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为了奔现[综武侠]之爱恨纠缠

2021/11/25 13:16:18 作者:加点香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奔现[综武侠]
为了奔现[综武侠]
作者:加点香菜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文轩阴差阳错跟大佬花蛤约了三年七夕,这三年,大佬带儿子似的把他从萌新咸鱼拉扯成老咸鱼。他看花蛤是温柔耐心就是话有点少花蛤看他:话唠粘人但还算顺眼第三年七夕活动开始后,夏文轩以为这场悄然而至的暗恋,即将无疾而终。却想不到,他跟花蛤在此时一起穿越了。一个躺在楚留香船上看月亮,一个睡在朱停家里听夫妻对喷。秀矮子:亲,网恋吗?花蛤:我申请奔现。cp花秀,高冷腹黑花蛤x傻白甜矮子妖秀【高亮】更新方面:缘更求收藏QAQ

一出门古铁军就马上问姜尚“那个叫苏小小的是什么人啊?我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呢?”

“没听说更好,那可是个噩梦级的,不认识是你的福气。”姜尚头也不回,冷冷的回答。

古铁军本来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回答,不禁来了兴趣“噩梦?你怎么从来也没有提过呢?而且为什么一说起这个人你的脸色都变了,难道这个人和你是仇人?”

姜尚刚想说话,就听到一边有人接口说:“什么仇人?那也是他的女人之一。他不愿意提起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人家,所以才和么变颜变色的。”虽然只是一句玩笑,但是话里面的醋味和怨恨却显而易见。

姜尚不禁浑身一颤,不过马上就分辨出讲话的是夜如水,当即笑了“你也来了?太好了,刚才还和金戈说起你呢,这一次行动又是咱们两个搭档,高兴了吧?”

哪知小夜冷冷横了一眼姜尚“谁稀罕?我怎么听说你还想把我换了呢?只是后来一听说要把苏小小调来,这才改了主意,是不是真的?”

古铁军马上就感觉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心里也很吃惊,刚才在屋里讲话的时候就三个人,怎么刚一出来这些话就传到了小夜的耳朵里面?不由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姜尚,想知道这家伙怎么解释。

姜尚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他的反应大得惊人“怎么可能?这是谁传出来的谣言?我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呢?好在老金还在屋里,咱们现在就进去问问,看看有没有这回事?”

小夜本来对这事就将信将疑,昨天还和自己一起如胶似漆,早上醒过来就翻脸,这好像还真就不是姜尚的作风,也许是韩恒的纸鹤听错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个家伙这两天被抽了七八百CC的血,脑子本来就不是很清楚,听错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下脸色好了很多。

不过还是有点闹脾气似的问:“你怎么不找小小来呢?让她也知道一下你在这里又找了个女人,还想着和人家结婚呢,让她好好祝福你一下,不好么?”

姜尚的笑容明显顿了一下,很尴尬的一笑“开,开什么玩笑?我和小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再说都过去了,她不来烦我,我也决不去烦她。不过她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她已经高升了么?”

小夜冷笑了一声“谁知道呢?也许是想找个机会再见你也说不定,她的事情谁能说明白?”

“你们两个能不能先和我说一下这个苏小小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一提起她,你们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呢?”古铁军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他进入后勤办时间很短,只出了一次任务办公室就解散了,他也就地复原,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而认识的除了姜尚之外也就是一面之缘,所以很想知道这个能让这两个人同时忌惮的名字,究竟有什么惊人的背景呢?

哪知道两个人同时白了他一眼,小夜没有好气地说:“少管闲事,不认识就不认识,认识有什么好的?”

