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娱乐之无疆大帝青昙,喊表哥

2021/11/25 12:20:58 作者:大帝很烦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之无疆大帝
娱乐之无疆大帝
作者:大帝很烦恼来源:飞卢小说网
七夕之夜,失恋的成步足醉酒死于意外,醒来之后发现他人来到了爱情公寓的世界,还绑定了一个名为大帝系统的东西,为了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他决定从一个小主播做起。他,是动漫界的教父!他,是小说界的鼻祖!他,是音乐界的天王!他,是影视界的帝皇!他,在娱乐界创造一个又一个无法超越的传说,成就娱乐大帝!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它——大帝系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庄桥前几天接到消息后,今天谈完了一笔生意他就抽空让司机掉头往他老家蓉城那边开去。

两个小时后,一身笔挺西装,斯文俊秀的他在一个比较偏远的镇区下了车。

路是水泥路,但路很脏很多灰尘,周围一排过去都是一两层陈旧简陋的平房,隔得大老远那边还隐隐看到一个电子大厂,很多穿着蓝色的职业服的打工者从这条道路上经过,看到这么一辆崭新高档的奔驰以及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时,都纷纷瞟多了几眼。

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庄桥都恍若未闻,面不改色地走向路边的一栋简朴的小平楼。

庄桥这十几年来真正来看过他这个二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若不是这次接到她母亲突然去世的消息,他估计都不会过来这边。

门是虚掩的,庄桥推门进去,一眼看到玄关处放着几双女性的鞋子,屋里收拾得十分干净整洁,客厅里的所有摆设一览无余。

陈旧的家具泛着发黄的色泽,铺着蓝白桌布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透明窄口的玻璃瓶,里面插着一支花瓣都萎了的昙花,还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庄桥缓步走进去,视线落在那支昙花上,深邃的眼睛有些出神。

直到半晌后,左侧房间里走出一个素色连衣裙的少女,他才回过神来,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有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年轻的苏萝。

精致如玉的五官,清幽淡雅的气质,年纪尚浅,却比苏萝多了一丝别样的沉静。

她纤细的手搭在门沿上,看着他的骤然出现,只是微微怔了一下便恢复自然,眼睛清澈见底,里面没有惊愕,没有激动,也没有其他任何感情,看着他的眼神平静如常,温雅如水。

“你是.....青昙?”庄桥迟疑了一下,问道。

庄青昙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没想到一晃几年,你长这么大了。”庄桥感叹。

他上一次见到这两母女的时候还是十年前,那时候的她瘦瘦小小的,没想到眨眼间的功夫她就出落得这般水灵了。

庄桥详细端看着她,看着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轮廓,原本一颗冷硬的心莫名多了几分柔和。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血浓于水的亲情即便再怎么淡漠也是难以割舍的。

“你今年多大了?”

庄青昙敛下眸,平静道,“十七。”

庄桥点了点头,向来寡言的他说不出多少话来缓和气氛,只得冲她招了招手道,“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他来这里的任务,主要是处理一下这个已经无依无靠的未成年女儿的抚养问题,其他的,他没有太多时间去理会了。

说罢,庄桥就转身往门外面停放的车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门口,身后传来了清清淡淡的一句话,使他顿住了脚步。

“你不看看她么?”

庄桥背脊一僵,缓慢地转过身。

庄青昙依旧站在原地,目光平静地看着她,语气轻飘飘的没有任何波澜,这句简简单单的询问就像日常有人问他吃过饭没的的那样普通,没有丝毫威力,却让他无法挪动一毫一厘。

顿了几秒后,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嗯,好。”

既然来都来了,看看故人也耽搁不了什么。

庄青昙带他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房间里也没几件东西,整洁床铺旁边的墙上,正挂着一张黑白的女子照片。

庄桥本以为对这个藏在脑海深处的女人已经没什么感觉或者情绪波动的了,可当他一眼看到这张照片时,不知怎么的,心底忽然就掀起了滔天巨浪,那股熟悉而温暖的感情就仿佛像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向他击打而来,让他的心感受到一阵一阵尖锐般的剧痛和窒息感,捂着胸口忍不住踉跄后退了几步。

深呼吸了良久,他才慢慢平复下来,眼角竟微微泛起了湿意。

他对不起她,真的,这辈子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唯有对不起她.....

