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从触手开始的进化在线阅读金仙陨落

2022/1/14 22:28:14 作者:魔法少女爱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触手开始的进化
从触手开始的进化
作者:魔法少女爱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云穿越到剑与魔法世界,成为一颗触手卵,激活寄生进化系统。只要将触手卵寄生在生物体内,不仅能够获得寄生傀儡奴隶,还能获得大量的进化点,无限进化。当林云附着在大地之上,侵蚀和腐化着地表上的元素和生物时,即便是被寄生的神灵都会扭曲崩溃,变成一个疯狂而且忠于林云意志的躯壳。有人叫他【千须之魔】,触须无边无际、遮天蔽日!有人叫他【神灵主宰】,即便是光明女神、六翼天使、剑神等等都被触须缠绕,甘愿奉出灵魂,献出真身,成为他的神仆,被他所奴役!当然,更多的人叫他【深渊领主】、【暗黑魔神】、【大邪神】、、、不知

“放肆!”大周王朝四王爷再也忍不下去,亲自出手,“天子岂是尔等可以侮辱的!”一跃而起,一掌袭向双剑老者,双剑老者不甘示弱,凭借双剑在其身前举出一个十字抵御住大周王朝四王爷的进攻,冷笑道:

“四王爷,呵呵,我看你是只死蛤蟆!”

双剑老者这张嘴有够毒的。死蛤蟆,四王爷可是从来没听闻有人敢这么侮辱他,气的浑身发抖。

“给我剿灭这帮大胆匪徒!”四王爷终究发令了。三名大周王朝的金仙立刻出手,欲袭向双剑老者,但却被剑宗另三名大圣全部拦下。

四对四!大圣战金仙!

“天哪!今天注定要有大人物陨落了!”九梧圣地的一名天仙在远处观战时感慨道。

“龚老,这个剑宗看起来似乎要比大周王朝的金仙要厉害许多啊。”天赐看了一会儿,发现剑宗四位大圣几乎都在压着大周王朝的金仙打,而大周王朝的亮点倒在于法器多的令人眼花缭乱,一件件都是能毁天灭地的大杀器。

“小友说的不错,剑宗号称天下第一剑,宗内修士几九成九都是修人道,人道大圣本就比同级的金仙要强势些,何况还是剑宗的大圣。”与天赐共乘一匹天马的修士笑道。

“啀,我还不知道哥哥你的名字呢!”天赐看着这名修士,开口问道:“哥哥,你叫什么呀?”

“天赐!叫前辈!”龚老显然觉得天赐有些口无遮拦,面前的这些修士不知道比天赐要大多少岁月,而且又是呼风唤雨的仙与圣,叫哥哥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无碍。”那名修士笑了笑,“在下是九梧圣地的供奉之一,你可以叫我焱戟大圣。”

“大圣......”天赐有些被吓到,这么和蔼可亲的大圣,再仔细看看周围,似乎九梧圣地的人都比较和善守礼。看来跟的这帮人还的确不错,有点大人物的风范,不似下面这群。大周王朝的人马已经与剑宗完全战在一起,过百名修士大乱斗,双方的向导因为无暇顾及,最先倒地,死于混乱。藏兵阁的人却始终离得不远,似乎无惧混乱,或者说随时准备插上一脚。

天仙在喋血,圣人在陨落。在这种大混战中,人道修士反倒不利于自保,天仙倒是各凭法器,五花八门。综合因素,双方可以说战的势均力敌。

但金仙与大圣的战斗就完全是两个概念,战况最好的四王爷与双剑老者的战斗也要落入些下风,其他几名金仙,尤其是刚才被藏兵阁大圣一枪刺穿左肩的金仙,更是悲惨,完全就被剑宗拿位使软剑的大圣压着打,奈何法宝众多,一时间还能保得了自己的性命,但显然不能持久。

千万里高空之上,传授天赐御天梯的蓝白服饰神秘男子望着下方的战况,嘴角泛起涟漪。

“呵呵,这些世家子弟,还不知道禁地的恐怖,就在这边自耗。带着自家的小传人来禁地送死来了。”

