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邪魅王子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6:46:55 作者:泗夕诺诺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邪魅王子
邪魅王子
作者:泗夕诺诺来源:飞卢小说网
安米苏、16岁,来自韩国和她的姐姐安冷夏,两个可爱、霸道、野蛮的小女生,闯入了这个安静有平静的学校“圣洛华黎学院”他圣银澈有实力而其还是一个小屁孩,他林轩宇温柔又邪恶的小子,常常和圣银澈对付这两(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落日的夕阳照耀在青山县的街道上。

青山县这个地介,虽然就整个大燕朝来说,算不得什么重要之地,但在附近这方圆百里在之内,却也称得上了不得的繁华之地了。

青山县南门边上,有一个梁柱胡同,胡同的首位,一家挂着‘刘记布铺’的小店里,响起了算盘的声音。

“叶啊,可算好了,一共是多少?”孟氏躬身搬起地上的栅板,边关门,边问。

“算好了,今儿一共入帐了四百零四个大钱!”柜台后头,刘红叶放下盘算,扬声回道。

刘记布铺,在青山县百十家布铺里,连中等都排不上,只是因着布不掉色,价格也算便宜,在街访四邻里有个好口碑,才勉强在这小县城的布铺激烈竞争中生存了下来。

虽然经营不易,规模不大,但对于刘家一家二十几口子的四室同堂而言,这个布铺,却是他们的生存根本。

“四百多大钱,刨了本钱,也没剩下多少了,这买卖,越来越难做了!”孟氏关上门,抹了把汗,叹息着说。

村里的姐妹们都羡慕她能嫁到县里,当上布铺的奶奶,不用烈日当空下,在田地跟大老爷们下苦力气,也不用围着臭轰轰的猪圈。

可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这布铺,挣得是不少,可城里,花费也多,不说粮食了,就是根绿菜,也得拿着大钱去买,家里人口又多,二十几张嘴,全吃着这小铺子,在加上二房那位生滚着吃银子的主儿,便是挣得在多也存不下什么!

孟氏看了看窗外的日头,觉得后院也差不多该开饭了,就推了一把走过来帮她的闺女:“叶啊,娘一会儿就忙完了,你快回后院去吧!省得你奶喊你了!”

喊人这话,也就说的好听罢了,刘家的人,掐巴两眼珠子看不上他们三房,吃饭的时候,别说喊了,自己不去的话,盘子都舔干净了,菜汤都不给你留一口。

孟氏看着眼前眉眼渐渐长开的大闺女,家里就是开布铺的,却还穿着灰扑扑的褂子,心里很是酸涩,冤她没本事,进门十多年,连生了四个闺女。

她的四个闺女,刨去还怀抱的红芽,因为太小还看不出好歹来,剩下的红叶,红朵红花,这三个,无论哪个,都是顶头的。

孟氏敢吐口,她的闺女,无论是长相,脾气,活计还是勤快,样样都拿得出手,不说老刘家这些闺女们了,就是附近这些人家,也没几个比得上她这三个闺女的。

可是,她没儿子,孟氏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就是有天仙似的闺女也没用,在这个世道,在老刘家,你没儿子,就要被踩在脚下,埋在泥里。

还好,孩子她爹没死埋怨过她,要不然,真是没法活了!

“娘,你想啥呢?快点把窗户关好,咱回后院了!”刘红叶手脚麻利的收拾好柜台,拿起条帚,三两下扫完地上的灰尘,催促着她那个发呆的娘。

“唉,叶啊,娘自己就能忙过来,你快回后院去吧,晚了就啥都不剩了!”孟氏想着心事的时候被闺女惊醒,也顾上粉饰太平,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没事,我让红朵,红花,看着呢!”刘红叶忍不住想笑,她这个娘,虽然时常因为没有儿子自怨自哀,但她却没有跟刘家的爷奶似的无视孙女,反而很疼女儿,以养好女儿为傲。

