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等凤归来第6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0:54:44 作者:小绛紫 来源:17K小说网
等凤归来
等凤归来
作者:小绛紫来源:17K小说网
何为魔?难道魔界之人生来便是魔了吗?他生而不凡,拥有这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为世人所不容,所有人都想要置他于死地,可他心性纯良,从未想过伤天害理,所做的那一切,全都是为了她。他们之间的爱情,简单,美好,却又无比曲折。他们一起经历生死,曾以为世间再无任何阻碍,可到头来,天意依旧将他们分离,他不再温柔,不再真心,而是天底下的最冷血无情,他杀人嗜血,侵占人界,看上去欲望无穷,可他心底从始至终在乎的,只有她。若是世间无她,纵然坐拥浩瀚宇宙,也不过落世尘埃。

白天的工作还算顺利,村里的活动室都没人打牌了。但是戴岳不放心,怕村民们白天休息晚上开战,索性不回家,晚上开着车打开喇叭在村里两头宣传。

原本晚饭后的确有人在活动室门口晃悠,戴岳的宣传车跑过两趟之后,活动室干脆关门了。

按照农村的活动规律,不用太晚,九点多没上桌的话基本就没人打牌了。

连续几天宣传,戴岳看到有人被断掉牌瘾之后拖着行李进城打零工,宣传已经处见成效。

恰逢这天要去镇上开会,戴岳跟何元武打个招呼,让他宣传不能停,随即便去了镇上。

何姓活动室老板何元文见宣传人换成何元武,猜想着戴岳可能不在村里,心思活泛的他马上给活动室的几个常客打去了电话。

有常客不太愿意,害怕真被戴岳举报之后以赌博罪关起来,何元文解释到:“这个还不简单,咱们身上都不带钱,先打筹码,散场的时候结账不就行了吗。”

实在捱不过牌瘾,几人便像做贼一样溜进活动室。他们像贼,其实更有人比他们贼,见到他们溜进活动室之后,也跟着溜了进去。

何元文给每人发了一副扑克牌:“打十块底,一张扑克牌就是十块,花牌算一百,散场结账。”

终于又可以过过牌瘾,这些人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上了桌。

路上的何元武也不是傻瓜,知道何元文家的活动室又重新开业,碍于是自己堂弟,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他特地留心过上次吵架的何元斌,这小子上次打牌吵架之后好像长了记性,几天都没出门。

镇上的会议一天开不完,明天还得组织学习,戴岳特地打电话叮嘱何元武,禁麻的宣传不能断,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势头,直到村里的麻将之风彻底断绝为止。

何元武心里有些拗不过,跟何元文打了个招呼,让他注意影响。何元文的意思是,戴主任一回来就停,不会让他难做。话说到这份上,何元武也不太好要强,只好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有一说一,对其他组的禁麻宣传他可是非常卖力的。

在何元文活动室打牌赢钱的人也是蛮爽的,散场数扑克牌张数之后,输家回去拿钱过来,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轻松的混过去,而且还增加了收入。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禁麻啊,这不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吗。

第二天根本不用何元文邀约,差不多的点几个麻友便凑了过来。进门之后默契的在何元文手上拿了副扑克便直奔麻将桌。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来了更多的人,都是打牌的人,不需要讲什么规矩,上桌就开始,一会儿活动室七桌麻将一桌斗地主便坐满。算算台面费今天又可以收好几百,何元文不得不佩服自己想出扑克牌当筹码的妙计。

今天的牌面不像昨天那样平稳,输赢不大,哪一台的输赢都在千元以上。特别是社会人何劲涛在的这一桌,另外三个牌搭子都是他的叔叔辈,可没一个人谦让一下,他一家已经输完一副扑克,在何元文手上拿的第二幅扑克也输了一半,算起来就是三千多块了。

但是赌场无父子,三个叔叔没有一点放过他的意思,都是趁他病要他命。特别是那个所谓的大叔子何元博,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模样,一人就赢了两千多。

赢钱这都没什么,每次收扑克牌的时候,何元博还一副渐渐的模样:“哎呀,这是我大侄子孝敬我的,不拿都不行哦。”

“哎呀呀,今天难得大侄子这么慷慨,我要是客气岂不显得太假了。”

可恨手上的麻将牌太不争气,何劲涛恨不能将牌面给捻平都抓不到自己想要的字,只能闷头阴沉着脸希望手气可以好一些可以打一打何元博那张令人讨厌的脸。

不管如何腹诽,手气就是干不过何元博。散场时数扑克牌,何劲涛总共输了两幅多,合计四千八百块,何元博一人赢了四千。

散场之后,输家回去拿钱,赢家在活动室等待。不一会儿,各张牌桌上输赢平账,只剩下何元博和两个牌搭子等待何劲涛拿钱过来。

三人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何元博便催活动室老板何元文:“元文,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何元文火急火燎的跑到何劲涛家,只见何劲涛正好整以暇的在院子里坐等开晚饭。

“劲涛,你怎么回事呢,三个叔子还等着呢。”何元文催到。

何劲涛愕然的看着他:“不是散场了吗,等我干嘛?”

