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石末陆之有病得改

2022/1/14 22:51:38 作者:谷雨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石末陆
天石末陆
作者:谷雨逝来源:纵横中文网
未来的人类在拦截某颗行星时出现了失误。一片废墟,一片荒芜。然而剩余的人们却逐渐发现自己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超越了某人的三定律。然而魔幻世界开始了?不,这只是校园搞笑番。或许也不是。

回到学校躺在宿舍床上,于妙妍还在琢磨之前误打误撞去到的地方。

若她没猜错,那地方应该就是所谓的‘上层社会豪门圈子’有钱人消遣的场所。怪不得她转了半天,人没见几个,豪车倒是一排又一排的呢。

呵呵,没想到有生之年第一次靠近那个圈子竟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说出来都觉得荒唐。

“是不是也算不虚今天这出门不看黄历的一行啊?”

一边自嘲一边拿着手机发朋友圈。

截了张今天的日历作图,并配了一副对联。上联:交损友惨遭抛弃;下联:遇小偷累追半街;横批:不该出行。

刚发完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不少留言。她看了一眼,忍不住又想骂人。因为除了外婆对她路遇小偷表示关心之外,那几个无良损友的关注点竟然一致跑偏。

大罗:怎么,小美人儿被谁抛弃了?

菲菲:美人儿,你说的损友,该不会是……?(怨念脸)

丑琦:咳咳,美人儿,你的独家秘方没丢吧,只要这个没丢,别的都不是事儿!

于妙妍闭了闭眼,没眼看,而后转身去洗澡,一点也不想理会这几个没良心的。

等她洗好出来,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宿舍里依旧只有她自己。

撇撇嘴,拿着手机上床,打算再刷会八卦新闻就睡觉。只是,她看到了什么?北方的狼竟然和她说话了,真是出人意料。

不是她大惊小怪,实在是在她的感觉和预想下,他应该不会和她说话了,起码不会主动和她说话了。她的感觉一向很准的,这次却……

北方的狼:你是警察?

妙不可言:不是啊,你怎么会觉得我是警察呢?

北方的狼:追小偷

妙不可言:(笑脸)你是看到我朋友圈了吧,不过我不是警察,追小偷是因为我是失主

妙不可言:现在的小偷真的太猖狂了,大马路上就敢明目张胆的抢劫呢(愤怒脸)

北方的狼:你确定遇到的是小偷而不是抢劫的?

妙不可言:(黑人问号脸)有什么不一样吗?

北方的狼:一样?张三和李四会是同一个人吗?

妙不可言:(白眼)还不都是人嘛!再说,不问自取即为偷啊,偷的概念蛮宽泛的呢

虽然只是对着手机屏幕,根本看不到对方,于妙妍就是感觉对方在笑她,让她很不爽。

妙不可言:不管是偷还是抢,总之那贼人在我这儿半点便宜都没讨到,估计这会儿不定在那个犄角旮旯抱怨呢(得意偷笑)

北方的狼:追了半条街?

妙不可言:嗯嗯,你不知道,我别的能耐没有,就是身体好,那小贼还非要和我比耐力,注定吃亏

北方的狼:送警局了?

妙不可言:咳咳(捂脸)没有,我把他放了

至于放人的原因,她不想说,怪没面子的。像是知道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对方并未追问,而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对她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

北方的狼:虽然我们国家的治安很好,可也不是你孤身一人夜游街头的理由。被贼人盯上,不只是你个人受到危害,社会也同样受到干扰。下次结伴而行。

于妙妍将他这一大段话看了好几遍,嘴角一顿抽搐,这人……

妙不可言:大狼,其实你才是警察吧?

为自己的猜测频频点头,某女根本就没发现,她想打的“大叔”二字,不知怎么就成了“大狼”,等她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

妙不可言:啊啊啊(抓狂),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说大叔来着,警察叔叔不要介意啊,手误手误(傻笑)

不介意?怎么不介意?

手机另一端,男人居高看着眼前被自己喷满咖啡的办公桌,脸色异常难看。

对方是白痴吗?大叔也能打成大狼?知不知道她一个手误杀伤力有多大?这辈子没这么糗过,竟然把刚喝到嘴的咖啡全喷了。

闭了闭眼,男人很是嫌弃的放下手机。

他想他一定是脑抽了,不然怎么会因为一条朋友圈而主动去和一个被好友恶搞来的网友说话呢?有病,得改。

这一晚,于妙妍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对方的回复。迷迷糊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就连那几个室友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清楚。

……

“美人儿、美人儿,我的小美人儿,嘿嘿!”

“怎么,祛痘膏用完了吧?!”于妙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用膝盖想都知道陈琦这家伙定是又要求她了,除了她独家的祛痘膏没别的。“少来,平时可不见你对我如此谄媚。”

“怎么能说是谄媚呢?我这完全是对美人儿你的崇拜!”陈琦丝毫不被她的话打击,像小狗一样黏到她身上,各种耍宝。“好美人儿,你就是我的救命天使,可不能不管我,我还等着丑小鸭变白天鹅,然后娶男神呢!”

“我说丑琦,你那天到底见没见到你男神啊?”

“对了,说到明星,你们听没听说,咱们学校那个明星最近出绯闻了,据说是被包养呢!”

罗一楠一脸神秘,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刚刚还在问陈琦问题的吕菲菲。

“就法律系那个冷艳系花夏子宁?真想象不出她被包养的样子!”

