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返祖成龙后(快穿)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2/1/15 8:17:04 作者:今夜无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返祖成龙后(快穿)
返祖成龙后(快穿)
作者:今夜无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12.29周日入v,届时掉落万字更新及红包若干,感谢追更的小可爱,还请继续支持(づ ̄3 ̄)づ~~】————————轮转司编外宿主02号,原地狱二代七宗罪之愤怒瑞斯,现在有一个烦恼:她返祖了,变成了一条龙,却因为个头太小,被当作变了异的蜥蜴。明明拿的女主剧本,生生活成了一个宠物。正在发愁该怎么完成任务之时,女配怒扛反派大旗,将男主给怼挂了,任务完成。第二个世界好不容易恢复人身,却是个五短身材的萌娃?于是好好的破镜重圆小甜饼,变成了智障老爸的带娃史。第三个世界做临时任务,隐瞒不住一身武艺,好好的一

“这白澄每次都扫我兴,真没意思。”白枳撇了撇嘴。

每次听他提到师父,师父他老人家冷冰冰严肃的嘴脸就出现在她的脑海,继而就想起他用竹板敲她的手心……

想到这,白枳下意识地搓了搓手。为了弥补精神上的损伤,她决定去鸳夜楼海吃一顿。

鸳夜楼是帝都昭城最有名的青楼,虽是青楼,但它最出名的竟然不是里面婀娜多姿、媚态横生的姑娘们,而是一道菜——凤归兮。

通俗的来说就是——鸡归西,咳咳,总之这是一道让人吃了想流泪的鸡汤料理。

还记得三年前她趁师父出门,怂恿正要下山捉妖的白澄,叫白澄偷偷带她溜出燕山,捉完妖在山下玩耍了几日,准备回去时,路过鸳夜楼,被里面的老鸨硬拖了进去,吃了这鸡归西,不,是凤归兮,她当场热泪盈眶,把盘底都舔了干净。

虽然最后因为付不起饭钱,被迫留在这当了三个月的跑堂。

但是这道鸡归西让她不顾白澄气的发黑扭曲的脸,寻死觅活死皮赖脸地留在了昭城。可以说是她人生中很关键的转折点了,想想就让人唏嘘。

白枳到了鸳夜楼前,便看见老鸨带着几个姐姐们在招呼客人,那小帕子挥得是相当娇媚。

正在白枳出神之迹,老鸨注意到了她,立马向她扑了过来,还好被白枳巧妙地躲开了。

老鸨料到如此,冲白枳眨了眨眼睛,用帕子半捂着艳红的嘴唇,笑得脸上的褶皱都快把粉炸开。

她尖声道:“哎呦,这不是白爷么?今儿个怎么有空到鸳夜楼来啊?”

白枳听着声音只觉得头皮发麻,她努力咧开嘴,笑道:“当然是来看我们美丽动人、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的如花姐……”

如花姐一听笑得更加合不拢嘴,小帕子往白枳肩上一挥,娇瞪了她一眼道:“就你嘴巴甜,姐姐今天给你打对折。”

“什么叫嘴巴甜,我说的是事实啊。”白枳笑得一脸真诚,说谎话这种事她白某从来不打草稿。

“是是是,赶紧进去吧,我让厨子给你多加个菜,看你最近忙着捉妖都瘦了。”

“好嘞。”说着白枳便大步进了鸳夜楼。

鸳夜楼分为三层。

第一层是歌舞厅,没有包间,就是他们这种穷人来的地方,边吃东西边听听曲子。

第二层是一些贵族呆的地方,他们一般都是提前预定包间,花高价请姑娘给自己“弹曲”。

至于第三层,比较神秘,想当初她在鸳夜楼当跑堂当了三个月都没能进入第三层,听厨子说,第三层的跑堂不是随便就能当的,还要经过考核才能当,什么琴棋书画,吟诗作对啦,都必须会点。

