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嫡女威武:魔夫不好当金燕子2

2022/1/14 22:10:22 作者:零非凌 来源:17K小说网
嫡女威武:魔夫不好当
嫡女威武:魔夫不好当
作者:零非凌来源:17K小说网
绝色的容颜燃烧了世人的心,逆天的修为亮瞎了众人的眼,嗜血是她的主料,残酷是她的代号,只要她愿意,她可屠尽天下人。废物花痴,真是笑话。上古神兽给她排队当小弟,统领三界的神尊是她的夫君之一嗜者又如何,照样要你的命只要她高兴,他们可以与全天下为敌前世你们用生命守护我,今世就让我来报答你们,愿以我之力,护你们一生周全前言引入一些主要人物,不喜欢看可以直接从正文开始看希望大家多多评论,让我可以改正不足,完善文章,多谢!

(二)神偷

莫寒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父亲正坐在正厅里,一口一口地抿着茶。她心里暗叫不好,大约老人家就在这等着她呢。但又避不开,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

“父亲。”她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莫大学士头也不抬,说:“坐吧。”

莫寒在一旁坐下,规规矩矩地等待父亲说话。果然,莫东升放下茶杯,开始说话了。

“寒寒,我的好女儿,你玩够了吗?也该回京城工作了吧。”父亲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

“父亲,你急急忙忙地叫我回来,就是为这事嘛。”莫寒翻了个白眼,不高兴地说。

“你说你不想考科举,想查案子做捕头,好嘛,我给你安排了大理寺的职务,你干了一个月就不愿意了,非要去什么基层查真正的案子……”

“拜托老爹,大理寺那是查官员的,整天都是什么贪污受贿,那个流程我一周就背下来了,每次都是一样的,有什么意思嘛!我就想查杀人案,越离奇越有挑战性越好。”莫寒不耐烦地说道。

“行吧,爹知道你的脾气,你认定的事情,怎么说都没用,唉。”莫大学士叹了口气。

“我可不想总是被人称做’莫大学士的女儿’。”莫寒笑道。

“那你想要什么?”莫大学士问道。

“我希望别人叫我神捕莫寒!”莫寒精神奕奕地说。莫大学士看她这样兴致勃勃,心里倒是忍不住乐了。有点我年轻时候的影子,他这样想。

“爹,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哈,还有好几个案子等着我去查呢。”莫寒看差不多了,想着不如早点走为上计,省得老头子一直在唠叨。

“我就知道你在家里待不久,每次回来没两天就又走了。”莫大学士突然正色,“这次我叫你回来,是想让你去帮忙查一件大案子。”

“什么样的案子?”莫寒一听见有案子可以查,立刻来了精神。

“你看你,一说起案子来就有精神了。”莫大学士很无奈,“京城发生了一起盗窃杀人案,死者不是普通人,而是琉球来访的使者。”

“使者被杀,这可是件大事,搞不好要变成外交事故。”莫寒沉吟道。

“是的。”莫大学士说道:“其实这案子已经有人在查了,但我替你争取了这个机会,让你去锻炼锻炼。如果你能破掉这个案子,对你的声望大有好处——”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大概距离被称为神捕也不远了。”

“爹您对我太好了!”莫寒飞奔上去,亲了她的父亲一大口,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您最了解我想要什么!”

莫大学士拍了拍女儿的背,慈爱地说道:“行啦,你要是这次玩得开心呢,就留在京城不要走了。京城的大案也是很多的嘛!”

“好了好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莫寒嘻嘻笑着。她问道:“这案子应该找谁啊?”

莫大学士:“看把你急的,不休息一下吗?”