姜尚也说:“你怎么学的越来越八卦了?跟个老娘们似的,什么事情都喜欢打听?”把古铁军说的一时语塞,再也没有知道这件事情的冲动了。

这时姜尚才又问夜如水“韩恒呢?我想见他一下,让他准备准备,这一次他可是主力。”

“他刚才抽完血在里面躺着呢?”小夜没有好气的指了一下里面“你要是想见自己进去,不用什么事情都来问我。”

姜尚哦了一声“看来他已经在准备了,那我就不见他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写符咒也需要安静,而且这家伙每一次都抽血来写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谁让他没有办法咬破自己的手指头,还总说只有抽血痛苦最低,说起来这个办法好像还是你教他的。”小夜说了一半,忽然想起来了。

姜尚呵呵一笑,马上转移了话题“没什么事了吧?要是没事,我…”

还没等他讲完,小夜刚刚平静的脸上又满是阴霾了“你又想要干什么去?是不是想去看看你的朋友呢?一夜没看见了,是不是很惦记呢?”

“哪能。我是想问你有没有事了,没事出去吃饭,我再带你逛逛,这里怎么说也是我的地盘。”姜尚还真是想离开,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两年没有行动了,现在忽然要开始大行动,他怎么也要告诉其他人一声啊,再说总要安排一下家里才行,可是一听到小夜阴涔涔的声音他马上就知道这丫头又开始犯病了,昨天晚上就来了好几次,现在还是不依不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和金戈提出更换她的主要原因。

听了这话小夜的心情才好了一些,不过她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姜尚在敷衍自己呢?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本来这一次来之前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这个处处留情的男人划清界限,绝对不和他再继续下去了,可是一听说他结婚的消息自己就马上不淡定了,谁知道还闹出了笑话。后面在听说他有了女朋友之后,更是下决心和他一刀两断,可是谁知道在宾馆一见他来了自己便又先软了。她也反思过,也劝自己要狠下来,可是不知道怎么一见到他方寸就乱了,连讲话都好像不经大脑,讲出来的都是些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东西,太丢人了。

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呀,自己一直不都是心肠很硬的么?为什么每一次见这个混蛋之前想的都是如何好好折磨他一下,科室一见这个混蛋就被人家折磨了呢?难道是这个混蛋对自己用了催眠?想想也不可能,毕竟自己是这方面的高手,就算催眠不了这个混蛋,要是被人催眠的话自己总也会有所察觉的,看来这还真是自己的命中克星。

就像别人说的,女人只要动了真情,不撞得头破血流是绝不会回头的。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不禁一片黯然,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自己这是干什么?明知道绝不可能是最后的赢家,又何必在这个男人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赶快躲开他落个心里清净。

“我没时间和你吃饭,你也别找我了,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找我干嘛。”明明是一句硬气话,可是说出来的感觉怎么还像是在撒娇呢?

姜尚也没明白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地,怎么一下子就翻了脸,心里便认为这一定又是撒娇的举动,刚想出声哄她,电话却在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只见上面显示了一个字——彤!心里不由一颤,还真是时候啊!

“什么事?”他接起电话的时候尽量把语气放得很轻松,也不显示出一点亲热来,可就是这样,还是觉得小夜的眼神越来越冰冷,最后甚至带着几分杀气。

小夜在他的电话响起来的刹那就忽然感觉到那是楚彤打过来的,本来很想转身就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两条腿就像有千斤之重,就是没有办法挪动一分一毫,她只能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姜尚,恨不得一下子踢死这个混蛋,可是心里却又有万分的不舍得,恍然间魂不守舍,姜尚的电话到底说了什么,竟然一句都没有听清楚。

姜尚放下电话看着她,有点为难的问:“晚上一起吃个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

  • 只对一朵云温柔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如意吓得身体都僵住了。这也不是说她胆子小,而是身体悬殊带来的本能的恐惧感。如果她是成年人,肯定是不怕她的。还好她没追上来。电梯开始往下降。到达一层时,她看到很多下班回来的人。由于徐香盈的美貌,江柏远一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很是出名。是以,很多人停下来跟她打招呼:“小如意,你粑粑呢?/对啊,小如意,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