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毒手,杀手,巧手在线阅读转瞬芳华

2021/11/25 12:19:29 作者:南风开杠 来源:17K小说网
毒手,杀手,巧手
毒手,杀手,巧手
作者:南风开杠来源:17K小说网
聚气旋,凝会眼,开玄府,铸命器,化阴阳,握生死,成帝王。异人世界皆靠修气来成就大道。随意写书,不定期更新,大家见谅

“世人都说人妖殊途,奈何人与人之间却也这般多捉弄。”

——《乾元异志·孔文生传》

一缕剑气惊飞了停在树梢小憩的黄莺,此时已是早春时节,天气回暖的大地,莺飞燕舞,柳芽新萌,一幅勃勃生机之景。

燕皇宫御花园的琉璃亭,乃是御园五大景点之一,因一通体晶莹洁白若琉璃的赏月亭而得名,传闻此亭是当年燕高祖昭烈始皇帝年间,一颗天外来石殒落于此,此石通体晶莹剔透,晶玉洁白,昭烈帝听取身边方士之言,认为此石是上天赐予的天机石,可参悟万千星象,世事变幻,便召集能工巧匠将方圆数十里全部圈建为御花园,而这块石头也被技术高妙的石匠打造成一座晶莹的赏月亭,昭烈帝每逢心中有惑,便会来此透过亭顶观悟。

此时的亭外不远处正有两个飘逸的身影翻飞交错,皆是双十年华,随着二人敏捷地你来我往,一道道无形的剑气从他们身边轻掠而出,划起去冬的落叶上下翻飞,虽说看上去两人招式凌厉,彼此喂招都是毫不留手,但两人的神情却显得十分轻松写意,可以想象两人应该是经常在一起切磋的,又继续交手数十招后便分别立定收招。

“姐,我发现每次与你切磋,你都比上一次强了一些,是不是私下找独孤先生开小灶补课了。”

说话的是刚才切磋的两者之一,只见这人作一身偏偏公子打扮,眉目清秀,轮廓分明,但若仔细看便不难看出此人便是当朝大司马锦然之子锦鸿,往昔的稚气此时已难寻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男子的坚毅与潇洒,只有其神情中的调皮捣蛋还依稀可见。

被锦鸿唤作姐姐的正是燕长风,双十年华的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眉宇之间顾盼生辉,一袭紧身武装,更是完美地将她的曲线勾勒了出来,妩媚中更胜一缕英气,任谁看见,脑中都会忍不住浮现出“风华绝代”四个字。

燕长风收剑入鞘,给了锦鸿一个娇媚的白眼道:“我还没用全力呢,我可舍不得伤着我的好弟弟。”

锦鸿对于这个回答嗤之以鼻,但可不敢表现出来,不然自己的耳朵又要遭殃,十分殷勤地跑过来接过长风手中的剑,和自己的一并抱在怀里往琉璃亭走去。

“啊…”长风毫无淑女风范地抱起茶壶往嘴里灌了几口,然后十分舒爽地长舒了一口气:“渴死本姑娘了。”

锦鸿抢过茶壶摇了摇,瞬间苦着脸道:“姐,没水了,我还没喝呢。”

“嗯,是么?打去,一会还用得着。”长风头也不回地去照看自己去年种下的山茶树去了。

锦鸿无奈,只能吩咐内侍去取一壶新的茶水过来,依在亭柱上看着长风照看她的茶树,远山近水,骄女艳花,竟不由得痴了,仿佛在这一刻,锦鸿眼中的整个天地就只容得下了那一袭洁白的身影,撩动着心里最深处的悸动。

“喂,发什么呆啊,叫你也不答应。”肩膀被长风重重地拍了一下的锦鸿这才回过神来,发现那双绝美灵动的眼眸正看着自己,锦鸿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慌忙别过脸去道:

“我刚才在想二哥的事,昨天偶然听见爹和兵部主事说起北方的好像又起兵事了,二哥去年秋季就领兵去了边塞,这么久也没来个信,我挺担心的。”

锦鸿不提还好,遭这一提,长风心中也是一叹,一颗平静的心也被提了起来,以前经常在一起的时候还不觉得,待到燕书以每天被国事缠着脱不开身,燕无忌远去西北难以联系,燕长风才会觉得以前几个人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让人怀念。

