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等待一个下雨天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2/1/15 7:20:24 作者:口袋有糖 来源:飞卢小说网
等待一个下雨天
等待一个下雨天
作者:口袋有糖来源:飞卢小说网
程宴的青春是从失去执念开始结束的:曾经那个非爱不可的人最终变得陌生,望着对方的眼睛认真许下的承诺随着时间越飘越远,盯准一个目标咬牙前进却在另一条路上邂逅新的风景……这些意想不到,阴差阳错,轻巧地在青春中上演。值得庆幸的是,离开了恋恋不舍的地方,也会解锁一个新的星球。(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哈哈哈哈!”她迅速反应,又大笑起来,回头看了看紧张的外公,“好!我一个无名小妖,能拖堂堂龙王下水一同受罚,也不枉我来这世上走一遭了!”

龙王心中一动。杨冽这话分明是激将,引得众臣觉得,倘若玉帝真因这个无他“毫无瓜葛”的小孽龙惩处了他,便是冤枉无辜之臣,反而正中此孽龙下怀。

小小年纪的孩子也知道维护长辈,而自己却……

众神窃窃私语,李靖托着玲珑浮屠上前一步,秉公执言:“陛下,臣以为,西海龙王实乃无辜,倘若真连累了他,岂不是叫这小妖得意?”

龙王犹豫再三,实在忍不住,老泪纵横,颤巍巍喊了句“陛下”,方欲以时想告为外孙女求情,后文还没说出,被杨冽回头用唾骂堵住。

“闭嘴!你这老头,今天我非要看着玉皇大帝把你也给惩治了不可,我就是被你们这些神仙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也要拉你垫背!”

玉帝动摇了。

站在不远处的嫦娥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发现,方才还对龙王狂傲呵斥的小妖,竟噙着泪比了个唇语。

她在对老龙王说……“不要”。

“陛下,”嫦娥出人意料地站出来,“小仙有一事请问。”

“你不是一向不理这些事的嘛,”玉帝懒洋洋地一挥袖,“问吧。”

“今日陛下当殿会审这小妖,自然就是要征求群臣意见了,对否?”

“嗯。”

“那么陛下理应告知我们事情的来龙去脉啊。这小妖究竟所救何人?那人又犯的是什么十恶不赦之罪?小妖救成与否?唯有知道这些,群臣方能考量该如何惩治她啊。”

玉帝结舌。他心下暗道都怪王母,非要搞出这么大阵仗,自己不追究她私自囚禁寸心这些年已经是对她很包容了,她却死活不肯坦白究竟为什么,只推说自有她的道理,让他信任她便是。

既然说不出到底是何罪过,又怎能说出所谓重犯是指已经被贬黜且“永禁西海”的寸心。

王母咳嗽两声,接话道:“这是机密,不可随意告知。今日审这小妖主要是要搞清她和那重犯到底什么关系。”说罢低头看着杨冽。

杨冽冷笑一声,别过头去。

“你从实招来,你为什么要救她?你是她什么人?”

杨冽觉得事情变得有些微妙且复杂。她张口就诌:“为了报恩啊。谁说我是天生龙族了?我本来只是灌江一尾鲤鱼,无意吞食了一滴龙泪,褪去鱼鳞得到龙身,自然要报答恩人。”

王母一怔。这番说辞却也合情合理。传说龙族中有天赋异禀者,流出的眼泪被其他水族吞食便能使之跃入龙门,焉知那寸心不是这样。

既然是因得寸心施恩才化出龙身,那么她的血液也就等同于寸心的血液,难怪对那些荆棘有效用…………

那么这么说,这条小孽龙并不是………

“陛下,娘娘。”嫦娥翩翩揖了个礼,“这样看来,这小妖根本不知恩人是天庭重犯,只是怀着一颗权权报答之心,其情可悯啊!”