“不了不了,分秒必争!”一说起案子来莫寒就比谁都兴奋。

莫大学士无奈:“去找你范伯伯吧,他现在负责这个案子。”

莫寒到了现场以后,才发现这个案子不像她想象得那么简单——这并不仅仅是一起盗窃杀人案。琉球使者是死在家里的,准确地说,是在卧室里。从现场的血迹分布和死者伤口可以看出,凶手一剑击穿喉管,后立刻拔出,鲜血喷涌,溅射了满墙都是。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几件值钱的首饰不见了。但奇怪的是,几锭藏在抽屉里的银子,却还好好地放在那里。

莫寒敏锐地发现,床头被翻开的被褥、打开的抽屉、翻乱的书本,都仅仅在外围有血迹,里面却没有——这说明凶手是先杀了使者,沾了一手的血,才打开抽屉翻找,故而血液只留在了外面,却没有溅射到里面。

刑部侍郎范中仁此时走了进来。他跟莫寒打了个招呼:“寒寒,你来啦。”莫寒点点头。莫家与范家是世交,范伯伯是看着她从小长大的,两人熟得不能再熟了。范中仁背着双手,对莫寒说道:“有什么发现吗?”

“这不是一宗普通的盗窃杀人案。”莫寒答道,一边打开了装着银锭的抽屉。“若是寻常盗贼,看见主人在家,便不会铤而走险、杀人偷窃。倘若退一步,这盗贼是偶遇主人,慌不择路,索性杀掉,也无法解释为何屋中还遗留着大量值钱物件,却没有被拿走。”她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所以我认为,恐怕凶杀杀人才是主因,盗窃不过是掩藏真实目的的手段罢了!”

“你说得很好。”范伯伯赞许地点了点头,但随即正色道:“但有一样东西,却让这案件变得更加非同寻常。你可知这是什么?”他从身后拿出一支金灿灿的飞镖,摆在了莫寒的面前。

莫寒接过飞镖,仔细端详起来。那金色飞镖打磨得十分精致,似乎是用纯金打造成一只飞燕的形状。飞镖的尖端处带着点血迹,似乎曾经被人插在了尸体上。莫寒觉得这金燕飞镖有些眼熟,一时皱起眉头,在脑中暗暗搜寻。突然,一份陈年卷宗的影子在她脑中闪现。

“啊!我想起来了。这飞镖难道就是那一系列悬案的……”莫寒有些迟疑。

“不错。”范中仁沉声道。“这飞镖,就是当年名震一时的神偷‘金燕子’的作案标志!”

“金燕子案”,莫寒是听说过的。两年前,她刚刚来到大理寺报到的时候,就曾经因为无聊,翻阅了所有悬案的卷宗。其中有大约十几起案件,来自于同一个神秘的作案人。这些案子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通常发生在大户人家,窃贼在短时间内盗走大量价值不菲的财务,并在现场留下一只金色燕子形状的飞镖,似乎是在向办案人员示威。然而无论刑部的人如何努力,也无法找到这个窃贼的丝毫行踪——整整十三次案件,办案人员没有发现关于这个窃贼的一点蛛丝马迹——此人年龄、性别、样貌与身份皆是谜团,于是被称为京城十大悬案之一的“金燕子案”,这窃贼也用此名号代称。然而在第十三次案件之后——也就是莫寒进入大理寺之前——这金燕子突然失了行踪,从此再也没犯过案,也不知是不是赚够了便金盆洗手。但悬案便真成了无法解决的死案,从此再也没人去过问。

谁知今日,这“金燕子案”又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看起来,像是金燕子重出江湖。”莫寒慢慢地说:“但有一点很奇怪:金燕子虽然偷盗无数,却从来没有伤过人命。这一次下了如此重手,实在是不合情理。”

“盗贼之本性而已,也并不令人意外。”范中仁有些轻蔑地说:“犯罪之人,往往皆是如此,从小罪慢慢犯到大罪,也不过是几个一念之间而已。”他说完,便又问莫寒:“这案子,你打算如何查?”

莫寒沉吟一会,答道:“既然眼前最大的嫌疑人是金燕子,那么就应该从这条线索着手。”

她在房间里慢慢地踱步,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握起来,抵住了自己的人中——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动作。过了一会,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范中仁说:“我记得,第十三次案件,与此前十二次亦不一样:那一次丢的不是东西,而是人。”她的眼睛慢慢闪现出了光芒,那是发现线索的兴奋:“事出反常必有妖。从这一桩案件下手,一定能找出金燕子退隐与重现之谜!”

