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818混进我家粉圈的那个影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11/26 1:00:11 作者:苏拾五 来源:晋江文学城
818混进我家粉圈的那个影后
818混进我家粉圈的那个影后
作者:苏拾五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名《818那个为了黑我爱豆对家而混进我爱豆粉圈最后还和我爱豆在一起了的影后》清冷话少会武功的小影后x有钱任性会说瞎话的小鲜肉【正经版】黑料缠身的影后叶梨重归娱乐圈后,人生就跟开了挂似的。到手的资源不是大爆配置,就是一线班底。不小心掉个马,还拐走了和她搭戏的、圈内最炙手可热的小鲜肉。荧幕情侣终成真,有人欢喜有人愁。记者:(橙梨)在一起后,你(你们)有何感想?CP粉:还要什么我?!!纯粉:脱不了粉能怎么办啊,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程淮安:情话全靠四舍五入和自我脑补:)叶梨(瞥了旁边爱动手动脚的某人一

清水村的人一开始对城里来的知青挺新奇的,莫名的又带着一股子尊重,后来时间长了,发现知青都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农活都干不好,有些还娇气。

更甚至有些知青溜须耍滑比乡里人都熟悉!

生产大队长叫顾国强,名字都是浓浓的时代气息。

夏以弦和周含到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了,顾国强交待的也简练,把他们安排到知青点,明天就跟着老知青一起去田里干活。

两人还算是幸运,躲过了最忙的抢收,紧接着就该播种。

夏以弦刚进村的时候没见几户人家,现在在村子里,深一脚浅一脚都是泥巴路,周围大部分都是草房,就是那种混着土和泥,再凑点麦秸秆还有其他的什么出来的房子,偶尔也会出来个砖瓦房,风一吹,还能闻到动物粪便的味道,寒酸的不成样子。

但思想觉悟很高,墙上跟随伟大领袖的标语层出不穷。

知青点的房子是后来建的,还算可以,不是木头的,勉强能够遮风挡雨。

知青点的人看着来的俩小姑娘,一个比一个好看,周含是那种邻家小妹的长相,娇憨可爱,但被家里宠坏了,所以看着就有一股子娇蛮和高傲自大。

夏以弦的长相本来和她原来世界的有些差异,但因为她来到了这个世界,长相也慢慢向原来的靠拢,现在已经完全重合。

柳叶眉鹅蛋脸,潭水汪汪的桃花眼,眼角还有一颗浅浅的泪痣,眉宇间流露出一股哀愁却又带着坚毅,肌肤赛雪,晶莹如玉,清纯动人,媚而不自知。

在这个年代,这个长相太出众了些,也太夺目了!

只是,这两个哪个都不像是会干活的料!

知青们的心思百转千回但面上不显。

“你好,我是梁华明,来这里已经快六年了。”

梁华明五官周正,浓眉大眼,皮肤黝黑,身上散发着饱读诗书的书卷清香。

“你好,我是周含,来自首都。”

周含抢先说道,语气带着掩藏不住的自豪,再加上她穿着打扮也比夏以弦亮丽些,看着家境都不错。

夏以弦不是很能理解周含争这种小事的意义,“你好,我是夏以弦。”

“你们俩是一起来的,夏同志家是哪里的?”

梁华明一看就是知青点的老大哥,能管事的那种。

“也是首都。”

“真巧,我也是。”

周含在一旁听的都快气死了,明明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凭什么梁华明只在夏以弦身边献殷勤?

夏以弦她们住的地方是大通铺,所有的女知青都在这里。

她自己选的下乡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低头开始收拾东西,就是周含,大小姐脾气上来这也挑剔那也挑剔,但这里也没人捧着她。

夏以弦下乡之前自己歪歪扭扭的在冬季衣服的内衬里缝了个小口袋,把花三毛钱赚到的小铜片塞进去,在这个年代,这种东西被识货的人看出来说不定就被扣上封建残余的帽子。

把东西整理好,略微收拾了下就进被窝了。

但躺在床上,身下硬的硌人,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有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脑子里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夏以弦想到在田埂里不正经的男人,顾忠湛,顾大柱。

电光火石间突然抓到了什么,顾忠湛就是这本书里女主的小叔子,男主的弟弟!

