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六界传说之人间正道之胖子哥哥好有肉(6)

2021/11/26 3:02:35 作者:哈尼比约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六界传说之人间正道
六界传说之人间正道
作者:哈尼比约来源:飞卢小说网
六界的传说不断,明争暗斗,人皇回归,人间正道永不退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时间,连看下去的心情都没了,本想就这样悄悄离开,不过念头一转,诡异的笑意又跃上她的脸上,那闪亮的眼眸扫过溪水中的沐宸风,又盯上了他放在溪边的衣服。

呵呵,遇到她,算他倒霉。

悄悄的,她趴在地上慢慢往溪边靠近,跟他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她也不敢大意,见他不时的在水中眯着眼睛享受着溪水的流动,她无声的笑了笑,拿到衣服便慢慢的往回退,不过她这回可没再拿他的那张药方,除了衣服之外,他的那个锦囊她可是动也没动。

也不知是他对自己的警觉性太自信了,还是唐心“顺”东西的本领高,直到,她拿着他的衣服离开,那在水中的沐宸风仍然不知道……

直到,在水中泡了近半刻钟的沐宸风一身清爽的从溪中起来时,见到那草地上的衣服竟然不翼而飞,一张俊脸顿时青了又黑,浑身散发出来如寒冰的杀气更是令人心惊胆颤。

“该死!”

盛怒的声音在郊外响起,一声声的回荡在夜色中,因他的盛怒激出了体内的武之力能量,气流涌动,溪水骤然的飞溅而起,发出一声声砰砰的爆破声,水花飞溅,泼得周围一片潮湿。

而那走得远远的唐心听到那声怒喝,以及水花飞溅的声音,不由大笑出声。

“痛快!实在是痛快!堂堂一个王爷,光着屁股到处走,嘿嘿,只可惜这里没有观众,要不然她一定给他找一群人去看热闹,哈哈哈……”

只是,也不知她是不是损人的事做太多了,还是太得意忘形了,大晚上的走路也不长眼,脚下一个踩空就那么直直的摔了下去。

“啊……”

她惊呼一声,身体失去重心的往下面摔去,头顶上的月牙根本照不亮脚下的路,这一摔,连她自己也不知是摔向了哪,只知道身体直滚了下去,直到,头部被撞了一下,疼痛的感觉袭来,整个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好香的味道,好适服的床……

闭着眼睛睡着的唐心像只小猫一样的蹭了蹭柔软的枕头,闻着那股淡淡的香味舒服的睡着,这一刻,她以为又回到了上一世她的席梦思大床。

“爹,娘,你看妹妹蹭着枕头的样子像不像一只小猫?呵呵,好可爱,她怎么还不醒?”

稚嫩的声音带着好奇的传入唐心的耳朵,让她猛的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谁知,映入眼前的却是三个陌生的人。

“醒了醒了,妹妹醒了。”趴在床边的一名七八岁胖乎乎的小男孩见她醒了过来,顿时欣喜的凑上前去,怜惜的问着:“妹妹,你的头还疼不疼?你的脸还疼不疼?你身上还疼不疼?我给你带了我最喜欢吃的炸鸡过来,你看,留着一个大大的鸡腿给你呢!”说着,把放在身后桌上包油纸包着的鸡腿递上前给她。

“孩子,你觉得怎么样?头还疼吗?”温柔美丽的妇人轻声问着,伸出摸了摸她的头。

唐心怔了怔,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了看这雅致的房间,又看了看眼前陌生的三人,问:“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她不是摔倒了吗?怎么在这了?

“呵呵,这里是相府,我们一家三口出门回来,见你倒在山坡下面,又受了伤,便将你带回来。”面容俊朗的男子开口说着,又对身边的美妇人道:“夫人,她刚醒过来,你吩咐下人做些清淡点的小粥给她吃。”

“我早就吩咐了,等等,我去端上来。”美妇人笑了笑,对胖男孩说:“妹妹身上有伤,你不用拿这些给她吃,这是油炸的,太上火了。”

“那我等妹妹好了以后,再带好吃的给她吃。”说着,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鸡腿,仰着头看了看身边的爹娘,呵呵的笑了笑:“妹妹不吃,那我吃了,别浪费。”

谁知他正要咬下鸡腿,鸡腿却是不翼而飞,愣愣的看了看油油的手,怔了怔,就听他老爹的声音传来。

“你太胖了,不能总吃肉,对身体不好。”

“可是、可是我就喜欢吃肉嘛!”胖男孩扁了扁嘴,胖乎乎的小脸带着委屈的看着那被他老爹拿在手中的鸡腿,嘴馋得紧。

美妇人宠溺的目光落在胖男孩身上,笑了笑,便转身往外走去。

而唐心见了他们这一家三口之间的那股微妙关系,心下不由羡慕着。她两世为人,上一世打小父母就双亡,而这一世,她连她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家人的温馨和父母的关怀对她来说是那样的可贵,她想要,却无法拥有……

“妹妹,我是唐子浩,你以后叫我子浩哥哥就好了,等你身上的伤养好了,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看着趴在床边的胖男孩,那胖乎乎的小脸全是肉肉,眼睛眯得只剩下一条线,他约七八岁,却有九十斤左右的样子,穿着那锦衣华服很具富态,突出来的小肚子也颇具喜感,让她看了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

“呵呵呵呵,妹妹笑了。”

看到她笑起来,唐子浩开心的舞动手脚,想要爬上床去坐在她的旁边陪她说话,却被站在后面的老爹给掐着衣领提了开来。

“你这胖小子,要是呆会压到妹妹怎么办?就呆在这里,别爬上去。”

唐子浩嘟哝着道:“爹,你就别总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捉着我的衣领,会让妹妹笑话我的。”

唐正宇瞥了他一眼,道:“有你这么胖的小鸡吗?”

