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之撩人(7)

2021/11/25 18:06:57 作者:帝君万安 来源:3G小说网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作者:帝君万安来源:3G小说网
一次灵族大战,让姜姽婳和她的族人们一夜之间成为稀有动物。白龙帝君继位,一道帝旨,让她这只底层麻雀抖身一跃,变身四品娘娘!帝君倾身邪笑道:“不止呢......”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姜姽婳白天上朝为君上辛勤工作,晚上君上这个资本家竟还不放过她!

在林月光饥渴的眼神攻势下,纪深海终于宽宏大量,把那个没糊的赐给了林月光。

两人一人一个托盘,纪深海吃了一口,起身去厨房取番茄酱,吃Omelet他还是习惯加些酱料,他记得林月光也很喜欢番茄酱。

回来一看,林月光的盘子空了。

纪深海:“......”

他淡定的给自己挤了酱,慢条斯理的用刀叉切成小块,在没吃饱的林月光炙热目光的注视下,纪深海坚持吃完了晚饭。

他擦了擦嘴,突然盯着林月光道:“我明天要跟着导师出差,大概三天,开心么?”

林月光抿住嘴,眨巴眨巴眼睛:“开心?”

纪深海危险的眯眼,脸色顿时暗了几分。

林月光赶紧摆手,她们这种差生,察言观色的水平都可高了,即便是纪深海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也能心领神会:“不开心不开心,我特别想要工作,一天没有工作就不开心。”

这样总算满意了吧!

纪深海瞪她一眼,知道她满嘴胡说八道。

林月光的衬衫扣子有些松了,她一低头的瞬间,小扣子狡猾的溜了出来,衣领散开,露出小片胸前的肌肤。

她被养的娇贵,皮肤细嫩白皙,从没经过风吹雨打。

纪深海呼吸不由得有些加重,他移开目光,突然问了一句“你没有睡衣?”。

林月光莫名其妙,她的确是没有睡衣,谁回国还特意把睡衣带着啊,所以这些天她洗完澡都是随意的在身上穿一件薄衬衫。

“还......没来得及买,怎么了?”

纪深海突然站起来,手撑着餐桌,微微倾身,眼神肆无忌惮的扫了扫林月光光-裸的大腿:“林月光,你大概忘了,我也是个身体健康的年轻男人。”

林月光迟愣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唰的涨的脸通红,纪深海离她实在是太近了,她甚至可以嗅到纪深海身上清新的柠檬味儿洗衣液的味道,他的气息轻微的扑到她的脸上,像是诱惑她不断走入陷阱的奶酪。

“你你你......说什么呢!”她回过神来,赶紧扯自己的衬衫,这才恍然觉得,是真的有点短啊,一弯腰可就什么都看见了,她跟纪深海谈了三年恋爱,还真是不把他当外人了。

“小助理,我暂时还没有潜规则你的心思,但你也不要诱-惑我犯罪。”纪深海直起身子,一本正经的走向了洗手间。

什么潜-规则啊......

你那什么我怎么能叫潜-规则呢,明明是我占便宜了......

林月光不知羞的想道。

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林月光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纪深海在洗澡,他的腹肌真的像广告上那么夸张么?

他洗澡的时候会不会哼歌?

林月光心里按耐不住,蹑手蹑脚的溜了过去,反正水声那么大,纪深海肯定是不会发现她的,她就在门口听听纪深海有没有什么洗澡怪癖。

浴室里的纪深海脱掉衣服,顿了顿,直接开了凉水,花洒喷出的水流打在身上,冻得他一哆嗦。

林月光撩人于无形,他坚持了那么久,还是难免有了反应,凉水一冲,身体的燥热总算降了下去,他这才把水调热,松了一口气。

回过身来,往门口一看,一个模糊的人形映在了玻璃门上。

纪深海眯了眯眼。

林月光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毛玻璃么?

那么明目张胆的看他洗澡,是太期待潜-规则了?

他一边洗着头发,一边盯着门外的模糊人影看,险些迷了眼。

最后恶劣的没有关水,系上一条浴巾,纪深海走到门前,微微一笑,一把把门拉开:“你干什么呢林月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