“是啊,也不知道他现在在那边怎样了,哥哥每天忙着处理各种政事奏章,根本就没有闲的时间。”长风眼珠一转盯着锦鸿,嫣然一笑道:“还好,至少还有你……可以让我欺负。”

看着锦鸿垂头丧气的苦着一张脸,长风抿嘴轻轻地笑了起来,好像已将刚才的烦恼抛却,轻轻道:“被本姑娘欺负那是你的福气,别人求还求不来呢。”

“说正经的,你的极武练到什么程度了?刚才我与你交手发现在对拼极武之时,你的极武后继十分雄厚。”说起正事儿,长风又恢复了她的高贵淡雅。

锦鸿心中咯噔一声,暗道自己大意了,随便打了个哈哈道:“也许是我这段时间修炼比较用功吧,我也感觉最近进步很大。”

长风怪怪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疑有他道:“难怪,要说在极武的修炼上你确是我们四人中最有天赋的。”

“嘿嘿,你这样夸奖我,我会忍不住骄傲的。”暗舒了一口气,锦鸿见天色渐晚,想着还要去孔先生那一趟,便起身告辞了。

见锦鸿告辞,长风只是随手挥了挥,兀自端起茶杯轻抿道:“臭小子现在有事居然还向我隐瞒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哼!”

……

瑾帝挥退了跟随自己的侍卫,独自一人漫无目的的在宫墙上走着,放眼望去,是不见尽头的朱雀街,青石铺就的大道上依然人来人往,他们都是为生活奔波了一天的人,走在归家的路上。

是的,现在整个大燕的帝都已是繁华初上,城中四起的袅袅炊烟,和空中大雁归巢的哇叫,让我们的燕谨帝真实的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要做那个让他们的奔波没有后顾之忧的人。

但,他现在感觉到了阻碍,有来自敌人的,也有来自自己人的。

胡蒙遣使入朝,主使便是胡蒙大王子可列,如今桀烈可汗年近迟暮,大王子可列在胡蒙的声望与地位都远超其他几位弟弟,如无意外,不出数年这位大王子就会成为胡蒙之主。

往年也有胡蒙使团入朝觐见,那些胡人因这些年来胡蒙一直压着大燕,所以即便是在金銮殿上,也是一副桀骜之相,目无他人,虽其所作所为看似耀武扬威惹人恼怒,但喜怒形于色,终究城府不深,往来之间己方可以轻易掌握主动权。

而今晨可列入朝,礼行谦逊,虽对其言语相激,却喜怒不形于色,谈吐得体,难知深浅,根据燕书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这位可列王子是一位志向不低于自己的雄主,自己有把握在未来的交锋中胜过对方吗?燕书以不知道,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能把握的只有现在。

燕书以痛苦地拍了拍脑袋:“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挥手招来站在远处的内侍,吩咐道:“招都御使房子玄御书房见朕。”

见内侍领命而去,燕书以的眉头皱得更深,如今满朝文武,除了都御使房子玄和屈指可数的几位大臣之外,其余人皆是唯安平君锦然马首是瞻,这让心智渐全的燕书以嗅到了一丝大权旁落的危机,然而他也明白,以他现目前所掌握得力量,想要从安平君手中夺回原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燕书以选择了隐忍。

“呼……”燕书以长舒了一口气,暂且将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思绪压下,锦然辅政的这十几年来,虽无大功,但也无大过,治理国事的能力燕书以还是信得过的,只是现在燕书以已经过了亲政年龄好几年了,锦然却一直没有还政的打算,这让燕书以心中稍稍有些不满罢了。

一行人下了宫城,刚好与正急冲冲出宫的锦鸿相遇,看见锦鸿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燕书以嘴角终于有了笑容,吩咐左右:“那人鬼鬼祟祟,速速将其拦下,带去御书房见朕。”

随行侍卫早就认出那人乃是与陛下情同兄弟的安平君之子锦鸿,见陛下突然下令捉拿,皆是一愣,待见陛下的样子,便知陛下是起了促狭之意,心中了然的禁军左都尉公孙衍领着左右便直奔锦鸿而去。

锦鸿一路疾跑,藏藏躲躲,终于望见了宫门,那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肝也放下了一半,他是太了解自己这位便宜姐姐了,如是被她发现自己之前在打哈哈诓骗于她,她肯定会派人将自己抓回去“严刑逼供”,所以一路上锦鸿小心翼翼地尽量避开遇见的宫人以隐藏自己的行踪,就在锦鸿自以为已经安全了的时候,一队禁军已经在他目瞪口呆中将他默默地围了起来,那可恶的公孙衍还一脸笑意地对自己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让锦鸿恨得牙痒痒。

恨恨地瞪了公孙衍一眼,锦鸿前襟一撩,背着双手,昂首挺胸就像一位得胜归来的大将军:“咱好歹输人不输阵!”

