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莫再轮回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7:48:39 作者:菩提寸田 来源:纵横中文网
莫再轮回
莫再轮回
作者:菩提寸田来源:纵横中文网
凡夫俗子都跳不出业障因果缠绕,普通武者也离不开阴阳五行主导的规则,轮回是每一个修炼者都想跳出的圈子。只可惜太多的人都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生生世世徘徊在轮回路上。只有至高无上的强者才可以不受法则影响,能够左右亿万人的生死。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杨阳,自小受父母影响,心性善良,生性随和。克死父母之后,杨阳没多久也走上了轮回路。与之别人的无奈,杨阳的轮回路无疑是惊世骇俗了很多。漆黑玉石藏乾坤,无奈轮回爆惊艳,不屈信念显奇迹,九重天上任我行!借君烦恼丝三千,助己脱俗心一颗,欲除因果业障屏,成就星域第一人

我暗道不好,集中精神想将自己从这株人参中逼出来,大难当前,人参可抛。

但无论我怎样聚气凝神,我本来的元神也飞不出这棵人参,这时才突然想起先前老胡对我说的话:

我早已与这株人参合二为一,它中有我,我中有它。

这可真是燃眉之急。我一时乱了方寸,不知该怎么办。

此时再抬眼一看,那九头鸟的妖光已蔓延得越来越广,所到之处,一片猩红,山中生灵,物毁形灭。

我眼睁睁看着那红光马上就要袭来,扑面而来的灼热也能切肤地感到。

正当焦头烂额忧虑惊惧之际,只听得震耳欲聋骇人心神的龙啸一声,我一个趄趔便倒在了地上。

顿时感觉眼前金光四射,天边彤云滚滚,电闪雷鸣,金光盖过红色妖光,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我只得畏畏缩缩窝在银杏树下抱住银杏,银杏也十分配合地与我一起发抖,我闭上眼——

心想这下生死只能由天命了。

只是可惜了我这修仙之途,才修成人形没几年,好日子还没过多久,便要遭受此番劫难,提前步入幽冥司了。

一番地动山摇过后,周围的声息也慢慢静了下来。

我抖着手摸了摸抱着的树干,嗯,粗糙无比,还是银杏没错;又抖着手摸了摸我的脸,嗯,滑嫩无比,还是我没错!

我一下睁开了眼,原来自己竟然还活着!

我一时感动得不知该作何言语,眼泪鼻涕全都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然后又就势蹭到了银杏的身上,看来老天爷还是怜惜我这棵小小人参精的啊!

我吸溜一下鼻子再次转头看去,却见眼前黄沙已散去,那妖鸟早已被碎了身形。

一地血染的落羽,九颗狰狞的头颅骨碌碌地滚在地上,不多时便化为了一缕缕赤色烟雾袅袅而散。

元神,怕也是同着一道灰飞烟灭了。

但旁人死了与我有什么干系,更何况还是只凶神恶煞的妖鸟,一个不开心便要整座山为他陪葬,所以死了也活该!

我与杏杏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念及此我不禁伸手顺了顺胸口,口里道了句“阿弥陀佛”。

我虽为修炼走的虽是道家,但这佛门用语时时念叨念叨也是无伤大雅的。

这时忽想起老胡怎么样了?不知方才那场妖光有没有波及到他?

风一般的女子如我,拔腿便要往老胡洞穴赶去。

刚迈出没几步,却被前方一条红黄相间之物吓了一大跳。

再小心翼翼地走近几步一看,原来黄的是鳞,红的是血,好一个血腥的场面。

只见方才那条黄龙重重坠在地上,龙鳞落了一大片,鲜血淋漓,口中亦吐着鲜血,逶迤于地,奄奄一息。

我思忖思忖,此龙也算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与银杏一命,且如今它已自身难保,自是对我也没有什么威胁。

更况论常听老胡谈论,这龙族本是天上之物,个个尊贵,神力无穷,若是能在这穷山僻壤中见上一见,沾沾龙气,想必也能对修行大有助益,算是值了。

念及此,我不免动了心。

都说这龙气是增进修为的最好助力,此时这条龙虽已气息奄奄,但龙气或多或少还是一定有的。

我和银杏若能在他尚昏迷时日日偎附在他旁边,借他龙气大加修行,必能事半功倍,银杏也好早日修成人形。

若是幸运点儿竟能救活了他,那是不是能以救命之恩为依凭让他带老胡一并上天,从而圆了老胡一跃仙格的梦,免了日后数千年的修行之苦?

想到这里,我不禁喜笑颜开,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宝贝啊!立马展出白生生的手脚,一路小跑去了他身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