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我在后宫混吃混喝的日子心云之下

2021/11/26 1:10:18 作者:樱桃草上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在后宫混吃混喝的日子
我在后宫混吃混喝的日子
作者:樱桃草上飞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一不小心炼成了仙界第一》,求收藏】一句话概括简介某人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北曜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身上。正式开启了快(ku)乐(bi)的后宫穿越生活。事实是。【后宫伙食】甜小沐看着前面的食物欲哭无泪。为什么天天都是咸菜和粥?能给她换点吃的么?诉求无望,她只能自己种菜,挖草,捞鱼。后宫农村生活模式OPEN。【冷宫盟友】“诶呀,陛下虽然条件不错,但是他难追啊?要不我给你介绍其他帅哥?超帅的!!”“真的假的?”“当然,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美男子。”某侍女站在背后风中凌乱。喂喂喂,你们可是后宫妃嫔

“啧啧,雷家还真是有钱啊!”风辰宇看着面前飞下的豪华私人飞行器心想。

“那肯定,雷氏集团可是目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就连世界**都要给他家人几分脸面。真是没想到雷家二少竟然会在你们学校。”风辰宇出来时把安娜带着,现在他们正通过脑电波交流。

旁边的风樱雪则两眼放光,一副好奇的表情。

飞行器落到地面,舱门打开,自动楼梯伸展出来。四道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风辰宇定睛一看发现是四个全副武装的人,他们借助背后助推器的作用飞在空中。

降落,助推器后面类似火焰的光消失。

他们恭恭敬敬的站在雷惊云他们面前,右手放在胸前弯着腰齐声喊到:

“二少爷好!”

“嗯,起来吧。”雷惊云伸出右手摆了摆,示意他们直起腰来。

旁边的风辰宇和风樱雪朝雷惊云做了个鬼脸,仿佛再说:要不要我俩也给你鞠个躬?

“哈哈...”雷惊云双手放在两旁摆了摆,尴尬的笑了笑。

“走吧,时间不早,别让同学们等急了。”雷惊云开始朝飞行器走去,并示意风辰宇兄妹跟着他。

他们走上自动楼梯,楼梯缓缓向上,进入飞行器内首先看到的就是豪华精美的布置,镶着金边的红色座椅整齐的安置着,旁边还摆放着各种食物和一些娱乐设施。

风辰宇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不知从哪掏出来一副耳机戴在耳朵上。眼神直勾勾看着窗外,不知是在发愣还是在思考。

风樱雪坐到了风辰宇的旁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就坐在那睡觉。雷惊云则去驾驶室吩咐了了几句,回来后坐在了风樱雪的前面,眼神不时得往后瞟。

随着飞行器起飞的微弱震动,窗外的景物逐渐小了起来,当上升到一定高度后飞船极速的驶去。

“咦?”

大概半几个时后,风辰宇突然感到肩上有什么靠了过来。他扭头看到了靠在自己肩上睡的正香的风樱雪,睡着时依旧是那么可爱。

“要叫醒吗?算了她是真的困了。”

“皓大人,您真的是越来越会骗自己了,您难道忘记了那件事吗?”

心中的梦魇在耳边低语,看着面前的风樱雪,风辰宇难以抉择。

“辰宇我们到了。”雷惊云不知何时离开了,现在他正拿着一罐能量饮料站在舱门口,看到风辰宇和风樱雪的动作他赶紧转过头来,按了一下门旁边的按钮,阳光进入舱内。

“喂!樱雪醒醒,我们到了。”风辰宇一边说一边摇晃着风樱雪。

只见风樱雪缓缓地挣开眼睛,由于脸靠在风辰宇的肩上,所以她美丽的脸蛋上压出了红色的印记。她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和风辰宇一起走下飞行器。

他们一下飞行器同学们都围了过来,欢迎他们。风辰宇和风樱雪亲切的和他们打招呼。

之后雷惊云带着同学们来到了他家的豪华大别墅,里面早已准备好了食物和酒。上面还挂着横幅,上面写到:

“高三9班同学会。”

