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凌空冰月宫之第六章(6)

2021/11/26 3:10:26 作者:蓝色瞾星空 来源:3G小说网
凌空冰月宫
凌空冰月宫
作者:蓝色瞾星空来源:3G小说网
《凌空冰月宫》以一篇记述姐弟间的无限亲情为主线,身为王的‘我’,却无力帮助姐姐为爱情牺牲掉的一生,因为想尽微薄之力帮助姐姐,自己却陷入了家族权利的无限争斗中!异界森严壁垒的冰宫,是凡间人们向往的神仙所居之地,有着凡间的人们渴望得到长生不老的身躯;那里却是羁绊自由灵魂升腾的地方,难得人间的亲情、爱情!我唯一姐姐勇敢追求自由的爱情永远失去了自由,打入冰冷的炼狱星宫!我为找寻曾爱我、给过我无数温暖的姐姐,遭受磨难重重。恍若梦中的我,时刻有追寻姐姐的梦,可有日真的于曾经爱我和我爱的姐姐重逢,没想到残酷的

杨珂算不上很美,乍一看并不起眼,细看起来她五官长的很精致,是那种越看越耐看,越看越让人魂牵梦绕的第二眼美女,这话是许益弘说的。

她还记得那个晚上,她在长滩三号单独宴请许益弘,这是个充满上世纪三十年代小资风情的中餐厅,窗外便是耀眼的沿江夜景,一片灯红酒绿、富丽堂皇的景象,窗户上倒映着她的倩影,仿佛也带着那个年代古典美人的气质。

许益弘喝了差不多半斤白酒,眯着微醺的双眼,敞开心扉的说话:“妹妹,不瞒你说,很多公司都在找我,什么证券公司、期货公司、投资公司,但是我自己交易,并不需要购买金融产品,更不需要别人帮我操盘,所以在哪里做都是一样。我呢,只是个商人,任何事情,无利可图,我是不会考虑的。”

“许总,你要的是什么样的利?看我能否给你提供。虽说在哪里做都是做,但是享受的服务绝对是有差别的,这些差别肯定会影响到你的交易心态。我可以向你保证,景通提供的绝对是一流的服务。”杨珂面对客户的时候很能言善辩,她一扫之前冰冷的形象,眼角眉梢都带着妩媚的笑。

她非常希望能拉到这个客户,他是多么富有,只要在她那里随便动一天单子,都够她完成一个月的利润指标了。

那时杨珂做市场有了点成绩,被提拔为分公司市场总监,分公司当时已经连续亏损多年,前任总经理顶不住压力被免职了,总经理的位置便一直空缺着。

杨珂临危受命,暂代总经理职责,虽然在海市她既没背景靠山也没有丰富的客户资源,但个性倔强的她发誓一定要扭转乾坤,绝不能让分公司在自己的手上继续亏损下去。

为了寻找优质客户,她是绞尽了脑汁,四处奔波,好不容易才认识了这位河市首富。

“能提供什么一流的服务?”许益弘轻佻的看了她一眼,粗糙的大手竟放在她的手上摩梭着,发出啧啧的轻叹声:“妹妹,你的手真漂亮,这么白嫩……”

她被摸的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只能悄悄不动声色的抬手,佯装嬉闹的拍了一下许益弘的手:“许总,太会开玩笑了,那你希望我们公司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

杨珂故作糊涂,其实她不是不知道许益弘这番举动意味着什么,这令她很不安,她明白对于许益弘来说,同质化的产品和服务,低廉的手续费对他根本没有诱惑力,还有什么能让他心动呢?

“服务嘛,其实各家都差不多,我这个人不是很挑剔。但是——”许益弘顿了顿,狡黠的笑着:“你们这里有你这样赏心悦目的美女在,我做交易心情会很愉快,心情一好自然也就容易赚钱。”

杨珂掩面而笑:“那许总您就把户开过来吧,我天天陪你做单。”

“不急,不急。”许益弘竟起身绕过桌子坐到了杨珂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肩上,低低说道:“我在丽思顿开了个套间,不如我们去那里谈谈具体的合作细节?”

