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我的姐姐是霞之丘诗羽之铃铛(10)

2021/11/26 0:56:53 作者:仿若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姐姐是霞之丘诗羽
我的姐姐是霞之丘诗羽
作者:仿若咸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穿越的第一天,老爸给我找了个后妈,还附带一个姐姐——姐姐叫做霞之丘诗羽。没错,《路人女主》里的那位!方冬阳和霞之丘诗羽相遇的时候,她还没开始写轻小说,当然也没有遇到安艺伦也——这真是太棒了!本书又名《就算是姐姐,只要有爱就没什么》、《我与姐姐的同居日常》(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和吴邪回了杭州,毕竟我现在的样子和之前差得太多,去长沙免不了一堆麻烦。潘子解释一下还能混过去,三爷手下那些伙计我可应付不了。

虽然我记忆最初是在三爷铺子里,但最先发现我的地方却是吴邪的古董店门口。据说当时我的状态很差,估计很闷油瓶后来从陨石坑出来时差不多。

我那时身上还带着把一看就违禁的刀,吴邪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把我送过去的。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认真看过吴邪的店面。我辨不出真假,什么都不敢乱动。

这时吴邪抱着一只长盒从里屋出来,对我说:“这就是你的刀。”

我打开盒子,一把通体黑色,泛着紫光的长刀静静躺在木盒里。

乍一看几乎跟闷油瓶的刀一模一样,但我一摸就感到不同。

黑金古刀在卖给闷油瓶之前曾经过我的手,以我的力气当然不可能提起来,不过这么一把好刀我也是仔细看过一番。

黑金刀质地温润坚硬,虽是利器却不带戾气。闷油瓶不是杀戮心重的人,粽子砍了不少人倒没杀过,用黑金古刀倒也合适。

这把刀就不一样了,我只是轻轻一触,一道极其凌厉的锋芒便从指尖逸出,杀气四溢,竟是难得一见的大凶之器。寻常人别说使用,哪怕拿在手里都吃不消。

吴邪看着我流血的手指,摇了摇头,找了块布给我包上:“我问过三叔,老狐狸说这刀煞气太重,要用阴气重的东西镇住。这盒子就是我托人用长在阴地的槐木打制而成。”

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只问了句:“能看出材质和年代吗?”

“这就是我想不透的地方了。”吴邪指着刀身说:“你看上面,这一块一块的暗色斑纹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血迹留在上面再刷了层油封在里面,经过长年积累才让整个刀都成了这种颜色。也不知道它到底沾了多少血气,连原本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古代保养刀具是先擦拭干净再上掺了松脂木屑的油,这把刀大概省去了擦拭的步骤。在血迹还未抹去时便刷上油,于是干透后便有了斑纹,刀身像有无数血色花朵绽放一般。

吴邪继续说道:“它的样式和商周时代的武器很像,用到的锻造术已经失传。可是,经过测定,它从打制出来至今,绝对不超过三十年。”

我说:“哦,那就是还有人掌握锻造术喽?”

“这不是重点,”吴邪道“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就能积累这么强的煞气,如果它经手的人多就算了,要是只有一个主人……小艾,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想说什么——如果杀戮是由同一个人,在三十年内造成,那这个能在如此短时间里积累如此煞气的人,到底凶残狠毒到了什么地步!

而目前的情况是,我有可能就是它的主人。

吴邪见我脸色不对,忙道:“这还都是我的推测,也许上面都是牲畜的血,被人刻意弄成这样的。”

我心想谁脑子秀逗了把猪血当宝贝似的刷在里面,这些斑点如果只是用作装饰就罢了,往凶残了想,很可能是作为战利品保存,上面的每一道斑纹,都蕴含着一次战斗的胜利。

不过吴邪都给我台阶下了,我总不好拂了他的好意,便随口应了两句。

稍后吴邪又收拾了下,似乎是要出门。我本来有些郁闷,看他的神情很激动,好奇问了下,然后他告诉我,他一个从小关系就非常好的朋友要来看他。

我怔了怔,虽然上次剧透差点被扒,但是不得不承认,预知的感觉真的很爽,所以我一有时间就把脑海里的小说拿出来回顾。立刻就想到现在应该已经进入青铜神树的部分,老痒出场了。