忽然,一团黑雾浮现在神秘男子背后,神秘男子似乎也有所察觉,并不转头,似乎丝毫不在意。黑雾褪去,一名黑色羽袍的阴狠男子出现,看着脸上的一条条黑纹以及殷红的眼瞳,便知并非人类。观其周身能量波动已使周围空间变得实质般扭曲,绝非善茬。

“龙尊驾到,黑鸦奉主人之命前来拜见!”黑羽男子低着头深深一鞠,似乎在等神秘男子开口方可平身。

“哦?你家主子是太初之中哪一位啊?”神秘男子显然很不屑,不过听其话语仿佛对太初禁区十分了解,也似乎禁区之中不止一位无敌的存在。

“回禀龙尊,我家主人乃是食日帝君。”黑羽男子恭恭敬敬地回应着。他知道眼前这神秘男子的来历,更是知道这神秘男子代表的是谁,不敢有丝毫怠慢。哪怕,他主子是一位帝君。

“呵呵,是那只老狗吗?”神秘男子根本不在乎什么帝君,不忌讳什么便脱口而出。

“请龙尊注意言辞。”黑羽男子吓得不敢接话,接话说是,就承认他主子被人称作老狗,也不敢说不是,因为食日帝君的确是神犬得道。他不再鞠着,反倒吓得跪下,不敢妄动。

“好了好了,知道了。”龙尊随意挥挥手,“代我向食日帝君问好,我只是路过这里,并非刻意打搅,叫他不必紧张。”

“是,谨遵龙尊法旨。”黑羽男子如释重负。正当他想退下之时,两个人影浮现在他身旁。

“拜见龙尊。”这两个人影乃是一男一女,同黑鸦一样,均为异瞳,并非人类,只是化作人形而已。

“属下奉神魄帝君之命前来恭迎龙尊!”

“属下奉牛魔帝君之命前来恭迎龙尊!”

一男一女自报家门。

“好了,知道了,我只是路过,你们退下吧,叫你家主子都安心,御天并未到此,回去吧。”神秘男子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让这几名禁区成员退下。

下方的修士要是知道上面有那么四位的存在,恐怕也不会敢贸然踏入禁区了,只可惜他们浑然不知。

下方,四名大圣打的四位金仙连连败退。

“混账,敢屠皇室吗?”四王爷躲开惊险的一刺,冲着双剑老者吼道。他的王冠已经被斩落,披头散发,手中一柄黄金锏在奋力抵挡双剑老者的进攻。相比较之前出场的皇族贵气,其反差已经不可言喻。

“皇族?呵呵,大千世界皇族千千万,屠你一个又有何妨?”双剑老者显然根本不在乎四王爷是大周王朝王爷的身份,手中双剑挥舞得更加凌厉,不一会儿便又在四王爷的黄袍之上斩开一道裂痕。然而,其他三位大周王朝的金仙就没那么好运了,两名已经被剑宗的两名大圣刺的遍体鳞伤,最惨的那位一开始便受了伤的,已经只剩一记金钟护体,眼看这就要裂开,无力反抗了。

“嘿!”藏兵阁冷秋忽然出手,巨剑一斩而落,劈开了那名最为反抗之力的金仙的金钟。巨剑顺势落下,一下将那名金仙由肩斩下,劈成两半。

一位金仙,就此陨落,临死之际根本哼不出声便已然毙命。仙血撒在了土壤之上,顿时便有芽儿破土而出,呈现欣欣向荣之景。周边不少妖物聚集了过来,却不敢上前,来的妖物全部度过了化形期,均在大妖天妖之阶,看得清楚形势,此时上前,必然死于混乱,故此只是围在周边不远处,不进也不退。

“藏兵阁!”四王爷看到这一幕大吼出声。

“怎么?藏兵阁无惧一切,此人先前对藏兵阁挑事,斩他,本分!”冷秋丝毫不在意四王爷的怒吼,不紧不慢地说道。

“反了天了!区区藏兵阁敢杀我大周金仙!”四王爷披头散发,已经怒不可遏。

“只要你们全死,我大可以将责任推给禁区。”冷秋淡淡地说道。虽然周围圣庵以及九梧圣地并未参与与大周的战斗,但这两股势力别说与大周无甚交情,不会随意指控。纵然是指控了,凭借藏兵阁以及剑宗的实力,的确是很难对一个王朝心生恐慌。他们,有这个实力!