杨珂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的确很想把这个大户拉过来,想把业务做上去,她需要扭亏为盈,需要坐上分公司老总的位置,因为她需要钱,需要非常非常多的钱。

可她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她可以为爱献身,却不想靠出卖自己来换取利益,尤其是面前这位跟她爸爸差不多年龄的男人,她实在没法投入他的怀抱。

杨珂在心里迅速的斗争了一番,突然灵机一动,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对,她怎么才想到呢?

她马上轻轻推开许益弘,拿起手机起身:“许总,那我先打个电话跟朋友说一声。”

“男朋友?”许益弘把她腰肢一搂,醉眼朦胧的问道。

“嗯。”她胡乱的应付着,赶紧逃离了他身边。

等她打完电话的时候,许益弘已经主动把单买了,他让酒店的代驾把车开到了门口,不容分说就把杨珂搂进了车后座中。

海市真是个充满了诱惑的城市,那五颜六色的霓虹背后,是数不清的迷醉。

有人拜倒在金钱脚下,有人沉沦在权力之中,还有无数为生活打拼的人们,在这个城市挤着公交地铁,租着筒子间,在菜场为了块八毛与小贩讨价还价,去小商品街淘便宜的外贸服装,明明艰难的行走着,却还要为年少渐行渐远的梦想而挣扎……

杨珂在车上胡思乱想着,冷眼打量着这城市的喧嚣、红男绿女,全然不知道旁边的许益弘说了什么。

在酒店的豪华套间里,许益弘倒了杯红酒给她,他用半醉半醒的眼神盯着她,“你真美,越看越有味道,让人魂牵梦绕。”

“许总,过奖了,我怎么能跟您身边那些青春貌美的小姑娘比呢。”杨珂心里虽紧张,但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来。

“你看你,皮肤保养的这么好,这么光滑有弹性。还有你这手,多美啊——”许益弘自说自话,冷不丁抓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而且你身上还有一种很吸引人的东西,对,就是成熟沧桑的味道,一种特别的女人味。”

许益弘喃喃的赞美着,像个诗人一样,见她在发呆,他乘势挨近她身边,搂住了她的细腰,手开始到处乱摸。

杨珂挣脱着,却被他的铁臂箍得紧紧的,他凑上去吻她,一股烟酒臭味传来,她心里一阵阵恶心,马上把头偏开,转移着话题:“许总,关于合作......”

“你把合同拿来,我来签字。”许益弘闻言停下摸索的手,杨珂如释重负的从包里翻出合同,许益弘看也不看就很爽快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签完字,他又迫不急待的凑上来在她身上乱摸着,放肆的开始解着她衬衣的纽扣。

杨珂觉得自己就像他口中的猎物,想逃脱,却感觉很无力,她一遍遍的看向门口,心里焦急难耐。

终于,门铃响了,许益弘正玩到兴头,微微一顿,杨珂赶紧趁机一把从他身边逃开,把扯开半截的衬衫迅速的扣上。

不等许益弘反应过来,她就去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一位高挑性感的美女,她比杨珂高半个头,充满胶原蛋白的脸上,五官完美的搭配在一起。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妖精一般,她一身紧身的针织连衣裙,弹力的针织面料衬出前凸后翘的热辣身材。

“雅婷,你来了?”杨珂惊喜的喊道,遂对着房间里目瞪口呆的许益弘介绍道:“许总,我的朋友正好在这附近吃饭,刚刚我们通话后,她就说要过来找我。”

杨珂拉着蔡雅婷进门,她在沙发上优雅的一落座,许益弘那双不大的眼睛顿时放起光来,“妹妹叫什么名字?”

