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依赖(网王,CP:不二越)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11/25 23:11:45 作者:冰色小妖 来源:晋江文学城
依赖(网王,CP:不二越)
依赖(网王,CP:不二越)
作者:冰色小妖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从来不是个会依赖人的孩子。但是当他逐渐长大却慢慢学会依赖(某一个人)之后,他才发现依赖或独立有时候并不是根据性格来决定的——依赖也并非就是软弱的表现——因为有时候,它是根据你选择去依赖的对象而定的。校园文、原著向、轻松清水调。

下午散学后,蒋兰依旧与蒋河一同走路回家。路上,蒋河破天荒地开口问了蒋兰:“听说今日夫子在午休时叫你出去过?”

蒋兰自然不好与蒋河说三年后下场的事情,毕竟还没影呢。因此蒋兰只从书袋中拿出了那本《撷英》:“夫子知道我敬仰高祖皇帝,因此便将这本书借与我一观。”

蒋河也知道蒋兰对高祖皇帝的事情很感兴趣,还曾同自己讲过高祖皇帝的生平事迹,因此点了点头便继续专心走路了。

回到家中,吃过饭后,蒋兰便将夫子说的话告诉了阿母她们。

“真的!”张氏率先发出了惊呼,毕竟十二岁就下场的人确实不算多,至少他就没听说过这洪桥县出过十五岁以下的秀才。若是阿兰三年之后真能考中,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

“何夫子真是这样同你讲的?”听了这个好消息,蒋华同样也很兴奋,“看来在之前说的在镇上买房子的事儿得尽快办了。”

张氏点头附和道:“家里还有两匹上好的丝绸没卖,若是钱不够,咱们就带着丝绸去县里,看看能不能卖出更高的价钱。”

蒋兰倒不反对家里卖丝绸,只是用辛辛苦苦攒下的钱买房太不划算,于是便摇头劝道:“我觉得与其在镇上买房,还不如用这些钱多买些地,这样才能种更多的桑树,制更多的丝绸。到时候,何愁在镇上买不起房。”

蒋华闻言,也觉得这话很在理,不过也总不能还让女儿每日都花一个多时辰在来回的路上吧,那样得浪费多少念书的时间啊。

见阿母开始犹豫,蒋兰立刻乘胜追击道:“依我看,咱们可以先在镇上租一间房子,等日后有了余钱,再考虑买房的事情吧。”

“嗯,阿兰说得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过几日就去镇上看看,先租一间房子给阿兰住吧。”蒋华沉吟片刻,最后还是决定采纳女儿的建议。反正房子容易买,好地却是几年也难得遇上的。“我明日便去拜托村长替我留意一下买田的事情。”

如意就知道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蒋姨被兰妹妹说服,不过兰妹妹还真是能干,不仅读书这么厉害,连口才都这么好。而且如意发现蒋兰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家里的很多事情,明面上是蒋姨说了算,但实际上每次兰妹妹说的话都很有用。

于是买房的事情暂且搁置下来,第二日,蒋华便与蒋兰和蒋河一起走路去镇上。看着两个孩子进了何府之后,蒋华便掉头去镇上找了专做这类营生的牙郎。跟着牙郎看了好几处房子,最后蒋华选了离何府最近的一间,付过定金之后,蒋华便拿到了钥匙。

这间房子带了一个很小的院子,不过院子里什么都没有。蒋华四处打量了一番,心想虽然这是为阿兰念书准备的房子,但还是得准备一些生活要用的东西。若是能在这里吃饭便再好不过了,那样既省钱,对身体也好。

只是总不能叫阿兰自己做饭吧?但自己和张氏又都没时间来照顾她……

想到这里,蒋华突然发现自己漏了一个人——如意。反正如意在家里也不过是给张氏打打下手,倒不如跟着阿兰来镇里,这样还能照顾阿兰的生活起居。

阿兰一向与如意谈得来,说不定这样安排还能让他俩的感情更好呢!

打定主意之后,蒋华便出门买了锅碗瓢盆和床单被褥等东西,把房子收拾好之后,她看了看天色,也差不多快到蒋兰散学的时辰了。于是蒋华三下五除二地将剩下的东西归拢,然后便连忙赶到了何府,一眼就看到了女儿在等自己。

见蒋兰只一个人,蒋华纳闷道:“你阿河姊呢?”

“哦,也不好让阿河姊跟我一起等阿母,因此便请她先回去了。”蒋兰解释了一句之后,看着阿母满头大汗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阿母这是去做什么了?”

