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我一个黑粉居然变成了超英许愿池之都是红糖惹的祸(3)

2021/11/25 16:26:25 作者:一叶霜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一个黑粉居然变成了超英许愿池
我一个黑粉居然变成了超英许愿池
作者:一叶霜花来源:晋江文学城
艾米丽一个超英黑粉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还是穿到了超英世界,还变成了行走的超英许愿池第一个愿望:给妮妮送一份芝士汉堡艾米丽:神他妈的阿富汗,我要飞过去吗?(来自一个做不起飞机还没有飞行技能的穷人)再说我是个许愿池,不是外卖员好伐?第二个愿望:让卤蛋局长给寡姐涨工资艾米丽:所以我就是一个讨债的吗?(默默拉起写着“辣鸡神盾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第三个愿望:帮助大盾和铁罐和好艾米丽:队长,你变了,你难道忘记了你的青梅竹马口巴口即了吗?面对这些千奇百怪的愿望,艾米丽:我太难了直到有一天,许愿本上

这边的屋里一片温情,那边,钟老汉已经到了李铁嘴家。

杨树村的人也无从考据李铁嘴到底是何方人士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叫什么,只知道李铁嘴是建国前就来了杨树村落脚的,据说他本是因为乱世隐居在杨树村,只想当一个普通种田老汉度过余生,那时候大家都叫他李瘸子,因为李铁嘴瘸了一条腿,平常总是拄了一根拐杖。

而为什么后来又叫他李铁嘴了呢?传说是因为李铁嘴一次发现某个汉子当天出门会遇到意外,可怜他是一家老小的顶梁柱,如果去世了,恐怕家里剩下的人过不了多久就得跟着去了,因此破例提醒。那汉子一检查,果然自己当天要采药会经过的地方有一块石头松动了,如果不小心,可能就被砸死了。

自此,李瘸子会算命的消息就流传开来了。

乡下人对怪力乱神之事总是又畏惧又是深信不疑。李铁嘴少不得帮乡亲们算一算命,只是他说因为不得泄露天机,所以生死大事多半是不肯算的,算得最多的反倒是结亲的两个新人八字是否相配了。

令人啧舌的是,得到李铁嘴夸赞的八字,新人成婚后果然和睦美满,于是大家渐渐都不叫李瘸子了,而是改叫李铁嘴。

钟老汉也对李铁嘴的算命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他跟苏奶奶成婚前,也请李铁嘴看过了八字,李铁嘴说苏奶奶旺夫旺家,因此虽然知道苏奶奶成分不算好,钟老汉还是把苏奶奶娶进了门。

只是谁能想到,婚后,家非但没旺起来,让钟老汉顺利升官当上大队长,倒是过了几年等钟老三出世后,连副队长都当不了了。

这时候钟老汉再急急忙忙让李铁嘴帮忙看家里人的八字,已经来不及了。

李铁嘴挨个一看,就惊道,“这孩子八字跟你犯冲啊,怪不得你媳妇这旺夫命都没能把你带旺呢。”

钟老汉一看,那正是钟老三的八字。

钟老汉因得知老三跟自己八字犯冲,不由把自己丢了职位的原因都怪到了钟老三身上。甚至从此以后,家里凡是遇到什么困难,钟老汉从来不反思自己或者家里本身有什么问题,只会把原因都怪到了钟老三克自己上,因此更是不检讨自己有什么过错了,日子当然越过越差,反而让他对老三克自己深信不疑了。

钟老汉一进屋,就急忙忙先给李铁嘴塞了两块钱,这才开口,“李老哥,你看我这事儿,我家那福星孙女提前投胎了,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李铁嘴把两块钱卷吧卷吧塞好,这才不慌不忙开口,“老钟啊,把你孙女的八字给我看看。”

张老汉立刻递上了写着生辰八字的纸条。

李铁嘴掐指算了算,神秘地笑了,“没事,这福星还是落你们家了,你呀就等着过好日子吧。今天你孙女出生的时候,是不是下了一场雪呀。”

钟老汉喜不自禁,“对对对,我孙女刚出生,就下雪了!”

李铁嘴哈哈大笑,拍了拍钟老汉的肩,“那就错不了,我看你这福星孙女,不但能旺自己,还能旺我们整个村呢!”随即他又故作忧虑,“只是我看你这三儿子,可能不光克着你,还克你们家老二呢。你的这个福星孙女,又是老二家的。我看,若是放着不管,可能福星也会被克着的。”

钟老汉一听急了,福星孙女现在是他钟家兴旺的唯一希望了,可不能让老三这个扫把星毁了。

“什么?老哥,有什么办法能不让他克着我们吗?你可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啊!”