白枳猜想,这第三层应该是一些达官贵人呆的地方。

今日的鸳夜楼真是好不热闹,位置上都坐满了人。

酒杯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喧闹声几乎都快把台上弹的曲子声盖住。

她搜寻了一下四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立马奔过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也不管对面人讶异的目光。

“兄台,拼个桌呗,到时候付你一半桌钱。”白枳厚脸皮道。

那人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这一笑倒把她看呆了。

剑眉舒展,温涵如珠的双目,眼角尽是如沐春风的笑意。略显苍白的脸颊显出病态的美感,恰到好处的唇微微勾起倒是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身形消瘦却如翠竹苍松一样挺拔,清冷孤傲。

“少侠不必多礼。”他笑道,嗓音清冷却温和。

“咳咳,谢了。”白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等菜的时候实在无聊,她假意把玩着随身带着的玉笛“拂尘”,余光却在打量对面的人。

这人身着一件白袍,简单而不俗,纤尘不染的袍子不见一丝花纹。虽然看不出什么象征身份的东西,但是此人气质不凡,应该不简单。

“这是个好笛。”温润的声音将白枳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挺结实的,摔不坏。”白枳看着手里这个给她摔了不下百次的笛子,撇了撇嘴道。

“这玉笛漆黑如墨,光洁细致。应该是用上好的墨玉制成,但是墨玉质软易碎。若摔不坏,这玉应该不是凡品。”那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白枳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这笛子听师父说是恩公送给她的,像她恩公那种级别的大人物,出手的礼物自然不是凡品。

况且这可不光是个普通的玉笛,它还是白枳修行捉妖的武器。若这人知道笛声响起,便能杀人弑妖,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正当白枳出神之际,一股奇异的气味传入了她的鼻腔。

“这是……”白枳皱了皱眉。

“是妖怪。”那人提醒道。

“你……”白枳惊讶地看着他,正想问他怎么知道是妖。却被一阵骚乱打断了。

二楼的房间突然从里面扑出一个人,那人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出来撞在了栏杆上。

令人惊恐的是那人的胸腔竟然是空的,空无一物的胸口中鲜血四溢,血顺着栏杆落在下方献艺的台子上,惊得弹琵琶的歌女尖叫着逃开。

客人们哪见过这种情景,吓得四处逃窜,场面十分混乱。

“哎哎,大家先别慌跑,把饭钱结一下……”

“呸,都死人了,还结饭钱,滚开!真是晦气!”客人们纷纷推搡着向门外奔去,也不管如花姐拼了命的挽留。

一时间整个鸳夜楼只剩下白枳,白枳对桌的人,还有面色苍白的伙计们。

白枳轻轻一跃跳到二楼,蹲下身打量那个死者,这人的胸口被硬生生挖出一个大洞,心脏已经不知所踪,上好的锦袍上染着未干的血迹,应该是被杀不久。

她起身进入死者冲出的房间,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妖怪的目的竟然不是心脏,白枳看着地上骇人的心脏若有所思。

时不待人,趁妖怪没走远,还是先找妖怪比较要紧。

白枳打定主意,便集中精力顺着妖气从房间的窗户里追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武侠]无巧不成书无人生还

    “……从A城开往S省西县的D24876次动车已经开始检票,请乘坐该列车的游客即刻检票上车......”火车到站,开始检票上车。孟芙背着双肩包,一手提着装满零食的塑料袋一手捏着车票,找到自己的车厢号,上了车,按着车票的位置坐了下来。孟芙和朋友约好了去北方的S省游玩,S省距离她所在的城市距离遥远,接下来

  • [综]拯救失忆小天使在线阅读第5节

    零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不敢回头,他害怕看到优姬对他的恐惧,厌恶!为什么?月光泻下,锥生零的脸色苍白,嘴角残留着暗红色血迹,紫眸中荡漾着无尽的迷茫与痛楚。最终,伤害优姬的人却是自己吗?明明发誓要誓死保护的人儿却……手无意识地握紧,指甲尖锐地刺破了皮肤……“不要跟着我,不怕我也将你的血吸尽吗?”没有回