何元文哭笑不得:“你小子给我装,快点拿钱去平账吧。”

“拿什么钱,平什么帐?”何劲涛继续无辜的问到。

何元文说到:“一张扑克牌十块,花牌一百,你总共输了四千八,元博叔还等着你拿钱呢。”

何劲涛眨眨眼睛:“扑克牌是钱吗?怎么没人跟我说呢?我只听说你家活动室打牌用扑克,所以就去混了下时间。”顿了一下他继续说到:“哦对了,我输了三幅扑克没给钱,总共是六块吧,我把钱给你。”说罢从身上搜罗半天弄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等一下我找家里拿一块补给你。”

何元文能开活动室,也是在江湖上跑过的人,他一把将何劲涛的钱打落:“你小子想赖账是不是?”

何劲涛并不生气,躬身将五块钱捡了起来:“叔,我是那赖账的人吗?我去活动室的时候也没人跟我说扑克牌是钱啊。”

“这个还用明说?”何元文急到:“你也是在社会上跑的人,该懂的规矩不用人教吧。”说罢他回忆了一下,因为昨天进展顺利,所以约定俗成的认为一张扑克牌是十块,导致今天忘了交代,被这小子钻了空子。

正在这个时候,何劲涛的妈妈黄四枝从屋里出来看到他俩,疑惑的问到:“元文,你和劲涛在说啥呢,该不会又要拉我儿子去给你凑桌,让你好收桌面费吧。”

憋了一肚子火的何元文哪听得了这个,阴阳怪气的说到:“你儿子只输得起扑克牌,我哪敢叫他。”

黄四枝感觉这话有听头,便追问到:“什么叫我儿子只输得起扑克牌?要说光明正大的打牌,劲涛输多少我都给得起。”

何元文说到:“那正好,刚刚你儿子在活动室输了四千八,人正等着给钱呢,你给吧。”

黄四枝被堵得迟疑了一下,问到:“和谁打呢?”

何元文答到:“元博,元登,元海。”

听到这几个名字黄四枝便跳脚起来:“这都是些什么人?个个都是老江湖,你拉劲涛一个小孩子去垫脚,不等于把我家的钱往外送吗?我就说你那活动室开起来是在害人,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害到我家来了。”

何元文大声辩到:“什么叫我害人?我没叫过劲涛,是他自己去的。”

“就算是他自己去的,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看到牌搭子不对难道你不会劝劝吗?还难为你是个堂叔呢。”黄四枝喝到。

何元文张大嘴巴,一肚子火却不知从何发起,只得悻悻到:“算了,我不和妇道人家争吵。”说罢便转头回了活动室。

见何元文回来,何元博迎了上去:“钱拿到没有。”

“拿个锤子,”何元文没好气的到:“你自己赢的,自己不会去拿?”

何元博问到:“他要赖账?”

“你自己去拿,别问我。”何元文气呼呼的坐到一边:“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虽然不知道何元文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毕竟事关四千块钱,何元博径直往何劲涛家而去。

一进院子,黄四枝和何劲涛正在母慈子孝的吃晚饭呢,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黄四枝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元博来了啊,正好,我们才上桌,一起吃晚饭吧。”

何元博不答,只说到:“我找劲涛有点事儿。”

黄四枝说到:“有什么事还得背着我?不会是你这个叔子要带着劲涛做什么坏事吧。”

何劲涛也说到:“叔,有事您可以直接说,没必要避开我妈。”

何元博思虑一下,开口到:“劲涛,劲涛牌桌上的帐得解决了吧。”

话音才落,黄四枝将手中的碗往桌上一顿:“什么帐?我都听说了,去的时候明明是打扑克牌,散场了却要给钱,你们这是合伙在骗劲涛吧。”

何元博皱眉到:“什么叫骗,劲涛也是二十多的人了,哪会有打麻将输赢扑克牌的事?不都是讲钱吗?”

黄四枝喝到:“劲涛二十多也是你的子侄,为什么不在上桌的时候就用钱结账,偏偏要用扑克牌?”顿了一下她又喝到:“哦,我明白你们的算盘了,输了就输扑克牌,赢了就找劲涛要钱是不是?不是我说你,一个做叔子的人,不晓得带着子侄做点好事,偏偏想方设法骗小孩子的钱,你到底要脸不要?”

何元博跟何元文一样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只得垂头丧气的回活动室。

眼见何元文跟没事人一样坐着,何元博气不大一处来,冷冷到:“我不管,在你家活动室赢的,何劲涛不给钱该你补上。”

何元文侧头瞪了他一眼:“元博,你这话说得有点不上道了吧,你赢钱的时候分过我没有?咋地现在要不到钱想赖在我身上?我好欺负些吗?”

何元博动了真怒:“你就说给不给吧。”

何元文嚯地站起身:“你这人莫名其妙,咋地,不给就要和我干仗?你当我怕你不成?”

虽然都是一个祖宗,但几代下来基因有了很大变化,何元文虽然白白净净看着很斯文,但身体壮实得很,何元博站着顶多齐平他的鼻子。

打又打不过,钱又要不到,何元博只得恨恨到:“行,算你狠,不过你给我记着,今天这帐我迟早是要算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