“你敢!”四王爷在怒吼。

“有何不敢!”藏兵阁另一位金仙出手,祭出一枚巨印,偷袭了四王爷。金光巨印落下,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四王爷的脊梁骨上,只是一击,便将四王爷砸的倒地不起,苦苦支撑。

“四叔!”狻猊龙辇上的小皇子喊道,他从小养尊处优,目空一切,怎会料到今日与四位金仙高手出世竟被人围剿。甚至,连此行前来的禁区都未能踏入一步。

“跑!”四王爷艰难地对狻猊吼道。狻猊听到指令,顿时踏开四蹄,载着小皇子,纵云而逃。

“畜牲想走?呵呵!”双剑老者施法御剑,双剑追袭狻猊而去,就在此时,四王爷愤然起身一跃,身中一剑,手抓一剑,挡下了这致命的追击。

“啊!”四王爷中剑落地,手中抓着的一剑也飞回双剑老者手中。双剑老者显然对此极为愤怒,另一边的藏兵阁两位金仙化作金光追了出去。

“四叔!”狻猊龙辇上的小皇子看见他的四叔中剑倒地,哭了出来。两位金仙化作的金光只是一瞬间便接近了狻猊,一名金仙的巨印祭出,一下砸中狻猊的后蹄。狻猊惨叫一声,不敢怠慢,继续逃离。另一名金仙祭出一柄能够喷出紫火的法杖,朝着狻猊的方向发出一道烈焰,眼看着小皇子便命在旦夕。

“道友!他还是个孩子!”一名身着金黄色袈裟的佛尼出手挡下了这一式。不一会儿,另有两名佛尼飞到她身边。

是圣庵的金仙出手了!

“圣庵要蹚浑水?”操控黄金巨印的金仙质问道。

“圣庵并不想参与藏兵阁与大周的争斗,上天有好生之德,道友,放过他吧。”圣庵的佛尼双手合十,虽然是在为小皇子求情,但却异常坚定,身后两位佛尼同样的,根本不让三分。

“呵呵,你可知放他回去就是一场腥风血雨!大周与藏兵阁剑宗开战,岂是玩笑!”操控黄金巨印的金仙虽然态度严厉,却始终不敢出手。对方三名金仙,追击而来的仅仅两位金仙,打起来必定吃亏。况且打起来,也追不到那小皇子,得不偿失。

“道友请。”圣庵的佛尼摆出一个请回的手势,藏兵阁两位金仙无功而返,只得飞回战场。

九梧圣地所在的山头,天赐看着下方由于藏兵阁加入而彻底一边倒的战场,仙血染红了整片战场。虽然仙血落下之际,展现的景象欣欣向荣,但天赐却怎么也想不通这么欣欣向荣的景象竟然是因为仙人陨落。

战场上,四王爷已经不行了,大周王朝仅存的两位金仙也已经支撑不住,在不断咳血负伤。藏兵阁的加入,让本就不敌的大周王朝的几位金仙更快的加速了死亡的到来。

又战斗了三两分钟,藏兵阁的大圣一枪刺穿了大周王朝一位金仙的心脏。

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地仙,天仙,金仙......这位金仙在死亡的一霎回想起了生平的一生。迈入修炼门槛十载,十四岁的他迈入金丹期,被誉为了他们城市修炼速度最快的少年;又过了二十余载,四十岁不到,他便成为了大周的仙人之一;修仙三百个春秋,他成了大周百年来最天才的仙人,被邀为大周王朝的上卿,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族;在他两千岁之际,他不负众望成为大周的最高供奉之一,成就金仙果位,如今已然不知过了多少个百年千年......

