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明玚有你会更好所托

2021/11/25 16:28:53 作者:孤十壹 来源:红袖添香
明玚有你会更好
明玚有你会更好
作者:孤十壹来源:红袖添香
【正义感爆满的新闻记者VS腹黑挑剔的基因学教授】在一座偏僻的小城市,一场阴谋让两个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走到一起。……钱怡蓁,电视台王牌记者,空手道黑带。从来不知情为何物的她,直到遇见了明玚,母胎单身的她,沦陷了。“明玚,老娘看上你了。”明玚,权威基因学博士,唯一的爱好:解剖。自从认识了名为钱怡蓁的实验对象后,他发现他的爱好突然变了。“蓁蓁~”……小剧场1:“钱姐,有妖艳贱货找上门来了!”钱怡蓁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掀了一下眼皮说:“来就来啊!我等着。”几分钟后:“那妖艳贱货去勾搭明教授了!”“什么?!

并非是如荼冷血,不愿意收留无家可归的姑母,而是祖父越鹏为人颇有些看重越州利益,在他的心中越州排第一,什么都往后排。姑母大归,一来会影响家中姑娘的婚嫁,二来也会因为姑父之事引火上身,怎么看也不是一桩好事。

如荼想,这个谜底恐怕要等回去之后才知道。

及至下午,车马停靠在大门中,换了小轿子在中轴走着,过往仆人纷纷停下,越女们的轿撵们用的是孔雀金线织的布,走在前面的侍女们提着香粉梳妆匣子等等,排场大的吓人。

如荼对这些早就已经麻木了,越地人常说越女是州牧的掌上明珠,她们在府内吃穿用度比嫡长孙越辟还要高,但是如荼也知道祖父给她和姐姐的待遇越高,她们的利用价值就越高。

她们习以为常的事情,在谢家人看来觉得有些不适,尤其是和离归家的谢表小姐谢挽,若非父亲犯事,她是绝对不会来越地这种南蛮子多的地方,憋仄矮小的屋子,潮湿的天气,什么时候都吃着带甜味的菜,这些都让她快了到临界点,更让她感到无言的是,她们谢家来的人严禁出入,即便住在越府,也只能住在最里的地方,仿佛她们是见不得人似的。

来的时候,她们谢家人是从角门而入,正门都不让登,当时母亲跟她们说是因为越家正门只会为大人物,似钦差或者州牧上峰过来才会如此,可现在马上被打脸了。

姑太太自己也不解:“云姐儿和荼姐儿俩个丫头果真这么受到这样的厚待不成。”

还是站在前面的谢宁转身过来,“母亲,妹妹,我们去给外祖母请安去吧。”他笑母亲和妹妹还没看清楚形势,此时越氏二女,一位即将成为沧州陈家的主母,一位则要成为肃家儿媳,而他们这群来避难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未来炙手可热的人相比。

甫一落轿,如荼姐妹便去了存枫堂,这里住着的是她们的母亲楚氏。

进门之后,姐妹二人缓缓行礼,被楚氏一把拉住,能生出姐妹俩这般容貌的楚氏也同样容貌不俗,她是中州楚氏的嫡女,因有一伯父为前朝大司马,如今为本朝刺史,越鹏爽快的为次子结下这门亲事。

如荼看着母亲的肚子,笑道:“娘,这真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您和爹终于如愿以偿了。”

“你祖母这几天对我也和颜悦色许多了,以往看我虽然客气,但是透着疏远,现在还会主动关心我。”楚氏觉得自己有些苦尽甘来。

她能够拥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其实就没什么遗憾了,可是女儿终归要嫁出去的,长房越辟再好,他是嫡长子,万事以越家为重,她和郎君不敢置喙,如果她肚子里的这个也是儿子,至少他会帮帮自己的亲姐姐。

母亲高兴了,姐妹俩也跟着高兴。

母女三人坐下之后,如荼便问起姑母之事,“祖父并非很好说话之人,为何收留姑母表哥以及谢氏下人?难不成其中有何缘由不成?”

提到这个,楚氏打发下人出去,才道:“你二人嫁妆中多添置了两幅坤舆图,一幅是燕京外十六州地形,另一幅则是海上坤舆图,有这个难道还不能让你姑母回来?”

