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凤凰鸣泣之痴情帝王来袭(9)

2021/11/26 18:02:08 作者:久远666 来源:17K小说网
凤凰鸣泣
凤凰鸣泣
作者:久远666来源:17K小说网
姚菲是一名出色的女间谍。到了夜晚,她穿梭在繁华的京城屋檐上执行不同的任务。然而却没有人知道她是当今女帝康惠被派到民间执行任务的杀手。深知自己时日无多的女帝康惠为了让女儿康妍更好的继承自己皇位,所以派姚菲潜入将军势力的李府中,并接近将军的儿子李子昂。使用美色收集将军府的情报,了解是否对朝廷图谋不轨。然而这次任务中李子昂却爱上这个表面上温柔、知书达理的姚菲。甚至幻想与其成亲...就当姚菲在任务与感情挣扎之时却发现康惠并非死于长期的疾病,而是有人一直暗中下毒。姚菲顿时要面对,一边是深爱自己的李子昂,一

“你让A博士拒绝我?”言槿掌心撑在桌上,目光冰冷直视唐润轩,“为什么?”她身子前倾,等待男人给出解释。

唐润轩也说不清自己的念头。他贪恋言槿美丽的容颜,那对全天下的冷清和独对他流露在乎的温情。

以往的唐润轩偶尔记得回过头,总能看见言槿伫立的身影。仅仅对言槿好一点,她便会心甘情愿地等下去。

如今,言槿毫无缘由地变了心。唐润轩不能习惯她骤然转冷的态度,自己仿佛成了可有可无的陌生人。唐润轩再也找不回同美人一起的惬意从容。

他分明表现出了挽留,言槿还是铁了心无视十几年的情感。唐润轩怎能不气愤,不冷眼看言槿撞个头破血流再乖乖地回来?

原以为言槿的入所考核一定不会顺利。也许,她还会如同过去向自己倾诉。结果,言槿交上的课题申请轻轻松松通过了审查,连殷所长也欣然同意甚至表现出了期待。

唐润轩不信邪地拿到言槿的申报书,全篇下来找不到一处漏洞,流畅而富有逻辑的成熟。他微微赞叹言槿迅速的成长,几乎超出想象。

方案中提到了情绪检测仪的重要性,唐润轩微妙地心念一动。果不其然,言槿找上了他。

不是求助,反而兴师问罪。言槿怎知道他暗地做了什么?

唐润轩心虚瞄向言槿身后,他果断…不能承认啊!

言槿会清楚唐润轩和A博士的关系匪浅。原来是前世,言槿着手准备“情绪实体化”的研究。还是唐润轩亲自将她介绍给A博士。

在那不久后,唐润轩光明正大和罗涵筝在一起,并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言槿回忆那段时间,才明白唐润轩提供的便利,是无言的分手礼物。

置身三年之前,再一次经历研究所的新人考核,言槿选择前世未完成的“情绪实体化”。

当言槿表现出这个意愿时,殷所长提出诸多难题。前世积累的研究经验浮上言槿心头,她有条不紊地给出答复。

也许新人会认为殷所长过于苛刻,言槿却能领会到:殷湛看似刁钻的询问,皆是经过深思熟虑。他无形中正中靶心,挖掘出言槿思考中潜在的遗漏。言槿在解答的过程,同时自我梳理获得了更多启发。

科学研究,如同在遥远的浩瀚星空中寻找一颗未知星星。你精心地推导计算它的方位,拨开一团团干扰视线的雾状星云,用最合适的方法小心地验证它的存在。当你走过长长的旅途,绕过一颗颗相似的星球。直到美丽得令人窒息的星球停留眼前。它静静地行驶在天然的轨道上。那一刻,你会为它的壮丽而失去声音,这就是科学的魅力。

旅途中,你屏气凝神,唯恐错失一丁点方向,无意地朝着真相越来越远。

科研也是一样。只有在实验过程经历过差错,才会体会没有做出足够周密的准备,只会被种种意外打的措手不及。身为研究人员,他们所能做的是竭尽所能计划实验每一个步骤,预备无数个问题解决的方案。也许错失一个微小的细节,足以使实验的心血万劫不复。

