决定,把钱宁送回了钱家。钱芊芊忽然变成了钱宁,钱家对此的解释是失心疯,虽然这名目不太好听,可总比跟男人跑了这种传言靠谱。我回了百花楼,一夜没睡。翻来覆去的操心,愁得自我感觉皱纹都多了好几条。以青霜的身份活了十七年,这十七年一直是简单快乐的,就算

  • 旺夫小胖妻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仙人洞府李俊发现了一个古传送阵,他犹豫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古传送阵会把他传送到哪里,有没有危险,但是又不想放弃。自己找寻了半天发现了阵法痕迹又找到了古传送阵,想必那个因为部分灵石灵力耗尽的法阵是用来遮挡和保护这个传送阵的,那么这个传送阵如果启动的话会传送到哪里呢?说不定是古修士的洞府也说不定

  • 当男主拥有鉴渣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新生们跟我来----”厄休拉·克里瓦特一边引导着,一边带着学生们朝城堡西边走去,“拉文克劳欢迎一切追求真理的学生,认准鹰的标志,看清楚你寻找的蓝色与青铜色。教授魔咒的弗立维教授是我们的院长,我们学院的幽灵格雷女士是拉文克劳的女儿。”很快,厄休拉停了下来,再次开口:“我们的公共休息室位于拉文克劳塔的

  • 吞噬决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就见韩老太爷略微的沉思了一下,就又接着往下讲述道:“再者一言,爷爷虽是派人去通知了,那位如今驻守在相州的刘知州一声,让他火速派人马过来驰援与安阳府,以免安阳府生灵涂炭。可就从听说驻守在真定府的大宋军校,在初闻大金国骑兵即将攻打真定府的城池以后,就连夜带着所部人马撤出真定府这件事上来看的话?这位

  • 青云之志破重天在线阅读第6节

    时光飞逝,在单调机械的捕猎中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苏牧迎来了新生的第三天。这两天的时间里,苏牧一共斩获了340进化点。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苏牧并没有用进化点推演新技能,只是将剩下的树根和枝条用进化点全部进化一遍,把自己打造成了杀伤力十足的人间凶器。苏牧的实力也在这期间完成了两连跳,成长到了凡阶.五

  • 小小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沈凌头发丝都不舒服,她咬着唇,瞥了眼跪在地上茶云,然后恳求地望着安国公:“那便罚茶云三个月的月钱。”又楚楚可怜道:“爹爹,念在茶云是初犯,也是关心我的份上,就从轻发落可好。”安国公闻言,并不应话,对沈芝道:“芝芝,你是苦主你说。”顿时间,沈凌茶云看向沈芝,沈芝瞧见沈凌略带绝望的眼神,轻轻地笑了下。茶

  • 小李飞石之初遇夏尔(4)

    但美人计的实施,又有各种方式。在像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社会之下,男人比较喜欢那种能怜惜的女子,娇小,梨花带雨的,但哭像又不能太难看,最好眼神含波。所以,实施美人计,最最重要的是……眼神!恩,眼神,必须波光流转,在抽泣时还要不忘放秋波!声音也要带着沙哑。还有,对自己下手狠点!用力掐大腿,努力挤出泪水,求逼

  • 男神是她的脑残粉第一章在线阅读

    雅诺感知到了魔素,他睁开眼睛,正好看见传送阵一个接一个出现在牢房门口,食物从紫色光芒浮现,各个牢门相继伸出手臂将食物拖拽回去。咀嚼的声音在各处响起,安静又可怕。雅诺的隔壁也拽走食物,接着发出怒吼:“放老子出去!老子要吃肉——老子还没死!!”隔壁的声音粗粝凶狠,雅诺却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道:“我的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