当年,庄桥在事业上升的时候就娶了姚家的女儿联姻,生了个大女儿,感情还算和睦,但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他的事业遇挫一下子落入低潮期后,姚氏无法忍受这样的落差和生活转变,与他几番争执后便提出离婚,头也不回地带着女儿走了。

在这段生意和家庭都失意的颓废期里,庄桥偶然遇到了庄青昙的母亲苏萝,她温柔善良体贴包容他任何失败,就算他一无所有也愿意跟着他走,跟着他熬,他们顺理成章地走在了一起,很快生下了庄青昙,并且打算组建新的家庭。

在这样浓浓的家庭温暖支持下,经过不懈的努力他很快就重回到了事业的巅峰,并一举冲破障碍,成为准上市公司!而差点改嫁的姚欣见此又看到了希望,当即带着女儿以及跟娘家借的一笔资金回来资助他上市,而条件就是-----立刻复婚并且与苏萝两母女断绝关系。

然而当时他经过一次失败后心里已经是有了深深惧怕的阴影,如今难得重新崛起并且有希望上市,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错失这次机会!于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带着对苏萝母女的歉意答应了姚欣的要求,得到了那笔急需的资金。

上市后,他的事业就此风生水起,甚至比以前还要辉煌几倍,只是他虽然跟姚欣复婚了,但出于私心他并没有放弃苏萝,偷偷地把她们安置在老家蓉城,时不时会过去探望。但后来姚欣不知怎么知道后就大闹了一场,导致苏萝也知道了他居然复婚还隐瞒一切的事实,一怒之下,就真正地与他断绝了关系,不准他再过蓉城,只要了一笔钱独自抚养女儿.....

再后来...苏萝的倔强和刚烈让他甚是头疼和心烦,慢慢地,也就没了要弥补的心思,而且随着工作越来越忙,他很快就把这对可怜的母女抛诸脑后了....

庄桥凝视着墙上那张照片,心中思绪难复,不由问道,“你母亲是怎么去的?”

“重病。”庄青昙回答。

“什么病?”他随口问道。

庄青昙沉默了几秒,偏头看了他一眼,眼底划过一抹极淡极淡几不可见的暗芒和讽刺。

她轻声道,“癌症。”

庄桥背着手叹息了一声,故人已逝,曾经那般浓烈的感情和回忆也就成了前尘往事,随着漫长的时光被一点点磨砺掉。

感慨了半晌后,他便恢复往日的神色,毕竟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他事业和家庭双丰收,姚欣变得体贴关怀,还给他添了个儿子,已经是很满足的了。

庄桥偏头见庄青昙收拾的都是旧的衣物,咳嗽了一下便说道,“.....嗯,这些东西都不必收拾了,你直接跟我走吧,回去后我让人给你购置新的。”

庄青昙手一顿,听他这么说,便放下了所有的东西。

庄桥率先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房子我可以让人过来处理掉....”

“不用。”

听到拒绝,庄桥回头看了她一眼。

庄青昙抿了抿唇,“我可以留着它吗?”

“就当做是纪念。”

庄桥闻言顿了一下便点了点头,随她去吧,反正就一栋简陋的房子而已。

庄青昙孑然一身地跟在他身后,在合上房门准备上锁时,透过门缝,她最后看了一眼屋内那支萎了的昙花,眼底的光芒在刹那间瞬息万变......

母亲,且看着吧,你女儿会将你付出的一切以及失去的一切,一点点,一丝丝,一分一毫地讨回来,然后再来慰问你的在天之灵....

===

即便开在镇区坎坷不平的路上,高档的轿车里也没感受到多少颠簸,依旧十分舒适稳妥。

庄桥在这短短的一段上高速的路上就接了两个电话。

忙完后,他偏头看着坐在自己旁边,一直安静沉默的少女。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对他这个父亲的任何不满和其他异样的情绪,只有无波无澜的平静以及眉头间至亲去世的淡淡忧伤。

庄桥心底泛起丝丝疑惑,迟疑了半晌,他状似随意地问道,“心里有埋怨过爸爸吗?”

闻言,庄青昙一直看向车窗外的脑袋微微垂下,眼睫毛轻颤,低声道,“我不知道。”

简单的几个字回答,却让庄桥松了口气,这么多年的不闻不问,说没有埋怨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太假,可现在她说不知道,那就可能是她自己都理不清对父亲这个角色在她人生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或情绪,而这种淡如水的父女之情正是他想要的。

他曾经的确对苏萝有过感情,但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对这个女儿总归还是陌生的,只是出于责任才过来安置她的去处。

而且来之前他也想过的了,如果这个女儿听话,他会把她带回家,与其他儿女一起抚养长大,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可如果她不听话,性格孤僻乖张,极度怨恨他或者长成了其他什么让人头疼难驯的性格,他也会给她一笔钱,让她去选择其他家庭生活。

“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同龄人该有的你都会有。”庄桥深沉地说道。

闻言,庄青昙点了点头,敛下的眼睛里却隐隐泛着让人难懂莫测的光芒。

庄桥看着她乖巧恬静的样子,心里也算满意,相比于家里那个任性骄纵的大女儿,这个倒是比较像自己的性子。

车子缓缓驶向一片高档的别墅小区,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幢幢极具欧式风情的别墅楼散落在苍翠的法国梧桐树掩映之中,仿佛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喧嚣,环境宁静而悠远。