王母没能逼问出自己想听到的,又有些不甘心,紧盯着杨冽:“本宫可以承诺你,即便你说实话,我也绝对不会杀了你,本宫最后问你一句,你当真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杨冽冷笑:“娘娘真是臆想丰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什么实话不实话。”

王母大失所望,生着闷气不再说话。

玉帝见王母也闹够了,长吁一口气,给了个台阶下。

“既然如此,这小孽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罪过。来人啊,放了,放了吧。老龙王,你也可以回去了。”

哪吒第一个上前,三两下解开了杨冽背后的绳结,在她耳边悄悄赞了一句:“好有骨气的小龙。”

杨冽攒出一个感激的笑,点头致意,慢慢站起身来。

她刻意避开杨戬的目光,害怕看见他的冷漠,或是怜悯。

杨戬眼中的疼惜统统落空。

许是跪了太久,她膝盖有些疼痛,走路颤颤巍巍,目不斜视,看也不看仍跪服于地的龙王和被玉帝王母这一出弄得云里雾里的众神。

腿一阵抽痛,扎在膝盖处的一根棘刺,似乎因方才的长跪磨砺着骨骼。她最不愿在这可鄙的天界丧失尊严,今日却……

终究是支撑不住,杨冽身子一颤,差点就要倒下。

嫦娥搀了她一把。

一直不动声色的杨戬,暗暗收回了刚刚没忍住伸出的手。

“陛下,娘娘,小仙还有一个请求。”嫦娥扶着杨冽道,“小仙的广寒宫也缺一位扫落桂的童子,这孩子对恩人有情有义,本质不坏,不如就将她……留在月宫陪伴小仙吧?”

玉帝揉了揉额头,不耐地摆摆手:“你随意吧。”

今日众神都有些奇怪。先是玉帝王母大动干戈审问一个无名小妖,而后是一向清高孤傲的嫦娥仙子两度为这小妖求情。前者也就罢了——神仙总是很闲的,出了点事就动大阵仗是玉帝王母的癖好,或多或少能打发时日。可嫦娥仙子最是喜清静厌人烟的,从没听说她月宫缺什么扫月的。

殿内众神陆陆续续散去,杨冽挣开嫦娥,把她往后一推,自顾自跌跌撞撞往外走。

“我不要你救。”

嫦娥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跟了上去。

杨戬暗暗握了握拳头,不加忖度便上前对嫦娥揖礼,道了声谢。

嫦娥有些讶异,杨戬方才想到自己实在是唐突了。

“请仙子……好好待这孩子。”

嫦娥抿唇一笑,翩然离开,上前拉住了杨冽领她去月宫。

树杪雀喑、瑶枝非雪。绰约横斜,旖旎清绝,有幽香映水,疏影笼桥。

这便是静得可怕的广寒宫了。

杨冽被嫦娥领至此处,周围愈静,她心却愈焦躁。

嫦娥一派霁月风清,不染尘俗,就那么定定地瞧着她,浅浅微笑。

她忽然想起灌江底,月光伴着波影映在她受尽折磨的母亲脸上,母亲那惘然的神情。

这使得她愈发不安,也愈发觉得嫦娥的笑扎眼,直刺到她心里去,更甚荆棘加身之痛。

嫦娥对她充满了好奇,而她又满心满眼的恍惚,谁也没注意杨戬正隐在月宫外悄悄俟着她们。

“我本该谢谢你,可……可我……不能。”杨冽在优雅绝尘的仙子面前有些慌,语无伦次地说道,心里想的是,我身上还背负着母亲的自尊,而她是这世上最不愿对你称谢的人。

“谢我?我并没要你谢我。”嫦娥微笑着。

她轻轻一挥手,一缕清风拂在杨冽身上。杨冽瞬间觉得那些细密的小伤口愈合了许多,身上的血污也旋即消逝无踪。

这便是月宫女神恰到好处的温柔么?

杨冽低垂着眼睫不说话,怕接触那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眸。

“你……愿不愿意对我说实话?”嫦娥有些犹疑,还是轻缓开口,“你到底是谁呢?”

杨冽自嘲地笑笑:“下界一个小妖罢了。”

见她不愿多言,嫦娥也不勉强,只笑笑便自顾自地坐在一旁抚琴。

杨冽越看她的云淡风轻地笑笑,越觉得刺眼。眼前这个仙子,高雅而淡漠,如天际皑皑飘飞的新雪花,姿态似乎高高在上,即便流露出和善,亦让人觉得无从亲近,不敢高攀。

这便是她父亲喜欢的模样么?

