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天命神劫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1/15 0:20:17 作者:骤风薄暮 来源:3G小说网
天命神劫
天命神劫
作者:骤风薄暮来源:3G小说网
登临异世路,与道同行,受命于道,争命于神,且看我如何改逆乾坤新人上路,写作不易,,望伟大的书友们给些支持,且看且珍惜作者一定会好好写作,认真构思,努力进步的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虎宝宝邀请驻站)

上完一个月的课后,高一年级要进行一场全科目的摸底考试,算是试一试招进来的这批新生的深浅。

喻窈觉得这个时间点掐得很不合理,正好排在为期一周的军训后,等军训完,还记得几个知识点?

但学校好像就是这么打算的。

熟练地掌握知识是学生的必备素质,学完就考,测出来的不叫真本事。

喻窈中午留在学校看书。

一中的伙食不错,固定的两荤一素一汤,一份才要八块钱,比附中的好多了,喻窈办了张饭卡,往里面充了一百块,打算做食堂的长期顾客。

中午她吃饱喝足,晃回教室,像往常一样从窗户翻进去,揉了揉被硌得钝痛的大腿根,回到座位上,把桌上用不着的东西通通塞进抽屉里,桌面上只留了一支笔,一张草稿纸和一本练习册。

她边拔笔盖边看题干,正要动笔,忽然听见开锁的声音。

孙驭霄用钥匙开了门。

两个人目光相撞,皆是一怔,旋即不约而同地发问。

“你怎么还没回家?”

“你怎么有钥匙?”

喻窈说:“我中午不回家。”

孙驭霄说:“我管钥匙。”

仔细回想一下,她和孙驭霄虽然住同一栋楼里,但最近不论是上学还是放学,从来没在半路上遇见过,原来是他要负责开门锁门,被姚忠薇抓了壮丁。

孙驭霄来到他座位上,从书包里拿了支笔出来,离开的时候把钥匙放在她桌角,扣了扣桌面:“翻窗不安全,去悄悄配一把,配好了把原件还给我。”

自从上次和他一起打扫过教室,喻窈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直视他,可既然他看起来好像不记得了,她也不好意思矫情,跟他说:“要不我来管钥匙吧。”

“早上起得来吗?”孙驭霄硬生生把运动系的校服穿成了衬衫,拉链一直拉到领口,关键是就这样都穿出了一种禁欲感,“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听说很多女孩儿能多睡十分钟绝不多睡五分钟。”

喻窈心说你也太瞧不起我了:“起得来。”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个军旅梦,喻恩正就因为年轻的时候没当过兵,起了执念,魔怔了似的给她讲什么叫“行动军事化”、“不打无准备的仗”,严格用对军人的要求约束她,力图她练就钢铁一般的意志。

现在她每天吃过早餐还会多出十分钟的空闲,这段时间喻恩正会念经似的给她洗脑,导致她不愿意在家多待一分钟。

她今年十四岁,正处在三观定型的关键时期,喻恩正觉得她在学校上的思政课不足以把她培养为根正苗红的接班人,不放过任何做思想工作的机会。

“孙驭霄?你在和谁说话?”

一道甜美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孙驭霄先对她说:“我先走了,你想管的话钥匙就存你这里,哪天不想管了再还给我。”

喻窈点头,目送他走出教室,在他出门的瞬间听见他说:“我们班的小朋友。”

她发现孙驭霄真的喜欢用奇奇怪怪的方式称呼她。

“小姑娘”就算了,“小朋友”是什么玩意儿?

她小学的时候跳过一级,不同人上学的年纪有可能不同,但他跟她是同班同学,顶天比她大两岁而已。

外面的女生似乎好奇她的模样,探头往教室里看了一眼。

孙驭霄见了跟喻窈介绍:“这是学生会的会长,比我们大一届,可以叫学姐。”

喻窈非常给面子地叫了一声:“学姐好。”

“你好。”会长冲她挥挥手,“那我们走了?”

喻窈迟钝回应。

她刚才在想:学生会开始招人了吗?

会长边走边跟孙驭霄说:“你们班的女生都这么可爱吗?”

孙驭霄几不可察地笑了笑:“只有她这样。”

正午的校园很安静,喻窈听见他的回答,脸色微变,倏然站起来,踮了踮脚。

傍晚喻恩正下班,夹着公文包在玄关换鞋,喻窈殷勤地跑到他面前帮他拎包,无非是想要钱,喻恩正心领神会:“校服费不是交了吗?又要交什么费?”

“爸,给我买双增高垫成吗?我现在是班上最矮的了。”她费尽心机道,“您看您长那么高,女儿不能矮到让别人笑话不是?”

“谁笑话你了?”喻恩正没等她回答,自顾自道,“你们现在的小孩一天到晚脑子里装的什么,不比学习,就比这些。”

郑兰淇把盘子端上餐桌,听到了一点父女俩的对话,不由开口:“一双鞋垫而已,窈窈想要就给她买嘛。”

喻恩正皱眉扯掉领带:“你这样会把她惯坏的。”

“女孩就是要富养啊。”郑兰淇过来帮他把领带挂到衣帽架上,回头冲喻窈笑,“是吧,窈窈?”