“许总,你好,我叫蔡雅婷。”

她这一开口,许益弘顿时浑身骨头都要酥掉了,他声音颤颤的嗔怪杨珂道:“杨妹妹,你这就不对了,这么漂亮的妹妹,也不早点介绍给我认识。”

蔡雅婷娇羞的抬眼看了看他,杨珂赶紧认错:“对,对,是我的错,许总,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明天晚上,我们再好好聊聊如何?”

“好吧,那,叫上雅婷妹妹。”许益弘犹豫了片刻,想到杨珂还得求着自己把资金放到景通,晾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干脆就再忍忍,不急于这一时。

他嘴上不情愿的答应了,色眯眯的眼还一直盯着蔡雅婷不放。

蔡雅婷向他投去一个风情万种的微笑,娇滴滴的挥挥手:“许总,我们明天见哦。”

路上,杨珂从包里掏出一叠钱塞给了蔡雅婷:“今天幸亏你救了我。”

蔡雅婷豪爽的笑着把她的手推开了:“杨姐,你给我介绍许总,我还没谢谢你呢,我知道你也很缺钱,这个真的不要了。”

看着她坐上出租车的背影,杨珂唇角勾起,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世上,处处都有交易,有人用金钱换取美色,有人用美色换取利益,有人用青春换取下半生的优越生活,而她,只想用智慧换取家人的健康。

杨珂正沉浸在那段回忆中,许益弘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她对面。

“妹妹,在发什么呆呢?”他眯眼看着她。

“许总,在想你呀!”她趁势挑逗他,有蔡雅婷在,她现在一点也不怕许益弘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不过这种话还是搅得许益弘热血膨胀,男人永远都无法停止追逐新鲜感的猎艳心理,即使他们身边的女人貌美如花,但对于没到手的女人总归还心存念想。

“你这个小妖精,越看你越漂亮,简直是秀色可餐,还吃什么饭?”

“那怎么行呀,不吃饭待会哪有力气呢?你刚从河市过来,雅婷妹妹可是苦等了你很多天哦。”

杨珂说完掩面坏笑,她是想把气氛挑动的暧昧一点,转移许益弘的怒气。果然,这番话撩的许益弘越发耐不住性子,他只字未提强平亏损的事情,倒一个劲的催促服务员快点上菜。

“其实,妹妹,你也可以考虑一下做我的女人。”吃饭的间隙,他冷不丁的抛出这句话来,“你家里的情况,我听雅婷说过了,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辛苦呢?”

杨珂收敛起笑容,顿了顿问他:“你能娶我吗?”

许益弘拿筷子的手停住了,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很坦率的答道:“不能,但是我可以解决你父亲所有的债务和医药费,还有你的生活花费,你不用卖力的工作,也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杨珂轻笑了一番:“的确很诱人,但如果我想这样,我早就可以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了,何必苦撑到现在?”

“那你这又是何苦?”

“这是我仅存的尊严。”

她转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一个女人,如果必须依附于男人才能生存,那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她不是什么圣女,但她和蔡雅婷终究是两种人,她这辈子,要么就嫁个有钱人,要么就自己奋斗成有钱人,她不要这种不明不白的施舍。

“好吧,你哪天累了想通了,再来找我。”许益弘对她的认真有点无话可说,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有几分佩服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

“许总,今天的事……”待到气氛沉抑下来,杨珂试探的问道。

“算了,亏损倒没什么,但是让他们以后强平前一定要先跟我说一声。不过妹妹,我这次又对了吧?”许益弘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

“是呀,许总,我甘拜下风,以后交易我还是跟着你混了。”

“我可不是随便乱加仓的,如果是本身逻辑错了,那肯定是毫不犹豫的砍仓,这次我之所以有把握,是因为我仔细的分析了对冲基金的净持仓变化……”

许益弘谈起交易,滔滔不绝,不忘自夸一番。其实对他来说,方向对了就已经证明他在投资上的水平了,哪怕因为客观原因没有赚钱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杨珂的专业团队又输了,这足以让他痛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