“同学们,今天也许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了,请大家尽情狂欢吧!还有什么没对他或她说的话统统说出来吧!”雷惊云站在一个小台子上,大声说道。

下面传来了一阵欢呼声,接下来嘈杂声和音乐声充斥着这座大别墅。

“同学们静一下!”站在台上的雷惊云一边说一边摆着手,下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同学们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吧!今天是风樱雪同学的生日。让我们送给他最真挚的祝福。”说着雷惊云拍了拍手,一个人推着一个大大的蛋糕走了出来,蛋糕上面用果酱写着六个大字:

“风樱雪我爱你”

雷惊云突然从台子上走了下来,在风樱雪面前单膝下跪,手中拿出了一条璀璨夺目的粉宝石项链。

“樱雪,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但我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了这句话。请记得有个叫雷惊云,一直喜欢着你。”雷惊云单膝跪着,眼中含泪。

风樱雪的脸红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朝那边被女生围着的风辰宇投入了求助的目光,刚好风辰宇也正在看着这边。

风辰宇朝风樱雪点了点头,风樱雪读懂了他的意思。她接起了雷惊云手中的项链,并让雷惊云站了起来给了他一个亲切的拥抱。风辰宇的脸扭向一边,没人注意到那一瞬的神色。

“我不会忘了你的,惊云。你一直一来都对我很好,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你一定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另一半。”

“就是,惊云别忘了还有我们哦。我们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旁边那些暗恋着雷惊云的女生,齐声说道。

雷惊云也站起身来跟着狂欢起来,风樱雪来到了风辰宇的旁边递给了他一杯酒。

“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樱雪今天是你18岁生日,我也有个珍贵的礼物送给你。”说着风辰宇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条极品蓝宝石项链,无论是宝石的品质还是光泽,甚至是链子的精美程度都是无可挑剔的。

“辰宇哥哥,这是?”风樱雪看着风辰宇手中的项链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的父亲送给我母亲的第一件礼物,名为—纯心。这是我母亲五岁时给我的,他要我送给我最重要的人。我想我最重要的的人莫过于你了,我的妹妹—樱雪。”风辰宇温和的笑着,两人四目相对。

“哥,你可以给我戴上吗?”风樱雪伸出脖子。

“嗯。”风辰宇伸出双手,小心的给风樱雪戴上了项链,风樱雪戴上项链后,变得更加美丽。就连风辰宇也忍不住脸红起来。

旁边的人更是投去了爱慕的目光。

“只是妹妹吗?”风樱雪阴沉着脸,小声的说道,风辰宇并没有听到。

许久之后,风辰宇去找雷惊云,雷惊云已经有些醉了,脸上红晕乍现。

“惊云,我累了,想去休息,休息的房间在哪。”

“啊—,辰宇这么快就不玩了?”旁边的人不满的说道。

雷惊云伸手指了指外面的一座房子,“那,你的房间编号是12,去吧。”

“嗯。”风辰宇走出房间,朝那座房子走去。

风辰宇走进自己的休息室,透过大大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夜色,重重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到两个小时,他的精力就回复了过来。他坐在床上朝窗外看去,他发现外面竟然有两个人,一个人竟然还是风樱雪。

他认出了另外一个人,他们班的一个长的很好的男生—李斌阳。只见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封信,递给风樱雪。风樱雪脸红着收下了他的信,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之后两人相互告别,风樱雪的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辰宇,你没事吧?”安娜不知什么飞了出来,看着表情阴沉的风辰宇,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风辰宇强挤出一个微笑,“这不正是我希望看到的吗?”表情虽然笑着,但是他内心的痛苦却更容易就能被看出来。

“嗯,你好好休息下吧。”安娜也不想多说,她太了解风辰宇了。

他总是自己承担着并不属于自己的罪恶,即使面对再大的痛苦,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总是会给人一个温和微笑,意为—交给我吧!