跟着公孙衍走了一段,锦鸿越走越感觉不对劲,三步并作两步拉住走在前面的公孙衍问道:“喂,公孙衍,这不是去长风公主那的路啊,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公孙衍疑惑地看了锦鸿一眼,拱手答道:“小君侯请随我来,到后自会知道。”

御书房中,燕书以正随手翻看着内侍送来的奏章,这是吏部侍郎所呈,上面写的是黔州下乡县令年岁已高,自请辞官回乡养老,燕书以扫了一眼,便提笔批了;接着下一本乃是礼部侍郎所呈,上面写的是荆州运城一寡妇,从二十岁便为夫守节,直到前段时间去世,当地官员请奏为其树立贞洁牌坊,以示嘉奖。

连着翻看了几本,都是些蝇营狗苟之事,燕书以心烦意乱地将这些奏折扔在一边,心中恨道:“好一个安平君,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锦鸿来到御书房前,待内侍通报后,便与复命的公孙衍一起进了御书房,锦鸿犹如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同时也对皇帝大哥如此捉弄他感到些许不忿,决定进去后一定不要给他好脸色看。

挥退前来复命的公孙衍和房中内侍,燕书以微笑地上下打量着锦鸿,就如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正思考着如何戏弄自己的猎物。

锦鸿一进御书房便扳着脸,把自认为平生最臭的一张脸臭给他看,双手背在背后,四十五度角望着房梁。

两人就如此僵持了半刻,锦鸿感觉脖子渐渐的有些酸疼的感觉,不得不悄悄把四十五度改为三十度,然后再改为十五度,然后无奈地低头揉着自己的脖子,待脖子的酸疼缓解之后,锦鸿发现万恶的皇帝老大正颤抖地捏着一份奏折挡着脸。

“哼!想笑就笑出来吧,看你憋得那样子,别把奏折给捏烂了。”锦鸿决定不再与燕书以僵持,自顾自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哈哈哈……,你呀你……你先让我缓缓。”燕书以趴在桌案上,右手枕着额头,左手轻轻地对着锦鸿摆着。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燕书以问道:“说说吧,为何鬼鬼祟祟,不会是偷了疯丫头的什么东西了吧?”

“才没有,我…我哪有鬼鬼祟祟啊,我只是在修炼极武而已。”

“呵,还不承认,那我这就把疯丫头叫过来与你对峙如何?”燕书以举手作势要招内侍进来吩咐。

锦鸿急忙跳到燕书以身旁,按下他的手道:“真没有,只是今天和三姐切磋赢了她,她就怀疑是独孤先生给我开了小灶,要我把秘诀教给她。问题是我哪有啊,于是便找个借口跑了,怕她派人来把我抓回去,这才如此。”

“真的?”

“比真金白银还真,再说了骗你可是欺君之罪,你瞧我像是有那么大胆的人么。”

本来燕书以只是想和锦鸿说说话,来排解下心中的烦闷,也没真准备问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深究,待听到“欺君之罪”四个字从锦鸿口中蹦出来的时候,燕书以突然心中一紧,暗道:“你是没有,但你父亲可就大大的有啦!”

“唉!”想到此处,燕书以不觉地叹了口气。

锦鸿疑惑道:“大哥最近似有什么烦心事?”