“唉......”他长叹一声,眼神中的光芒消失了。第二位金仙陨落了。紧接着,另一名金仙也死在了剑宗一位大圣手下,长剑随形,穿胸而过。四王爷倒在地上,并未有大圣金仙对他额外照顾,把他留到了最后。他看着身边的金仙尽皆阵亡,拼着最后的力量与意志站了起来,撑着手中已然被自己仙血染得不像样的黄金锏。

“皇族,岂是尔等能俯视的!”四王爷仰天大吼。举起黄金锏,挥向离他最近的一位剑宗大圣,却被那大圣使着手中软剑一下绞住了脖子,剑身一舞,四王爷的头颅被斩落下来,眼睛至死都瞪的老大。在九梧圣地的山头,虽然相隔甚远,天赐依旧看到一股黄气窜入云霄,最终消失飘散。

“那是......”天赐不禁嘀咕。

“传闻皇族陨落,便会将自身携带的大地龙气归还给天地。那个应该就就是龙气了。”龚老对天赐小声说道。引来旁边的大圣转头。

“想不到向导倒是懂得许多。”那大圣开口笑道,“不错,看样子,应该是哪大周的四王爷被杀了。”

“嗯,不过让那小皇子逃离,外界恐怕有段时间不能平静了。”九梧圣地另一个大圣开口道。

“前辈你怎么知道小皇子逃了,不是有两个神仙去追了吗?”天赐道行微末,并未能感知到小皇子逃脱与否,但看着两个金仙追出去确实真真切切的两道金光。

“呵呵,你看下面,那两位早就回来了,并未取下那小皇子的首级,况且刚有感知,圣庵少了三位金仙,想必这些出家人是去救了拿小皇子一命。”九梧圣地的大圣非常耐心的解释。

“噤声。”那站在凤凰辇车旁边的一位老者示意不可多提。

“我们下去吧,结束了。”凤凰辇中的青灵仙子开口了。所有九梧圣地的修士都朝凤凰辇一鞠。

“谨遵仙子法旨。”

天赐也不敢怠慢,也是一鞠,心中暗想:这仙子到底是什么人,身份这么尊贵!

随着九梧圣地落地,圣庵一行人也飞了下来。冷秋转身看向圣庵,从刚才追击的两位金仙回来的口述,他已知是圣庵的人阻止了藏兵阁的追杀。冷秋本就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大圣,此刻刚刚战斗完,更是寒气逼人,墨玉麒麟立在他身侧,冷秋对着圣庵一行人开口质问道:“各位拦我藏兵阁,是想外界大周王朝与我藏兵阁剑宗开战吗?”

“施主息怒,我佛慈悲,我等只是不愿未错孺子死于贵阁之手。还请施主见谅。”刚才挡下紫火的佛尼双手合十,对冷秋解释道。

“呵!可以!”冷秋对此说法丝毫不感冒,突然出手,巨剑一击劈向佛尼。

“铛!”一柄金色长棍挡下了这一击。周围顿时一阵震荡波轰出,不少天仙圣者都退后了一步,还好天赐与龚老有大圣护着,不然恐怕这一下震荡波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出手的不是佛尼,是一个头上戴着金箍的男子,穿着布衣,打扮并不显眼,却是此行圣庵一行人的带头两人之一,与佛尼并肩站着。冷秋被一击挡住,飞回到墨玉麒麟旁,顿时藏兵阁的人都上前一步,似乎是快要与圣庵动手的意思。

“无碍。”冷秋挥了挥手,对着圣庵那名金箍男子抱拳道,“想必阁下就是圣庵四大护法金刚之一吧。”

“小僧无求,施主请自重。”头戴金箍的男子单手一鞠,不卑不吭。

“无求护法,无求金刚,呵呵!”冷秋冷笑三声,就此作罢。挥手号令手下人进禁区。

“进!”冷秋一声号令,藏兵阁一行人马陆续进入太初禁地的真正隔离线。紧接着,剑宗的人也陆续进入,九梧圣地与圣庵也同时进入。

“这!这是!”待到真正进入禁地,天赐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完全就是跟外界是两个世界,天地都是暗红色,狂风在呼啸,地上除了沙土就是沙土,没有一点生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味道,随着越发深入,这股味道愈加浓烈,沙土中浮现出不少晶矿。

