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不灭道神恶果

2021/11/25 12:32:34 作者:任我上青云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灭道神
不灭道神
作者:任我上青云来源:纵横中文网
浩瀚宇宙,谁能确定是唯一的存在?星空的彼岸,到底存在着什么?宇宙星空,到底有没有仙的存在?你又如何能确定你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或许百年之后,你会在星空的彼岸遇见真正的你,手托星辰,无上帝威!

大姐还是打发了两个人来搬家了,他知道大姐看透了他丑恶面目和嘴脸,他也就棉软了下来,只好乖乖的让我们搬了。当晚我就和四姐住进了大姐家的前窑。三个来月我俩总算摆脱了这个牲口爹让人难以启齿的种种骚扰和亵渎了的人格尊严。

我们姊妹俩晚上虽然就住在大姐家,可是每天白天还要面对那个老牲口,因为总还得在一个锅里搅勺子。我就没有了要去上学的念想。还是在几个姐姐的再三劝说下,在母亲去世二十多天之后我才硬着头皮返回学校。虽然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了我家里的母亲去世了,他们给与了我的同情和友善的感情。可是谁又能知道我们姊妹遭遇到的另一种更大的苦难呢?而在此之前,我在同学们的中间绝对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好学生。但是眼下我却变成了一个性格孤僻,不想见人脸上没有表情和几乎哑巴了的一个“呆子”。这时候的我,人虽然勉强在学校待着,但心就像没有了魂的游神,不知道一天在做什么。

四姐的日子更是难熬,还得盼几个月后才能出嫁,除了在队上干活外,也有碰见老牲口的时候,这让她如坐针毡忐忑不安。于是大姐给四姐出主意说:“这个家你不要待了,你就去三姨娘家里待着,三姨娘家离你的对象家才几步路,如果你的婆家叫你到他们家去住,你住下就不要走啦,你们就过你们的日子去吧。这个家是再也用不着回来了,你看咱们那个不是人的大,什么事都能做都敢做……。”

好不容易挨到暑假,我就陪着四姐就到了三姨娘的家。在那里住了几天。四姐的准小姑子过来叫四姐到他们家串门子,四姐按照大姐事先的安排也就住在了婆家再也没有走。四姐和四姐夫没有举行什么婚礼仪式就在一起过日子了。十九岁的四姐总算脱离了狼窝魔掌,离开了故乡,从此也算彻底的摆脱那个老牲口。

在母亲百天祭日前后二姨娘,三姨娘先后都来给母亲上坟,在坟头上姨娘和外甥们哭成了一团,她们都在为自己姐姐不明不白的离世而愤愤不平,都在咒骂那个猪狗不如的畜牲让他挨枪子。可是也只能这样的骂骂,那个逍遥法外的老狗,还是活的好好的,没有谁动了他的一根毫毛。之后我的姑舅姐姐也来了。大姐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于是这个不光彩的丑事也就成了公开的秘密,一夜间也就成了人们议论的众矢之的。人们猜疑传播着,咒骂着。

尽管我没有亲眼看见那个牲口大是如何谋害死母亲的,但是他和母亲深夜的那场看似平静的对话,以及后面在那个窄小的炕头上放肆强奸四姐的动静,他无耻讨要彩礼连脸皮都不要的嘴脸。让我断定他就是故意杀死母亲的凶手,他就是强奸亲生女儿的混蛋,按照法律至少该枪毙几回了。但是这一切对于一个幼小的我来说,那种打击那种创伤是致命的。幸亏我的意志是坚强的,我的耐力是强大的,我应该是一个知情者。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装聋作哑。这件事大嫂问了多少次,我还是保持着沉默。

听人们说当时母亲被害以后,派出所来的三个人看了母亲倒地的地方。就算是验尸了吧。当时大姐夫的男人在镇供销社里当头头,和派出所的所长就住的门对门,几个警察问了大姐夫咋办?大姐夫说:“死的已经死了,活的还要活,再把害人的人拉出去挨枪子,丢下的一群儿女怎么在人世上抬头做人。再说了,民不告官不究……。还有一理就是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可能以为他害人害的妙就看在儿女一大群上把他饶了。”

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派出所长,供销社主任可谓是顶天的“官”了。为了面子为了人情,我的母亲只有含冤而死的这条路了。

母亲被害,姐姐被奸,我是心知肚明的,尽管大嫂和周围的人都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证明,但是我那时的心态是:就连哥哥姐姐们都不敢对那个猪狗不如的人大声说一句什么话啊,他们总是说“‘大’还是 ‘大’,没有办法老人摸不着天,无论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不是儿女们能管得了的。”这个几千年的封建意识毒害了多少人,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

自从母亲走了之后,我就有了没有家的感觉。尽管住在大姐的家里,大姐他们对我也不错,但是那种失去了母亲保护的安全感就没有了。人们常说妈就是家,妈在在那里家就在那里。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只有在没有了妈的时候才能体会得到。我不知道这种感觉能持续多久。