喻窈不表态,满眼渴望地盯着喻恩正。

“要买就买吧。”喻恩正沉默良久,终于同意,看着喻窈,又抛出刚才问过的问题,“是谁笑话你?我去跟你们班主任说一声,让她处理一下。”

喻窈顿时慌乱地说:“不是某一个人,是好多人。”

她心里想的是法不责众,不料喻恩正眼中一凛,皱着眉说:“那性质更恶劣了,改天我去学校拜访一下你们班主任,跟她讨论一下,这个情况该怎么解决。”

喻恩正这么一说,喻窈心里的石头反而放下来了。

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虚张声势,最后肯定不了了之。

她泰然松了口气。

当喻窈满脑子想着“夏天过去了为什么还这么热”、“高中学业那么紧体育课为什么不取消”的时候,如期迎来了军训。

学校和部队合作,教官都是现役士兵,一辆大巴车把他们从营地接过来,一水儿的大长腿,在车前整整齐齐地列队,惹得女生们热烈尖叫。

可这周只有一天多云,其余的都是晴天,地狱周的魔鬼训练,人间没有欢喜。

分给他们的教官比他们大不了五岁,冷冰冰绷着脸,不苟言笑,除了教授标准动作,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让喻窈觉得微博上流传的那些军训的段子都是假的。

一上午的训练结束后,外班的同学都在议论:他们二班是真的惨,我们站军姿的时候他们在站军姿,我们休息的时候他们在站军姿,我们休息完继续训练的时候他们还在站军姿,站了将近两个小时吧。

军训开始前全班的女生都在夸教官长得帅,不到一天都在说他心狠手辣,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无情摧残祖国的花朵,是真的把他们当底下的兵来训。

上午的训练结束,喻窈累得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口渴又没有力气买水,慢悠悠走到铁网前的台阶前,坐下来闭眼乘凉。

她汗流浃背,身上的作训服脱下来肯定能拧出水来。

孙驭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当她感觉眼皮一暗,睁开眼时,就见他伸着手,递过来一包自带吸管的袋装果冻。

她错愕一瞬,哑着嗓子问:“只有一包?”

喻窈的意思是说给了她,他自己就没有了,孙驭霄却误解了她的问题,应了一声:“只给了你。”

他看上去也没什么精力,无力和她客气。

喻窈想说两句感谢的话,贺驰野从他身后经过,驾轻就熟地勾住他的脖子把他带走了。

袋体冰凉的果冻似乎在她手心里变得滚烫,萦绕在心头的浮躁向全身蔓延,她另一只手不自在地攥着衣料蹭了蹭心口,蓦然回首,孙驭霄已经消失在了汹涌的人海中。

午饭时间四个男生坐在一块儿交流军训心得。

宗政洋揶揄道:“野哥,在隔壁班混得怎么样?看见漂亮妹子了吗?有没有借机给人家献殷勤?”

正在咽菜的孙驭霄闻言一滞,喉结几不可察的动了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把嘴里的菜吞了下去。

贺驰野左手拿着鸡腿,大快朵颐,过了一会儿,漫不经心地揩掉唇上的油:“再美能美到哪儿去,跟天仙一样?五官都没长开呢,老子好意思下手?”

秦炼面无表情地拆台:“不知道谁一解散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小卖部,扛了箱水,给班上的女生一人发了一瓶。”

贺驰野颜面扫地:“你怎么站个军姿还到处乱瞟,站得不够辛苦是吧。”

宗政洋不乐意了:“不就有十分钟休息时间吗?炫耀你大爷,严师出高徒懂吗?”

贺驰野正色说:“说好了,都要进标兵方阵,咱哥几个能不能聚首,在此一举了。”

军训最后一天有个简单的汇报阅兵,带头的方阵是从各班抽出来的优秀标兵,后期会拎出来单独训练。

宗政洋打了个手势:“明白。”

秦炼懒洋洋地答:“明白。”

孙驭霄刚回过神,浑水摸鱼:“明白。”

下午众人被练得人仰马翻,校领导突然一拍脑袋做出了两个决定。

一是,一人领一个A4笔记本,每天写一篇军训日志,内容不得少于一面。

二是,为促进班级团结,让同学们尽快熟识,晚上有夜训,大家伙儿一起唱军歌、做游戏,最后一天晚上一个班要出一个节目,登台表演。

通知完毕,小喇叭一闭,怨声载道。

干什么都能写作文是不是?

本来连晚自习都没有,突然搞夜训?

多大了,做游戏?

那些老头儿的智商是不是掉到了地下十八层?

