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陛下永垂不朽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11/26 18:36:27 作者:顾安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陛下永垂不朽
陛下永垂不朽
作者:顾安谨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武帝好伪娘,宫中多人妖。军神顾贞一不小心穿越成女帝,醒来发现身边围着一圈擦脂抹粉,穿红戴绿的伪娘人妖。当全国汉子都被喜欢伪娘的原主,作成了人妖。顾贞不能忍,是男人就要八块腹肌,徒手杀牛啊。一个个弱不禁风,还翘兰花指这太辣眼睛。顾贞表示:只有军事化管理,才能把伪娘变成钢铁直男================①操练伪娘需要技术性的战略,杀鸡儆猴的炮灰选择很重要。②必须从精神、文化、体能上全方位的锤炼方能打造真汉子。③为了阻止女帝的残暴训练,全国伪娘都变成刺客刺杀女帝。刺杀女帝

步履生风,浅蓝色的衣角都随着摆动不定。清秀的双眉狠狠地拧在一起,即将连成一道黑线。

昌顺三年,应该是男女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身为女N的她要想保住何家,只有一个方法最为保险——抱大腿!

两年后的那场宫廷兵变,死伤无数,不少朝中大臣可都是为此付出了身家性命。虽然书中没有明确提到,但是隐约间也透露了御医院。

脑海里蓦然闪过男主历南王宋济辰,他可是个狠角色,虽然只是个外姓王爷,但手中拥有的兵权,就连当今皇上都要忌惮几分,尊他一声“皇叔”。

说起宋济辰,何小冉忍不住的双眸微闪,透着一丝崇拜。他对女主的好可是让人嫉妒的,她相信,只要抱住了女主的大腿,她们何家也就保住了!

何小冉一身浅蓝色广袖裙,呆呆地站在丞相府门口,颇为感慨。

丞相和御医住的地方,差距不止一点点大呀。

啧啧啧,这个柏丞相怕是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呀。

“请问你们府上的三小姐,柏倾城在吗?”

被何小冉询问的两个守门小厮,一副看傻子神情的看着她,“不在不在,赶紧走!”大手一挥,径直将她推倒在地,惹得一地尘埃飞起。

生活在平和年代的何小冉遭受到了人生第一次外来“暴力”,灵动的双眸狠狠的瞪着门口的两人,恨不得冲上去展露一下自己学过的二十四式太极拳。

什么态度!等她勾搭上女主,再和他们算账!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小扶着她,满目都是担忧。

她们才跟着老爷从家乡来到京城,说白了就是人生地不熟,还是少招惹点麻烦的好。

何小冉是个倔脾气,哪有放弃的道理!完全不在乎的起身拍拍灰,明亮澄澈的眼睛扫描着四周的环境。

这么大的丞相府,我还不信没有后门了!

不一会儿,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个偏门,不过是锁上的。

“小姐……我……”小小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何小冉一把扯到了一旁的围墙下。

“你扶着点。”

看着拎着裙摆,一副大干架势的人儿,小小简直想哭。

以前的小姐多么温婉如玉,一天到晚都是待在房中琴棋书画,何曾这般造次过。

拼尽全力指尖也碰不到墙头,直到胳膊都举酸了,依旧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以前的她可是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她优越的弹跳力,就这点围墙算个什么事!

可是现在,目测自己也就只有一米六出点头,生理落差让她想哭。

“你在做什么?”

低沉醇厚的声音缓缓响起,正在做贼的何小冉身子一抖,脚下更是一滑。

“小姐!”

小小惊呼了一声,就连说话的男人都下意识的眉头微蹙。

何小冉也以为自己会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可是……她竟然一个害怕,激发了自己的弹跳能力,半个身子已经趴在墙头。

“小小,我上来了耶!”

“……”

惊喜之后,她又忍不住的嘴角抽动,是她高兴太早了。

上来和上来一半还是有区别的,例如她现在,就处在上下为难的地步。

尝试了好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披散在身后的墨锦长发都被汗水打湿,几缕还颇为俏皮的黏在额前,在那儿耀武扬威。

累的快要虚脱的何小冉,眸光微瞥,这才注意到,小小的身后站了一个男人!

一袭褐色袍服,衬得皮肤白净。清风拂过,如烟似的长发隐隐起伏,随风逸动。身形笔挺的站在那里,说不出的飘逸出尘。即便就连紧抿的嘴角都透着嫌弃,也阻挡不了何小冉看的发愣。

被盯得久了,宋济辰眸间的寒意又多了几分。

“这位公子能否帮个忙?借个力让我进去。”

宋济辰墨色般深邃的眼眸微紧,面色冷漠的看着趴在墙头,行迹古怪的女人,“为何帮你?”

何小冉现在累的都不想说话,收回了自己的花痴,上下打量了一下话音低沉的男人,很是认真的给了他一个理由,“凭你是个男人。”

“……”男人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径直离开。

“果然不是男人!”

何小冉忍不住的怒吼了一声,刚走了几步的男人倏而停下步伐,深邃的眼眸凛冽的瞪了一眼她。随即右手微动,也不知从哪儿窜出了一个黑衣男人,动作迅速的将趴在墙头的何小冉抱了下来。

“谢谢呀!”