听到这话,子浩动了动嘴唇,如霜打茄子般的蔫了下来,一时间无语……

“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倒在那山坡下?你的家人呢?你身上的伤都是怎么弄的?”唐正宇开口问着,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

“我没有家人,前几天我被几个坏人捉走了,我刚逃出来,不小心就摔下山坡了。”

唐子浩一听,当即回头用那沾着油的手握上他老爹的手:“爹爹,妹妹好可怜,我们把妹妹留下来吧!”说着,不等他开口,又转而对唐心说:“妹妹,你留下来当我妹妹吧!我有好吃的分一半给你,有人欺负你我帮你打他,有我保护你,就不怕坏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花情觞之她可真聪明(10)

    第三次见到景深,是在放学的时候。她状似漫不经心地在班级门口踌躇,一会儿蹲下系鞋带,一会儿取下书包检查物品。她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还是一个人回家,但她不能再让那些流氓欺负他!弱小的舒映在心里默默立下了这个宏大的的誓言。然而天不遂人愿,等到自己班学生都走光了,舒映才看到景深从隔壁班后门出来,而且身边还站着

  • [假面骑士综]我不做假面骑士辣之吃饱了撑的

    路小安恨不得沿着无线电波钻到翟梦醒面前,一把勒死这个蠢婆娘,大吼:“你个败家老娘们!那么多钱,就这么被人生生骗走了?你就打死不签字怎么了?上电视台告他们去,走到哪里都你有理!我告诉你现在群众都十分痛恨这帮为富不仁的混蛋,吸血鬼,资本家的走狗子!你个不知好歹的瓜娃儿!翟梦醒举着话筒,离自己耳朵根有二十

  • 柯南之黑暗人生之旧事惊心忆梦中

    汽车一直颠簸着向前行进,陆朝颜一会给木雨讲笑话,一会静静的看着窗外。稍露胸膛的黑衬衣已经有些湿了,高高挽起的袖子好像一个黑社会老大,眼睛时不时怪怪的看着木雨,不让木雨有任何机会由于车子左右摇摆的缘故而向旁边的男生靠近,有一点保镖的架势。天空渐渐的黑了下来,窗外还是一片喧闹,雨仍然迫不及待的涌向地面,

  • 三国:名将的天空第四章在线阅读

    蔡美美呆坐在地上,心,撕心裂肺的疼。即使不爱,他们也是相处了十年的朋友,真的要为了抓人而把她搭进去吗?“沈大哥,我爱了你十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的爱就这么的微不足道?十年?霍东擎紧蹙的眉头有些波动。砰!沈仲翰咬牙切齿再次冲了进来,指着霍东擎愤愤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抓捕你的!”在门外等

  • 娱乐之醉卧红颜之好高大上(5)

    “果然是母女,天性的东西是不会变的!”钟盛鑫讥讽的话让安暖心一抽。“停车!”安暖逼退自己哭泣的冲动,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头。“我说,停车,你听到没有?”最后五个字,猛的声线拉高,车子唰一声,停在路边,钟盛鑫眸光不耐的盯在她身上。“安暖,大半夜的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钟盛鑫,当初是谁说,娶我,不

  • 杀破狼在线阅读那些议论

    骆昕瑶走出病房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墨老太太激动的声音:“一会儿梅曦要过来看你。”本来她以为墨子宸会有什么反应,她稍微顿了顿,却并没有听到墨子宸的声音。呵呵,陈梅曦。骆昕瑶摇了摇头。离开了墨子宸和墨老太太,一走到医院的走廊上,骆昕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僵硬的背终于回归了正常的状态,不禁长长的嘘出了一口

  • 无限进化之老子是蚂蚁在线阅读第4节

    下午没有课。天云独自一人在校园里乱逛,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小湖边,湖水清澈透底,能看到金色的鲤鱼在水中嬉戏,显示出生命的美丽。微风抚过,在湖面上掀起点点的涟漪。一切显得那么宁静。蔚蓝的天空中偶尔飞过几只小鸟。远处的高山又是显得那么的巍峨。大自然最美好的一面完全展现在天云的面前,天云不由自主的深深的吸

  • [综英美]格温在线阅读第二节

    不得不说作为妖冥国的圣主之子,寒坼拥有几千年来该家族中最强的灵力,而且在加冕中引来了千年未遇的玄天神光,因此,从此妖冥国圣子寒坼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虽然其年龄只有七八岁,但其灵力已经堪比妖冥圣主了,当然,没有人会认为他能够打败其父,毕竟妖冥圣主是妖冥国近百年来最强大的圣者了。而且,就术和武技的

  • 一般的打脸系统之去找萧余扬

    明媚的阳光透过薄透的窗纱照透进屋内,落在斜躺在老板椅上的男人身上温和而不刺目,男人合着眼,侧颜的轮廓完美的像是上帝亲笔勾勒而出的作品,细碎的头发随意散在眉角,挺直的鼻梁,薄而微扬的唇,明明是男人却丝毫不比女人差的白皙的皮肤……简繁恍然有种看见天使的错觉。不,他怎么会是天使,他是不折不折扣的无耻流氓!

  • 三国之江山美人不好的预感

    孟凡哭笑不得,这个普通的墨镜,在镜框上刻上几个代码,竟然能产生透视功能,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猛地拿起墨镜,向水泥石桌上摔去。小黄金来不及阻止,墨镜已经与凉亭内的水泥圆桌亲密接触。碰地一声响,两枚镜片已经摔碎,只剩下一个眼镜架被孟凡拿在手里。毫不在意小黄金的悲愤欲绝,他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镜框慢慢地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