课题评审会议上,言槿拿出最周密完善的课题申报书。评审专家最终宣布:课题“人类情绪实体化”予以批准,研究经为一级。言槿的眼眸第一次潋滟波动。这一次,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研究课题最重要的一项实验器材——A博士所发明的情绪检测仪:为医生精确显示患者的情绪指数,广泛运用于情绪病治疗。言槿首次创新将情绪检测运用于研究。依A博士的性格,理应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好处。

言槿之前联系过A博士,对方助理的在对话中语焉不详:“博士还是比较信任唐副所长…”言槿一点就通,事情的起源指向了唐润轩。他是在等言槿主动上门。

唐润轩的反应,却让言槿更加失望。

“A博士?”唐润轩勉强挂起言槿熟悉的笑容,“我不懂你的意思。”飘忽的眼神彻底出卖主人的逃避。

“哦…你不知道。”言槿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审视坐在椅中的唐润轩:“A博士是你的好友。你猜猜看,他不肯卖情绪检测仪给研究所的原因?”

因为他拜托了何遇:别太快答应。可又没让他拒绝啊!

“我猜不透A博士的心思。不过,我可以帮你说服他。”唐润轩当然不懂何遇的恶趣味,他只想转变自己在言槿越描越黑的形象,“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关系?”

“不用,唐副所长。”言槿转身离开,“你对待科学的态度太过儿戏,我十分不耻。”她没有再给唐润轩掩饰的机会。

*****

“现在告诉我,关于管家先生的一切。”言槿俯视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的蓝衣青年,她肯定地问,“他不是机器人对么?”

歌歌一咽,她怎么会知道?明明瞒得很努力,坏女人也太厉害了吧。

言槿查过家中的监控。她不在的时候,机器人安分的一动不动,过于反常。更像是故意展示给她看的。然后,言槿查出视频被修改的痕迹。

言槿也没想到,机器人里有一个真实的灵魂。而薛南歌,才是系统君歌歌真正选定的目标。不恰当的比喻,言槿不小心鸠占鹊巢了。

有趣的是,言槿稍微一诈,歌歌老老实实地全部交代了。薛南歌不知道歌歌的存在,还很“尽职”地伪装着。

系统歌歌并不能让宿主——言槿以外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最憋屈的是,他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能告诉薛先生。

200年前的人,突然来到了未来。特殊的存在,言槿不想这么快揭穿。

“所以,你能给予我什么帮助呢?”

“我可以精密计算男神的偶像值。目前:…0”歌歌不肯接受惨淡的现实。他打了鸡血似得激动保证:“最新的《冒牌天王成神大全》。我们照着做,薛先生一定会有后援会!”

言槿查询着最新的娱乐圈新闻,人工演技与特效模拟的演技之争。她状似随意地问:“薛先生是什么来历?全名呢?是过去、现在、未来的非凡人物,一定是不可小觑吧。”

歌歌乖乖地托住脸:“我可以分享给你薛先生的作品哟~”

言槿无故背后一凉:“算了,我还有事情做。”

歌歌充耳不闻:“那我们的第一个目标:为未来影帝积攒黑粉!”

“…什么是‘黑粉’?”

“黑粉,专注黑明星一百年不动摇的人物。如今的黑转粉,路人转粉红,才是人间真绝色!”

“讨厌他,又喜欢他?”言槿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微微点头。

“耶!”歌歌欢呼一声,笑得合不拢嘴在原地直蹦跶。小少年天真的模样煞是可爱。

言槿眼神不经意温柔。斜阳洒入窗内,小恐龙装扮的少年身躯隐约透明,沾染上一点可惜意味。

歌歌破天荒压住激动。他咳了一声,做出最稳重认真的姿态:“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新任的系统代理人啦。”小眼睛滴溜溜藏不住他的好奇心,“新手任务:辅助薛先生获得第一位黑粉。你要怎么做啊?”

言槿注视院子里专心护理花草的青年 。她的指尖轻轻敲打:“我在思考。”完成任务歌歌才会离开,她只能放手做了。让机器人跻身娱乐圈,任重而道远。

“好…你慢慢想哈。”歌歌的小短手很上道地为言槿捏肩。他忽然发觉自己身为前辈,需要好好传授经验,“宿主完成任务时,作为系统适当给予奖励,有利于培养拍档关系。”

言槿肩膀毫无感觉,她的脑海飞快掠过四个字——良性循环。她微微赞同,瞥了一眼歌歌:“你通常给什么奖励?”