刚刚那个梁华明,就是女主徐虹劈腿的知青,顾爱国这个生产大队长是男主的爹。

关系是理清了。

夏以弦觉得自己也是闲的,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竟然还去理人物关系。

女主重生前后和自己都没有任何关系,就连重生后周勇后来爱女主爱的死去活来的,原书里的夏以弦也没和女主正面交过锋。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整夜,还没闭眼睡觉,鸡叫声扯着嗓子起来了,此起彼伏,伴随着上工的钟声,周围的知青陆陆续续的揉着惺忪的睡眼起来。

“你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夏以弦听到声音侧头,是睡在她旁边的姑娘,长的眉清目秀,只不过皮肤有些黝黑还带着这个时代特有的营养不良。

她似乎是叫杨丽丽。

夏以弦客套的笑了笑,“还好。”

杨丽丽看她眼底乌青就知道她没睡好,也不戳穿,“今天还要干活,播种虽然和抢收比不算累,但你刚来估计也不适应,还是要好好休息,在这里真的得自己照顾好自己。”

夏以弦面色一怔,笑的真诚了些,“谢谢。”

陌生年代陌生人的善意。

可这是一本书。

夏以弦到现在还没把自己的心态放正,她来的糊里糊涂,每天做着一觉醒来就回到原来世界的梦。

上工的时候她被分到和另一个老知青一组,叫林瑜。

她下乡已经快四年了,但看着比杨丽丽那个刚下乡一年的要好得多。

皮肤只是被晒黑了一点,也没有营养不良的泛黄。

夏以弦刚跟着她走到地方,林瑜用手一指,“这块是我们要干的。”

紧接着她又说,“从中间开始分,你一半我一半。”

夏以弦对这个安排没有异议点点头,只是,“那个,我不会做,你能教教我吗?”

林瑜瞥了她一眼,拎着锄头走到地里,“不会就看一会儿,自己琢磨着干,各做各的,别指望我会帮你。”

夏以弦不知道林瑜是不是平时脾气就这么刺,还是单纯的不满意她。

又觉得自己想太多,她才刚来,怎么人家就看不惯她?

夏以弦看了会儿觉得差不多,拎着锄头就去做自己的那一部分,到中午的时候发现自己和林瑜干的速度差不多,都快追上她了。

心里生出了点淡淡的自豪感,以及肚子叫了一声。

她来到这个年代都没有吃过饱饭。

独自拎着农具去食堂,林瑜早走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知青是吃集体伙食的,大队一开始配有司务长,后来就由知青们自己管理,大队长选了个能干细致的知青当司务长,后来又选了几个做饭的,每天也拿工分。

夏以弦回去就能吃到饭,这挺好的,打了饭坐在搭了个棚子的简陋餐厅吃饭,比她在这个年代家里的饭还难吃。

油少味淡,糟糠馍馍,她吃一口都委屈的想哭。

“你感觉怎么样?”

夏以弦勉强把馍馍咽下去侧头看向说话的人,“还好。”

杨丽丽见她吃的艰难,又看了看她白嫩的和他们完全不相符的脸蛋儿,“多少吃点,下午会更累,这才第一天,以后的路还长。”

夏以弦嗯了一声,两人坐一起沉默的吃饭。

周含似乎是为了和知青们打好关系,硬凑进一个小团体里,也不知道相处的如何。

杨丽丽低头吃的狼吞虎咽,和旁边小姑娘斯斯文文的吃相完全不同,吃的正嗨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小姑娘声音。

“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杨丽丽正在喝汤差点没被呛死,夏以弦拍了拍她的背,替她顺顺气。

“慢点喝,没人和你抢。”

这是喝的快慢的问题吗?!