双腿刚踩在松软的土地上,还没缓口气便听到冷漠无情的声音。

“齐河,绑住她,送到丞相府。”

“……”

“放开我!你谁呀!凭什么绑我!”

“你个死BT!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嘛?放开我!”

事实告诉何小冉,骂他是没有任何用的。

被唤作齐河的男人也是一副死鱼眼,面无表情的将她捆的极紧,没一会儿就跟粽子一样丢在了丞相府守卫跟前。

“不知王爷前来有何贵干?”

何小冉满目仇光,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的瞪着身侧眉眼清冷的男人,听到王爷二字的时候,她愣住了。心中猛然想起了什么,默默吞咽着口水,朝着他看了过去。

宋济辰身上褐色华服,边角都是用着金线点缀着的。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冷若冰霜,像极了高山顶部常年不化的寒冰,让人畏惧。

“本王路过此处,恰巧遇到正在翻墙的女子,顺手给你送来。”

柏丞相发鬓微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余光瞥了一眼丢在脚边的何小冉,眉头紧蹙。

“多谢王爷。”

话音刚落,宋济辰便转身离开,简直应了那句,挥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云彩”。

见他离开,柏琅天才敢直起身子,顿时松了口气。半眯着眼眸打量着身侧的人,“你是何人?为何翻越我府中院墙?”

小小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砰的一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丞相大人,我家小姐……”

看着哭的快要泣不成声的小小,何小冉微微摇头,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要靠自己的。

“丞相大人,小女子的手绢被风吹入了您的院子,那是我母亲留下的遗物,这才出此下策。”

柏琅天眼眸一顿,顿时暗淡了下去。

何小冉细细观察着他的神情,心中窃喜,按照剧情发展,他上个月才丧母。

“给她松绑。”

不一会儿,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条绣着青荷的手帕。

“就是这条!”那可是刚才趴在墙头上,用来擦汗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救命稻草。

“你回去吧。”柏琅天心情有些低落,也没心情去处理这件事儿。可刚转身,身后便传来一句疑问。

“请问丞相,刚才送我过来的王爷是何人?”

她的问题倒是让柏琅天一愣,不解的看了题她一样,“历南王。”

历南王……历南王……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何小冉都没有回过神。

她就这么和男主结下梁子了?

冷静过后不免懊恼,刚才那男人冷漠的和冰块一样,穿的又如此不凡,她怎么就没想到会是男主呢!

没抱上女主大腿就算了,还得罪了男主!

猛地扑倒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还是觉得心堵。

蓦然想起一事儿,身子蹭的一下变得笔直。

宋济辰是格外记仇的,她今天竟然敢当着他手下的面说他不是男人……一旁亮丽的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着实让何小冉心头一凉。

完了,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历南王府

摇曳的烛光在黑夜中格外显眼,静谧的书房中,宋济辰身形挺拔的立在桌前,深邃的眼眸饶有趣味的看着手中的文书,薄唇微勾。

“那些人这是等不及了?我倒是想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法子。”

齐河守在一侧,依旧和白日里一样,面无表情。

修长的指腹微动,猩红的火光骤然升起。刚才还完整的文书在烈火的吞噬下,化为灰烬。

脑海里蓦然闪过白日里见到的那名女子,剑眉轻挑,“那个女贼如何了?”

“柏琅天将她放了。”

“放了?还真是心大。”宋济辰冷哼一声,指尖微动,手中的信跌入一侧的铜盆中,在火光中消失殆尽。

看她的穿着倒也不像寻常姑娘家,竟然会去翻柏琅天的丞相府,还真是让人好奇。

“你去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

“是!”

翌日

就在何小冉在家忐忑了一天的时候,何常安满目愁容的回到家,径直到了她的屋子,坐下不语。

何小冉心头一紧,看着爹拧在一起的五官,不免冒出了一个想法。

难道……宋济辰已经开始通过折磨他爹报复她了?

“爹,您这是怎么了?”

何常安轻叹一声摇着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似乎都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宫中一名妃子身子不适,今日刚好是我当值,去了之后,一号脉我便知道她是有喜了。”

听到这里,看过嬛嬛传等深宫大剧的何小冉眼睛瞪得老大,“之后呢?”

何常安又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先是道了声喜,然后那名妃子就神色匆匆的让宫女塞了一沓子银票给我,也不让我上报给皇上。”

“……”

确认过剧情,怕是要出事!

何小冉缓缓起身,深呼吸了一下,走到她爹的身侧,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爹,从明日起,你还是抱病在家吧。”

何常安一愣,满是不解,“为何?”

看着自己老爹歪着脑袋,一脸求知的模样,何小冉只觉得心累。

这个家只能靠她了。

“如果一个妃子得知自己怀孕,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什么?”

“兴奋不已,立马告诉皇上!”小小率先答道。

何小冉微微点头,“爹,连小小都知道的事情,你还没想明白吗?”