而且,一着急就说实话,噎的想找茬的人直翻白眼而不自知的个性,也有几分可爱之处。

“那行,红花最护食,让她看着,错不了!”孟氏放了心,也跟着收拾起来。

布铺不大,两个人收拾起来也快,没一会儿,母女俩收拾委当,也没废话,直接往后院赶了,没办法,去的晚了,人家真啥也不给你留。

“娘,叶儿姐,快点,快点,奶分窝窝了!”院子里,一个顶着一头稀疏黄毛的小丫头跑到她们身边,气喘须须的说。

“朵儿,慢点跑,别岔着气!”红叶急忙把红朵揽进怀里,用手拍着她的背。

眼前这个小丫头,明明都十一了,却瘦的跟八九岁一样,一双本应该神采飞扬的大眼,也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黯然无神,一身不知道捡的谁的花布褂子,上头满是补丁。

总算,这小丫头底子长的好,人也白净,孟氏又是爱干净的人,在破旧的衣服都洗的干干净净的,几个孩子都收拾的利索,瞧起来,也不算太落破。

“叶儿姐,能不急吗,奶是按人头分窝窝,你们不去,奶才不给你们留呢,赶紧的!”红朵扯着红叶的手,急吃百脸的往屋子赶,去晚了,奶看不着她,连她那份儿都没有了。

“朵儿,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咋没个女孩子样儿,为了口吃的,看把你急的!你就老实呆里屋呗,娘和你大姐还能不知道回去。”孟氏没好气的数落,十一岁的小丫头,正是该学着沉稳的时候,可红朵却不知道随了谁了,但凡有点着急事,就没个女孩子样。

“人家也不光为了自己!”红朵到底岁数不大,听了自己娘这么说,就拉下脸子,背过头,心里很不高兴。

她不知道人家女孩该啥样,她就知道,晚上这个窝窝要是吃不上,她们娘几个儿就得睁着眼睛,饿到大天光。

“娘,朵儿不也是为了来叫咱俩吗?你咋这么说她呢!”红叶摸了摸红朵干枯的头发,安慰着她,回头又说孟氏,她这个便宜娘啊,哪都挺好,就是这张嘴啊,里外不分,总是无差别攻击。

她这话,明明是为了红朵好,怕红朵跑出来也吃不上饭,结果,从她嘴里说话,那味儿怎么听怎么不对,孟氏的性格原本就是有些大咧咧,又长期处在刘家这样需要有口无心才能生存的地介,或许,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刻意,但慢慢的,这种说话就噎人的技能已经深处她的本能了!

得亏是她心理年龄足够,能从孟氏像训人一样的口气里,听出她深藏的关心,这要换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这些天,不说别的了,就光听孟氏那磨磨叽叽,堵气冒烟的话,也不用吃什么药了,直接就气死了!

“娘不是那意思,娘不会说话,朵儿,你别生气!”孟氏摸了摸头,咧开嘴歉意的笑了笑,语气里有些讨好的说。

“娘,我别事,我没生气。”红朵也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娘,只不过小姑娘家家被说的磨不开面子,才甩了脸子,这会儿,娘一道歉,立刻就好了,跑到孟氏边,红朵拉着娘的胳膊,一边走,一边撒娇着说:“娘,叶儿姐吃药时候买的麦芽糖还有吗?给我一点呗!”

“那是买给你大姐吃药的时候甜嘴的,一共就买了三块,现在,就剩下一块了,让你奶拿走给你六凤姑吃了!”孟氏抹了抹二闺女额头上跑出来的汗,语气里有些歉意。

“那是我和叶儿姐绣花挣的大钱买的,奶咋好意思拿去给老姑吃!”红朵嘟起嘴,嘟囔着说。

她和大姐,费尽巴拉的绣了几个荷包,挣了十几个钱,还没捂热乎呢,大姐就让红玉给推井芽子上了,头都磕破了,昏了三天,流了那老些血,吃那苦药汤子。

她看大姐吃药吃的直吐,才咬着牙狠着心去买了三大块巴掌大的麦芽糖,就为了给她甜嘴,那么甜的糖,大姐给她,她都没舍得吃一口,好不容易,大姐好了,不用吃药了,糖还剩下一块呢!