三哥从部队复员回来了,但他是不知道家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只是觉得我长期在住大姐家不合适。于是就出了八十块钱,买下了大姐家的那孔窑洞,又把公社原来放大站的窑洞也买了下来,两孔窑洞中间打通,就成了前后窑。我们一起在那里住了两个来月。后面三哥要去一家公司去上班了,于是那个老牲口也被大家凉在了一边,又去当他的木匠了。

于是年幼的我,自己就在这孔窑里过起了日子。在没有母亲的那些日子每天的读书就成了打发时间和找到乐趣的时候。那时候的农村还没有电灯一盏煤油灯熏黑了我的鼻孔。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个老牲口一旦回来,我就叫上大哥的女儿来和自己做伴。像躲瘟疫一样躲着老牲口。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

但是谁能知道,在十七岁的时候我这个含苞待放的女孩又被老牲口当着一件“东西”一样地卖给了他人,而且声称已经拿了人家给的一部分彩礼钱。尽管我还在上学,而那个只和我打过一次照面的可怜男人,因为他家里困难凑不够后面的彩礼钱,加上我的极力反对才没有被嫁出去。次年,十八岁的我又被逼着让我嫁给一个我不了解也不认识的男人。

这一次我背着父亲和我的三姐相约,我们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到那个男人的家里去了一趟,为的是想实地看看这是一家怎么样的人家,看查的结果让我大失所望。

到了当地听人说这个男人的父亲根本不务正业,整日里赌博,因为输钱还不上赌债还被人割掉了一只耳朵被人称作“没耳子”。那个被我大让我嫁他的男人更是坏得出奇,竟然和他亲亲的姑姑粘在了一起,听说他们还怀了个娃娃。家里穷的六口人住着两孔破窑洞里,还常常揭不开锅。周围环境更是一塌糊涂,这个半山凹里的家既没有树也不长草,没有水喝。就是这样的家让我去嫁,我死也不从,我不甘心就这样打发我。

可是我的那个牲口大根本不顾我的死活,听了我不愿意嫁这个家的人以后,暴跳如雷地威逼说:“我把人家的彩礼花光了,你死活都得去,没有商量的余地!”

面对这样的威逼我的精神彻底的崩溃了,一下子病倒了四五天不想吃喝昏迷不醒的,哥哥姐姐们就到处为我寻医问药,调理了好久。二哥见状对父亲说:“她实在不想去了就算了,你还非要把妹妹给了人家,现在大不了把彩礼钱给他退了,谁也没有把谁的事情给坏了…….。”他说没钱退,二哥承诺由他出。他这才同意退了这门婚事。

还是我那个牲口大,自上次逼婚之后,他暂时再没有相逼,出门干他的活去了。他一出门我也就算解放了,大哥家的侄女每天晚上都给我做伴。有时候姑姑侄女弄个鸡毛蒜皮的些小矛盾,我都会哄让着她,毕竟我这个姑姑还是比她大四五岁呢。

转眼又是一年了,再有半年就可以初中毕业了。过完年快开学了,我就向我那个牲口父亲要钱报名,他连理都不理的走了。我知道他是根本不想让我念书。可是我的几个同学不甘心就找到了我大姐对她说 :“大姐…你妹妹学习成绩那么好,我们又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你先给你妹妹把钱借上让她陪我们上完最后一学期,拿个初中毕业证,你又不是没有那几块钱。”在几个同学的劝说下,大姐给了我五块钱交了学费,我才上完了初中的后半学期。

到了考高中的时候,我还想去县城参加考试,可是我那个可恶的“大”无论如何都不给一分上学的钱。还说什么:“几个儿子也只供了上了个小学二三年级,女子将来是人家的人供你做什么?”父亲的这些话语从此也让我彻底地死了上学的念头,因为不管怎么说我能上到初中毕业,我在这个家也算是上学最多的最有文化的人了。我尽管有十二分的不心甘情愿,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这就我的命。

辍学回家以后,我就每天在二哥开的一个小食堂帮忙。不是燎猪头,就是洗羊杂碎、炉馍馍,炸油果子,抑或是洗涮锅碗瓢勺。每天的营生没完没了,完了就挣上两毛钱的看电影钱。就这样又过了半年,我那个没有人性的“大”,又开始张罗着给我找人家了。有了前次他逼婚的教训,他知道我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不敢再逼的狠了。可是我的心里明白自己就出生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庭里,好人家是不会上门提亲的,尽管自认为自己的优秀也是枉然。

可是我那个不日酸的老子只要镇上有集,他总会把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往家里领。那有这样的老子,自己领着男人上门来挑拣自己的亲生女儿呢?让我感觉这真的是天大的羞辱。好在我的坚强和对一些事的执着信念,要不然我早就成了人家砧板上肉了任人宰割。对他领来的那些人我更是不屑一顾,时间一长他又开始暴跳如雷,敲桌子砸板凳喊叫道:“你给老子是个什么人,你让老子养活你一辈子不成。人家全娘贵老子的都出嫁了你不走等什么了……?”我这次壮着胆子顶了他:“我又不要你养活,生产队里有我的地…….,我自己种自己吃!”