言槿肯配合,歌歌高兴坏了。他一脸狗腿把自己也卖了一回:“我还没有经验,关键是投其所好。”

歌歌嘴里好不容易蹦出正经话。言槿当真思考,画风突变如薛南歌的喜好。一定不正常吧……

言槿平日不苟言笑,庭院里种植的花草倒像另类的宠物。

拿到最简单无自动的水壶,薛南歌还是有些意外。淡淡的花香,青草苍翠,水雾白茫中延伸出一弧彩虹架在绿叶上。

薛南歌无意抬起头,白衣女人在门前伫立,眼中的光芒略带睿智的光芒,似乎观察了他许久。

薛南歌注意到女人身体时刻保持笔直站立,似乎从没有松懈的状态。薛南歌不自觉挺直脊背,他放下水壶抚平衣角,如同最专业的管家轻盈弯腰:“言槿。”

言槿眼角莫名一抽,淡定强调:“叫我‘言小姐’就好。”歌歌偷偷地捂嘴,眼睛眯成了月牙。

主人的一切要求都是合理的。最优秀的管家,理应满足。薛南歌甜蜜又无奈地顺从改变主意的言槿。他举止温文尔雅,眼神温柔得能挤出水来:“好,言小姐”。

不出意外,言槿的目光有些恍然,在她心中唐润轩的回忆挥之不去。

薛南歌不太情愿继续这次的剧本了。而平复心境的言槿若无其事地说:“管家从哪里来?你的名字呢?”

开始怀疑了么?薛南歌垂下头刘海遮住眼眸,他再抬起脸来时,言槿似乎看到了一只闪闪发光、求抱抱的熊猫。他就有这样的魅力,令人忽视容貌只被代入剧情。

“皇后…你连朕都忘了吗?朕是南歌。”薛南歌的嗓音微微发颤,久别重逢的激动言溢于表。

言槿还没晃过神,薛南歌激动地握住她的手,眼神热烈得肌肤发烫。如果,言槿早生两百年,她会毫不犹豫在薛南歌额前,贴上“痴汉”这两个大字。

薛南歌自行把身体程序换成“前世今生”模式了。

如果是之前,言槿会以为他又故障了。

不对,他是在伪装。想通的言槿断定自己被摆了一道。联系起之前的经历,言槿忽然很想让他自食其果。薛南歌很用力的隐瞒,言槿慢悠悠地开展揭穿大业。

薛南歌还在继续自己的深情告白:“皇后,我们明明约定好了来生。朕整整找了你十八年。十八年啊,你终于出现。我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啊!”他神态夸张,修长的四肢激动得手舞足蹈。

言槿嘴角抽动不住想勾起。她压下唇角,神色平静地问:“你几岁了?”

薛南歌眼中募地受伤,他期期艾艾地问:“朕年芳三十八,莫不是皇后嫌朕?”薛南歌哭丧脸,喃喃地问:“你难道忘了我们前世的约定了?”简直是系统上身的节奏。

言槿轻松脱开手,语气平平:“既然是前世皇后,也就与我无关了。叔叔,你太老了。”

叔叔!太…老…了?

薛南歌深刻怀疑言槿拿错剧本。他无言以对,彻底输了……

言槿欣赏完薛南歌卡壳的表情,点了一下腕上的联络器,显出各式各样面貌的男性形象,言槿微抬下颌,允许薛南歌挑一个外貌。

“鼻子大,眼睛小,脸太尖,娘娘腔,气质太差……”薛南歌不能理解未来人的审美。因此,言槿特地分析出的样貌,被嫌弃得一塌糊涂了。

耐心耗尽,言槿退出所有的照片。她一次性截取有受到肯定的部分,综合成了崭新帅气的脸,“如何?不满意…你到底要什么样子?”

薛南颇有兴致点头:“有画笔和纸吗?”言槿扔给了他一支电子笔。

薛南歌试探着画了几条圆滑的曲线。从一开始的谨慎,他的笔触越来越顺畅。

青年专注下笔如有神,言槿有些诧异地看着,绘版上一点点展出面容男子:剑眉如墨、鼻梁笔挺,唇形诱人……他恰似不经意地回眸,迷惑人心。

薛南歌一气呵成,言槿小吃惊的眼神令他欣慰。

“继续,设计出三维形像。”言槿说道。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