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劫处离君怨之第三章

2021/11/25 13:53:19 作者:呦呦子柒鸣 来源:17K小说网
劫处离君怨
劫处离君怨
作者:呦呦子柒鸣来源:17K小说网
我发誓,除非我死!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多年后.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却学着他生前的样子,因为他从一身素白成为了日日穿着红衣,他却再也回不来了.灵魂融合?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在律所里的同事看来,傅燕宜就是个傻子。

京市一个知名商业大佬跟律所老板,也就是傅燕宜老爸,因为次年律师续约合同的事碰面,傅老爸喊她过去敬杯酒,傅燕宜却不去。

傅燕宜觉得上赶着攀附别人,不好看,她也不乐意。

恋爱、结婚,那得顺其自然,强求的都不长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他看着我,一句话没有说,到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的西装男人开口了。“你是林强的女儿?我们在他的钱包中找到了你的照片和一通没有打出去的电话,电话的备注是家,于是打了过去,你父母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抢救,是我们不小心撞上的,会承担一切责任的,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用我们都会承担的。”医院散发着浓厚的消毒水味,洁白

  • 朕始皇征战星空在线阅读第10章

    见张歆半天没动静,傅染也就放弃了想让她陪着去的想法,然就在傅染即将离开张歆的视野突然就将她叫住,听到张歆的叫声傅染转身一脸傲娇:“干嘛?”张歆却低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嘴角微掀,“马上就天黑了,千万要早点回来,如果路上遇到了没有影子的人记得别搭理,因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傅染就扒着门准备凑近点,却

  • 女修造反记之陌生的“我”(1)

    XY研究所本是M国地下研究所之一。以训练为名不断向M国输送特工,实际上却是用活体人类做实验,增强人体质的同时也减短了人的寿命。死在xy研究所的人不计其数,多是孩子,来源于各战乱国或人贩子集团。研究所疯狂地试图研究出能完全开发人体脑域的药物,而事实上,他们的确诞下了人类史上的奇迹,一个脑域开发程度高达

  • 皇后盗墓也疯狂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包子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十分防备的看着苏依然:“你该不会又想要帮我存压岁钱吧?你们这些大人,总说帮我们存压岁钱,可压岁钱存着存着就没了,哼我才不要给你!”苏依然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道:“我是要还给顾叔叔。”小包子不情不愿的拿出了三张红包,苏依然知道他的尿性,便目光凌厉地看了过去,小包子这才撇了撇嘴又

  • 穿成祥子那件事潘花花

    说到这个大学,她可是用孤儿园与所在的管辖部门开出的证明以及自己的一些才能表现才勉强的够得上那些资助项目的条件才读得上呢。A市的这家著名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就算是考上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读得上,说到底了,就得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成绩,第二是钱,第三就是特长了。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放慢的骑车速度又提升起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