“宝石!”天赐惊讶,这么多宝石晶矿竟然就这么散埋在沙土里。但显然,这些仙人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这个,只在不停的深入。渐渐的,一片长相奇怪的矮木丛浮现在眼前。禁地之中,纵然是仙人也被巨大的压迫感牵制,无法飞行,只得步行穿越,或者骑着坐骑穿越。几名走在最前方的天仙进入矮木丛中间位置之时,突然发生了意外。

“啊!”矮木丛的树枝插入了天仙的身体,几下就将几名天仙吸了个精干。

“什么!”众人还没搞清楚状况,矮木丛突然开始攻击队伍。部分天仙祭出法宝护住自身,却无济于事,矮木丛的树枝穿透法宝,刺入身体,贪婪地在吸食着仙人的精血。

“万剑归宗!”

“裂天斩!”

“凰焰!”

双剑老者,冷秋以及站在凤凰之上的老者三位大圣金仙出手,顿时扫出一道出路。但很快矮木丛又聚集起来,把出路封了起来。紧接着,所有金仙大圣互相看了一眼,一齐出手,硬生生开出一条生路,掩护天仙突围出去。

天赐随着九梧圣地的大圣一起骑着天马出来,凤凰已经不能飞了,只能如同鸵鸟般跑出来。出来之后看着后方还有未能脱出来的人马,还有数名金仙大圣在其中不断开出生路,让天仙圣者们赶紧出去。堂堂天仙圣者,到了禁区竟然变得如同凡人般毫无还手之力,若是录下视频,放到外界,恐怕无人相信这是一群天仙圣者。

“轰!”一张巨口一口吞掉了这一整片矮木丛,包括里面未能几时出来的人马。

“霸王食神花!”双剑老者脸色忽然变得惨白。

“天哪!”与天赐共乘一匹天马的焱戟大圣也显然被震惊到。其实不止于此,逃出来的每个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跑!”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开始四下逃散。霸王食神花,一般都是魔主大圣的级别,眼前这只显然不是,最起码也是妖族至尊!仅凭进入禁区的这批人的战力显然是不可能与一位妖族至尊斗的,唯有逃离才有生路!

“轰!”霸王食神花还在追着,一口吃掉了九梧圣地的凤凰。百米的凤凰在这足有数千米的巨口面前根本不够看。凤凰上的一位老者一下拽出青灵仙子,另一位老者就没这么好运了,被连同凤凰一口吃掉。

“仙子!”焱戟大圣也在吼着,他已经顾不上跟他同乘的天赐。手中涌现一柄火红色长戟,转头看向霸王食神花就是一式。一道火海随着这式戟法攻向霸王食神花。霸王食神花不躲不闪,似乎没看到这式进攻,承受过这道火海,似乎毫不奏效。却成功让青灵仙子随着九梧圣地的老者逃离了这位妖族至尊的攻击范围。

但焱戟大圣就没这么好运了,霸王食神花还是注意到了这个对它主动发起攻击的大圣,一条藤蔓扫过,焱戟与天赐均被扫下天马,与焱戟分散的天赐顿时因为巨大的压迫感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冰紫系列:紫魅公主的冷漠王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男人摸了摸覆在脸上的假面。这里并没有镜子这样贵重的东西,只能以手上的触感确认,是一个覆盖了上半边脸、额头上有两个小小的尖角的面具,冰凉的手感摸着像是骨头,眼里的余光也能确认到应该是骨白色的,这么推断一下确实是个让人不怎么舒服的造型。然而,男人心里总是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好像他戴着假面是正常的,但是这

  • 女装后被快穿系统选中之第一章

    那凶险的丛林里,一男子拉着一女子飞快地走,走的刻不容缓。寂静的四周,这两人的举动宛如待被捕食的猎物,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丛林之中射出几道飞剑,刺向两人。男子拔剑挡开时,四周已出现了几伙人,此时再跑已是无济于事,男子摸了摸女子的侧脸,女子眼眶含着泪舍命的摇头,紧拉住男子衣袖,“严哥,不要。同生共死...

