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浮生谱之第一章(1)

2021/11/25 23:45:27 作者:神罗丶 来源:3G小说网
浮生谱
浮生谱
作者:神罗丶来源:3G小说网
大唐贞观十三年,太宗李世民为治大旱天灾,下令通渠开山,于武陵城附近山脉之中掘出四天棺之一镇神晶棺,人间世与三天九霄的故事,由此拉开帷幕。三门六派,上古神话,三天九霄,黄泉碧落,金戈铁马,共谱乱世浮生。独上九霄挽云,醉书一世浮生!PS:我写了本有人的神话。

01.

我慢悠悠翻过一页书,余光飘到门口。

一颗翠绿的脑袋伸进来,双眼渴求的望着我。

真绿啊。

我语重心长:“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要带点绿。”

一头翠绿色的小孩跑进来,瞪大翠绿色的眼睛,翠绿翠绿的看我:“白大哥,你说什么?”

我冷酷的笑:“没什么,都是幻觉。”

小孩哦了一声,挥舞着自己的菜叶子,目光不灵不灵:“白大哥……该到浇大头二十二到大头一百零八的时候了。”

我站起身,镇定的捏住了那片叶子。

02.

孩子名叫大头二十一。

我叫莲花白,姓莲花名白,是这里的老大。

从物种上而言,我跟大头二十一是一种植物,只是用了不同的称呼。

我拉着大头二十一,从大头二十二浇到大头一百零八时,陷入了严肃的思考。

当一亩包菜的老大,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过我毕竟是一颗包菜精,而不是竹鼠精。

不用担心自己中暑真是太好了!

03.

一亩地才产一百零八颗包菜,我觉得门口这块土有问题。

不,肯定不是我种的不对。

看着我捧在手心的,卷心菜高产种植方法。

只要潜心研究这本书,我很快能种出水灵灵的包菜,当上农产品销售总代理ceo,迎娶菜田中最美的包菜精,走上菜生巅峰——

这么想想,还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04.

种植蔬菜好帮手,就选卷心菜种植方法。

我把小孩拉来,指着书上鸡爪字,语重心长的说:“二十一,书上写了,隔三天浇一次水,大头会比现在长得好,你看明天——”

菜色小孩,突然大哭。

“白大哥,大头他们不能没有水会渴死的呜呜呜……”

我垂死挣扎:“可是这上面——”

“大头他们快要化形了,没有灵泉喝,肯定不能化形了呜呜呜……”

对哦。

是包菜精,不是包菜。

我冷静的合上书,交给他:“二十一,不要哭了,扯菜叶做饭去吧,这是今天的柴火。”

05.

吃完了清炒包菜,水煮包菜,炭烤包菜,我拿起铜镜照了照脸。

满脸翠绿,非常棒了。

我站在石阶的尽头,望着孩子变成包菜,轰轰轰的滚了下去。

被两块岩石挤在了路中央。

我冷漠的笑:“脸盆那么大就算了,两层楼那么大,能滚的下去吗?”

一直把大头二十一牵到妖市,这孩子还哭哭啼啼的,等我从垃圾堆里掏出破烂木板,搭好了小摊,这孩子还哭哭啼啼的,等我将篮子里蔫头蔫脑,四处乱爬的板蓝根精掏出来,一精一石头敲晕摆好,这孩子还哭哭啼啼的——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我脚踏小板凳,身披破布条,举着“挥泪大甩卖”五个大字,昂首大喊道。

“上好的板蓝根精!一株十文,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要十文!只要十文!十文一根板蓝根精!”

06.

声嘶力竭的我,伸着舌头躺尸。

小孩还哭哭啼啼的,一边打着隔,一边弱弱喊道:“十文……十文!买吃亏……买上当……”

我颤抖的捂住他的嘴,并盖住了他的鼻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在掌心虔诚的焚香吧。”

吆喝半天,没人对我的板蓝根精感兴趣,对我感兴趣的人妖却很多。

嘴上一颗痣的猫媒婆,扭着小细腰过来,猫毛扑了我一脸。

“俊俏后生,可娶妖了没有?”

我顺着她身后的方向,看向斜对面小摊上,脸颊白白的羞怯少女,跟正对面小铺,搔首弄姿的蛇尾女人。

“不管是豆腐精,还是蛇精,都不约!”