一个时辰后,莫寒已经站在了周府的门口,向守卫家丁出示了自己的腰牌,后者则恭恭敬敬地行个礼,进去通报了。周府的主人周益成,是京城有名的富商。两年前,那个“丢失”的人,正是他的小女儿周小蝶。当然,与其说是“丢失”,倒不如说是被绑架了。当年带孩子的奶妈一个不留神,小蝶就不见了。周益成心急如焚,四处寻找,白道黑道的人都托尽了,也并没有任何结果。然而就在小蝶失踪了三天以后,她突然又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等大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笑嘻嘻地,一点也没有被虐待或者伤害过的痕迹,反而像是出去玩了一趟那样开心。

唯一失常的点,是房间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一只金色燕子形状的飞镖。

“小蝶。”莫寒蹲下来,微笑望着眼前的七岁小女孩。“把两年前你告诉捕快哥哥的话,再告诉我一次好吗?”

小蝶看着她,歪着头想了想:“你是说我五岁时候发生的事吗?那是我还小呢,记得都不太清楚了。”

“没关系,你尽量说就好啦。”莫寒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于是小姑娘断断续续地讲了起来。莫寒仔细地听着,但不免有些失望,因为与案卷上记载的两年前她说的那些话,并没有什么区别。小蝶回忆说,她在房间里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屋内。她害怕得大哭,但是一个蒙着面纱的人出现了,拿了一些玩具给她玩,还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吃完吃的以后,她又困了,于是又睡着了。于是她就在醒了吃,吃了玩,玩累了睡,睡醒再吃的循环中,乐不思蜀,完全忘记了要回家。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

“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莫寒急切地问。

“高高的,瘦瘦的,带着面纱,从来不说话。”小蝶回忆道,“问什么她都不说,真没有礼貌。”

这回复并没有什么不同,莫寒感觉自己的期待落空了,便叹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但是小姑娘突然加了一句:“小姐姐教我写字了呢。”

莫寒猛然一激灵,连忙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追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女孩?你看见她的外貌,或者听见她的声音了吗?”

“没有呀。”小女孩天真地说。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呀。”小女孩回答到。

也许是孩子们的第六感,莫寒心里想道。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新的线索点,一定要抓住。她叫随从小高要来纸笔,对小蝶说:“小姐姐教了你什么字呀?”

小蝶以奇怪的姿势抓着笔,在纸上认真地画了起来。她画得很慢,一边还在思考。终于,纸面上显示出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

莫寒拿着纸,不明所以:“‘手手’?手手是什么意思?”

“哎呀,不对。”小蝶突然拍了拍脑袋:“我记错了,怎么把弯拐错了呀。”

她想了半天,又在纸上改了几笔,重新递给莫寒。莫寒这才看清楚,原来这纸上写着的,是这样两个字:“毛毛”。

这难道是那个“金燕子”的名字?莫寒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突然有了线索,她心里明亮了起来。“去查查京城及附近县城户籍档案中三十岁以下的女性,有没有叫过这个名字的。”她吩咐小高。小高领了命令就去了。

正准备跟小蝶道别,这个小女孩突然又说了一句:“姐姐教我写字的时候,我听到鸭子叫啦。”

等等。一道闪电般的光在莫寒脑中闪过。能听到鸭子叫的地方?难道……是在护城河边?

“小蝶,谢谢你。”莫寒拥抱了她一下,小女孩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让莫寒心里一下子软了下来。

“这么可爱的孩子,再凶残的窃贼,也会不忍下手吧。”她这样想着,开始了真正的调查行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奴隶开始的异世界真爱婊,洗脑?