祖父果真是老谋深算,她虽然嫁了两位孙女出去拉拢,砝码还嫌弃不够,毕竟女人在乱世随时可以扔弃的,所以他两边下了更重的砝码,让两边撕的不可开交,以后无论谁胜利,越州都固若金汤。

如云冷笑:“祖父还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楚氏对长女很是愧疚,次女到底嫁的还是从未成亲过的,而长女嫁给已婚休妻之人,日子更是难过,她掩面而泣:“云姐儿,都是爹娘没用。”

她们抗争过,甚至还带着一双女儿回了中州娘家,但是公公有办法说服她们,一切都是没用的,她娘家人也不肯让她们多住,她和丈夫也没有办法。

越如云也不会怪爹娘,她的爹娘平日在家地位就不如嫡出大伯,父亲虽然正直的很,但却不热衷于仕途,终于寄情山水,政事上毫无建树,他就是相帮也帮不上,更遑论楚氏一弱质妇人。

她反过来安慰楚氏,“娘,您别自责,木已成舟,我也想通了,日子我会好好过的。沧州离中州不远,我会经常跟外祖家联络的。”

楚氏想,女儿们太懂事了,但凡男人自己厉害点,也不会如此。

母子三人说完话,楚氏便催促她们道:“外客这会子肯定在你祖母那里,你二人换身衣裳随我过去吧。”

如荼和如云分别让丫头拿了衣裳来,二人穿着同色的芙蓉色广袖宽身上衣,头上梳着双螺髻,如荼插了一枝丽水紫磨金步摇,如云则戴了一枝菊花纹珐琅彩步摇,姐妹二人对视一眼,见对方形容挑不出错来,才随着楚氏过去。

祖母诸氏住在东边的延年居,因她上了年纪,喜欢礼佛,进了延年居的大门,便能闻到若有若无的檀香味。

诸氏虽然五十有六的人,但一头青丝一点白头发都没有,保养的很好,她穿着青色的长袍,手腕上缠着佛珠,颇有一些慈悲像。

楚氏进来便行礼,“给老太太请安,大姑娘二姑娘原是先准备去拜见姑太太的,但从外头回来,又换了一身衣裳,听翠喜说姑太太在您这儿,儿媳便带着她们过来了。”

如荼的姑母和前几年看到的样子很不一样了,她前些年脸上滑腻的很,现在毛孔却全部浮出来,妆容被汗浸湿了,她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身上穿的料子虽然新,但款式已经不是最时兴的样子,由此可见,她的日子过的不太好。

大伯母王氏拉过如荼和如云道:“快来拜见你姑母。”

王氏一向对姐妹俩很是照顾,她又是越家主母,姐妹二人管家都是跟着她学的,见王氏如此说,如荼和姐姐连忙福了一身,姑母越从玉强笑着让她们起身,又让自己的女儿谢挽过来见礼。

谢挽和她们年龄相仿,个子比她们要高挑很多,鹅蛋脸儿,皮肤似鸡蛋剥壳一样滑白,她穿着一身水蓝色的交领襦裙,下巴微微扬着,行动间和古画上的仕女一般。

王氏的儿媳妇越辟之妻周氏笑道:“挽姐儿在月份上比我们荼姐儿要大一点,比云姐儿要小一岁。”

表姐妹三人互相见礼之后,周氏才带着她们在下首坐着。

越从玉不由得跟老太太感叹:“我上次看到她们姐妹时,见她们稚气未脱,现下就都要出阁了,日子可是过的真快。”从前越从玉日子过的不可谓不好,她如今回家客居,还得看嫂子们的眼色,她在感叹的还是过去的时光罢了。

楚氏接过话来,“姑太太说的是,我这个做娘的都巴不得多留她们几年,这嫁女儿无非是在心上剜了一块肉去了。”

她很聪明的没有提起谢挽的婚事,谢挽也及笄了,但是就眼下这个情况嫁给谁都不合适,差点的谢挽瞧不起,毕竟是谢氏女,再略好一点的,谁又会瞧的上她,也是笑话罢了。

谢家祖籍琅琊,但树大分枝,搬到宸州的谢家虽然也和琅琊本地的族人把关系维持的很好,但是出了事,谁还会理她们,尤其是抄家灭族的事情,谁也救不了,若非越从玉和离归家,越家愿意收留,恐怕留下来一家子只好充军了。

男人充军尚且有条路,女人充入教坊司,堂堂谢家女如何去教坊司那种地方。

可就凭谢挽的条件,若是要求降低一些,在越地找一夫婿,也未必不和美。

越从玉看了看如云和如荼姐妹,二女一明媚一清丽,一如牡丹一如玉兰,各有千秋,却又美不胜收,让她都惊叹于侄女之美貌,便是连平时以貌美著称的女儿谢挽站在她二人身边,犹如萤烛之光,永远无法与日月争辉。