他暴怒地喊着:“老子这个家不要你了,你给老子滚!”说着还要拿做木匠的三角尺打我。那时候我气急了头也不回地摔门走了。可是我又能到哪里去呢?在二哥家诉说了老牲口逼婚的事。二哥找到那个老牲口说:“大啊,你不能急得慢慢的给她说……。”他却假惺惺地说道:“我都六七十岁的人了到死不安顿好她给谁往下撂?……不安顿好死了都闭不上眼睛。”

我的心里明白这个家难有自己的立足之地,而且老牲口总是虎视眈眈的,他可是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牲口。这个家对我来说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之处。为了逃避我这个“大”的多次逼婚和有可能的伤害,我只能选择自我逃避。

这回我准备到我们的三姨娘那里去散散心。谁知道在这里我还真的碰到了一个让我的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事情。

事情的是这样的:我到了三姨娘家以后三姨娘看见了我的可怜。于是就介绍了一个男小伙让我自己掂量。她们把他也领到了三姨娘的家里,在这里我羞答答的看见了这个小伙。感觉这个小伙虽然个子不高,但长的还算比较周正浓眉大眼的,再加上听见说他家的各方面的条件也不错,心里对就他有了一些好感。他在家里排行老五,大家就叫他“李五”。

先前我已经被走马灯似的替我找对象的情景早都厌烦透了。自和李五自主地见过面以后,我就断定也许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归宿了。这也算是自己在婚姻上做了一回自己的主,打破了原来其他弟兄姊妹在婚姻问题上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束缚。

当年的四月家里发生了一件比较大的事情。我的大哥跟公社灌溉站起了冲突,灌溉站在机房周围的坡上种了树,大哥说那段山坡生产队分林的时候指给了自己,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大哥一气之下拔掉了自己已经种上的树苗,一时间在这个小镇上掀起了轩然大波,闹腾得沸沸扬扬。就在大哥在和灌溉站打官司的当口,有天晚上电影站放电影,电影刚完公社的大喇叭传来了灌溉站机房失火让大家去救火的通知让大家去救火。等到了现场以后火把机房里的机器烧得差不多了,人们根本接近不了眼看着把灌溉站烧成了灰烬。这个事件一出,声音一边倒的把矛头指向了我的大哥,说灌溉站的那把火是大哥纵火报复。如果真的纵了火,那可是要杀头的罪。

这件事电灌站的站长站出来作证说,火肯定不是我大哥放的,原因是电灌站和大哥之间的矛盾已经圆满解决,他没有作案的任何理由。况且当晚他与人坐在一起看电影也有证人,没有作案的时间。尽管如此他还是被人弄到县公安局关了四个来月,被打的浑身是伤。事实也证明大哥是被冤枉的。可是他在当地被认为是“一根筋”的人,比牛还犟只认死理,年年上访都没有结果,对于一介草民又能怎么样呢?最后只有自认倒霉。

为了他的不服气,他不仅需要麻痹自己需要麻痹他人。于是他请来了当地有名的巫神,想让神灵指点迷津。发了“功”的巫神说:“你们的老坟埋进了屈死鬼,受难着哩,是受难的人在作怪,你是长子当然要找你了。”

我的大哥也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一连找了几个巫神都几乎说的一样的话。这让他大为吃惊。大哥说:“我母亲走的时候身没有一点伤,怎么会说是被害死的呢?没有证据我不信。”但是巫神坚持说:“打开你母亲的墓,证据一眼就看清楚了。”大哥为了解开这个谜,半信半疑地决定要打开母亲的坟墓一看究竟。他的举动遭到了那个恶父的极力反对,当然还有家族的反对。都说他是胡闹,父亲甚至扬言对大哥:“如果你敢挖开坟墓拼老命也要大折你的腿。”大哥自知孤掌难鸣,只好暂时作罢。

我的婚事根据当地的民风乡俗我就让男方正式领着媒人上门提亲。那时候我的想法特别简单,我想只要定了婚再就不愁被人当成什么东西的指指点点了,也堵住了她那个牲口父亲的嘴了。订婚后因为男方的家里一下子拿不出五百块钱的彩礼,婚期只好推到了次年的腊月。

腊月初十我终于嫁了出去,也自此离开了那个伤心地思念地和不堪回首的家乡,当然也从此躲开了我的那个邪恶的父亲。我自以为就此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我错了。应该是我的悲剧才是一个小小的开始,纠其根子还是出在我“大”这个老牲口的身上,让我饱尝了人间的痛苦和悲惨这是后话。

我到李家以后的头三个月还算安稳。这年我二十岁,是个家庭妇女了,结婚的时候我要了那个年代算是最时髦的“三大件”即:缝纫机、手表和五斗橱还攒了八十来块钱已经算很不错了。

可是自过完年后,我的这个丈夫李五就三天两头不回家。要么一回来就伸手向我要钱,我不解其意,还是三块五块的给他。之后他依旧要钱,每当我装出有不给他钱的样子的时候,他就把胳膊高举似要打我,但没有动手。我心里想和他还在新婚蜜月之际就问他要钱做什么?他说去玩。我才在心[待续]里知道他是拿钱出去赌博,我便好言相劝他说:“你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