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汉将养成系统第九章

2021/11/26 2:27:54 作者:鄱阳游子 来源:17K小说网
汉将养成系统
汉将养成系统
作者:鄱阳游子来源:17K小说网
叮咚!系统已经开始绑定,汉将养成系统开始运行,请宿主确认!叮咚!主角立志报效大汉,加入大汉阵营,统帅加五点,魅力加五点,开启任务系统,开启历史任务——报效大汉。作为大汉子民,理当报效大汉。宿主立志报效大汉,承担了光荣和梦想,今后不可懈怠,不可背叛自己的理想。“你这是要我逆天!”叮!开启人物任务系统,委托任务,奖励五点统帅五点魅力,为将者应该具有良好的品格,主角接受了任务人希望,这也是你的诺言,请务必再将来承担起这份责任。”“这个可以有,虽然累了点。”“什么,你说谁是我小舅子来着?!”颜明来到三国

只能期期艾艾地倚在他的胸膛里,淡淡的清爽味道萦绕在周身,就像是秋雨后的青草,沁人心脾。

他难得没有占我便宜,那双有温度的手只是支撑我不倒地,并没有趁机乱摸,我的头缓了十几秒后,视线逐渐清晰。

他的唇角依旧是勾着,黑色的眸子有着关心,低沉的音色如泉水般汩汩而出,“头还晕?”

我站稳身子,推开了他,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一时气血没上来,头犯晕了,现在没事了。”

他牵起了我的手,额前的碎发晃了晃,“走,去吃点东西。”

我被他牵着走了几步,凝视眼前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高大背影,我那被握着的手反拉住他,开口叫道:“等等!”

刑邪停下脚步,偏过身子看向我,黑色的璀璨里有着疑惑,微微挑了挑眉,没说话,等着我的反应。

我能够感受得到眼前这个男人不会伤害我,只是,他的行为太过于令我觉得奇怪了,神秘,令人猜不透。

我抿了抿唇瓣,语气认真:“你,真的是我的未婚夫?”

我不得不说,我对眼前这个叫做刑邪的未婚夫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即使是他刚才搂着自己,我也一点印象,一点感觉也没有。

如果我和这个男人真的是恋人关系,为何对他的触碰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不太符合常理,还是说,失忆的人,连喜欢的感觉都会丢掉。

刑邪的眸子闪过一丝微光,唇角勾笑,徐徐道:“你失忆了。”

他的语气肯定,似乎一早就知道了,我不由想起昨日醒来的事情,是我疏忽了,我竟然直接问了他,他是谁,未婚妻怎会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谁,我抿唇,没有直接回应他,看来昨天自己已经漏泄了。

我只能直接向他摊牌:“对,我昨日醒来后,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包括你,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直视他的眸子,再次认真问:“所以,你真的是我的未婚夫?”

刑邪却不急着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怀疑我?”

他的眼睛似乎有魔力,深邃的瞳孔里叫人迷了心神,我不由微微撇过脸,蹙眉:“我不知道,这列火车很危险,我没有了记忆,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

换言之,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如何信任他人。

白皙修长的手覆上我的一边脸,手指上茧子的粗糙摩挲着光滑的肌肤,那炙热从腰间侵袭到了脸上,我没有去追究他的触碰,目光与他对视,只听那坚定的话语从他的薄唇间一字一句地吐出。

“即使你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你一定要记住,我是这里唯一不会伤害你的人,只有我,你才能信任。”

我望着他,他也在望着我,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此时一点退缩也不能有,我终是垂下了眼帘,“走罢,去吃点东西。”

抱歉,现在的我做不到完全信任。

刑邪也没有再说什么,牵起我的手,我便同他一起走出了车厢。

.......

我们并没有回到原来的七号车厢,因为车厢里的热水器已经被下过药,那么要喝水最好是喝在餐吧里未开封的饮料矿泉水。

五号车厢,是餐吧。

我和刑邪刚进去,就看见了餐吧里已经有两个人在煮着东西,是桌子如,和那个穿着嘻哈服的少年。

来到吧台,嘻哈男子见到我们,热情地主动打了招呼,“哈喽,你们好,我是卫枫,想吃点什么吗?我可以给你们煮。”

他的脸庞很青春,就像是夏日的太阳,朝气蓬勃,一点也没有先前的紧张不安。

我看了他一眼,进到吧台里,打开冰箱,取下两瓶未开封的矿泉水,“你的心情看起来不错。”

卫枫咧嘴,“嘻嘻,我虽然觉得这火车奇怪,死了人很恐怖,可是我一想,自己也没有犯什么事,不用紧张,好人不会被杀得。”

我递了一瓶给刑邪,刑邪接过,去到一边的沙发坐下,斜着身子,长腿架在另一个的膝盖上,他再次从裤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食指和中指夹着,打火机也掏了出来,“吧嗒”一下,点燃了。

那烟体是黑色的,和他白皙瘦削的长指形成强烈的对比。

他朝我这望了一眼,吞云吐雾间,我似乎瞧见了他的笑意,我的心神凛了凛,收回视线,拧开盖子,心里骂了一句:烟鬼!