她想,若是她有这样一双女儿,恐怕也是舍不得的,尤其是在她们说话期间,管事娘子送了几篓荔枝过来,说是从沧州送来的。

荔枝有多珍贵,越从玉很是清楚,再看看老太太果真面上有光。

诸老太太笑道:“你去打赏送荔枝过来的人,一人打赏十两银子,就说辛苦他们跑这一趟,老身代替全家谢过陈太守的心意了。”

管事娘子领命而去,诸氏对如云道:“这荔枝你可要好好尝尝。”

越如云装作害羞,捏着帕子任人打趣。

留了一篓荔枝给在场的人吃,王氏收了一篓到冰窖,还有一篓送给前边男人们宴席所用。

红色的壳儿一剥出来里边是白嫩的肉,清甜可口的汁水进入嘴里,让人沁入心脾,谢挽在北边也没吃过这个,分到面前的几个,不一会儿便吃光了,但她又不想留下贪吃的模样,即便是再好吃,她也不会再要丫头去拿。

如荼尝了几个,觉得不够味儿,让乳母丁氏又拿了几个过来,看谢挽前面的盘子空了,以为她是客人,不好开口,所以便同丁氏道,“乳娘,你帮谢表姐也拿一点过来吧,你站的近点。”

谢挽推辞一番,如荼笑道:“表姐来了我们家就跟自己家一样,这荔枝珍贵容易坏,你不吃岂不是糟蹋了。”

最终谢挽还是尝了几个,脸色也缓和了一点,她母亲越从玉见状心情也舒缓一些了。

等从诸老太太处出来之后,越从玉就鼓励女儿多和越家姐妹相处,“如云嫁的是沧州陈家,如荼嫁的是燕京,我现下是大归的身份,纵使家财万贯,也不一定能为你找一门好亲事,但若是她们帮帮你,你的日子肯定好过。”

谢挽却道:“她们不过是一方州牧的孙女,生长在乡野南蛮之地,我怎么可能和她们为伍,再说了,您不是说陈涧并非良配吗?”

她可是听说陈涧停妻再娶一事,如此行状,越如云的日子怎么会好过,她有什么好羡慕的。

“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但凡男人有几个是痴情汉子的。”越从玉嘲笑女儿天真。

宸州谢家也是豪富之家,尽管一路上打点了不少才能到越州来,但留下来的依旧很多好东西,越从玉让女儿陪着她去库房挑东西给二位侄女添妆。

谢挽不解,“娘,我们不是已经给了坤舆图了吗?怎么还要给?”那张坤舆图可是她爹用性命换回来的,连谢家本家的人都没给。

“因为我回来了,她们要早嫁,我这个做姑姑的可不能不懂事啊。坤舆图那是咱们卖你祖父的好,其余的是我给她们自己的。”越从玉感叹女儿还是被自己养的太好了,寄人篱下,可不得讨好主人家,还真当是昔年自己归宁一样。

婚期提前之后,府里便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王氏周氏都忙活起来,一抬抬的嫁妆归置在一起,这次是越州最大的喜事,越女所嫁之人又是北边和南边都最有影响力的家族,王氏生怕一个不周到,被人诟病。

姐妹二人选择同一天出嫁,越鹏从女儿从玉归宁那一刻就打算好了,让两位孙女一起出嫁,接亲之人势必会比较,那时候排场越大,孙女们就越受重视,她们受到重视,谁还敢小觑越州。

虽然是如荼的婚礼,但是她除了穿上嫁衣之外,其余什么都不用做,越鹏早已为孙女们准备了庞大的陪嫁队伍,针线上的人,茶房的人,专门的管事之人,连厨房的人也陪嫁了的,可以说她除了让自己美美美的嫁过去就行。

百无聊赖之时,如荼便让侍女采摘了鲜花过来,把花插在瓶子里左看看右看看,此时,越从玉母女过来了,如荼忙放下手中的花过去请安,一把被越从玉拉住。

“荼姐儿,我和你表姐过来给你送些添妆,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如荼笑道:“姑母客气了。”

越从玉想起儿子所托,又道:“也不是客气,姑母还有一事要求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愿做男配[快穿]容羽仪