如果说《盗墓笔记》哪一部最恐怖,那肯定非秦岭莫属。无论是剧情还是经历都十分曲折险恶,当然,也有可能是没有胖子小哥在边上才让吴邪孤立无援。

不管怎么样,光冲着螭蛊我也不想淌这趟浑水。

可世事不如人愿,吴邪去了没多久就给我打电话,说人家老痒指名道姓叫我去,好像跟我多少年交情似的。

我忘不了到那后吴邪看向我的诡异眼神,估计又脑补了一堆我和老痒相遇在监狱的二三事云云。可实际上我莫名其妙,一头雾水。跟老痒面面相觑,发现他其实也不认得我。

但是为什么叫我来,他又不肯说,只道先吃饭。

于是吴邪点了一桌肉,上了酒。那两人数年不见,很快就把我晾到一边径自聊天叙旧。

我插不进他们的聊天,加上喝了点酒,很快就困倦起来,不知不觉伏在桌上睡着了。

又见那金碧辉煌的天宫,我还站在玉阶上,与那黑衣男子对视。自那一声悠长的通报后,他神色淡下去,从我身边越过,带着一身清冷水汽远去。

我正不知是跟上还是怎样,只听脚下震动,云层中隐隐传来龙啸。

一道电光劈开水面,白涟一现,青龙化形。水神墨发束起,眉压额玉,腰系一翠色玉佩。身形挺拔,神色冷峻。

他目不斜视,快步走出水门,看见我,微微露出笑意。

我要行礼,他过来执了我的手:“既然遇见了。便一同进去罢。”

我浑浑噩噩,一边还记着自己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一边却又觉得这些传说中的情景无比熟悉,那点疑惑积在心里,口上却万分自然地应了。

及至走到殿前,突闻天鼓咚咚作响,钟声急促,天雷滚滚。整座大殿灯火蓦然一亮,再一暗,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人声嘈杂,只有水神的手紧紧握着我,用力至极。

其他人大多左右四顾,而我突然心下悸动,抬头望去。

——红炎爬过漆黑天际,那情景令人心颤。穹顶现出半透明仙障,电光流转,发出“噼啪”乱响。

下一瞬,庭中亮起刺眼光芒,待昼亮褪去,唯见红衣曵地,血色曼殊沙华跃然裙角。

西王母端坐其位,绘着繁复图腾的指套轻轻撩起覆面的蛇纹面具,露出艳烈红唇与半只眼。

眼中一片妖异的绛紫之色。

不知为何,我觉得她的眼神非常熟悉。

我快要分不清现实与幻境,再回过神时宴席过了大半,放眼望去熟识的人皆已退场,遂也离开席位。

我走在路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往这边走,一切都是无意识的举动。突然看见前方影影绰绰的两个身影,那抹熟悉的青衣让我心中一喜,正要迎上去,却见他面前站着的正是西王母。

水神背对着我,似乎在和她说着什么。前行的步伐一顿,我下意识停住脚步。

就在此时,西王母抬起手臂,搂住了他。

她用的力气极大,水神比她高了许多,被拉得低下头,而西王母踮起脚,侧过脸吻了上去!

!!!

我震惊不已,不光因为他们相吻。西王母抬起手臂时衣袖滑落,露出一截雪臂,腕上扣着一圈紫黑之物,正是我左手上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诡异手链!

那一刻,强烈的刺激令我几乎融入幻觉的意识微微抬头,我大口喘着气,骤然清醒。

我是艾忆,我才跟吴邪回到杭州,他出去跟发小吃饭把我也喊了过去。

我在饭桌上睡着,然后就来了这里。

这跟做梦非常相似,你记不得梦境的开端,也不会惊讶梦中发生所有匪夷所思的事。一切都没有逻辑可言,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之前的许多次类似的情况,到最后全都自己醒来,没有对现实生活造成影响——就像做梦一样。

可是现在跟之前所有情况不同——当你意识到这不是现实,发现梦境中的错误时,基本这个梦就会结束了——而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却还在这里。

我还在这里,一座美丽辉煌,完全不像人世的仙宫。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西王母,另一个——我觉得我跟他非常亲密,可是那个名字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但是下一秒,我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不对,我不认识他,认识他的是幻境中的“我”,这个“我”是谁还不清楚。可是艾忆不认识他,艾忆不是这里的人。

我不属于这儿,我要离开,我要回到我的时代——

后背撞上一个温热的躯体,我一声尖叫险些脱口而出,回头一看,差点没哭出来。

闷油瓶!张起灵!小哥!

这张脸一出现,我仿佛找到一个支撑,拽住了他的衣袖——如果不是他还是生人勿近的恐怖脸色,我直接就想扑到他身上去了。我紧紧抓住他,像抓住救命稻草,我想叫他帮我。

可是一张开口,我惊恐地发现自己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不光如此,其实我根本也控制不了身体——我清醒的只有意识,躯体仍不受操控。

刚才的动作也并非我做出来,而是这身体的主人也受到了惊吓,居然跟我想法同步地伸手抓住他。

我来不及去思考这身体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只知道我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如何离开,也不能向别人求救,连控制躯体都做不到。

令人绝望的境地,我心想。

脑中一团乱麻,连“我”说了什么也没听清,隐约听到他说“冷静…………”

冷静什么,这怎么冷静?我都想跟他打起来了。

而“我”似乎也有这种想法,猛地抬起手,月白衣袍上有什么一闪而过,游走在身周的力量集聚,隐隐发出咆哮之声。

闷油瓶——跟他长着一张脸的男人退了半步,但是很快,他又沉着脸上前,手腕一翻拈出一只小小的青黑色铃铛。

我瞳孔骤缩,眼见他将那只铃铛抵到我耳边,轻轻扣响。

“醒来——”

“艾忆。”吴邪手放在我背上,“醒醒,老痒有话对你说。”

我艰难地睁开眼,头疼欲裂,被他摇得更晕。一时间脑中都是浆糊,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最后看见的一幕。

“还没清醒呐。”一声陌生的声音说,然后有个人影凑了过来,我抬眼,正对上他掩在发下的耳环。

那是一只青中带黑的六角铃铛,与我渐渐消退的记忆中最后看见的铃铛一模一样!