“还不是胡蛮子闹的,好啦,这些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大哥就盼着你早点成熟,像无忌一样为大哥分忧呢。”

正待锦鸿预追问之时,出去招房子玄的内侍进来复命,说房子玄已经在殿外等候,锦鸿知道皇帝老大有事情要忙了,再加上自己还有事,便向燕书以打了声招呼,溜之大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最强骨傲天第6章在线阅读

    在食堂里我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似乎我也被孤立了,没人愿意坐在我边上,怎么会这样呢?就因为我帮乔治·博说话,就因为我不承认他是个假正经的妖精?一切似乎都不言而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多次仗义执言已经使我在这个学校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吃完晚餐,我向宿舍走去,我以为那时候的宿舍应该没人,乔治他们应该是在学监的房

  • 新世纪崛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喂,你这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呢,什么毒药,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医院,你要是有疯病抓紧走远点儿。”陈教旁边随行的一个小医生说道,另一个也在附和着。“八成是小说看多了,陈教都救不了的人,怕是进了上京也没希望,他还在这里装蒜,不过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够了,别说了。”陈教眉毛一立,两个人顿时吓的闭上了嘴

  • 通天魔祖她的邻居大哥哥

    何香云抹着眼泪,把几个孩子揽到怀里来,这样的场景,让人看得动容。按照大哥指的位置,小团子找了过来,可敲门到手疼也没人应。小团子眉头皱的厉害,心想这家人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正想推门寻个究竟时,木门却突的从里边开了,小团子下意识抬头,双眸立即映入对方的身影。少年约莫十岁的年纪,却也初见棱角,隽秀中透着清

  • 都市之超凡警探第2章在线阅读

    潜伏在豪宅四周保护司翊炎的保镖咻咻跳出,将人保护起来,其中一个指着缓缓从地上爬起身的苏糖厉声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司公馆门前行凶,活腻了吗?”苏糖跟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转头满目含着泪意,两手举成小拳头抵在自己胸前,张口就是嘤嘤嘤:“司先生,人家是来为您化劫的。”旁人视角里,苏糖就是一个灰头土

  • 莫古原创现代诗歌集第3章在线阅读

    学校食堂的牛肉面太不地道,十块钱一碗,少的可怜。至少对于半大小子们来说,少的可怜。袁源坐在林瑾宁对面,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吃面条。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袁源拨了拨碗里的面条,“牛肉面里都是萝卜,改名叫萝卜面算了。”林瑾宁表示很配合,“确实。”如果这时候能有乌鸦飞过,叫声估计都能给人耳朵震聋。

  • 叶太太嫁一送一季家宅院(三)

    云彩魔导器飞行了二十分钟左右,总算赶到了目的地-迦洛德小镇,迦洛德小镇是隶属于米奥奈王国的一个小型市镇。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还是不错的,刚刚到访的季家宅院也是属于迦洛德小镇的势力范围,季家宅院的日常采购也基本是到这里采购。月劫在小镇四周的树林里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彩云船降落下来,彩云船是制造这件魔导器

  • 特种兵:这个兵王很慎重全军覆没

    第九章全军覆没天色已近黄昏,荒山之中树影朦胧,那几棵老树下交谈正欢的青锋剑派弟子稍稍平静下来,其中一位束发青年笑道“小声点,被人家听到了。”他虽然这么说,可声音不低反高,言语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朱羲蹙眉,这些人明显挑衅,言语伤人,充满了讥讽。“听到又如何?我不过是陈述了事实。不如来比试比试?”另一位

  • 真实世界战场第3章在线阅读

    雨一直没有停,雨水敲打着馆外的玻璃。女子看着依然昏睡的女孩,看着她的面容似曾相识,但是总是想不起来。“这个面容太像以前的某个人,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了。”女子皱着好看的眉毛,感觉有些不爽。这个不爽的女子正是女主凌默。而她所居住的地方是间公馆,虽说是公馆却并不接受任何人居住,一楼改造成对外开放的店铺,主

  • 白喵喵不是猫在线阅读第1章

    她从餐厅走出,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满街的繁华与辉煌此刻就像莫奈的画作,强烈地刺激着视觉却又模糊不堪。霓虹灯广告牌上明星的笑容显得有些虚假又可恨。虽然脚稳稳地踏在细高跟上,可她却感觉走在黄沙中,快要深陷入这座城市了一般。北京十月的夜晚伴着微冷的寒风,直面而来。这是属于她的城市吗?忘掉天地,好像也不再是

  • 位面商人的奇妙历险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轩看着对面的马咏,而对方则是一脸的坦然。“不,我不怕死,只不过如果不用死,当然是最好的。”马咏说的是人之常情,林轩闻言也是笑了起来。“不错,我拿那个东西,不会影响对方的性命。”林轩看着马咏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想,死之前,再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贡献出一点力量。”马咏听完林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