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渣完就丢的老攻找上门来了在线阅读第5节

2021/11/25 12:26:31 作者:新苗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渣完就丢的老攻找上门来了
渣完就丢的老攻找上门来了
作者:新苗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家里弃置了二十多年,临到头还被强行退了婚,单临溪决定自力更生,生个孩子争夺继承人位子,千挑万选终于看中一个,长得帅,气质佳,脑子聪明,好像还很有钱,基因一定不错,就决定是你了。和男人在国外厮混了半个月,约莫着差不多了,单临溪二话不说收拾东西悄悄回了国,连声再见都没说,就这么把人无情的渣了。本以为露水姻缘不会再相见,没想到不久后在自家公司的聚会上,两人竟然又相遇了。“来,临溪,给你介绍个朋友,这位是昆仑世正的傅以恒傅董,以君的哥哥,爸爸的朋友,你叫傅叔叔就行。”单临溪傻了。这不是被他无情渣了的老

还不知道危机时刻伴随着自己的陆晚晚,正对着顾训庭满身的伤痕,脊背渗出了冷汗——

他身上有许多连着衬衫扎进他的胸口的机甲碎片,正往外带出一道道血迹。

大约在遇到她之前,他就已经受伤了,此刻一些暴露在空气里的伤口呈现出异样的深褐色,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发炎发脓了。

陆晚晚有点腿软,点了点光脑,让软软把简单治疗需要的东西都拿过来。

她之前虽然经历了长达一年半的末日,但其实没怎么真的面对过这样严重的伤,毕竟末日刚刚来临的时候,只是天气的反常,自然灾害的频发和粮食的减产。

在头一年,除了食物和安全地带的房子越来越贵,她虽然到了危机的时候,为了一口吃的可以豁出去,但平时还是很苟的,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所以她越来越穷之外,一切都还算是安稳。

后来物种进化,她虽然只觉醒了“净化”这个没什么用的异能,但好在家里养的多肉也进化了,还格外喜欢她每天用异能净化一下家里的空气,有多肉的保护,她其实也没有遇到太多实质性的伤害……

对了,净化。

诊断仪结果显示顾训庭身上一处较为严重的伤便是被光粒子蔓延,或许她的异能除了净化空气外,对他的伤也有些用?

陆晚晚看着顾训庭被激光穿透的肩胛骨,上面忽隐忽闪着一些淡蓝色的光,那些淡蓝色的光点正随着他黏连着焦黑皮肤的伤口一点点的蔓延,所过之处,都会有新的鲜血涌动。

陆晚晚一咬牙,决定试一试。

刚身穿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已经虚弱到连异能都快干涸了,因此只是被检测出了拥有觉醒稀有天赋的可能。等她休息好了,异能就渐渐的恢复了,不过陆晚晚没怎么用过异能,也没去过检测中心,所以她有异能这件事,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知道。

但这次,她想帮一把一百号先生,尽管他看起来好像并不是那么乐意。

陆晚晚弯着腰将右手放在顾训庭狰狞的伤口上方,努力调动脑海里稀少的精神力催发异能。

稀薄的精神力萦绕,手掌间浮起莹润的白光,白色的小光点出现的瞬间便被焦黑的皮肤吸收了进去,陆晚晚看见刚刚蔓延快速的淡蓝色光粒慢了下来,伤口上的不断溢出的血迹也有了停滞的迹象。

竟然真的有用!

陆晚晚露出一个笑容,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觉得脑袋开始犯晕,精神力快要被抽干。

她看了眼顾训庭还差一点就快好了的肩膀,一咬牙忍住了疼,继续输送异能。

等那些蔓延的光粒全都消失的时候,陆晚晚已经满脸冷汗,站都站不稳了。

不过……

她只是头有点晕,床上躺着的那个,已经濒死了。

陆晚晚把镊子和剪刀都消了毒,脸色发白的看着顾训庭身上黏着血的衣服,许多碎片是连着衣服扎进他身体里的,那些扎的不深的金属片直接□□就好,但还有一些扎的很深,最好先把衣服脱下来再处理。

想到这里,陆晚晚便伸手去解男人的衣扣。

陆晚晚走到床前,朝顾训庭伸出手,在她的手即将触碰到他形状好看的脖颈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怪异。