我磕了一颗伸腿瞪眼丸,气壮山河的喊:“不,本菜绝不跟加工食品,还有动物在一起!”

07.

唉,长得太帅,果然麻烦。

我举着一块铜镜,望着自己这张帅绝人寰的脸,烦恼的叹息一声。

有人轻笑一声。

谁?

我迅速惊醒,并顺着声音,找到了人。

那人正站在我的摊前,抓起一把吱哇乱叫的板蓝根精,不顾它们尖利的声音,将它们一点点捏在一起。

我听着这连绵不绝的哭喊声,脊背发麻,镇定抱起哭哭啼啼的孩子,撸了撸他的菜叶子,没控制好力道,撕啦一声扯下一片,在孩子越来越大声的哭喊声,却保持住了平静:“这位公子,你还没付——”

一小块银子扔进篮子。

我闭嘴了。

大爷!大爷你可以随便捏!

08.

摊前的大爷身长八尺,戴着面具,虽然看不见脸,但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已经及腰。

好漂亮哦。

“大……大爷……”

我摸着凉飕飕的脖子,镇定的问:“你的头发卖不卖?”

大爷抬眼看着我,瞳孔漆黑,一言不发。

我硬着头皮顶住他的注视,又撸下了一片菜叶子:“你看……我家大头……他需要一顶假发……不然头顶绿,多不吉利……”

大爷将板蓝根精扔了出去,越过摊位捏住我的脸——

疼疼疼疼疼疼——

我拼尽全力大喊:“不,我卖精不卖身!”

大爷眼中浮现了雾气。

他全身开始颤抖,几乎掩不住笑意:“卖——”

我愤然脸红,被他捏的脸都变形了:“板蓝根精!蓝根精!根精!”

大爷看了我半晌,又低低笑了,扔出个东西:“够不够捏你?”

一锭金子。

我摸索着把金子塞进怀里,艰难做出谄媚的神色:“随便捏!左边右边随便选!”

大爷的肩膀抖得更厉害了:“……假发?”

我顿时理直气壮:“要想生活过得去,果然还是要点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他看着我,一句话没有说,到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的西装男人开口了。“你是林强的女儿?我们在他的钱包中找到了你的照片和一通没有打出去的电话,电话的备注是家,于是打了过去,你父母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抢救,是我们不小心撞上的,会承担一切责任的,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用我们都会承担的。”医院散发着浓厚的消毒水味,洁白

  • 朕始皇征战星空在线阅读第10章

    见张歆半天没动静,傅染也就放弃了想让她陪着去的想法,然就在傅染即将离开张歆的视野突然就将她叫住,听到张歆的叫声傅染转身一脸傲娇:“干嘛?”张歆却低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嘴角微掀,“马上就天黑了,千万要早点回来,如果路上遇到了没有影子的人记得别搭理,因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傅染就扒着门准备凑近点,却

  • 女修造反记之陌生的“我”(1)

    XY研究所本是M国地下研究所之一。以训练为名不断向M国输送特工,实际上却是用活体人类做实验,增强人体质的同时也减短了人的寿命。死在xy研究所的人不计其数,多是孩子,来源于各战乱国或人贩子集团。研究所疯狂地试图研究出能完全开发人体脑域的药物,而事实上,他们的确诞下了人类史上的奇迹,一个脑域开发程度高达

  • 皇后盗墓也疯狂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包子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十分防备的看着苏依然:“你该不会又想要帮我存压岁钱吧?你们这些大人,总说帮我们存压岁钱,可压岁钱存着存着就没了,哼我才不要给你!”苏依然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道:“我是要还给顾叔叔。”小包子不情不愿的拿出了三张红包,苏依然知道他的尿性,便目光凌厉地看了过去,小包子这才撇了撇嘴又

  • 穿成祥子那件事潘花花

    说到这个大学,她可是用孤儿园与所在的管辖部门开出的证明以及自己的一些才能表现才勉强的够得上那些资助项目的条件才读得上呢。A市的这家著名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就算是考上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读得上,说到底了,就得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成绩,第二是钱,第三就是特长了。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放慢的骑车速度又提升起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