  • [综]骚操作之后我陷入了情感困境在线阅读龙神学院

    司空羽慢慢睁开眼,他感觉浑身如针刺一般的疼痛。他现在正躺在一张很松软的床上,这个房间的摆设也是极为华丽,顶上有一盏巨大的透明的灯,上面点着八根巨大的燃烧着的蜡烛。远处的桌子上有一个用白玉雕成的摆件,是条龙。地上铺着用手工编织的图案复杂华美的地毯。司空羽听到了开门声,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裙的女子端着个盆子

  • 我能强化升级糟糕的世界

    “啊——阿嚏!”真是的,怎么正好在散场的时候打喷嚏。青叶原手忙脚乱地想要从口袋里拿面纸,却不料肩膀被人一撞,她怀里的几本书全都掉到了地上。她咬了咬唇,连忙弯腰去捡,这时,另一个人先她一步,将几本书捡了起来。“啊!谢谢!”匆忙地道谢后,青叶原疑惑地眨眨眼睛,“……忍足同学?”“午安,青叶同学。”忍足侑

  • 漫威:我夺舍了钢铁侠在线阅读第4节

  • HP 古神的召唤在线阅读第10节

    “呸呸!还好这沙尘暴不算大。”塞北经过一场短暂的沙尘暴之后寂静了许多,黄橙橙的沙子平整的铺在地上,表面细细的有一层风略过的痕迹,但仅仅只是盏茶功夫,平整的黄沙表面慢慢的鼓起一个沙包,紧接着,一个中年模样的将军提着一名少年从沙子中钻了出来。“咳咳咳!魏将军,这沙尘暴还不算大?那要碰上大的沙尘暴还不得把

  • 抱得美人归之第三章

    陆承淮强装了一路镇定开车回到家里,却被嘴角那抹掩饰不住的笑意出卖了自己雀跃的心,他竟然第一次觉得并不大的房子有了股子空荡荡的感觉。半个月才轮休一天半,陆承淮几乎都是在家里或补觉或看书消磨过去的,总之适应了高强度工作的他,对于休息总有种不适应感。但是现在……陆承淮仰躺在沙发上,迎着客厅的灯光举起右手,

  • 直播:我一点也不想要火之哥哥的小尾巴(10)

    害得她都没有时间陪乖乖选衣服。薄夫人越发惋惜。弯腰摸摸阿禅小脸蛋。“麻麻下次一定陪乖乖买漂亮衣服,好不好?”小娃娃总是能够敏感地察觉,别人对她喜或厌。薄夫人喜欢她。阿禅小脸儿顺势往薄夫人手心蹭蹭。奶音软糯糯:“好~”哎呦!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小萌娃哦!薄夫人心尖儿那个化的哦。越发觉得二胎矫情耽误事。薄

  • 大唐:咸鱼战神在线阅读第9节

    果不其然,走到水井附近的李枫只是等了一会就看到了一个人影提着一个水桶来打水。李枫细细的端详,只见这个人把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的,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样子。这一定就是白雪公主了。李枫暗暗的想着。虽然有些兴奋自己找到了目标,可李枫也没有贸然就跳出去,那样的话一定会被白雪公主怀疑自己有所企图的。他

  • 都市之至尊杀手之第一章(1)

    夏至的傍晚仍残留着一些余热,天边更是染上了火烧云的红,林荫道上有参天的古木自街道两侧延伸交聚在头顶,留下一片凉爽的阴影。染着黄发的少年漫不经心的坐在步行街旁的椅子上,嘴里咬碎了最后一颗冰块,刺激人的凉意自舌尖迅速传达到四肢百骸里,少年惬意的闭上了眼睛。不远处步行道上传来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听着像是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