钟老汉急地满头大汗,就差给李铁嘴跪下了。

“我看啊,要想你们一家子能跟着福星飞黄腾达,不被你们家老三克着,怕是只能把你们家老三分出去了。”李铁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这才慢条斯理道。

“分家?”

“对,分家,把你们家老三分出去。”

钟老汉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若有所思地走了。

李铁嘴刚刚还一副不苟言笑世外高人的样子,等钟老汉一走,就嘿嘿笑了起来。他心想,小司命呀,我老头子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李铁嘴送走了钟老汉,关上门又喝起酒来。

他本是仙界人士,这次下凡是特地帮助司命星君历劫的。

如今星君也已经成功出世,想来过不了多久,李铁嘴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等小司命历劫成功,一定要她把星君府藏着的好酒分我几坛!李铁嘴想着那仙酒的美味,又嘿嘿笑了。

...

俗话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几分钟前的东方天庭,高耸入云的南天门外,天兵天将们正在威风凛凛地站岗,突然看见远处一个脸蛋圆嘟嘟,扎着包包头,身着粉色仙衣的小姑娘驾云直奔南天门而来。

天兵们本来各自巍然屹立,看见这个小姑娘,纷纷私下传起音来。

“司命星君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不是刚下去历劫吗?”

“害,这还用问,肯定是又历劫失败了。”

“司命星君这都失败多少次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哦!”

“这还用你担心,嗨,都别说了,她过来了...”

天兵天将们传音间,小姑娘已经来到了南天门外。她下了云,气鼓鼓地双手叉腰,没有一般凡间女子做此动作的凶悍,却添了一分可爱,只见她瞪大了眼睛,嗔怒道:“好呀你们,又偷偷说我坏话是吧,我向玉帝爷爷告你们状去!”

天兵天将们纷纷装模作样地求起饶来,一看就是逗小姑娘的。

小姑娘哼了一声,说了句下不为例,就又飞走了。

天兵天将们彼此对视,嘿嘿,司命星君果然是最可爱的星君了。

小姑娘,也就是司命星君,很快就飞到了一座仙气环绕的大殿前。

司命星君刚进了殿门,就哭起来。

“哇哇哇...”

“玉帝爷爷,我成不了年了!”

玉帝本在桌前查阅奏函,被这魔音穿耳吓得手一颤,立刻不小心给奏函加了一笔,他连忙一施法术,把那多余的一笔抹去。

“司命啊,你又失败了?你这可是失败第81次了。唐僧取经整整81难都成功了,你怎么只是历一次劫,81次都成功不了呢,你真是给我们东方仙界丢脸。哎。”玉帝叹着气,故作失望地摇了摇头,故意逗小姑娘。

如果说司命刚刚只是干打雷不下雨,跟长辈诉说自己的委屈,现在就真的开始抽泣了,一想到自己历劫又没成功,81为极数,这就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岂不是永远都不能成年,只能一辈子当个小姑娘,还不能完全获得身为星君的法力,也许从此只能当个锦鲤使唤了。司命想到这里,哭得更大声了。

司命越想越伤心,都怪自己总是这么笨,每次历劫都被凡人欺骗。

司命星君作为天界主管凡人命薄的星君,历劫任务是要求司命能准确分辨凡人好坏,帮助好人得好命,坏人得坏命。可是司命下凡既没有法力,也全无记忆,81次历劫次次都被坏人所哄骗,等坏人有了好命,好人却横死,命运无法扭转,历劫也就失败了。

比如刚失败的第81次历劫,司命投胎到了人间一户姓钟的人家,虚情假意的钟家二房一个个气运非凡,待人真诚的钟家三房却纷纷枉死了,历劫自然失败。

玉帝一看小姑娘真哭了,一时也慌了,小姑娘司命是上一任司命星君退休后才诞生的新星君,天庭难得有个这么小的孩子,司命又长得可爱嘴巴甜,一向是天庭众人的宝贝,要是被老婆王母知道自己把司命惹哭了,下班回家岂不是得跪搓衣板。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样吧,西王母的昆仑镜刚好在我这里,你回来的时候应该是20岁吧,我这就用昆仑镜助你回到20天前(仙界1天,人界1年),你再投一次胎,重新度一次第81劫。这次我再给你安排两个帮手去人间界帮你,小司命啊,这次可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你就永远长不大了,只能当个小丫头。”

司命破涕为笑,连声谢谢玉帝爷爷,待玉帝施法完毕,就忙着赶去地府等待投胎去了。

谁知道,司命走了还没多久,地府就传来了新的消息。

“坏了坏了,司命星君下凡历劫,投错胎了!”