“既然是绯闻,就说明很大程度上都是假的。她也是刚有些知名度的新人,炒作难道不是娱乐圈的惯用手段?”

“就美人儿你这么天真!”罗一楠很是鄙夷的睨了于妙妍一眼,“听说过无风不起浪吗?”

于妙妍不语,她当然听过。可是说夏子宁被包养她还是不太相信,毕竟那是个真正有傲骨的。

罗一楠继续说道:“虽然我也只是听了那么一耳朵,但我是绝对相信无风不起浪的,这事儿一定不是炒作那么简单。”

这事儿四个人讨论了很久,除了于妙妍大多时间用耳朵听、偶尔应上两句之外,剩下三人唠得热火朝天。将一个女人抵一百只鸭子的‘至理名言’诠释得淋漓尽致。

没人知道,听着她们的猜测议论,于妙妍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这一刻她发现,血缘关系真的相当微妙。明明是仇人,明明不熟,却偏偏做不到像对普通人那样熟视无睹,心脏的某个位置,终是会被拉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客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蔡镭和蔡雄的盛情邀请下,李锋和古柔暂住在了蔡家。当然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李锋也不会这么随便就住在蔡家。但蔡镭说过几日风雷城就会举行一次比武大会,届时李锋和古柔可跟随蔡家的队伍前去观礼。李锋虽然有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但对目前的环境还是不了解的,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这几日李锋闲来无事在古柔的指导下开始

  • 为贱独尊之魔兽白狼

    侍者疑惑的看着阿骨,年轻人手中的长矛看样子并不短。比这个还要重?这个难道是木头做的?疑惑的接过长矛,侍者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这根长矛这么重。这家伙是在逗我开心吗?这根可是钢铁打造的。他拿着都有些难以举动,若是再重一些,难道只是为了扛着?“您请稍等,我去叫下店主。”侍者重新将长矛递还给了阿骨,便回头朝

  • 网游之贼法传奇在线阅读季樾回来

    “我听人说季樾,季大将军要回来了”“嗯”陌怀桑应道“呵,没想到陛下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了”涯香轻笑着拿起茶慢悠悠的喝了口放下转而看向陌怀桑。陌怀桑看上去心情也颇好“人是回来了,只是……”“只是什么?”“人疯了”“疯了?”涯香惊讶的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无法相信。“听他手下说是他生了一场大病,后来病虽医治

  • 伪装者之桃夭宜楼凄惨经历

    很快少年带着一行人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还有一个局外人。准确来说,是局外魂。邪奇停顿片刻,飘过去查看了一下夜临的伤势。一剑刺中心脉,还拖了这么久,怕是某陀神医在世也无力回天。胸口最为明显的剑痕倒映在眼底,再次扫了一眼瘫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少年,邪奇眼中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怜悯,随即在原地消失。几个呼吸的

  • 白布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样啊,你是顾乐的朋友。”在盖医生与顾安在路边遇见了之后,经过了简单的交谈之后,盖医生便邀请顾安到卫生院去坐一坐。村里不是很大,从村门口到卫生院走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在盖医生给顾安倒了杯温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全部的事情。第一次遇见顾安的那股剧烈的心跳,也渐渐被盖医生压了下来。其实,盖医生并非花痴的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已成陌路

    “水精灵,你说的……都是真的……”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大厅里,一位金发少年眼神颤抖的看着面前至尊无上的女人,回答道……“没错,你姐姐就是为了她的神使而变成现在这样,这都是她自找的,你们这群贪婪的人也一样,践踏我父亲大人的完美世界而参加凹凸大赛你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凹凸大赛不就是创世神所留下来改变命运

  •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在线阅读一字一天

    白磊听完,颇为赞同,看来古人也是有大智慧啊。怪不得这位张大人能位极人臣,果然有两把刷子。张长遥是黑衣使两大敛事之一,算是黑衣使的二把手。他主外,也就是主要处理江湖上的事儿。另一个敛事,黄启恒主内,主要负责盯着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事实上,朝堂和江湖千丝万缕,两人虽然不想有瓜葛,但总会不得已互相配合。至于

  • 总裁轻轻亲:丫头,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庭。凌霄宝殿内,玉帝高坐于九龙椅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文武众臣,商讨着今日的一些琐事。突然,一个双眼冒着金光的天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报……启禀玉帝,刚刚人间界天罚突至,属下探查之后发现有人因意外砸死了天定取经人。”轰……话音落地,整个凌霄宝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听到了有生之年

  • 命劫断情在线阅读第6节

    林星儿早早的就在君豪酒店预订了房间,所以我一直跟着五位美女一直走到房间,心里乱跳着。来到房间,点过了菜,美女们逐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静,听说你叫林枫。”说话的正是刚刚那个说话比较严肃的美女,一身工作白领装,胸前的对34D,还有一张绝美却带着严肃的容颜,然后她伸出了手。“你.你好。”这时候我完全

  • [文野]横滨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话音落下,那李元霸已然准备动手。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让杀的人,便是该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缘由。而李儒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后者连忙退后几步,躲在西凉士卒群中,方才是稍微安心,但是其目光中,依旧有些忌惮地感觉道:“镇北王,你未免是过分了吧?在下奉董相之命,诚心诚意,前来邀请你前往皇殿观礼,你竟然不问青红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