风辰宇重新躺在床上,努力的让自己睡着。但风樱雪那甜美的笑容却像一根根尖锐的银针,直直的扎在他的心上。

“皓,喜欢上她了吗?真是可怜,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你们不可能,别再可怜兮兮的骗自己了。”

心中的梦魇挥之不去,风辰宇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风辰宇不知因为什么,精神状态极差,本不该出现的黑眼圈出现在他那美丽的绿宝石瞳孔之下。他一直没有出门,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期间有很多的人来叫他,他都敷衍过去。直到晚餐开始,他才整了整仪表,出门。

他坐在了一张餐桌前,静静的吃着。风樱雪和李斌阳也坐在他旁边。风樱雪注意到了风辰宇的不对,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哥哥,昨天没休息好吗?”

风辰宇强挤出一抹微笑,温和的答到:

“嗯,不知道怎么了昨天一直做噩梦。”

“嘻嘻,辰宇哥哥下次要是还做噩梦的话就来和我睡吧。”风樱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不用了,我吃好了,出去走走,晚上的聚会我就不去了。”风辰宇的语气有些无力,他站起身来头也不会的走出了别墅。

“辰宇哥哥...”风樱雪看着风辰宇的背影,心中也升起一抹悲伤,原本带着微笑的小脸,也阴沉起来。

“樱雪,去追吧,不然就来不及了。”旁边的李斌阳温和的说道。

“嗯。”风樱雪朝风辰宇离开的方向跑去。

风辰宇离开别墅,来到了海滩上,随手摘下一片薄薄的叶子,看着被夕阳映成金红的海面,坐在海滩上,吹起了手中的叶子。

♪想借天使的翅膀抓住云端的彩虹♪

♪总在将要触碰时消散♪

♪错觉的地久天长♪

♪其实是一无所有♪

♪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

♪却不曾说过它会转瞬成空♪

♪想要把绚烂紧紧握在手中♪

♪忽然发现 你已不见♪

♪...♪

“辰宇哥哥!”

不知何时风樱雪已来到他的身后,他本想站起身来,可是风樱雪已经坐在他的旁边,靠在他的肩膀上,眼圈红红的。

“辰宇哥哥,你是为昨天那件事伤心吗?哥哥你不要误会,那封信并不是给我的,是他让我转交给另一个女生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辰宇哥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风樱雪眼中闪着泪花,有些抽泣的说道。

“樱雪,对不起。”风辰宇的手也紧紧的抱着风樱雪,闭着眼,脸紧紧贴在风樱雪的头上,这一刻他们仿佛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哥,你快看那朵云!”

风辰宇挣开眼睛,朝天边望去,这一刻令他惊愕不已。

好像老天也被他们感动了似的,天边竟出现了一朵心形的云朵,在夕阳的映衬下,那朵心云也被染成了红色。

“哥,你能继续吹那只曲子给我听吗?”风樱雪朝风辰宇凑了凑。

“嗯。”他再次拿起那片叶子,放在嘴上吹出曲子。

♪我看见希望闪耀在虹之间♪

♪光芒凝结与你我的那片天♪

♪不在追问你为何不能停留♪

♪微笑看见爱的浮现♪

♪...♪

风樱雪直起头来,风辰宇也转过头看着风樱雪,两人红着脸四目相对,风樱雪侧着脑袋,头慢慢的朝风辰宇凑去,正当两个人要吻到一起时,后面突然传来了叫喊声。

“风辰宇,风樱雪!”众人齐声喊到,看到风辰宇和风樱雪这么亲昵的动作,他们突然感到自己来的时候不对。

风辰宇和风樱雪赶紧站了起来,红着脸不敢看对方。

众人跑了过来,都在小声的谈论着刚才的事。风樱雪因为众人的到来有些不高兴,嘟着嘴跺了跺脚。

片刻以后众人开始离开沙滩,风辰宇也跟着准备回去。

“哥!”

风辰宇扭过头来,风樱雪突然脸凑了过来,吻在了风辰宇的嘴上。风辰宇也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搞懵了头脑,只是愣在那里。

一会儿风樱雪移开了嘴,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拉着风辰宇的手欢快的说道:

“嘻嘻,哥哥我们回去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