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仙人球娘娘不好惹在线阅读冥王娶妻

2021/11/26 18:58:08 作者:春深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人球娘娘不好惹
仙人球娘娘不好惹
作者:春深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开《继室难为》,喜欢的可以戳专栏收一下,谢谢!!!正常版文案:作为一株被渴死的仙人球,这次脸真是丢大了。老天可能是觉得她死的有点太憋屈,竟然给她换了个人身。还是个小美人!等等,这是传说中恶毒女配的剧本?!可是,做一个安静喝水平静吃瓜的美女子不好吗?小美人虞幼白自此开始了自己后宫的狂喝水,闲吃瓜人生。别人争宠,她喝水;别人宫斗,她喝水。成为虞幼白的第一日,多喝水。受到皇上匡越青睐的第一日,多喝水。等到女主将整个后宫和皇上的心,尽握手中时,“阿越,给我倒杯水”匡越:哼,女人,朕不要面子的吗?(危

夜幕中师兄弟三人不知不觉来到一出胡同口,眼见前方青砖围墙挡了去路,师兄弟三人折了回来,不过一会儿时间人影绰绰的街道行人突然变得稀少起来,行人脚步也变得加快,仿佛是什么要紧事缠身。

巷口处一家挂着客栈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门槛处陆陆续续走出几个酒足饭饱之人,看了眼天色,口中隐约听到几声抱怨,便加快脚步离开了。

几人离去不久,从客栈中走出了老者,老者随意收拢着店外的杂物,便在门口点起几盏红色的灯笼,放下木板欲作关门之状。

等等!无邪跑了过去,挡住正要歇业休息的老者。

店家这才刚过戌时过半,这么早收摊。我师兄弟三人FengChen仆仆而来,许久未进粥饭,可否化点斋饭投宿一晚。

那老者推了推无邪面无表情地道“客官还是去别处问问吧!夜已入深,老朽这里打烊了。”

这才月上树梢,何必急于一时,无邪腆着脸道“说着从怀中掏出几绽银锭往老者手中塞去”

老者犹豫一翻,把银锭放入怀中,拉过无邪,向无冥无道二人招手催促道“客官快点进来”

三人刚踏入店内,老者急忙掩上店门来回巡视一翻,仿佛生怕漏了什么,做完这一切,又是熄掉店内所有的灯火,从后院捧来一盏微弱的烛火,沙哑带着憨厚的笑意道“三位师傅你们稍等下,我去后厨弄点小菜,你们吃完就赶快从后院离开吧!”

也不等师兄弟三人回答,放心烛火转身就走,行动干脆利落。

师兄!你不觉有这家店有些奇怪?

嗯!是有点奇怪,是连整个杏花镇都带着怪异的色彩。

无邪压下去口中一口杏花酒,声音带着酒后的缠绵道“按里说三四两月是杏花镇,一年中最为繁华的时节,外地商人来此寻购杏花酒,作为客栈理应生意繁荣,可是客栈安静的很,听不到旅客踩着厚重木板的笃笃声,听不到那即将以美酒换金银的嬉笑声,街外长巷如此时的夜空月明星稀,只有几张碎纸飘落又腾空”

砰一声不适宜的响声打断了师兄弟三人的谈话,向声源处望去,掩着门板不知何时被人一脚踹开,迎面走进两人,两人身高相差一个头颅,顶着斗笠遮着面纱,清一色的黑袍,身高略长的一人径直走上桌前,一股清风随之而来扫向身前的凳子,那人手中长剑向卓上一拍发出清脆的声响,另一个黑色的面纱下传出一道女音“店家,来壶茶水,两碗素面”

不知何时那老者已从后院走处,手中捧着托盘,盘上放置几碟小菜,放到无冥几人卓前,双手擦了擦水渍,一脸歉意“二位客官我这里打烊了,你们另寻他处吧!”

说着拾起地上掉落的门拴,佯作赶人之状,那蒙着面纱的女子一脚踹开身前的桌椅,那桌椅仿佛泡沫制成,应声而碎,化为粉末,手中配剑从剑鞘中飞出,发亮的剑光映在老者苍白的脸色,冰冷的剑身触在老者身前,老者惊为失色手中门拴不知何时早已掉在脚下,颤抖的双手推了身前的长剑,颤音从那参差不齐的牙口传出“客…官刀剑无眼,还…还是收起来为妙”

面纱下一声冷哼!长剑又是滑出一道光亮向上一跃,倏忽间锋利的剑锋已顶在老者下颚之上。

啊!面纱女子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手中长剑忽然间掉落地面。

面纱女子重新拾起长剑倏朝无冥刺来,原来刚才是无冥从指尖弹出一个花生米,花生米打中面纱女子的手背,吃痛手中长剑瞬间掉落。

小倾够了!

长剑抵达无冥脖子时突然停住,那女子收起长剑Cha入剑鞘之中,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丝毫懈怠。

无道撇了撇眼角,好奇的心里总想透过这层面纱,瞧上几眼这霸道、果断狠辣的女子是否长着一张面目可憎的脸蛋。

小姐!那位叫小倾的女子跺了跺脚抱怨一声。

剑光流转中只有她一人看到了无冥的左手从桌下散出一缕金光,她相信只要小倾的剑尖触碰到那人时,那金光就会毫不犹豫拍上小倾的腹部,一个人面对生命危险都那么从容淡定,那就说明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把握。

小倾我们走!