殿前众仙不由一阵哗然,要知道下凡历劫可是大事,一丝一毫都差不得,司命投错胎,出了这么大的岔子,很大几率会再次历劫失败。

地府上来汇报的判官也苦着脸,“这,谁能想到呢,本来司命星君还在咱们那跟阎君闲聊,谁知道突然孟婆急冲冲过来了,说星君命定的亲妈不知道怎么回事要早产了,这不星君本来还能再等6小时再赶去投胎,这一急,那张家又恰好有两位孕妇临盆,这可不是就投错胎了,进了她婶娘肚子里了!”

玉帝诧异,“这,天定司命该出世于她腹中,怎么竟会错了时辰?”

判官苦笑,“这到底为何出了差错,阎君还未查明。”

有位女仙脾气急躁,立刻上前高声说:“陛下,司命历劫出了问题,不如让我下凡前去助她。”

“我也去!”

“雷公你去有什么用,天天给人界打雷吗?我才应该去!我能让司命家变有钱!”

“你们都别吵了,我才应该下去帮小司命...”

大殿里顿时变得吵吵闹闹。

玉帝皱眉,咳嗽了一声,“咳咳,好了,既然司命都已经出世,那说什么都晚了,而且此次我已经派了两位仙家下凡去帮司命渡劫了,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尔等静候司命归来即可。”

说完话,玉帝就赶紧下班逃走了,生怕被这群仙人缠上非要下凡去帮小司命。大殿里只留下一群仙人还在里面争吵不休。

“陛下到底派了谁下去帮小司命?”

“不知道啊,没有风声,是谁最近好久没出现了?”

大家吵吵闹闹分不出个头绪。

突然一位手持荷花的女仙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我大哥?我才想起来好像有好几天没见他了!”

众仙恍然大悟,原来是他!

“好呀原来是他偷偷下凡去了,看他要是帮不了小司命,回来我不收拾他!”

“还有我!”

...

这次能让司命再次历劫是有原因的。

天尊那日一梦千年,却不知怎的梦到华夏国遇到劫难,传承十不存一,为此天尊大怒。而佛界那边也知道了,人间界连灵山那帮和尚的泥像都给砸了,把佛祖都气得化出了不动明王真身。两位大佬纷纷传音给玉帝让其排忧解难,为此,天尊还特地让西王母送来了昆仑镜供玉帝轮回时空。

刚好小司命又历劫失败了,她的第81劫就在天尊想要改变的时代,这事让她再去一趟最合适不过,小司命乃秉天命而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她喜欢的人必定气运绵长。况且,这回天尊的关门弟子也为此事下凡了,有他相助,相信司命应该能顺利完成任务,顺便还能历劫成功,顺利成年,一举两得。

而司命为什么会投错胎呢?

这都是一包本不应该出现的红糖惹的祸。

小司命本该投胎到钟家二房,当钟家的三孙女。

谁知道那一天,钟老三媳妇的堂妹送了一包红糖到钟家,本来这包红糖在上一世并没有出现。

田家堂妹来给堂姐送红糖,没有直接给堂姐,却把红糖交给了钟老二媳妇,根本没进钟家门。

钟老二媳妇带着红糖回了家,她也眼馋这包难得的红糖,心里起了贪念,就没把红糖交给三弟妹,而是直接给了公公钟英才,她知道公公一向偏心,没准这包红糖还能落到自己手里。

果然,钟英才大手一挥,说老二媳妇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就把红糖全给了钟老二媳妇补身子。

钟老三媳妇本来不知道这包红糖是自己娘家送来的,直到早晨她与钟老二媳妇在灶房里相遇。

钟老二媳妇慢悠悠给自己泡了一杯红糖水,捧着小口小口喝着,看见钟老三媳妇进来了,还笑着跟她打招呼。

“三弟妹,谢谢你们家的红糖了。你们娘家对你可真好,红糖可是稀罕东西。”

钟老三媳妇这才知道原来红糖是娘家送来的,想到明明是自己娘家的东西,公公如此偏心,分给了二房,情急之下跟老二媳妇就吵了起来。

两个人本来就都是孕妇,脾气变得比往日暴躁了些,没吵几句就都按捺不住性子了,老三媳妇伸手就要去夺老二媳妇的碗,老二媳妇下意识向后一躲...