“夏同志,我觉得你思想有问题。”杨丽丽顺了口气,“不要觉得别人对你好就是有企图,而且我也只是提醒了你两句。”

夏以弦点点头,“那你叫我以弦或者夏夏吧。”

“你可以叫我丽丽。”

好朋友从互称昵称做起。

下午的时候夏以弦这个新手自然比不上林瑜的速度,等她做完今天的工作,天都要擦黑了。

林瑜和中午一样早就走了。

夏以弦知道人家没义务等自己,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尤其是天快要黑了,她人生地不熟的,幽长的小道儿像是贴着地面爬行的毒蛇,每走一步就多一分恐惧。

夏以弦抱着锄头,如果有坏人或别的什么,这是她唯一防身的武器。

好在路上很安全,回到知青点正好碰到杨丽丽,她回来的也挺晚,不过她们是结伴而回,不像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杨丽丽看见她有些惊讶,“你怎么一个人?”

“我干活慢落后了。”

杨丽丽想到和她一组的是林瑜,也就明白了,安慰她,“好了,等过一段时间我不忙了和你一起走。”

“没关系,我快点干活,就能早点回来了。”

杨丽丽觉得夏以弦的性格是真的好,不计较,不抱怨连牢骚都没有,就安安静静的做事。

比一起下来的那个周含好太多,听说周含第一天什么都干不完,耍大小姐脾气让同组的帮她做完了所有的活。

条件艰苦,夏以弦舀了一搪瓷盆的水,拿毛巾沾水擦了擦身子,一边擦一边心惊胆战,黑漆漆的就怕有谁会突然过来。

而且环境还差,她擦了好几遍还觉得自己脏,又想起家里干净明亮的浴室。

干净明亮,她都开始用这种形容词了,往常她形容自己家都是富丽堂皇。

她现在对生活的要求只有干净。

来到乡下的第二天晚上,夏以弦蜷缩在被窝里莫名的想哭,她没受过苦,也没干过活,连刷碗扫地都有保姆解决,真的是娇滴滴惯养出来的大小姐。

尤其是现在她动一下都觉得自己骨头要碎了,估计明天会疼的更厉害。

握了一天锄头的手磨的发红,碰一下都想倒抽一口凉气。

都因为莫名奇妙的来到这个年代!

夏以弦又想到了前几天做的那个梦,七十年代的夏以弦,说和她互换了人生!

如果梦是真的,那她一定也有能回去的方法!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林瑜看到夏以弦眼底乌青的一片,唇角一耷拉就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看着就娇气,矫情!

知青们还传夏以弦性格好,照她看,都是装的!

今天同样的夏以弦比林瑜慢,又是她一个人走回去。

天依旧是擦黑,如果她还是这个速度,等到了冬天,天黑的早,她就是摸黑回家了,那更危险!

夏以弦回去的路上总感觉有人一直跟着自己,回头,草垛子旁边的杂草似乎动了动。

“谁!出来!”

夏以弦呵斥道,过了会儿没有动静,转身就跑,只不过绊着个东西,没有摔倒但踉跄了几步。

后面跟着的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走了出来。

见她稳了身形,嗤笑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她笨。

夏以弦心中一惊,果然是有人跟着自己。

回头,是顾忠湛,书里男主的弟弟,她进村第一天就坐在田埂上调戏自己的男人。

夏以弦抿着唇握紧锄头。

顾忠湛目光落在她握紧锄头的手,坏笑着走近她,语气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小知青叫哥哥出来是想和哥哥做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墨兰辞之梦龙遣之进入冥地

    幻鹤的身影再次冲入云霄,但却没有继续冲击冥地。声声鹤戾,回荡在寰宇之间。身若火凤,缠绑在鹤身之上的锁链早已随着先前的冲击化作粉末。”这是传说中的古荒异禽--幻鹤?“杀生和尚舔了舔紫色的嘴唇,一对眼眸猩红妖邪,半边脸写满了奇异的符文,剑锋一样的眼眉漆黑如墨,鼻梁高挺,脸色淡白。手持一把骷髅禅杖。阵阵寒