她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这人好像是她选的相亲对象来着……

见面第一天,她就去解别人的衣扣,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顾……顾先生。”陆晚晚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走到床头,看了看半边面容被细碎的黑发遮住的某人,想了想还是没叫他的名字,“我要帮你处理伤口,要把你衣服脱掉,还很疼,你忍一忍吧。”

不忍也不行。

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的顾某人当然没有办法说“不好”。

陆晚晚说完便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彻底抛开了那些顾虑,不熟练去解顾训庭白衬衫上的扣子。

但那些扣子大多已经糊了血,她又刚刚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力,手抖的很没办法解开,试了几次后干脆用剪刀去剪。

等把扣子都剪完后,陆晚晚的用镊子夹住了顾训庭手臂上的一片机甲碎片。

轻微的响动传来,陆晚晚将一些嵌的不太深的碎片都拔.了出来。

等将这些镶嵌的不深的碎片都拔.出来之后,她的手上已经全部都是血了。

陆晚晚有点脱力,看见还扎在他胸腹和脊背上,较大的碎片,慢慢的掀开顾训庭的衣角,往上揭了揭,立刻带起了一片黏糊糊的疤痕。

躺在床上的男人无意识的抽搐了一下,陆晚晚一惊,手一抖,又松开了他的衣摆。

“晚晚,你一分钟平均心跳比平时快了二十下。”一边软软道。

陆晚晚叹了口气,抬着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再次捏住了顾训庭的衣角。

这一次,她一咬牙,连带着一些伤疤和皮肉,她现在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顾训庭的疼痛,只能尽可能的缩短让他痛苦的时间了。

揭到靠近碎片的地方,陆晚晚就拿着剪刀,将已经被血润湿的白色衬衫剪了下来,扔到一边。

看着沾着铁锈的碎片深深的嵌在他的肉里,周围一圈都是难看的陈年伤疤,陆晚晚脊背发麻,只能硬着头皮帮他处理,等到碎片一拔.出来,便立刻用低级治疗仪给他止血。

如此循环,等到将最后一块嵌在顾训庭背上的碎片拔.出来后,她已经浑身酸软,再也没办法抬起胳膊了。

但还不能休息,顾训庭腿上的伤更严重,等她一路处理着碎片,将他黑色的长裤后,庆幸的发现顾训庭大.腿往上的地方原本扎到的几片碎片被他自己拔.了出来。

松了一口气,陆晚晚看着那三根穿透了他小腿的铁刺,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陆晚晚十分苦恼,她刚刚看到顾训庭的小腿已经发黑开始溃烂了,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等到回到小鹭星,说不定除了膝盖彻底碎掉的右腿,左腿也会废。

软软机械的喵了一声,“晚晚,你在烦什么?”

像它这样的仿真管家机器人,哪怕智能发展到了一定水平,也还是不能理解人类的情感,更加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对另外一个人感到同情。

陆晚晚叹了口气,“我想把他腿上的刺取出来。”

直接弄出来,她异能用完了,又没那个技术,说不定还会让情况恶化。

“软软可以。”软软站起来,甩了甩机械尾巴。

陆晚晚惊讶了两秒,“真的吗?”

“当然。”软软跳到床边,“我可是管家机器人,什么都可以做到,只是需要你的许可。”

陆晚晚衡量片刻,决定再信软软一回,点了头。

然后她就看见软软从肚子里的折叠空间里掏出了两只机械手臂,消毒后给自己装上了,在陆晚晚呆滞的目光中,毫不留情的切开了顾训庭的小腿。

陆晚晚看见床上的男人随着它的动作开始剧烈的抖动。

陆晚晚:“…………”

陆晚晚还没回过神,软软软就已经把三根铁刺都取了出来,但它显然不会考虑顾训庭会不会疼,只幸好它很精准,虽然切开的伤口很可怕,但顾训庭并没有流很多血。

陆晚晚急忙拿着治疗仪,配合着异能,将他小腿的伤口处理了一下,从软软那接过防止发炎的喷雾,把他的伤口包好了。

他的右腿,只能等回到小鹿星再处理了,陆晚晚是不敢再让软软帮忙了。

至于顾训庭身上其他外露的伤口,陆晚晚都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用喷雾处理了一遍。