这便是……将她母亲比下去的人么。

见杨冽一直痴痴望着自己,嫦娥温婉一笑,按下抚琴的一双素手。

“你方才说过,你叫……阿冽?清泉冽冽的冽?”

“嗯。”杨冽有些拘谨地点点头。

“其实你不必这么紧张。我并不缺什么扫落桂的人,不会拘束于你。”

不提及这一点还罢了,思及此处,杨冽皱起眉头。

“玉帝已经答应放我了,你为什么非要把我留在九重天上?”杨冽脸上凝起一层薄怒。

嫦娥抿抿唇,“你若想安稳地活着,就守住这得来不易的仙籍。王母娘娘到底为什么针对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看不顺眼的人向来都没有好下场。我这里与世无争,向来无人叨扰,你安分躲避,没有人能够找你的麻烦。”这话虽隐晦,言外之意已再明显不过。倘若方才杨冽真径直离开,王母想要找茬,随时可以再寻个由头。

原来嫦娥是为了给她个仙籍。

可她并不想安稳地苟活。

她草草给嫦娥揖了个礼,敷衍道:“仙子好意心领了。妖终究是妖,不敢与天神同列。”然后祭出自己那把雪亮的小剑,将妖蛟原身化出。

“主人。”妖蛟恭敬听候指令。

“待我走后,你变成我的模样,在月宫里侍奉仙子,日夜扫洒,不得怠误。”

“是,主人!”

“你这又是何必……”嫦娥微微摇头。“你是还有什么夙愿在人间未了么?”

杨冽握紧拳头:“仙子高高在上,与世无争,哪里懂得我们这些小妖的不易。”语带嘲讽,尖酸刻薄。

她明晓得自己不该这样,可母亲美丽却憔悴的容颜一直在她心头晃啊晃,让她不由自主说出这些话。她其实很想质问嫦娥,究竟知不知道她母亲因为嫦娥的“与世无争”遭过怎样的罪,但她也明白,那其实怪不到嫦娥头上。

她年纪虽然小,但是感情的事里没有谁对谁错,这一点,她还是懂得的。

嫦娥本性不喜与人交游,横竖杨冽已经脱险,她想放她离开出去透透气,令她冷静冷静也好,便没有阻拦。她只心道这个孩子还是年少气盛,让她出去散散心也无妨,悄悄施法弹了朵落桂粘在她肩上,咒术着身即隐,倘若这孩子离开九重天,自己便能知晓,料想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杨冽大踏步走出月宫。

“你真的以为,方才在殿上,陛下看不出你是故意那样说,以求为西海龙王攘灾么?”思忖再三,嫦娥还是在她身后补了一句。

杨冽深吸一口气,皱了皱眉,但并没止住步伐。

她想过,可即便如此那又怎样呢?玉帝给了她,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既然龙君无恙,她也顾不到更深的层面了。

悄无声息一直候在月宫外的杨戬尾随而至,在门前按住她肩膀。

“你跟我过来。”他沉声道,语气的愠怒和担忧,让他此时此刻真正像个父亲。

杨冽觉得有些头疼,又有些疲累,心里酸酸涩涩,终究没有挣扎,任他将自己变作一方锦帕,携至真君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归来之护国魔王第1章在线阅读

    A市林家。被遗弃二十一年后,江俏耳突然被再次接回林家。黑色的保时捷穿梭在法桐的林荫道上,江俏耳不由得想起自己这次被接回来的原因,自嘲的牵起嘴角。如果不是为了保住林舒心,估计林家这辈子都不会想起还有她这的女儿吧。车停在一幢复式别墅前,江俏耳正准备推车门的时候,已经下人帮她拉开车门。江俏耳礼貌的说了声谢

  • 天才狂医驱鬼?鬼宅?

