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天下珍玩之靠山

2021/11/25 23:08:46 作者:九年尘 来源:17K小说网
天下珍玩
天下珍玩
作者:九年尘来源:17K小说网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强势崛起,古玩江湖再起波澜!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一段绵延百年的恩怨,一架迷离千古的神灯,一种大道无形的推演。奇术慧眼,风云变幻,无尽宝缘,弹指之间。书友专用Q号:2931094359。

秦珩洗脸漱口,喝了半碗掬月端来的白粥,胃里有了暖意,方道:“我去看看姨母。”

“殿下身体可还撑得住?”掬月一面收拾残羹,一面问道。

“姑姑放心吧,撑得住。”秦珩顿了一顿,又道,“撑不住也得去啊。”宫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不能有丝毫差错。

殿外雷雨交加,她自己撑着伞,穿过院子,一步一步走向停灵的正殿。

丽妃娘娘去世,章华宫哭声一片,有宫女小声啜泣,也有内监尖利的哭号。——之前有太监因为不敬,而被杖责。余下诸人不敢大意。

秦珩听着心里难受,还未进入正殿,泪水就盈满了眼眶。也不知是被哭声所感染,还是想到了自己不可预知的未来。

泪眼朦胧中,她看见扶棺而立的一抹明黄,脚步轻移,向丽妃棺椁而去。

秦珩跪在丽妃棺前,也不说话,只有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腮边往下掉。

皇帝扫了这个儿子一眼,想到他先前悲痛得晕过去,如今不顾身体又赶过来,不由替爱妃感到慰藉,他弯腰,轻轻拍了拍秦珩的肩膀,却一句话也没说。

秦珩抬起头,轻拭面上的泪痕,犹自抽噎:“父皇……”

十岁的小少年,一脸悲痛,眼中却尽是对他这个父亲的孺慕之意。皇帝叹一口气,半晌只说了一句:“多陪陪你母妃吧。”

“是。”

秦珩果真老老实实守在丽妃灵前,等到丽妃下葬,她神情恹恹,已然瘦了一圈。去给寇太后请安时,寇太后都叹道:“这孩子,心眼实,也孝顺。”

“确实是个孝顺孩子。”皇帝点头表示赞成,说话时,他目光沉沉,打量着秦珩,心下遗憾:可惜除却孝顺,此子并无出挑之处。

秦珩只作不曾察觉父皇的目光,沉默地站着。她听到太后轻轻叹了一声:“瀚儿,这孩子生母去的早,姨母也福薄。他今年才十岁吧?”

父皇名唤秦瀚,秦珩心中一凛,不明白皇祖母此言何意。她抬起头,迷茫地看了一眼太后,复又低下头去。

皇帝答道:“是,珩儿是弘启元年腊月生的,确实是十岁了。”他心念微动,问太后:“母后的意思是……?”

十岁的皇子,尴尬的年纪,无生母无养母,在皇宫中日子不会太好过。

皇帝不是太后亲子,他生母早逝,等他作为储君养在太后膝下时,已经十多岁了。他登基为帝后,很少去回忆幼年种种,但是年少势微时的那段经历常常会出现在他梦中。

思及此,他看秦珩的目光略微柔和了一些,轻声道:“母后觉得,谁抚养珩儿合适?”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做了决定,再给秦珩找个靠山。

他心想,这也算是对丽妃真情的回报。她在九泉之下看到他善待她的养子,应该会很安心吧?

秦珩听这情况,竟是要再给自己寻找新的养母。她有些懵,一时也不清楚这对她而言,究竟是好是坏。

皇宫里头,丧母的皇子可不止她一个。比她年长两岁的三皇子秦珣,也没有母妃。——一想到三皇子,那个梦境就再一次涌现在她的脑海。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赶走那些不合时宜的画面。

她站着一动不动,仿佛太后与皇帝商量的事情跟她无关。

太后并未回答皇帝的问题,她只轻轻打了个哈欠,说道:“上了年纪,精神头不比从前,才坐了一会儿,这就乏了呢。”

寇太后今年五十六岁,端庄貌美,保养得宜。不知情者只看其外貌,会以为她才三十几许。对着这张看似年轻的脸,皇帝不敢有丝毫不敬,一听太后说乏了,连忙赔笑道:“是儿子的不是了。母后既然乏了,就好好歇着,儿子改日再来陪母后说话。”

秦珩也冲太后施礼,随父皇离开寇太后所居住的寿全宫。

皇帝回望一眼高大巍峨的寿全宫,淡淡地问秦珩:“珩儿和宫中哪位母妃走得近一些?”

他问的平淡,仿佛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秦珩却不敢大意。她知道,她是皇子,不管答哪个妃嫔都不对。是以,她只闷闷答道:“姨母。”

皇帝挑了挑眉,毫不意外。四皇子三岁起就由姨母抚养,丽妃生病后,照顾母妃尽职尽责,人人皆知。他耐心地问:“除了你姨母呢?”