我灌了自己几口水,走到卓子如身边,吧台上唯一的电磁炉是她在用。

热气腾腾的,我问她:“煮什么呢?”

卓子如还是低着头,不善言辞地害羞,“en.......就是煮了一点芋头,我刚才在橱柜底下发现有芋头.......”

话落,一旁在打着鸡蛋的卫枫插嘴:“嘿嘿,还有面条鸡蛋,等会我给你们下面条,让你们试试我的手艺。”

我微微挑眉,脸色变了变,卫枫立马道:“用的水都是未开封的灌装水,放心哈!”

我心底暗笑,看来热水器有问题的事情不是只有她和刑邪发现了,这两个人倒是有些警觉心。

闲着无聊,我在一旁帮不上什么忙,我走出吧台,坐在了他们两人的对面高凳子上,转而打探这两人的消息,我问卫枫:“你是学生?”

卫枫搅拌鸡蛋的手势很娴熟,一看就是个老手,“是啊!”

“在哪读书的?”

“南曲大学啊!”

“你也是中奖了过来旅游的?”

卫枫把搅好蛋液,放在了一旁,去到洗手池洗手,还跟我聊着:“嗯嗯,我一个穷学生,能够抽到这种大奖,可把我给高兴坏了,谁知,我被骗了!也不知道背后的人想要做什么......我只想好好享受下去旅游的快乐,为什么这么难......”

洗好手,他甩了甩手,对我笑眯眯:“不过还好,我的手机下载了很多游戏,即使没有网络,我还是不无聊的。”

我一直握着冰凉的矿泉水瓶,冰凉的触感让我的肌肤泛起一丝鸡皮疙瘩,“你是个游戏迷?”

“对啊,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打游戏很厉害。”

卫枫已经洗好手,凑近卓子如身边,笑眯眯地道:“子如妹妹,等会吃完东西你要和我双排哦,你答应我的哦!”

卓日如原本是安静地在一旁看着芋头,突然被点到名,头垂地更低了,弱弱细细的声音从底下发出,“好......不过我的技术不太好......你不嫌弃就好......”

卫枫一把搂过卓子如瘦瘦弱弱的肩膀,打着胸脯许诺道:“你放心好了,再菜的鸟都会被我带成大神!”

卓子如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惊得是耳根都泛红了,可是又不好意思推开,头只能是更低了。

我在边上瞧着这两人的互动,鸡皮疙瘩更严重了,眼尖的我看到锅里的水就要溢出来,不由惊呼:“水,水要冒出来了!”

卓子如立马推开了卫枫,用湿毛巾把锅盖提了上来,水逐渐又降了下去,她呼出了一口气,“呼.....好险......”

危机解除,卫枫运动了下脖子,“我去玩会游戏,等会锅煮好芋头后叫我一声,我再过来下面条。”

锅只有一个,煮东西确实麻烦了点。

卓子如依旧是低着头,“嗯.......”

我笑笑,没有说话。

卫枫捡起放在吧台上的手机,出了吧台,绕过我的后背,去到沙发上,坐在另外一端,刑邪在右端抽着烟,他在左端打着游戏,这画面,还真有些莫名地和谐。

我把视线收回,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卓子如身上,她一直看着锅中的芋头,低着头,不抬头正眼看别人,实在是害羞至极。

我的声音放轻道:“卓小姐,你是在哪个医院上班的?”

“en .......在南曲大医院。”

我又问:“你以前有去过灵佛镇旅游吗?”

卓子如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去过......这几年这个景区挺火的......听说景色非常优美.......但是我工作很忙,医院手术太多了,我没有时间.......”

我点点头,算是理解,继续追问:“那你这次怎么有时间出来玩?”

卓子如声音依旧弱弱绵绵的,“这其实是我的年假,原本应该在年前休得,可是太多病人了,这才拖到了今年的四月份,我原本想宅在家里的.......刚好收到了邀请函,于是我咬咬牙就出来玩了......”

我有些忍俊不禁:“咬咬牙?”

卓子如更加不好意思了,“我.....平时最喜欢宅在家里,非常不喜欢出门。”

我诧异,问:“那你上班不是每天都要出门?”

卓子如低头,讪讪道:“我住在医院旁边,前些年刚换的房子,过条马路就是我家了......”

我:“......”

出门都懒地出,直接在单位隔壁买房了......