    “二哈,二哈,你别说,你这编故事有一套啊,不去写书都可惜了,来跑到这电子厂上什么班。”龅牙妹一副屈才的样子看的好是逼真,简直比老妈都关心我啊。这里我简单自我介绍下,我叫言总,这个名字是老爹一时被神棍忽悠给叫的,说是什么将来当老总,有福什么的,当然还有小名叫二哈,不过我不喜欢这个所谓的“狗名字”,但似

  • 我的大美女房东在线阅读第七章

    将林子琪送到山道边,上面的那些人便是已经快步的向下跑过来,趁着林子琪对上面的人喊话的时间,鲁忍贾一个闪身便是钻入山林之中,等到林子琪回过头来,哪里还有他的身影!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山道,林子琪不由得有点小幽怨,这个家伙,救了自己竟然是就这么走了?不说林子琪和那些吓傻的同学老师们,鲁忍贾在离开之后,便是

  • 次元系统打造世界最肉之羿家家祭,族长弟子(9)

    风波不出意外的平息了,谁都没感到惊讶。众人此时根本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当然羿射除外。此时众人正忙着筹备家祭。家祭在人族是人之常情,人族某位儒修弥留之际还恋恋不忘自己的某件愿望,在病榻上对子孙说:“家祭无忘告乃翁!”后嗑然长辞。但在神族却是必需,这就涉及到了人神两族的力量体系了。人族身体孱弱,但却在功

  • 直播之地主家的傻儿子第4章在线阅读

    17.李未央比我想象的动作要快。因为李潇然喝了李长乐送来的八珍汤,身染疾病,经调查在八珍汤里发现了问荆草。而又在叱云柔房里找到了巫蛊小人,李长乐被气的乱了阵脚,竟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刺杀李潇然。最后被驱散出李府。所有人想不到,她李长乐也有今天。永远高高在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她竟会落得如此境地。对自己的亲

  • 樱桃落尽在线阅读第3章

    因为外出寻找丢失的绿谷的关系,等众人回到镇子的时候,还能看到一行人在镇子的入口徘徊,等着他们的回归。小镇里灯火通明,很是温暖。长达四天的野外求生路,再遇见有烟火气息的村镇,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这让灵想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紧张了吗?”这位想要有一个拉拉肥那么可爱的女儿的女士,笑着询问道。只当她是见到

  • 瀚海封魔在线阅读第三章

    一早起来,阮苏就听见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这雨从昨个半夜就开始下,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大而已。她从床上下来,推开窗子看见外面天阴沉沉的,豆大的雨珠不停的往下砸着。今天是和书肆老板约好要去取书,这么大的雨可能一时半会都停不了,阮苏先起来。过了会云彩撑着一把伞往这边来,到了檐下将伞收了起来,看见阮苏坐在窗边看

  • 重生之三国我是儒将第9章在线阅读

    初学乍练的不灭红莲,自然不是巫行云早已练到返璞归真的天山折梅手对手。更何况,巫行云的修为比起此刻刚刚突破先天境界的林诚,还是要略胜一筹的。所以战斗开始没有多久,仅以不灭红莲掌法对敌的林诚就已落入了下风,之所以没有立时落败,也不过是因为林诚的体魄远比巫行云强大而已。若是按照常理,要不了多久林诚就会落败

  • 长盛且华血屠十万里(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又一片山河,同样很遥远。这是一处妖族的领地,地域无疆,种族数量无数,岩石巨城一座又一座,随处可见那身形半兽化人身的妖族在走动,以及一些保持着原始形态的庞然大物穿行。在其中一座通体以黑岩砌成的宫殿坐落于中央,通体乌黑,无尽凶压至其内扩散而出,无比雄伟,如一道黑色的山岭横亘在地平线上,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

  • 恰好温柔为了以后

    这里是……林岚睁开眼睛,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光线的亮度令他刚睁开眼睛已经又紧紧的闭上,习惯了这个亮度后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医院啊……唔……”林岚感觉床边压着个什么东西,起身来看,一看是可儿,便笑了,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怕弄醒她。“小笨蛋,看样子在这里守了一晚上了。”林岚俯下身去轻轻的吻了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