蒋华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头看着蒋兰道:“我已经与牙郎赁好了房子,待会儿我先带你去认认门,你也看一看还有什么要添置的。”

蒋兰没想到阿母居然这么快就把租房的事情给搞定了,也怪不得她一身汗了。按下心中的感动,蒋兰便跟着阿母一起到了新的住处,走进院子,见所有东西都归置得整整齐齐的,蒋兰弯了弯嘴角。

推开门之后,蒋兰便看到了铺好的床,床边还摆着一张长案,正好可以用来学习。

一般租来的房子不可能准备得这么齐全,想也知道这是阿母的功劳了。自家人,道谢不免显得见外,但除此之外,蒋兰一时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见女儿愣愣的,蒋华拍了拍她的肩道:“怎么,对这房子不满意?”

蒋兰闻言,连忙摇头否认道:“没有,女儿很喜欢,辛苦阿母了。”

“这有什么!”蒋华见女儿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哈哈笑道:“我可是你老娘,不为你辛苦还能为谁?”

是啊,做父母的,为了子女,总是心甘情愿付出自己的一切。

蒋兰虽然在心理上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血缘就是这么神奇,有时候蒋兰甚至会有意在父母面前展现自己孩子气的一面。前世的自己在孤儿院长大,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父母亲情,没想到一朝穿越,倒是得到了这许多从未感受过的爱。

见蒋兰发起呆来,蒋华不得不又拍了拍她的肩道:“行了,太阳已经下山了,咱们也该回家了。”于是二人锁好了门,便走上了回家的路。

“阿兰,让如意跟你来镇上,照顾你的饮食如何?”

这边蒋兰还在感叹自己的身世际遇,忽然听到这么一句,直接被打断了感慨——阿母真是一心一意地把如意当成自己的童养夫了,这种时候还不忘把如意带上。

“阿母,如意一个男孩子,怎么好跟我住在一间屋子里,而且若是我去上学,他就只能一个人在家了。镇上不比村里,周围住的都是些不认识的人,留他独自在家,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呃……”蒋华噎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听女儿这么一说,顿时感觉自己的安排好像确实有些不妥。“那照你说的,你自己一个人住不也一样不安全嘛。我和你爹爹又要在家里忙,你倒说说,有什么其他的法子?”

我可是一个成年人!

生理年龄八岁、心理年龄二十八岁的蒋兰在心中默默说到。自己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自立能力绝对是顶呱呱的!“阿母不用担心,我每隔几日便会回一次家,你们若是不放心,只要有时间都可以来镇上看我啊。”

看女儿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蒋华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这女儿虽然话少,却是个主意大的,既然她这么有信心,那就先照她的意思办吧。

“也行,那就先这么着吧。”

于是蒋兰就这么在镇上常住了。之后得知此事的郑良嚷嚷着要去蒋兰家里做客,因此蒋兰便索性邀请了刘怡、王清水和蒋河一同去家里做客。

“今日便请各位阿姊尝尝小妹的手艺吧。”蒋兰带着郑良四人进了小院,安置好她们之后,就打算亲自下厨做几个菜招待众人。

刘怡一向照顾人惯了,闻言便起身道:“阿兰这么小,够不够得着灶台还两说呢,我看还是我来做吧。”

“怡姊姊不必担忧。”蒋兰笑道:“我在家也做过这些事情的,垫张凳子就行了。”

“哈哈哈!”听了蒋兰的解释,郑良的第一反应就是大笑,因为这个画面想象起来也挺有喜感的,特别蒋兰平时还一副特别老成的样子。

王清水却是瞪了一眼郑良,然后又牵了蒋兰的手道:“兰妹妹小小年纪就会自己做饭了,哪像你,这么大了还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什么嘛,我那叫有福气好吗!”郑良心虚地小声嘟囔着,不过她也察觉到了自己方才的话有些欠妥当,毕竟出身贫穷并不是阿兰的错。况且阿兰聪明勤奋,就算家里条件不好,今后也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蒋兰哪里还不清楚这两人的官司,立马就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自己做饭也挺好的,至少能按自己的喜好做。好了,你们就安心在这里聊聊天、看看书,我很快就能把饭做好。”

“我跟你一起去吧。”刘怡见蒋兰还要开口拒绝,连忙补充道:“不看着实在是不放心,就算是给你打下手,总行了吧?”

见刘怡态度坚决,蒋兰便没再反对。进了厨房,蒋兰火速把饭给蒸上,然后便手脚麻利地开始洗菜,刘怡在一旁基本没什么插手的机会,最后还是蒋兰瞧她无事可做,便请她坐在灶前帮忙看火。

忙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蒋兰很快就弄好了一桌菜,郑良和王清水尝过之后,都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于是宾主尽欢,蒋兰的第一次请客算是圆满成功了。

从此以后,王清水和郑良便经常去蒋兰家蹭吃蹭喝,三人的关系也算是比一般同窗更进了一步。

却说蒋兰一直在镇上住着,一般五天左右回一趟家,日子不紧不慢地向前,年底,乙班众人考试的这一天终于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