这时候,芋头已经煮透了,卓子如关掉了按钮,锅里的水沸腾几下就平息了下来,她用湿毛巾打开盖子,一股热气奔涌而上,瞬间又消失了,她用筷子把芋头弄了出来,放在碟子上,随后拎着锅,去到洗手台,缓缓地把锅中的水倒掉。

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短袖,露出的一小节胳膊,白皙瘦弱,我的眸色沉了沉,提醒道:“卓小姐,今晚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及时来找我,我就坐在你前边不远的位置上,或者你不如坐到我后面的位置上,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我可以帮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子妃靠乌鸦嘴福运满满同学被欺

    高个子的眼神显得很慌乱:“可是……我们只不过把它们拿出来交换了一下、看了看,突然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我眼前一片白色,然后我就来到这儿了。”凌炎虽然很努力认真地听高个子说话,但仍然听得一头雾水。他一只手把剩下的少半个苹果放到了果篮里,另一只手朝着高个子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等等……我没怎么听懂你说

  • 无形撩汉,最为致命[快穿]精髓

    “你是不是在内心疑问,留一剑的意义,是什么?”面对着梵决的极为生涩的沧桑之声,沈一尘开始陷入了沉思。“是啊...留一剑,为了什么呢?这么一个麻烦又困难的东西,是如何成为梵决的核心精髓?实在是奇怪至极。”梵决在天地之间发出轻笑,虚无的声音对着沈一尘袭来:“好好想想,想通了,对往后留一剑很有思想上的助力

  • 娱乐:劳资要根除小鲜肉风气之第二章(2)

    男孩的确是撞了他,安格斯并不是玻璃娃娃,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其实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对方及时地抓住了他,防止他从台阶上跌倒过去了。但是,安格斯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你叫什么?”男孩局促地凝视着面前的高个子学长,“彼得……彼得帕克……学长,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行吗?”彼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在线阅读第七章

    “人类这种低元素亲和度的种族的器官是无法抵御魔力的冲刷的。”如果没记错的话,肯特是这么说过的。那么,人类的灵魂是否也是同理呢?那就只有试一试才知道了吧,毕竟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要么战胜它,要么被它攻击吞噬,变成一个无意识的野兽。但是啊……“我现在这样真的还能算是一个人类吗?”感受着魔力海从自己

  • 民国奇探之乔探长今天缺女朋友吗之离开首都星(4)

    “皇家研究院Omega潜能研究所、首都星医院联合发表声明,周言上尉经过妥善治疗已完全康复;同时,经过多方努力,周上尉精神力已提升至S级,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位S级Omega……”果然,如周言所说,在第二天官方就举行了发布会,将他已成为S级Omega的消息公布于众。但这些都与洛简溪没有关系了。“安检通过

  • 叛侣游戏服用朱血果

    翌日,秦质子府。大清早,秦明和赵姬在用早饭,一碗菽粟,一碗肉糜,调味料只有盐,这就是秦明的早饭。刚用完早饭,赵姬就拉着秦明向质子府一处没人居住的房间走去。质子府并没有条件设立专门的修炼用的静室,只能收拾出一间无人居住的空房间暂用。路上,秦明吐了吐舌头,不得不吐槽的就是这时候的饭菜是……难以下咽啊!今

  • 下界录之当归之洞房花烛(7)

    成婚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司缘星君私下对金吒道:“三公主生来为仙,不懂男女之事,我去给你找些月老的安神酒,洞房之夜你只需让她安睡,糊弄过去即可。”金吒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司缘星君又嘱咐了几句,便回天宫去了,走时心里犹自念叨着:“记得月老说过,红色的是安神酒,绿色的是合欢酒,对,就是红色的……”董记酒楼

  • 快穿之宿主有点闲在线阅读第四节

    李歪嘴见状,立刻慌道:“不行,谁知道你这小妇人是否真的懂得医术,万一把我爹扎坏了怎么办?”他现在有些后悔同意,让眼前的小妇人给他爹看病。“怎么,你不是说你爹快断气了吗?既然如此,让我扎两下又有何妨,兴许能把你爹救过来也说不定。”顾依梦说到这,话音一顿,“还是你心虚了,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爹的事,怕你爹醒

  • 清穿——暖在线阅读第五章

    “本周一位是——MAMAMOO~~”“祝贺你们~!!”五个人紧紧的盯着分数滚动器,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辉人,激动的跺脚拍着旁边的颂乐,当MC让队长发表感言时,柳姩才反应过来,转头眼眶红红的看着玟星。‘我们拿一位了吗?’柳姩仍然不敢相信的用眼睛问玟星,玟星激动的晃动柳姩的肩膀,‘是我们,是我们啊!’“首先

  • 醉妃吟(完)第6章在线阅读

    薙切真凪注视着陈冰,半晌之后,她轻轻点了点头。“既然有想说的话,那就直说吧...”.........“我想问薙切伯母一件事...”“您觉得,您对得起绘里奈么?”注视着薙切真凪的眼眸,陈冰一字一顿道:“关于神之舌历代拥有者,应有的宿命一事,我听家中的长辈提起过!”“我知道在您身上,潜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