秦珩低了头,沉默不语。——这个时候,除了沉默,她想不出其他的应对办法。

她十岁,夏衣单薄,低垂着脑袋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皇帝莫名就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出身卑微的生母逝后,他独自一人在宫中艰难挣扎。他叹了口气:“罢了,朕知道了。”

秦珩不清楚父皇这一句“知道了”意味着什么,她回自己寝殿后,也未提起此事,只教掬月姑姑准备书本,她好温习功课去上书房读书。

丽妃病了半年,她的功课落下一些。虽说情有可原,但她不想太过离谱。

她六岁进上书房读书,跟她一起的是大皇子秦琚、三皇子秦珣。——太子秦璋不同他们一处。后来大皇兄成年封王娶亲开府另住,跟她一同读书的便只剩下了三皇兄秦珣。

三皇兄长她两岁,却是和她同一年进的上书房。刚开始聪明伶俐,常得夫子夸赞,近两年却不知什么缘故,竟沦落得跟她不相上下了。不过他们两人还是有不同之处的。她功课不出彩,但是平时看着甚是努力;而三皇兄却是一直懒懒散散,不求上进的模样。

所以,上书房的几位夫子相较而言,还是更重视秦珩一些。

秦珩想不明白,三皇兄怎么会成为她梦中的皇帝,还揭穿了她的身世。论嫡,有宽厚温和的太子秦璋,论长,有母族势大的大皇兄秦琚。怎么着也不该是三皇兄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最强骨傲天第6章在线阅读

    在食堂里我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似乎我也被孤立了,没人愿意坐在我边上,怎么会这样呢?就因为我帮乔治·博说话,就因为我不承认他是个假正经的妖精?一切似乎都不言而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多次仗义执言已经使我在这个学校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吃完晚餐,我向宿舍走去,我以为那时候的宿舍应该没人,乔治他们应该是在学监的房

  • 新世纪崛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喂,你这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呢,什么毒药,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医院,你要是有疯病抓紧走远点儿。”陈教旁边随行的一个小医生说道,另一个也在附和着。“八成是小说看多了,陈教都救不了的人,怕是进了上京也没希望,他还在这里装蒜,不过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够了,别说了。”陈教眉毛一立,两个人顿时吓的闭上了嘴

  • 通天魔祖她的邻居大哥哥

    何香云抹着眼泪,把几个孩子揽到怀里来,这样的场景,让人看得动容。按照大哥指的位置,小团子找了过来,可敲门到手疼也没人应。小团子眉头皱的厉害,心想这家人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正想推门寻个究竟时,木门却突的从里边开了,小团子下意识抬头,双眸立即映入对方的身影。少年约莫十岁的年纪,却也初见棱角,隽秀中透着清

  • 都市之超凡警探第2章在线阅读

    潜伏在豪宅四周保护司翊炎的保镖咻咻跳出,将人保护起来,其中一个指着缓缓从地上爬起身的苏糖厉声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司公馆门前行凶,活腻了吗?”苏糖跟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转头满目含着泪意,两手举成小拳头抵在自己胸前,张口就是嘤嘤嘤:“司先生,人家是来为您化劫的。”旁人视角里,苏糖就是一个灰头土

  • 莫古原创现代诗歌集第3章在线阅读

    学校食堂的牛肉面太不地道,十块钱一碗,少的可怜。至少对于半大小子们来说,少的可怜。袁源坐在林瑾宁对面,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吃面条。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袁源拨了拨碗里的面条,“牛肉面里都是萝卜,改名叫萝卜面算了。”林瑾宁表示很配合,“确实。”如果这时候能有乌鸦飞过,叫声估计都能给人耳朵震聋。

  • 叶太太嫁一送一季家宅院(三)

    云彩魔导器飞行了二十分钟左右,总算赶到了目的地-迦洛德小镇,迦洛德小镇是隶属于米奥奈王国的一个小型市镇。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还是不错的,刚刚到访的季家宅院也是属于迦洛德小镇的势力范围,季家宅院的日常采购也基本是到这里采购。月劫在小镇四周的树林里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彩云船降落下来,彩云船是制造这件魔导器

  • 特种兵:这个兵王很慎重全军覆没

    第九章全军覆没天色已近黄昏,荒山之中树影朦胧,那几棵老树下交谈正欢的青锋剑派弟子稍稍平静下来,其中一位束发青年笑道“小声点,被人家听到了。”他虽然这么说,可声音不低反高,言语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朱羲蹙眉,这些人明显挑衅,言语伤人,充满了讥讽。“听到又如何?我不过是陈述了事实。不如来比试比试?”另一位

  • 真实世界战场第3章在线阅读

    雨一直没有停,雨水敲打着馆外的玻璃。女子看着依然昏睡的女孩,看着她的面容似曾相识,但是总是想不起来。“这个面容太像以前的某个人,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了。”女子皱着好看的眉毛,感觉有些不爽。这个不爽的女子正是女主凌默。而她所居住的地方是间公馆,虽说是公馆却并不接受任何人居住,一楼改造成对外开放的店铺,主

  • 白喵喵不是猫在线阅读第1章

    她从餐厅走出,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满街的繁华与辉煌此刻就像莫奈的画作,强烈地刺激着视觉却又模糊不堪。霓虹灯广告牌上明星的笑容显得有些虚假又可恨。虽然脚稳稳地踏在细高跟上,可她却感觉走在黄沙中,快要深陷入这座城市了一般。北京十月的夜晚伴着微冷的寒风,直面而来。这是属于她的城市吗?忘掉天地,好像也不再是

  • 位面商人的奇妙历险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轩看着对面的马咏,而对方则是一脸的坦然。“不,我不怕死,只不过如果不用死,当然是最好的。”马咏说的是人之常情,林轩闻言也是笑了起来。“不错,我拿那个东西,不会影响对方的性命。”林轩看着马咏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想,死之前,再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贡献出一点力量。”马咏听完林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