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成神第一步从兽娘开始在线阅读第1章

2021/11/26 1:34:17 作者:愤怒的大猪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成神第一步从兽娘开始
成神第一步从兽娘开始
作者:愤怒的大猪来源:飞卢小说网
徐泽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穿越到异世,而且是条变色龙!幸好,有一个龙神系统,只要收集信仰值就能进化成龙神!那么第一步,自己就开始收信徒吧……不过,这个世界很奇妙,动物居然能变成人?蛇女,猫娘,豹妹妹,美人鱼……变成人后,是个顶个的大美女,可都追着徐泽要做他的伴侣。“啊……你们别过来啊,我要的是信徒,我不要……”徐泽痛并快乐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真的不是最新型的捆绑Play吗?”

看着被倒吊在鸟居上的鹤丸国永,白川信草歪歪头,语气十分困惑。

初冬的凉风里,她微笑着抬起头,露出一双温润而迷蒙的眼睛,十分无害的模样。

两人目光刚好在空中交汇。

“鹤先生,是吧?”

——这大概是命运般的相遇,或者说,重逢。

***

时间倒退回十几分钟前。

踩着山阶拾级而上,幽静深林中的雾气仿佛也带上了几分初冬的料峭寒意,尚未结冰的清涧泠泠之声入耳,狐之助伸出小小的粉红色舌尖,舔了舔冰凉的溪水。

在狐之助旁边,一盆金鱼草也晃晃悠悠的凑到山涧前喝了一口水。可能是因为不适应水的温度,它刚要放声大叫,就被它的主人用手糊了一嘴。

“你不冷吗?”信草捂住金鱼草的嘴,低头问狐之助。

小狐狸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骄傲的仰起头,“不冷,我是个冬泳爱好者,去年时政的狐之助冬泳大赛我得了金牌呢!如果能在冬泳后来上一盘金黄的油豆腐就更好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场景,它吸溜着口水,像个称职的导游般继续对白川信草说道:

“审神者大人,本丸就要到了哦~”

“看到石阶尽头的鸟居了吗?虽然这座山也在本丸的范围中,不过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场所,大多都在那座鸟居后。”

“看是看到了,只是……”

白川信草凝目望去,石阶尽头的红色鸟居上,赫然倒挂着一个人,距离有点远,信草只能看见对方纯白的头发,和隐藏在一圈圈麻绳缝隙里的纯白衣裳。

她眨了眨眼睛,快要接近鸟居时,才开口询问身边的狐之助:“这是最新型的捆绑Play吗?”

狐之助抽了抽嘴角:“不,这只是恶作剧后的鹤先生,这个场景在咱们本丸是常态,审神者大人习惯就好。”

听到对话声的鹤丸睁开眼睛,因为被倒吊着,大脑充血有点晕晕乎乎,只听见女孩子慢条斯理的京都腔,隔了好一会,才看清这位新来的审神者长什么模样。

女孩子衣着单薄,二尺袖和服是白色的,几点零零落落的红梅花瓣碎在领口和外罩的羽织袖子上,下身是和红梅同色的行灯袴,一身衣裳看上去有点像大正时期的女学生,手里还很宝贵的捧着一盆恶心萌的植物……或者动物?

——感觉好矮啊,这次的审神者。

——大概是因为俯视的关系吧。

“唔唔唔唔——”

鹤丸在半空中扭动着身子,嘴被堵住,说不出一句囫囵话的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求救。

狐之助叹了口气,朝信草点点头。只见信草捧住花盆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咔吧”一声,捆绑住鹤丸的绳子自动断裂。

鹤丸从半空中飘下来,白色羽织在风中散开,如果不考虑嘴里塞的那块不知是布还是袜子的东西,还是很优雅很仙气的。

他匆忙扯掉嘴里的东西,长吐一口气,一副“终于得救了”的模样,感激的看向白川信草。可开口第一句话,差点又让自己被挂。

“刚刚谢谢啦!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得在上面挂一天。你就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吗?”鹤丸停顿几秒钟,伸出手比量起信草和自己的身高,若有所思道:“还以为是俯视的缘故,原来真的这么矮啊。”

“啪”地一声,白川信草手下一用力,花盆被抠下来一角,吓得金鱼草差点又要尖叫。而信草却依旧笑得温软又无害,眸子里像隔了一层缭绕的水雾,让人看不真切。

“我是时之政府的新人,接下来的日子将成为这座本丸的代理审神者,还请多多指教了,鹤先生。”接着,她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问他:“鹤先生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会被挂上去的?”