我一跃而起,在吴邪的惊呼声中,一把揪住了老痒的耳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无尽乾坤路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掉进海里,还有你这些衣服怎么那么奇怪,我从来都没见过?”少女一连串的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套叠好的衣服,正是李维之前穿的T恤牛仔裤等衣物,还有那部叶初晴之前还给他的黑色水果手机。“吱~~”就在他的手接触到手机的瞬间,一丝微弱而奇异的黑色电流火花从

  • 红宝石护身符在线阅读第五章

    冷严牙齿发出清冷的摩擦声,“滚回你的房间,我在家的时候,不许出来,也别让我看见你。”夏莎撇撇嘴,从地上站起来,白了一眼冷严,没有乖乖的回房间,而是走到餐桌前,她还惦记着自己的美餐。“你这死丫头,难道听不懂话吗?”冷严看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的夏莎,觉得自己简直要疯掉了。夏莎将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砸

  • 仙魂斗战在线阅读第七节

    她视线下移,忽然接触到他手里握着的东西,脑子一下炸开。“你是用钥匙进来的?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顾凌风环着她,姿态仿佛亲密的情……人。他将那钥匙往空中一抛,又稳稳接住,缓慢又低沉的开口。“不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租走我房子的那位‘美丽的小姐’……就是你。”他的房子?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秦冉冉回

  • 琉璃殇之他和她的那些年(8)

    “戴阿姨好!”张锦之穿着白色的纱裙,长长的黑发披散着,乖巧地坐在刘婉绮身旁。脸上是标准的礼仪式笑容。仅十岁的她,将气质这个词诠释得很好。“锦之,越长越漂亮了。”戴美桦轻拂着张锦之的头发,“越长越像婉绮了。”一边的刘婉绮淡淡地笑着,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她的骄傲。“美桦,这是这次的合资合同。”身着淡紫色套装

  • 死神来了之死神系统第八章在线阅读

    可是,你想都想不到,夜冉就是要穿高跟鞋开车。上车,关门,倒车,出门。一气呵成,这样子,要多熟练就有多熟练。一路上,这速度,说实话,绝对是快。也是,这夜冉平时没什么机会开车,这开车的的机会全是在赛车场上练得,就这架势,那绝对是一流的。那种皇后驾到,众人回避,绝对不是虚假的。在夜冉的车速下,原本20分钟

  • 龙魂特工在线阅读你也配?

    他说完,连个好脸色都没给季皓轩,就拽着怀里的女人离开酒店。回到顾家的车子上。许诺是被顾夜白狠狠的摔进后车座的。他压在她身上,并反手关了车门。这个形势下一脸懵逼的小张自然麻利的从车上走了下来,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打扰自家少爷。痛。许诺被摔的胳膊痛后背也痛。可她却顾及不上身体的痛,眼下更可怕的是暴怒的顾夜白

  • 残阳路31号楔子

    万丈山顶,云巅之上。有两位青年,盘膝而坐在山顶上,一位身着白衣,眉清目秀,清新俊逸,挺鼻薄唇,再加上白衣衬着,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位身着黑衣,剑眉星眸,面貌冷峻。他们坐在山顶抬头望天,沉默不语,只有在天上盘旋的飞禽发出阵阵鸣叫。沉默许久白衣为改善氛围道:“天行,你说此劫我们能成功度过去吗?”

  • 谁叫我是鬼!在线阅读第10节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该死的上了他的车啊?此刻,坐在车里的沈欣若真是后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可是偏偏又看那家伙好像一副很累的样子,他怎么了?“喂,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干嘛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纪御辰正打算靠在座椅上小憩,听闻沈欣若的话,深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晶晶亮亮的笑意,这丫头是在关心他吗?也不枉费他一下

  • 那时梨花开满天之青阳镇

    风清扬身子一闪就朝着古树上爬去,同时对着雷豹大吼了一声。可惜这时候的雷豹腿已经软了,连站都站不起来,这让风清扬心里万分震惊,出现的应该是了不得的妖兽,要不然雷豹不会变成这付样子,这是压制,不是种族天赋上的压制就是修为上的压制。就在风清扬震惊的时候,这妖兽也现身了,来到了树下。在火光下风清扬看出了是什

  • 僵尸世界:我能吞噬一切之一往情深(2)

    “雪儿,雪儿醒醒我们到了”“嗯?哦好的好的”慕容雪尴尬的拿掉不知道何时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嘶~自己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没有防范意识,从来没有在和一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卸下防备安心睡着的,今天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夏日夜晚的润禾街人来人往,周边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慕容雪夹杂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无措,第一次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