做完这一切,陆晚晚长舒一口气,脑海里针扎般的疼,累到疲软。

“……”陆晚晚无奈的拍了拍安静的站在她身边的软软的脑袋,倒也说不出责怪的话。

软软只是一个机器管家,怪她自己刚刚没说清楚。

不过幸好,顾训庭没事。

应该,不会死了吧。

陆晚晚走到床前,看着他隐隐还脏兮兮的脸,后知后觉的伸手撩开了他细碎的发,瞳仁一缩。

从他被碎发遮住的额角上,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疤,那是一道陈年的伤疤了,但依旧很深刻。蔓延半个额头,一路斜入漆黑的眉角,浓密的两道眉毛下,是如同成精了一般翘长到令人发指的睫毛。

顾训庭闭着眼,眼窝有点深,眼尾很长,但他闭着眼,陆晚晚才发现他眼睛上也受了伤,差点就要伤到眼珠了。

他鼻梁挺直,略有些干裂的唇上有很多血疤,除此之外,他脸上满是血污和细小的伤痕,几条大些的血口子里还埋着沙砾,血糊糊的,根本看不清具体样貌,反倒显得可怕又难看。

陆晚晚叹了口气,认命的帮他擦干净脸,一边擦一边用纱布和绷带包,她想着他眼皮也受伤了,一时半会也应该不会醒来,就干脆都一起包起来了,初次之外,陆晚晚还给他用了自己之前用了效果很好,但是巨疼的一种药膏,糊在了他的眼皮上。

等她处理完,顾训庭只有鼻子和嘴巴露在外面了→_→

“噗。”他的样子有点可怕又有点很滑稽,陆晚晚没忍住笑了一声,确认了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后,给他盖上薄被,如释重负的瘫坐在地上。

她先休息休息,他剩下的伤,等回到小鹿星再处理。

应该,不会有大碍了吧……

陆晚晚半睁着眼,精神力透支的后果慢慢涌了出来,她看着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已经被脏披风脏衣服和血迹弄的一片狼藉,自己那身原本淡色的衣服也被弄的脏兮兮的,全都是他的血。

她想就这么睡过去了。

“晚晚,如果你睡在这里,有百分之四十七的可能会生病。”软软伸出爪子拍了拍她的手臂,“你的房间里有一张备用的床。”

软软话音落下,房间边上,离原本的床约半米的地方,缓缓升起了一张小床。

陆晚晚艰难的站起身,也没力气换衣服,直挺挺的躺在了那张连枕头都没有小床上,宛如一条咸鱼一般睡了过去。

“喵。”软软叫了一声,它甩着尾巴拍了拍圆圆身上的按钮,让它跟着自己出去充电待机。

有些沉重的舱门关上,屋子瞬间暗了下来,不见一丝光亮。

……

两个小时后,原本处于昏迷状态的顾训庭恢复了意识。

他的脑袋依旧很疼,他简单感知了一下,原本庞大的,SS级精神池彻底枯萎干涸了,大约是最后一丝精神力也彻底暴动完了吧。

顾训庭唇微微勾起,以后他就不用被精神力暴动所困扰了,反正他的精神力已经在这长达七年的苦痛中全部都磨没了。

但就算这样,那些人还不准备放过他。

他想笑来着,心口却堵着一口郁郁的血。

他想要睁开眼,但却觉得什么东西压着眼睛,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眼皮很疼,鼻尖满是血腥气,一片黑暗。

他大概是被送回垃圾星了吧,或许在刚刚昏迷的时候,已经被那些押送他的士兵戳去了眼睛,所以,他才会觉得这样的疼痛。

他失明了。

果然,那个自然雌性没有选他。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那一句“走开”让她记了仇,所以他才会被挖去双眼。

他的一条废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喜欢践踏。

心脏渐渐弥漫上苦涩的情绪,顾训庭痛苦的曲起手指,陡然触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之前在剧烈的疼痛之间,他一时之间竟没有注意到。

心里又涌起了之前那样的不知名的情绪,顾训庭努力压着,一遍一遍抠弄着床单,仿佛是在确认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angel的爱在线阅读第八章

    天是蓝色,可整个地都是火红的,燃烧一般。渐渐的,火红的燃烧变成了一点鲜红,长出了四肢和面孔。男孩的头发软软的,双手插在兜里,习惯性走路上扬,只是,走路的姿势却很感伤。那是夕阳西下,是紫红的彩霞。所有的光晕都铺在男孩的身后,他慢慢长大,变长,渐渐,成了一个沉默的背影……“当当当~”“啪!”闹钟被大手拍