她还以为她能尝尝那么贵,那么高级的糖是啥味儿呢,没想到,奶直接给她包了圆了,一点没给留。

“奶咋想的,老姑不少零嘴吃啊,还抢我们的!”红朵撇着嘴,眼泪汪汪的,长这么大,她就过年的时候吃过带着渣子的玉米糖,一年还就一块,也就指甲肚那么大,一咬一口渣子,就这样,还把她稀罕的不行呢!

那麦芽糖,巴掌大的一块,黄橙橙,透明色,闻着就又香又甜的,五个大子一块啊,能换三个鸡蛋呢,要不是大姐吃药老往出吐,她能舍得买吗

大姐心疼她们,没都吃了,特意均出一块留给她们,她和花儿都盼着呢,以为今儿就能分着一块,这可好到,直接让奶拿走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大姐都吃了呢!

“你奶都说了,你老姑最近吃饭不香,想甜嘴,娘能咋整啊!”孟氏摸摸二闺女的头,她也不想给,可都要到门上了,她能咋说。

红朵抽抽鼻子,六个小荷包,十五个大钱,她和大姐偷偷摸摸的绣了半个多月呢!

“朵儿,你别哭,大姐盒子里还有大半块呢,一会儿回屋,分给你和花儿!”见妹妹要哭,红叶急忙凑到红朵耳边,轻声说。

“真的,叶儿姐可别骗我,我看你都吃没了啊!”红朵瞪着大眼睛,惊喜的问,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想哭鼻子呢!

“真的,我先掰下来一大块放起来了,就是给你们留的!”红叶心说,真是小孩子,刚才还哭天抹泪的呢,这会儿,听到有糖吃,又高兴了。

可同时,她心中又有些难过,在她那个时代,这么大的小姑娘,哪个不是被爸妈捧在手心里头,那贵的要死的外国玩具,一点没营养的垃圾食品,要什么给买什么!哪会为了一块普普通通的麦芽糖,馋成这样。

养病的这大半个月,她算是看出来,孟氏是疼闺女,但她没儿子,在婆家人面前挺不起腰杆子,她那便宜爹,刘有根,本来就身有残疾,又眼见着要绝后了,那是异常自卑,平日在家里,那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不抬头就不抬头,对她们姐儿几个,说不上无视吧,也算不上多疼爱。

原主,十三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因为家庭,父母和周边给的多重压力,虽然没在沉默中变坏,也没变态,但却变成了一不管平时怎么受气都老实巴交,可一但压力承受过多就会爆的火药茼子。

如果不是因为原主的个性,她说不定也不会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呢,红叶叹了口气。

看到这儿,我想各位都明白了,刘红叶已经不是原来的刘红叶了,而是一个披着十三岁萝莉皮的,异常倒霉的女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无限逍遥神之不爱学习

    ‘为,为什么会这样’缘白本愿用袖子擦着眼泪,那模样不管是谁看了都心疼,只不过就算心疼也没办法。‘接下来这个法术名字叫做炎阳炽烈,缘白,不许偷懒,跟着我做,炎阳之火,赤炎焚空..’镇元子拿着玉尘麈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就算心疼也不能让他偷懒,严厉的说道。‘.....’缘白玲子坐在另一个蒲团上,闭上眼,小

  • 霸世神皇在线阅读第5节

    到了这一天,公孙玲珑穿戴好,拜师礼是皇帝给她准备的,一本古籍。一群小萝卜头整齐划一的拜师,礼毕后,明天就开始上课!今天肯定是不行的,是皇帝的生辰,自然不能上课的。于是到了中午,宴会开始。其他的属国也有使者前来献礼,还有各大臣和后宫诸位公子。公孙玲珑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她也想