    日记昨天胸口被撞到现在还有些疼,那个妹子是铁打的吗?话说今天有关于历史名人的公共课,她一定会去的,虽然搞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喜欢这类课,但是想到只要能和她在同一间教室就很开心了。-------------------我是日记的分割线------------------------赖小菁经过重生前的教训已

  •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在线阅读第6节

    继上次落荒而逃之后,我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明明在同一栋教学楼的,上下隔了层地板,怎么就遇不到呢?正想着,同桌凑过来动了动我的手臂,说:“中秋去哪玩?我听说本市有个卡勒星球乐园,好像挺不错的,要不一起去?”“呃?卡勒星球乐园?我还没想好。”同桌白眼:“你那个竹马约你了吗?”对,万坤言中秋要干嘛?要

  • 记录2朱红缎绣氅

    第六章朱红缎绣氅“恭请太后圣安!”这一日,是给太后请安的日子,凤翕然起得比往日早些。晨起沐浴之后,端坐在镜子前,风翕然突然发觉自己的面色似比之前好了些,大概白了一个色号。她赶忙拿起一面小镜子,就着晨光左右细细端详,惊讶地发现连毛孔也变得细腻起来。一连几日,兰心十分尽责地用羊奶皮子为凤翕然抹身敷面,每

  • 玄幻之无尽世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距离太近,有时候会让我们分不清友情和爱情。KO一直都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直到吻过正在熟睡的郝眉之后,就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郝眉用过的被子,大口大口的闻着早已不会存在的他的味道,无数遍的回忆当时的那个吻。KO从来都知道自己居然还有欲望,直到遇上郝眉。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KO也如此确定了对

  • 网游之坏蛋传说第七章

    “大人!空知原离村,至今不曾回来。另外,方岩在空知原离开后跟了出去,也尚未回村。”“派人去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空知原带回来!没有他,那个女人是不会听话的!那我们只能等着心脏爆裂而亡了。记住!不许伤他,找到他,带他回来。至于方岩……没有我的命令居然擅自离村!找到他带回来听我处置!”“是!”这就是幻隐村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落水剑诀

    “嘶~”客房之中,应天脱掉自己的上衣清洗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刀伤不及时处理化脓就麻烦了。他到楼下取了一盆清水擦拭过后他取出师傅临别时交给自己的伤药直接撒了上去,霸道的药性使应天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还是半夜整个客栈都很寂静,借着灯光他从枕头下取出一本书简,赫然就是先前李逍遥交给应天叫他多加练习的《

  • 总有妖精想做人在线阅读风起云涌雨落

    海上某处小岛,长满了参天古树和半人高的杂草,一片郁郁葱葱。然而,在这绿意盎然的地方,居然听不到任何虫鸣鸟叫。而杂草丛里那藏着的细长蜿蜒的小径表示了,这里是有人的!崎岖的小径通向一个山洞,如果你有机会走进去,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简陋的洞府,但是如果你以为这只是一个野人或者鲁滨逊那种遇难者临时的住处,那就

  • 世子妃今天又作妖了之尹!志!平!???(9)

    这天干完活感觉有些累了,便在一旁睡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李涛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李涛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少年道士。少年道士看到李涛醒了便问到:“你是哪一个?怎么在我李师兄的房里?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听到少年道士的话,李涛揉了揉眼睛说道:“我叫李涛,是来拜师的,我打杂回来便没有看

  • 阴阳我独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元和二十八年秋。落英山上,风起云涌。一曲《绿衣》在山中回荡,幽幽琴声如泣如诉,催人泪。山顶上,整整齐齐一排坟茔前,长发飘散在身后的女子,麻衣布裙,风骨傲然。修长的纤纤十指在琴弦上翻飞,流淌出来的幽幽琴音回荡在山间,百转千回。从山下路过的人无意中得闻此琴音,无不停下脚步静静聆听,听着听着就被充满思念的

  • 逆龙第6章在线阅读

    武冲之离奇的消失在了断魂涯,这是伍玥怎么也无法接受的事,她苦寻半月无果,只能心力交瘁的回了归雁山庄。她内心始终坚信,天生道体之人,是不会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的,他一定是摔落悬崖了。武冲之,肯定还会再出现!伍玥病倒了,伍家全乱了。张家,虽然被王家、赵家压制了三百年,可对于修道界,其龙头地位一直没变。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