  • 网红萌宠进化论在线阅读第一节

    应昭二十三年,严冬河枯。京都刚下完一场雪,银装素裹,北风冷峭。守城的官兵打着哈欠将城门打开,没来得及睁眼就被铺天而来的寒意给吹得打了个激灵。天还未亮全,隐约瞧见城外一片萧瑟景色,再往远了看,便只能瞧见仿佛能将人吞没的层层薄雾。不远处,一辆马车伴随着若隐若现的金铃声响,晃晃悠悠破开薄雾而来。走至近处,

  • 我靠美食火遍银河系第八章

    在沈未雨的威逼利诱外加好言劝导下,沈思思终于勉强收下了这两份食疗菜谱,并在沈未雨强硬的眼神下表示一定试试,才总算揭过了这一茬。两人又聊了一些昨天春浴节上看到的新鲜事儿。昨天沈未雨临时有事绊住了脚,没去成,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悔,这可是思思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露画技,没能亲眼看到真是遗憾。两人喝完了润喉降火

  • 跳级去追你之案宗(1)

    清晨,明媚的阳光撒进了市警察局的走廊,走廊中零星的走着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名黑发中夹杂着几个银色的中年男人最令人瞩目!这个男人名叫秦戈,现年43岁,市公安局局长,著名刑侦专家,鉴识专家,曾经处理过的大案就有十几起,小案更是不计其数。“秦叔早啊!”“秦叔早!”一个个年轻的警员们向着秦戈打着招呼!

  • 最强反派的乖宠(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秋分过后暑气未消,天上飘着几块指甲盖大的云彩,一只没遮没拦的大白太阳恁地惹人心烦。青屏郡衙署是个‘且’字形的大院子,前院朝东的那面是档房,正对着街市。这功夫,档房里面只有账房丁方水和录事王齐恩在。丁方水年过四十,黄瘦矮小,脸上的褶子像垂落的干面,穿件半旧的麻灰外袍,袖肘处打着针脚细密的补丁,跟绣了暗

  • 冰冷公主与腹黑王子们的恋爱写真真就重活了一回呗

    此时的陆堇已经不知在黑暗中待了多久,身体依旧是动弹不得,唯一能动的也就只有大脑。刚开始开始陆堇还是有些不适应黑暗,但时间长了就习惯了。陆堇现在除了睡觉,就是在想以前的事,一想到自己那是吵架没有发挥好就感到可惜。除了这些,还在想以前不敢想的事情,比如交个女朋友。还记得高二,有个白富美表白陆堇,陆堇差点

  • 辐射称王之进城

    回到屋内,林青峰床上盘膝打坐,他发现自己有些爱上了这种灵气入体,犹如蜿蜒小溪流淌在经脉中的感觉了。修炼一夜,林青峰感觉体内灵气多了一些,心中很满足,下床走至书桌旁,默写初级法术大全,一会儿便抄录完毕。走出房屋,吸收日出第一缕蕴含着精气的阳光,过了一刻钟收功给爹娘做好早饭,便回屋取出长剑。来到院中舞了

  • 文明起源之度假村之旅(10)

    安然坐上主驾驶,打算好好感受一下有车一族的感觉,自从拿了驾照就再也没碰过车了,以自己的条件,还不足以支付这项支出。先接上舒儿出去兜兜风。挂上挡猛的一踩油门,尚翰辰在落地窗前看到安然的车像箭一样“飞”了出去,心想“这丫头可真毛躁。呵呵。”安然来到了叶舒儿公司楼下,并打电话给她:“舒儿走吧,我带你翘班。

  • 婉着你过童话生活在线阅读第8节

    屋内很安静,连外面侍卫巡逻的脚步声都可以听见。没多久,有侍卫在外面喊道:“楼月,公主如何?”“公主没事,你们都散了吧。”整齐的步伐声越来越远,最终听不见。楼月看着站在床边的兰莫思,以为兰莫思还没有缓过神来,走到兰莫思身边,轻拍她的背脊,安抚她。雪狼坐在床上,已经知道兰莫思是因为自己忽然上床而害怕了。

  • 总裁爹地宠妻如命第三章

    秋瑾琅被魍魉给带了回去,住在暗杀部给魍魉和他的那群徒弟划下来的大宅子里。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躺在冷硬的木板床上由小丫鬟侍候两天,还没把身上一堆外伤内伤将养好。就被魍魉一脚踹开大门,拉出去讨教功法。“什么?你要跟我学武功?!”他娘的,你爷爷我重生一回,一身细皮嫩肉还没养好呢,就把老子拉出来让教武功?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