狐之助忽然打了个寒颤。这就是前辈说的“表面笑嘻嘻,内心mmp”的意思吧?它暗搓搓想着,抢在鹤丸胡说八道之前开口:

“这次是因为他给三日月先生挖坑,由于挖的坑太多,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在院子里玩时不小心摔了进去,连好脾气的一期先生都生气了,然后……他就被一期先生挂在了这里。”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啊,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鹤丸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随即想起什么,倒映着山间白雪的金色眼眸熠熠生辉,“审神者大人初次驾临,为了报答刚刚您救我下来的恩情,我带您熟悉本丸环境怎么样?”

“鹤先生你怎么能抢我的工作!”狐之助不满道。

“光仔带回了大阪城的油豆腐,你再不去的话,油豆腐就要被抢没了哦~”鹤丸戳了戳狐之助,善解人意道:“事情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一听有油豆腐,小狐狸眼睛瞬间放光。“那就拜托你了!”话音未落,它一溜烟的跑远了,抢油豆腐才是狐生大事,至于鹤丸靠不靠谱……嗯,应该可能也许大概靠谱的吧?

“本丸一共有五只狐之助,这个头上有个红点,我们管它叫狐点点;之后你还会看到后背上有个圈的狐圈圈;脑袋上长了一朵花的狐小花;喜欢在脖子上戴蝴蝶结的狐蝶结;和胖成一个球的狐圆圆。”

鹤丸一边解说,一边给信草带路。

如果说鸟居之前的深山是幽静隐居之所,穿过鸟居,就像忽然进入另外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井井头条的大家庭。

这里的房间是做什么用的,那里的田地种了什么农作物……鹤丸尽职尽责的向信草介绍着本丸的情况。没做恶作剧的时候,他看上去的确如自己所说的那样,非常让人放心。

“自从前些年有几个本丸出现恶意碎刀事件后,时政就出台了新政策,对审神者的培训和资格审核变得更加严格。审神者大人看上去年纪并不大,您也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考进来的?”鹤丸一边带路,一边套信草的话。

“是啊,考试越来越难,通过率越来越低,我也是很不容易才拿到资格证明的呢。”

“那为什么在千辛万苦通过考试后,要选择做我们的代理审神者,而不是拥有一座只属于自己的本丸呢?”鹤丸摊开手,看上去有些无可奈何,“毕竟,我们并非您亲自锻出来的刀,我们之前也是有过主人的。”

信草一时没有答话,对方不经意间扫来的目光,明显是非常在意她的回答。

途经一条木制回廊时,信草刚好看见正在抢油豆腐的五只狐之助,毛茸茸的小动物们看上去很软萌,就是抢起东西来超凶,狐毛与油豆腐齐飞,爪子共獠牙一色。

护食和地盘意识,都是生物的本能。

鹤丸还在信草旁边,等着她的回答。

而她只是偏头看着抢油豆腐的小狐狸们,那种斟词酌句的、缓慢而优雅的京都腔调,被她说出口时带上了几分轻飘飘的味道。

“毕竟是‘那位大人’留下的本丸,我来这里任职,对今后的履历也有好处,家族也帮着使了几分力,才能让我顺利入职的。”

她说这话时,鹤丸才发觉女孩子身上沾染着些许熏香的味道。

这味道古旧,给人一种沧桑而凉薄的感觉,气息极淡,若有若无,不经意间萦绕鼻尖,仔细一嗅却了无踪影。

他沉默半晌,忽然笑了,“我们这里已经连续三年没来过新的审神者了,您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信草开口询问,再开口时,鹤丸的声音里掺杂了几分不易觉察的恶意:

“千万别被表面的平静迷惑,其实这座本丸,已经暗堕成黑暗本丸了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

  • 只对一朵云温柔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如意吓得身体都僵住了。这也不是说她胆子小,而是身体悬殊带来的本能的恐惧感。如果她是成年人,肯定是不怕她的。还好她没追上来。电梯开始往下降。到达一层时,她看到很多下班回来的人。由于徐香盈的美貌,江柏远一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很是出名。是以,很多人停下来跟她打招呼:“小如意,你粑粑呢?/对啊,小如意,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