冥冥中,因为司命投“错”了胎,大家的命运都改变了,甚至很多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

而我们的小司命,现在应该叫钟盼了,已经变成了钟家三房的女儿,正在妈妈怀里吃奶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红萌宠进化论在线阅读第一节

    应昭二十三年,严冬河枯。京都刚下完一场雪,银装素裹,北风冷峭。守城的官兵打着哈欠将城门打开,没来得及睁眼就被铺天而来的寒意给吹得打了个激灵。天还未亮全,隐约瞧见城外一片萧瑟景色,再往远了看,便只能瞧见仿佛能将人吞没的层层薄雾。不远处,一辆马车伴随着若隐若现的金铃声响,晃晃悠悠破开薄雾而来。走至近处,

  • 我靠美食火遍银河系第八章

    在沈未雨的威逼利诱外加好言劝导下,沈思思终于勉强收下了这两份食疗菜谱,并在沈未雨强硬的眼神下表示一定试试,才总算揭过了这一茬。两人又聊了一些昨天春浴节上看到的新鲜事儿。昨天沈未雨临时有事绊住了脚,没去成,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悔,这可是思思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露画技,没能亲眼看到真是遗憾。两人喝完了润喉降火

  • 跳级去追你之案宗(1)

    清晨,明媚的阳光撒进了市警察局的走廊,走廊中零星的走着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名黑发中夹杂着几个银色的中年男人最令人瞩目!这个男人名叫秦戈,现年43岁,市公安局局长,著名刑侦专家,鉴识专家,曾经处理过的大案就有十几起,小案更是不计其数。“秦叔早啊!”“秦叔早!”一个个年轻的警员们向着秦戈打着招呼!

  • 最强反派的乖宠(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秋分过后暑气未消,天上飘着几块指甲盖大的云彩,一只没遮没拦的大白太阳恁地惹人心烦。青屏郡衙署是个‘且’字形的大院子,前院朝东的那面是档房,正对着街市。这功夫,档房里面只有账房丁方水和录事王齐恩在。丁方水年过四十,黄瘦矮小,脸上的褶子像垂落的干面,穿件半旧的麻灰外袍,袖肘处打着针脚细密的补丁,跟绣了暗

  • 冰冷公主与腹黑王子们的恋爱写真真就重活了一回呗

    此时的陆堇已经不知在黑暗中待了多久,身体依旧是动弹不得,唯一能动的也就只有大脑。刚开始开始陆堇还是有些不适应黑暗,但时间长了就习惯了。陆堇现在除了睡觉,就是在想以前的事,一想到自己那是吵架没有发挥好就感到可惜。除了这些,还在想以前不敢想的事情,比如交个女朋友。还记得高二,有个白富美表白陆堇,陆堇差点

  • 辐射称王之进城

    回到屋内,林青峰床上盘膝打坐,他发现自己有些爱上了这种灵气入体,犹如蜿蜒小溪流淌在经脉中的感觉了。修炼一夜,林青峰感觉体内灵气多了一些,心中很满足,下床走至书桌旁,默写初级法术大全,一会儿便抄录完毕。走出房屋,吸收日出第一缕蕴含着精气的阳光,过了一刻钟收功给爹娘做好早饭,便回屋取出长剑。来到院中舞了

  • 文明起源之度假村之旅(10)

    安然坐上主驾驶,打算好好感受一下有车一族的感觉,自从拿了驾照就再也没碰过车了,以自己的条件,还不足以支付这项支出。先接上舒儿出去兜兜风。挂上挡猛的一踩油门,尚翰辰在落地窗前看到安然的车像箭一样“飞”了出去,心想“这丫头可真毛躁。呵呵。”安然来到了叶舒儿公司楼下,并打电话给她:“舒儿走吧,我带你翘班。

  • 婉着你过童话生活在线阅读第8节

    屋内很安静,连外面侍卫巡逻的脚步声都可以听见。没多久,有侍卫在外面喊道:“楼月,公主如何?”“公主没事,你们都散了吧。”整齐的步伐声越来越远,最终听不见。楼月看着站在床边的兰莫思,以为兰莫思还没有缓过神来,走到兰莫思身边,轻拍她的背脊,安抚她。雪狼坐在床上,已经知道兰莫思是因为自己忽然上床而害怕了。

  • 总裁爹地宠妻如命第三章

    秋瑾琅被魍魉给带了回去,住在暗杀部给魍魉和他的那群徒弟划下来的大宅子里。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躺在冷硬的木板床上由小丫鬟侍候两天,还没把身上一堆外伤内伤将养好。就被魍魉一脚踹开大门,拉出去讨教功法。“什么?你要跟我学武功?!”他娘的,你爷爷我重生一回,一身细皮嫩肉还没养好呢,就把老子拉出来让教武功?求人

  • [DC]教你如何成为正义领主永夜将至

    雨花山位于小渔村东面,山峰之间的白锦溪水流湍急,落差极大,多瀑布和断崖。银剑象在白锦溪流域活动,喜欢捕食白锦溪中的剑齿鲑鱼。这剑齿鲑鱼肉质肥美,鱼肉坚实成蒜瓣状,肉白如雪,刺少,鱼肉细腻,诱嫩干滑,味鲜爽口,最重要的是鱼肉没有腥味反而有一种桂花般的香气,是附近有名的美食。慕白经常和村里裴大夫去雨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