  • 主神世界ZSSJ第二章在线阅读

    床是个好东西啊,就是懒懒地躺在上面都让人不想起来,不知不觉中,路九就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大概是新环境总是让人感觉到兴奋吧,再想安静地躺着是不可能了。路九点了一下左手腕上的黑色手环,手环表面就放出了一道道光,就像线一般,在路九的面前织成了一个屏幕,屏幕上一头蓝色的鲸鱼在绿色的

  • 我有无数模板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那一抹绯红用火之君王,来形容火神祝融的能力都不为过,王桦就见过火神祝融用过,那是极致的火焰,焚烧天下万物的火焰。万火臣服,生生不息。嗡~王桦催动能力,就见一团绯红色的火焰自王桦手中出现,刹那间,周围温度瞬间上升了几十度。这...火焰!王羲之动容,虽然火焰如苗,但那散发出来的气息,无比尊贵,火

  • 蛤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三周后,杨裕又带着朱迪来到了圣玛丽亚女子孤儿学院。不过这次是开着他自己的车来的。大门缓缓打开,艾丝特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杨裕走了过来。“跟我回家吧!”杨裕把手伸到了艾丝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如果要给自己此时的笑容打个分的话,杨裕觉得应该是满分,因为他说这话是出自内心的。简洁而又饱含着重量。艾丝特看着眼

  • 一步江湖[全息]第六章

    第三章:国夫人何氏笑眯眯地看着济济一堂的孙男孙女,再过几年,等得大孙儿卫放娶亲,生下一男半女的,那就是四世同堂。人生七十古来稀,硬硬朗朗地活到重孙儿满地跑的,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福气归福气,就是不能细想,看看这一屋的糟心子孙,就没一个能让她死后安心闭眼的。呆的,憨的,横的,好玩的,好吃的,就没一个

  • 影族传说在线阅读第七节

    “嗡嗡……”大清早,鲁温情正自屋顶习练了一番梅山教的气功法门,打了几圈梅山拳,回到屋里冲完凉,已经坏掉的门铃鬼使神差的响了起来,门铃明明彻底的被前女友用力使劲按压坏掉了,他记得清清楚楚,本来想找人修好,为了省钱一直没弄。“见鬼了。”鲁温情为了保险起见没有立马开门,而是站在门后询问道:“请问是谁?”“

  • [神探夏洛克]我的眼线遍布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大千之美?”噬耀的瞳孔不由放大。十多年,他未曾入世,只局限在山中,而“大千”这个生词自然也是闻所未闻了。“来!明日之始的试炼将艰苦无比,在此之前为父先带你去一番人间的美好。”说时,右手中食指并拢上划以真元之力起身后石盘中剑。手挥石门开,长剑舞动终悬空,气出雄浑而落于剑身。出乾云,望祖峰,层层冰雪,

  • 一只黑猫带来的钱运警告,目标出现

    沈知意现在有些头疼,是被手机上那笔存款数额气的!作为一个女人,没有男人不可怕,但怎么可以没有钱?抛开这豪门阔太的身份,怎么说之前也是个豪门小姐吧?她是怎么将自己混成这幅德行的?仔细将故事捋了一遍,明明是下个月才会发生的事怎么提前了?恍惚想起,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她发现作者的时间线错乱,这段的确是后面才

  • 剑尊神域之进入轮回(5)

    进入房间,就看到了李艺龙床的左侧有一个蓝颜色的头盔。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字,轮回。然后头盔边缘有一些小字,介绍此头盔的发明公司以及什么头盔一经绑定就不能解除芸芸...星夜,他们一起在桌上吃了会夜宵,而李皓与王梅是不能与他们同桌的,至于轩辕俊驰,一直得到李艺龙他们的特殊照顾,他们从来不把他当下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