  • 随机穿入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正是三四月份天气正舒适的时节,方天语换了身运动服,干脆利落地下了楼。方建德正一脸春风得意地坐在沙发上打电话,不知道在安排什么,完全不复刚刚暴怒的神色。见她一副要出门的模样,不由得警惕地问道:“你要去哪?”“去看看西郊的地,你不是都答应给我了。”方天语道。方建德依旧狐疑地盯着她,这个女儿从刚刚开始就似

  • 王妃重生记强迫性失恋(中)

    大四的课已经很少了,早上也就2节课。下课前,林夏短信唐明说明事由,等了很久都不见唐明的回信,熬到下课,打电话过去被挂断。打了好几个电话,唐明才回了短信:我早上三节课,课后拿吧。三节课后取完证再去食堂正好是高峰期,若是平时,林夏铁定怕麻烦,此刻想着早解决早超生的念头,三节课后就三节课吧。如此,林夏回了

  • 听说国师要娶萌兽为妃在线阅读第8节

    “唔......我......这是在哪?”申离揉了揉半挣的眼,昏昏沉沉的。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之前一段时间的记忆,只记得水晶球里有很多种颜色的光球围绕着中心转来转去,于是他就晕了过去。“这里,灵气浓度很高,应该是在天逸学府里,但具体在哪就不清楚了,得问问人。”申离冷静分析到,就在这时,申离听

  • 海贼王之无限果实第三章

    摄政帝女决定了的事情,自然不容再更改,即便小皇帝万般不情愿,还是让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为颜空选了个良辰吉日。如果皇姐非要娶个男人回来,那最好是由他亲自挑出来的,长得好看不要紧,关键是性子要温顺听话,野心越小的那种越好。颜空是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关心。毕竟是她选男人,最终还是得由她来

  • 被大龙看上了的后果[香蜜同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天沐!”看着天沐被一掌拍飞,慕月人顿时绝望了。果然,根本不可能打得过。这次是真的要死了。慕月人看着浑身是血的天沐,苦笑道:“这个傻弟弟啊。”一巴掌拍飞天沐后,域山魔牛对这两只虫子便失去了兴趣,直接捏死算了。砰……一声巨响,域山魔牛被巨大的冲击掀翻在地,庞大的身躯砸碎了许多古树巨石。域山魔牛的身前出

  • 帝后他还在跑路在线阅读第7章 敌方打野申请互动! 求鲜花收藏辣!

    宁易操作着已经落后对面打野两级的英雄,直接赶往野区,无视了队友发出的语音,一边殴打野怪,一边淡淡道:“说吧,什么时候偷听到的消息。”宁小慈满脸绯红,羞得就连晶莹剔透的精致耳朵都染上了一抹嫣红,抱着手机活像个受气包,一脸怯怯的道:“就是……就是半个多月前……”话音未落,就漏了一辆价值56金币的法拉利,

  • 海贼:最强海军元帅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清茵生气是有理由的,她和丁浩结婚的时候,丁浩的家里一个人都没来。虽然丁浩解释说,他家人很忙,又这又那的,不过张清茵觉得婚姻是人生大事,什么父母居然忙到连自己儿子的婚礼都没法参加。说白了,他们就是不赞成这门婚事,不满意自己。甚至于他们结婚,都没有得到二老的一句祝福。丁浩本以为这只是张清茵临走时说的一

  • 笑傲苍穹美味的食物

    “我们真的没食物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任何东西!我和老公今天与你发生争执后,一下午都在为吃的发愁。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就提出说要出门,看看其他邻居家是否还有人,或许能够找到一些食物也说不定!就这样我们一起从家中走出去,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对面老王家的门打开着,于是我们就进去找吃的。客厅很安全,但是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