一瞬间,何常安的脸色骤变。怪不得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现在明白了。

“小冉,你的意思是那位妃子,她……”

蓦然捂住他的嘴,满脸都是谨慎地看着四周,“小心隔墙有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学霸在线阅读第六章

    嘶啦!—176—211—165鸡肉汉堡和猪肉汉堡几乎是把敌退我进,敌进我退的八字真言发挥到了极致,一直同疯狂科学家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伸手就能把锯齿小刀插入疯狂科学家的体内,但是两人却选择一刀一刀的在对方身上划着,那每秒千转的锯齿也确实锋利,每一刀都能在疯狂科学家的身上划出道口子,粘稠的绿色液体到

  • 六合撰事录之长贵开车无视广坤

    “小苏啊,走,我家姑娘已经把饭做好了,去叔家,顺便叔跟你说一点这个包地的事情”长贵说着,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临了还回头看着谢广坤:“要不一起去吃点?”“算了算了,主任,我明儿再来”谢广坤一看这王长贵是铁了心要把苏浩留在自己家了,也没事儿,你王长贵在能耐也就是村主任,又不是齐镇长的亲戚,我老谢家才是

  • 黎明空岛桃李

    以前,叶揆总觉得学习成绩不能用来全面评价一个人。她还在当老师的时候,就总是在寻找就读那个学校的学生们优势。结果,学生们从不主动回答问题,被动提问的话,无论问题有多简单,都会回答“不知道”,然后嬉皮笑脸地坐下;作业大部分都是抄的,而作业的要求在第一节课就明确说过——是必须自己写的。这也是主讲老师陈佶定

  • 网游之金牌陪练叶无敌

    回到宿舍后,叶天看见几个室友还在王者荣耀里面努力奋斗中,看来刚才的失力,并没有打击到几个热血清年的积极性。叶天笑了笑拿出手机,重新下载王者荣耀,两年没在碰过这个游戏,心情总是有点激动。游戏刚下载完,那边微信就来消息,看来那个话唠是等不急了,打开微信就看见对方写着,叶大神,你那边好了吗?我等的花儿都谢

  • 宠物小精灵之波导的帝皇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五章难道我闭关了很久很久?(新书求鲜花)太衍宗山顶,被称为禁地的山谷里面。张寒的神色有些迷茫。看了看旁边的坟坑,又望了望不远处,被自己亿万分之一的威压,就压在地上满脸惊恐的少女,他的眉头微微邹起,心中疑惑不解。自己本是地球之人,机缘巧合下穿越到了这片玄武大陆。并且他的修炼天赋,强到了难以想象,是绝

  • 我靠直球风生水起[娱乐圈]山中修道

    林老板心情开朗,回到车后,打开后座车载电视,拉着妙龄秘书一同观看港台的赛马比赛;那妙龄秘书配合着林老板,一边观看比赛,一边孩童玩过家家般,把后座当成了一片绿茵,玩起了策马扬鞭的游戏,抽打皮鞭,你来我往,任意驰骋了近一个多小时。待回得公司大厦楼下,车内的妙龄秘书由于乏累过度,维持着三跪九扣的朝圣姿势昏

  • 老爷子才是真绝色!在线阅读噩梦之夜!【5更求鲜花、求收藏!】

    而另一边,楚浩脑中不断回荡着系统的提示声。“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赵海的震撼值+10!”“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梅丽的震撼值+10!”“叮,恭喜宿主……”这才多久,他的震撼值已经冲到了一万多,还在以一个很快的速度飙升。一想到2级的系统,需要100万震撼值,楚浩顿时热劲上头。楚浩想了想,在聊天框中回复道。

  •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二标配的汉纸之梁主任(9)

    千禧之年,广府路上的私人轿车还没有那么多。大多数人上下班主要是通过公交,能打的上下班的还是属于少数高级白领。比如像三哥康祁耀、四哥康祈祖,日常主要是公交通勤。广医三院坐落在风景优美的荔湾湖公园旁。从西关大屋出来,等康祁扬一路风驰电擎来到医院门口,已经接近八点钟了。虽然路程不是很远,但夏天的广府天气异

  • 末世游航天禁军

    站在五千懒散的兵痞面前,再想想昨天林羽的笑容,林叶尘实在哭笑不得。昨天还不知道他的笑是什么意思,但今天见到自己家的这些军队,林叶尘终于明白了林羽的笑,林羽肯定早就知道了这种情况,所以在看自己笑话。“本王就问你们,你们特么的是不是军人,是不是中华帝国的军人是不是我霄王的军人!”林叶尘高声质问道。“是~

  • 响*云8.火也烧不死的僵尸(求鲜花、票票)

    自己的师傅林正英比文才先回来了,看着师傅满身破烂的样子,想必一定是遇见了那女鬼了吧,而且是经过了一番大战才回来的。只是不知道那女鬼有怎么样的结局,原本按照剧情,着女鬼应该会看上自己,然后上了自己吸食洋气,但是到不是一段艳福,这女鬼张像十分丑陋,只不过靠自己的妖术变了一张美丽的皮囊罢了。看见自己心心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