那女子起身,拾剑转身就往门外而去,一切干脆利落,只留下小倾又急又恼犹豫了几分便跟了上去。

那老颤颤巍巍拾起门拴,望着那对神秘主仆二人离去的方向,喉咙滚动了几分,想要说些什么,又吞了下去。

一丝凉风从门外吹进,呼声阵阵夹杂着几张黄纸,老者突然面露惊恐,急忙朝着门板而去,速度极快掩上门板cha上门拴,动作一气呵成,师兄弟三人一脸愕然,怎么也想不到这老者还有这一手。

“三位客官,待会儿外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去看,如果有人敲门你们也别理会,有人进来你们趴在桌上装作睡着了”老者带着哀求的口音说道。

师兄弟三人不明所云,不过望着那老者惊恐又恳诚的态度点了点头。

唬!

老者吹灭了桌前的烛光,一时整个客栈陷入黑暗,只有几缕月光透过纱窗映照下来,无道圆溜溜的双眸转了转手掌抓过身旁无邪的僧袍,趴在桌前佯作睡状。

无道,你放手啊!僧袍勒的我快踹不过气来。

师兄!我害怕。

无邪一愣,你怕什么?

师兄!青岚寺的师兄弟说,这世上有一种冤魂,他们无家可归,大半夜的专门出来害人,去拍别人家的门窗,你只要开门一看,就会看到一个没有身躯的头颅,七孔溢着鲜血的头颅,瞳孔瞪着老大,舌头shen得老长。说着无道拽住僧袍的手又抓紧了几分,仿佛眼前的无邪才能消除脑海中意淫出来的梦魇。

几番劝说,无道的手还是不肯脱离无邪的僧袍,无邪索性身子往无道身旁靠了靠,缓解了僧袍领子下被无道勒出褶痕。

方圆的桌面突然抖动起来,四根柱腿仿佛活了一般,跳跃着、承欢着、桌上的碗筷加入了阵营,一起拍打起了节奏。

师兄怎么回事?

嘘!

无冥中指放在唇前,示意无道不要说话,夜幕下、幽暗中、无道除了听到桌椅的震响,隐约间有着乐器在门外响起,琴声搅和着鼓声,唢呐交融着长笛,乐器发出的声音由远而近,紧接着一声锣鼓震天,无道本以为是打更的更夫敲响的锣鼓,声后应该是紧接更夫铁索的嗓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锣鼓接连响动数声,声音石破惊天,掩着严实的门板发着瑟瑟响动,一切都透着诡异。

门外一声熟悉的惊呼声从街道传来,无道认出了声音的主人,不正是刚刚那位霸道的小倾姑娘。

无冥身影一动伏在窗下,指头搓破纱窗睁着独眼向窗外望去。

无邪也想动,奈何无道紧紧拉住他的僧袍,难以移动半分。

无道你就不好奇,不想看看?

无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脑海意淫出的梦魇仿佛就在窗前徘徊。

啊!小姐你怎么了。

窗外又响起小倾的声音,无邪顿时好奇心如馋虫勾在心头,瘙痒难耐。

无道,你就行行好,让为兄看一眼,万一她俩遇到危险,师兄我也能出手相助。

师傅不是常说“就什么一命七级浮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道接过无邪的话说道。

对啊!无道道理你都懂,可是怎么这么糊涂。

无道只好放开无邪的僧袍,二人缩着身子向无冥靠去。

啊!无道还未喊出,zui已经被无邪捂住,无邪瞪了他一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原来向窗外瞅去的那一刻,无道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八个同他一样大小的小童,抬着一乘轿子,穿着素白素白的雪袍,脸如铺粉白的发光大亮,双颊画着圆圆的腮红,zui角抿着半笑,丝毫不显得牵强,像是发自内心的随意。双唇如血,红的妖艳,双眸如墨、如炭与之对视如临深渊,右臂高举着轿身,左掌扣着一条残臂,残臂淋着鲜血在地面画出八条平行的长线。

让无道真正不寒而栗的是那轿子,他从未见过如此瘆人的轿子,通白的轿身竟是白骨制成,两侧轿帷幕帘用人皮掩盖,帐顶立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瞳孔被人挖去,青丝随风迎展,大致可以判断那颗头颅身前是位女子。

轿子身后紧跟着七八个黑影,在夜幕下,只门瞧出大概。

师兄!你说那可头颅是不是小倾的?

不是!无邪一口否决了无道的猜疑。

那是谁的?无道显然有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说着无邪佯作推状,无道顿时惊的往无冥身后靠了靠。

“冥王娶妻,闲杂人等快点让路”从轿子身后传来一道假嗓子,不男不女的声线低沉又绵长。

只听一声冰冷的声音在街道响起,“冥王也好,阎王也罢!我倒是想见传说中的冥王!”

无道听这声顿时认出是那位蒙着面纱的女子,小倾的主人。

目光又向窗外望去,原来此刻主仆二人站在一处屋檐之上,与那抬轿的小童,护轿的黑影形成对势。

那女子一声轻咳,显然受了不小的伤。看来两方不久前就已经较量过。

抬轿的小童似乎并不理会面纱女子,抬着轿继续向前。

面纱女子显然不打算放弃,一道剑光滑向地面,青色的光芒打在青砖之上,顿时青砖横飞像一股浪潮向轿子席卷而去。

以轿为中心震出一道光芒,白光与青光交映,青砖化为粉末,消散在空间。烟尘弥漫,银装铺檐,几道黑影从轿后飞出,大战以面纱女子的率先动手一触即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