恢弘大气的小区大门口处立着一块巨大的天然石头,上面鬼斧神工地雕刻了三个字--龙景苑,巨石周围是环绕的喷泉,各种装饰大气磅礴,而在小区门口守门的保安就足足有四个。

庄青昙晃神间,车子驶进去,绕了几圈停在了一幢白色的欧式别墅前。

汉白玉的柱子,高级瓷砖雕砌而成的墙壁,独特的拱门走廊,门上金色的玫瑰雕花,无一不尽显着低调的奢华。

下车后,跟着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身后走进敞亮的大厅,庄青昙抿唇打量着这些曾经在电视上才见过的豪华住所,眼神微闪。

明亮如镜的大理石地板,闪耀的水晶垂钻吊灯,昂贵精致的家具茶几,造型别致的环形楼梯,几个小时前还在镇区那间简陋的小平楼收拾东西,此刻却站在了这等高级的别墅里,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有所恍惚。

一个保姆阿姨快步过来接过庄桥手中的西装外套并且问候道,“先生回来了。”

庄桥嗯了一声,问道,“太太她们呢?”

“太太带着大小姐和少爷去电影院看电影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钟姨说道。

庄桥点了点头,偏头看了一眼庄青昙说道,“这是青昙,以后她的起居生活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你要按照大小姐那样的规格给她安排购置好。”

钟姨闻言上下打量着庄青昙,微笑道,“原来这就是二小姐呀,长得真俏!跟先生很像呢!”

庄桥嘴角微勾,像是对这句话比较满意,而庄青昙的神色依旧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二小姐的。”钟姨笑着答应。

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又恭敬道,“哦对了先生,表少爷过来了。”

闻言,庄桥一挑眉,“裴域又过来了?”

“是的,中午过来吃了午饭现在二楼休息呢。”

“这小子,自己家不回,倒是隔三差五地来我这闲逛。”庄桥虽好笑地摇了摇头,但还是认真地吩咐钟姨道,“务必要好好伺候表少爷,他要吃什么用什么花什么都一定要尽力满足他,不能有一丝怠慢,知道吗?”

“我晓得的先生,太太今天出门前也叮嘱过我一遍的。”钟姨连连答应。

表少爷是什么样的人物,她在这里做了那么久自然非常清楚,这可是即便可以怠慢太太和小姐都不能怠慢的大人物!

然而这边正说着,楼上就有了动静。

入秋的天气有些凉快,裴域一身淡灰色的休闲装地从楼上走下来,身材颀长,五官俊美邪魅,气质优雅随性,刚睡醒的凌乱短发不但没有影响他的帅气,反而增添了一丝慵懒。

注意到楼下有人,他撩起眼皮漫不经心地往庄桥那里扫了一眼,就那么随便的一眼,庄桥却能感受到几分锐芒和阴鸷。

真不愧是裴家出的男丁,年纪轻轻便有了这等气概和魄力。

庄桥率先笑道,“裴域醒了啊。”

裴域下了楼,鼻音里哼出‘嗯’的一声,脚步没有任何停顿地径直向客厅走去。

像是在自己家里似的,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双大长腿撩在茶几上,嗓音磁性十足地随意问道,“姨父上哪忙去了?”

“哦,去接我另一个女儿过来。”

庄桥这才想起庄青昙,转身把她亮出来,介绍道,“青昙,这是你姚阿姨家的外甥裴域,你平时就跟沁如和冬洋那样喊他表哥吧。”

闻言,庄青昙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了客厅那边的裴域。

而此刻,裴域看过来的目光刚好与她对上。

一个清淡如水,一个慵懒无波,都是比较青涩的年纪,却在无形的空气中弥漫开深沉老成的气息。

裴域眯起眼,上下打量着庄青昙。

很少有女生敢这样平静地直视他,就连亲表妹庄沁如也从没敢跟他对视超过五秒,她倒是有点胆量。

只见她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一身浅青色的连衣裙,一双干净的白鞋,脖子上围着一条米色的丝薄围巾,快齐腰的长发如瀑般柔顺,五官柔美,菱唇红润,尤其是那双剪水的眼眸泛着细碎的光芒,十分清澈透亮。

不得不说,即便她衣着朴素,但却掩盖不住她身上淡淡的灵气。

庄桥见庄青昙良久都一言不发,便微微皱眉道,“青昙,喊人。”

庄青昙迟疑了半晌,似乎有点艰难地向他喊了一声,“表哥.....”

喊得有点生涩,但声音出奇的悦耳好听,颇有点空谷幽兰的味道....

裴域眼底划过一丝深色,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才似笑非笑地对庄桥说道,

“姨父,你倒是会藏女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