  • 海贼之最强全能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薛芸婷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里面的她穿着红色喜服,赤着脚在街上一路狂奔,身后是几个带着棒子的小厮,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跑得越来越慢,不稍片刻几个小厮已经到了跟前,不由分说的架着她就走。街上空无一人,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画面跳转,她被扔到地上,周围宾客满座,笑嘻嘻的对着她指指点点。“大婚当日,新

  • 雷奥尼克斯战纪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全体起立,广场上集合。”出人意料的是,周漪走进教室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转身出去了。没有人敢怠慢,一众学员们迅速出了教室,整齐而安静的跟在周漪身后。史莱克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堆放了一堆铁链。在周漪的命令下,学员们整齐站好。“元萝。”周漪叫道。“在。”元萝上前一步,应道。周漪向所有学员道:“

  • 踏破空晨第5章在线阅读

    不祥之刃在军国主义的诺克萨斯,女人的首要责任就是养育强壮的小孩,为参军的丈夫传宗接代,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有些女人却不把养育当作自己的天性,卡忒琳娜便是其中之一。身为受人敬畏的诺克萨斯将军杜-克卡奥的女儿,卡忒琳娜对他父亲的刀比对裙子、珠宝和她姐妹们过分关心的琐事更感兴趣。童年时代的一次争吵很快揭

  • 异人罪案录感谢你离开我

    “即使你在我身上拿了个3+1,追平了比分,那又如何?球在起手上,球权是我的,你根本阻挡不了我!”铁牛嘿嘿冷笑道。“最后的胜利依然是我!”“那就试试看!”杨征淡淡笑道。杨征有系统在手,附身了库里的三分绝技和卡忒的恐怖无敌的弹跳力,他又何惧铁牛?哔!裁判哨响,铁牛右手持球,沉肩探步。没想到,杨征却往后退

  • 竹马又甜又盐之万众瞩目的婚礼(6)

    今天终于到了结婚的日子,何俏俏深呼吸,心里紧张的不行。她人生的第一次婚礼,竟然就这样嫁给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可是却没有丝毫逃脱的办法。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她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命运,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她如何对待这个婚姻。化妆师早早的来给她梳洗化妆,戴上漂亮的皇冠,披上头纱,换上

  • 异界之超神联盟进入万家

    第五章:进入万家花小六看着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在短短间聚集这么多人!忽然,远处传来了迅疾的破空声,几吸间就有几道人影就从四面八方的房子上赶了过来,飘落在院子里的人群之中!众人看到来人,都分分自觉的闪到一边。把破房子前面全部留给了几人!来人中,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从几

  • 贴身小蜜很凶猛在线阅读第七节

    神魂空间,又称作识海。是修士从凡人成为修士时的一次灵魂意志的升华。是神魂存在、壮大的场所。陈悦的神魂空间内,有三个不同的陈悦盘坐对视。除了普通神魂的陈悦,其他两个陈悦仿佛天地两极、天生对立。一个缥缈虚无、清光环绕,仙风道骨。一个厚重沉稳、浊光相伴,魔纹环绕。奇怪的是,一靠近仙风道骨的陈悦,就会有生机

  • 冤家路窄:总裁追上门之一(1)

    苟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是懵逼的。一本大书躺在他的脚下,无数电路在他周围穿梭,他赤着脚踩在书本上,踩的赫然是几个大字:……现在,你进入了游戏。苟雪的腿有点儿抖,脚跟有点儿软,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呸,真疼。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苟雪那天打开了网页,找到了时下最流行的快穿类文,随意点开了一个没什么名堂的小作

  • 炎龙决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了高速,进入山丘县县城,阿九感叹:“这四面环山的,要不是有路,还真不知道这里面藏了这么美一个小城镇。”天已擦黑,只见万家灯火,小城镇的楼房都是统一规划,整齐划一,道路两旁立着整齐的杨柳树。胡莱抱着手看外面,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清新的风,穿着薄薄羽绒服的行人三三两两的闪过窗外,袁臻减了车速,找寻最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