校领导非常淡定,任骂声一片,我自岿然不动,并且表示:我们虽然很民主,但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接受反驳,你们的抗议无效。

于是喻窈又得和家里商量,晚饭能不能也不回家吃。

喻恩正就开始教训:“时间来不及,那你今天怎么回来的?我看你就是懒,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上山下乡什么苦没吃过?军训的意义是什么?就是让你们这些青少年好好体会和平的来之不易,感谢父母给你们创造衣食无忧的生活环境。你感谢你郑阿姨了吗?她每天上班这么辛苦,下了班还得给你做饭,你有什么资格不领情。”

她只是太累了,试探着问一问,结果一件小事被他上纲上线地给她扣了一顶这么大的帽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

本来他好好说话,夸一夸她,让她再坚持一下就能解决的事,非要显得她不通情理,不禁烦躁地顶撞:“她那么辛苦,你替她做饭啊。”

喻恩正扬手“啪”的一巴掌抽到她白皙的脸上。

喻窈顿时眼冒金花,脑袋里“嗡嗡”作响,赌气向家门口走去。

喻恩正一动不动,在她身后沉声威胁:“出了这个门,你就永远别回来。”

这句话让她想起小时候忤逆喻恩正的后果。

那天她从奶奶家回来,喻恩正把铺盖卷都给她打好了。

她心爱的漫画书被撕得支离破碎,复读机摔得四分五裂,屋里像进了强盗,一片狼藉。

她当时都懵了,压根分不清家人和那些施暴者的区别。

想到这里,她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二杯半价ing在线阅读第4章

    夏冰只看见一个大大的红包进来了,不是还闪着刺眼的金光。不懈的撇撇嘴,这么大人了穿成这样真轻浮,还有,那些金子是怎么回事,怕人家不知道你家有钱啊。贾母为两人引见了,没办法,夏冰只好起来福身,那个呆子张口就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夏冰:(╰_╯)#我去。微笑。“我与母亲有七分相似,母亲又与老祖宗长得十

  • 1863在线阅读第八节

    用过早饭,霓千丈带给了洛洛一个爆炸性消息,长留山今年招徒了!招徒了!!!那就是说花千骨要上长留了。爹爹又说道:“天儿,为父的意思是你也去长留学艺可好?”洛洛做出一种可怜的表情说道:“不去行吗?女儿舍不得爹娘,再说,女儿志不在修得仙身,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实心里说道“那可是个是非之地,不去最妙呀

  • 我,创造了禁地!一次就好

  • 灵魂直播间在线阅读第九章

  • 千山沐雪在线阅读第九章

    钟兴宇现在住在玄天派,渐渐地和这的人熟悉起来,还认识了唐渊的亲传弟子风旭、风渺兄妹二人,他们非常同情钟兴宇,所以对他很照顾。“兴宇,你醒了吗?”风渺在钟兴宇的房门外轻声问道。“是渺渺姐吗?进来就行。”钟兴宇说道。风渺推门而入,把饭放在桌子上,热情的说“兴宇,快吃吧,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 至尊妖帝在线阅读第四章

    乔苏在乔家吃完饭后,习惯性的擦了擦嘴角。“苏苏,你看你既然已经回家了,这十八年都在外面流浪,也是吃了不少苦。我想在三天后举办一个宴会,宣布一下我们乔家的小公主回来,你看怎么样?”乔仁忠问这话的时候带着些小心翼翼,他想如果乔苏不想去,那就不举办。不过若是有人以为乔家不重视这个小女儿怎么办?乔苏以前的资

  • 皇权第6章在线阅读

    有话说;“今天多亏刮台风,所以不用上课,开心,所以在更文……”在公司内,三位少年拼命的练习,王俊凯练习唱歌,而王源便认真跟千玺一直学习舞蹈,胖虎走过,(胖虎,三人的经纪人,剧情需要)“你们这样下去身体会跨的!休息一下吧!”因为他们三个已经在公司睡上差不多五天了,每次胖虎要走的时候,他们还在练习。“哎

  • 射雕之东邪与邻居在线阅读第5章

    黔西南。两山之间有座静静的小城,时间在这里停止。古朴的石板路,沿街的砖瓦房,时代的浪潮仿佛仅仅把这里的电灯点亮后便退去了。数百年前官府在这里建城震慑山贼,数百年后这里成为一座安详的老人城。即使是从四面八方赶回探望居住在这里的长辈外的儿女,也不允许打扰这份幽静。一辆辆汽车停放在城门外,儿女们大包小包的

  • 妖孽不孝在线阅读第五章

    时间2011-2-1716:41:36字数:3888第2天来到学校,窦世坐在了座位上。一旁的雏田,手搓了衣角,不好意思的,说道:“窦世君,昨天傍晚的事谢谢你了。”窦世笑了笑,对雏田说道:“没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嘛。”“我家那个仆人,说的话希望你不要在意。”雏田向着窦世说道。窦世摸了摸头,耸了耸肩,说道

  • 召唤万岁之炼金岳阳在线阅读演武习艺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数日。这一日,望着眼前那片已经快被羊群吃了个精光的草地,想着明天又要开始寻找新的草地了,以后可能再也没有那么多的空余时间去演武场偷习武艺了,幼童不禁有些愁眉苦脸。终于,等到最后的那一小片草地也被那群羊儿们吃了个干干净净,又歇了会,幼童怏怏不乐的赶着羊群回到了庄园。匆匆的安顿好羊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