    老姚接着说,“小姐的宅子建在山里,这么多年多亏她仁慈善良,给我们不少工作和生意,我们村才能发展的这么好。”“小姐很好客热情,又住在深山里,所以每次村里来客人,我们都会带去让小姐家热闹热闹,呵呵,我们走吧,路途还有点远呢。”他颤颤巍巍的往山路上走,拄着拐杖,背已经佝偻的不像样了。原越看着老姚的背影,心

  • 樵启歌之第二章(2)

    隔天下午,有好心人在小巷子发现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几个混混学生。现场没有目击证人,因为这几个学生干的坏事儿不少,大家都觉得挺大快人心的。温故硬生生被自家外婆老老实实的盯了一天,本来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不过就是出去忘记打报告了而已。作为温家唯一的男丁、小宝贝一样的人物,温故被看的死死的,上个厕所,外婆都

  • 穿越之专家嫁到之失忆(2)

    百叶做这件事的动机连自己都搞不明白,她也没有跟他闹僵的打算,而相反的,她非常依赖他,只要看不见他就会立刻慌乱起来。三个月前,她在病床上醒来,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她恐惧地面对陌生的一切,抗拒任何人的触碰,只要有人靠近她就会拼命缩到墙角里痛哭出声。而就在她情绪最失控的时候,江嘉文出现了。那时她拔掉了插在

  • 综漫之幕后玩家第8章在线阅读

    叶晨可不管这些,他关上了门,立刻走到了秦老爷子身边伸手按住了几个重要的穴位,附耳倾听。片刻之后,一双手宛若游龙,带着银针封住了一些穴道,开始逆转形势。整整十分钟,叶晨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秦老爷子的情况才慢慢稳定了下来。出门,叶晨有些疲惫的坐在门外,洛雪华扶住了他,接着医生们鱼贯而入,想要查看秦老爷

  • 念念不想忘在线阅读第一节

    焕日——意为崭新的太阳,用不同寻常的光亮清理这世间的浑浊与黑暗。与其他的杀手组织不同,焕日从不唯利是图,也不是什么委托都接。他们会通过一个名为“撒旦之手”的论坛与外界沟通,委托人可以通过这里联系论坛博主“撒旦之手”,向他说明自己的委托原由。撒旦之手会对委托事件进行简单的初步判定和甄别,合适的,将委托

  • 《两个我们》在线阅读第十章

    10.拍摄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满月之谜》剧组终于要杀青了。两三月的时间相处下来,有的演员们从互相不认识变成了朋友。导演也是一位又好说话,工作效率又高的导演,所以整个剧组在一起都非常融洽,也很舍不得彼此。除了男主角,和女主角。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真的很无奈了,找不到宣传点不说,连一个两分钟左右的男女主角

  • 这个杀手有点凉之麒麟狮(5)

    三天之后,二人起身离去。十三单手将三宝轻轻的托在背上,急速朝山下飘去,和上次上山相比,十三的步伐明显更加的轻便快捷,三宝只觉得风驰电掣一般,二人很快就来到山谷的草地中央,正是在这里,三宝完成了融血,完成了灵魂的重生,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了赤焰雕的踪迹,只剩下满地的衰草与红毛。这果然不是什么善地,才几天的

  • [综]绝非善类第2章在线阅读

    这些天,宋席之一直在走神。护士长过来给他介绍对象,说家中远亲有个女儿是个公务员,在民政局上班,虽说比他年长三岁,但一句话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问他是否意向。他瞬间想到,可以从民政局下手,寻查施垣是否结婚,又与谁结的婚。“可......”护士长看他的眼神,如果应下了,只怕一顿饭会惹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 蜜桃味儿小贵妃在线阅读第五节

    宁庄旋颇为欣慰地看了两人一眼,就在深夜离开了。她是明天清晨的飞机。等宁庄旋一离开,艾登就在黑夜里睁开了眼睛,月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照在他扭曲而狰狞的脸上。他贪婪地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宁姜,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又不自觉地舔了下唇。又嫩又滑,味道应该很不错。睡梦中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

  • 快穿之拆官配计划第8章在线阅读

    日本人的船开动之时,矛沙和沧龙已经到了小舟之上,还没坐稳,矛沙正要把书给塞回包里,突然间神经一阵剧痛,她立刻失去了意识,书本从手里滑落,一半躺在了水里。沧龙赶忙把身形枯瘦的少女折叠起来,让她的双手抱着膝关节躲在舟子的座位下不大的空间里。他熟练地划起双桨,悄无声息、如影随形地跟在了巨大日本船舰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