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异世之天痕传说在线阅读围山

2021/11/26 2:54:00 作者:狐萝卜炸汁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世之天痕传说
异世之天痕传说
作者:狐萝卜炸汁儿来源:纵横中文网
玄武大陆,天痕降世,是成神的机遇,还是灭世的灾难?武道千年,其中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天外飞陨,武祖四皇,禁地世家,人皇妖帝,一切的一切都从天痕开始……

“不……不行了……!”女孩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随着油绳的上下晃动,女孩抱着沐风的腰的双手也在一寸一寸地下滑着,流血不止的双手从腰间滑到了大腿外侧,再滑到了膝突上,再滑落到脚脖子上,最后只靠着抓着沐风的脚掌才能够勉强维持自己不掉下去。被女孩的手掌狠狠抓住,脚趾骨折的沐风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神经都被狠狠地牵扯着,剧烈的疼痛让沐风几乎在那一刹那间双眼发黑,晕厥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黑箭就如同一道黑色闪电一般划破了五十米宽度的空间,狠狠地扎进了双手抓在了主塔的巨人的右眼之中!晃动着油绳的巨人那被淡淡薄膜包裹着的黑色眼球被黑箭刺中的那一刹那,一个小小的血洞以极快的速度扩撒开来。眼球被黑箭扎到,巨人发出了疼痛而愤怒的咆哮声,抓在了主塔上的双手下意识地松开,转而捂向了眼球!

原本停顿在了半空中的沐风和女孩,在巨人释手的那一刹那间,再次加快了速度向着对岸滑动而去!

“动……了!”沐风止不住狂喜地喊道,双眼之中满是泪水,“动起来了!哈哈,动起来了你看!”

他们就像是斜坡上的小球一般缓缓向前滑动,向着对岸迅速地逼近,因为巨人刚才对油绳的拉扯,他们的绳索经过了稍许的压缩之后,反倒是一端提供了一个弹力,这就想说拉扯的弓弦一般,加速了他们向着对岸的滑动。

可是,当沐风再一次将距离缩短到了一半多时,愤怒的巨人突然咆哮起来,也不知道是出于报复还是发泄的心理,它愤怒地一挥右手,带着尖锐扁平的侧鳍的右臂重重地挥舞而下,居然硬生生地将牢固结实的油绳一刀两段!

正在狂喜之中的沐风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再一次停顿,头顶上方原本绷直的绳索突然间软了下去!他大吃一惊,急忙疯狂地在空中乱挥着双手,一把抓住了向下塌陷下来的油绳,在疯狂地抓住了油绳的那一刹那,他们下沉的身体顿时就如同钟摆一般向着对岸荡了过去!

女孩和沐风同时发出了惊呼声,十多米长度的油绳在空中拉出了九十度角的巨大扇面,两人如同人猿泰山一般狠狠地撞向了对面的山壁!

在眼看着就要撞上对面岩壁的那一刹那,女孩用力地勾曲起了双腿,然后重重地踩在了对面岩壁上的杂草堆上!借着双臂弯曲时的缓冲力,两人前冲的力道稍稍缓解了几分,但是沐风还是感觉自己在那一刹那就像是撞在了铁板上似的,整个人都撞了个七荤八素,头晕眼花,浑身的骨头都快要碎裂了一般。

要不是对岸的悬崖是呈靴子型顶部稍稍向外突出,下端稍稍内凹的结构,给了他们在达到最低点后一定的向上荡漾缓冲的空间,再加上崖壁上生长着的一点雅子草的垫身,恐怕此刻沐风已经当场撞了个四分五裂!

沐风和女孩直勾勾地荡漾在了半空之中,而原来断桥旁的巨人们则是不甘心地捡起了石头朝着他们两人丢了过来。巨人们的力道巨大无比,五十多米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块大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就像是冰雹一般砸落了下来,几块当场砸在了沐风头顶上的山崖上,居然把山崖都给砸得破了一个缺口!

双手死死地拽拉着油绳,双脚又被女孩的双手给抓住,此刻的沐风是想动也动不了,好在头顶上方的那个黑革青年并没有逃跑,而是弓着身跑到了悬崖边上确认了沐风和女孩没有坠落之后,开始协助两人向上拉扯。而女孩则是将她那黑色的皮革军靴奋力地蹬在了崖壁上凸起的沉积岩的褶皱上,他们终于开始艰难地一寸一寸往上挪,沿着油绳慢慢的上升。

在经历了可以说是沐风这一辈子最难忘也是最痛苦的一分钟后,两人终于成功升上了崖壁,无力地软倒在了悬崖上,蹲着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黑革青年一把上前拉过了沐风和女孩的双手,把他们硬生生地从地上拽拉了起来,他急吼吼地冲着两人喊道:

“别趴着,巨人,巨人的石头砸过来了!!你们想脑袋被砸成稀巴烂吗?!”

沐风眼冒金星地抬起了头,发软的双脚在黑革青年的拉扯之下艰难地绷直了起来,沐风感激地看着这个在上百人中唯一一个肯留下来救助他们的黑革青年,如果可以,沐风真的愿意祝福眼前的这个帅气青年一辈子幸运安康。

但是很遗憾,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因为就在下一秒,一块水桶大小的岩石突然间从山崖的对岸狠狠地砸了过来,重重地砸在了黑革青年的面门上!

啪!

伴随着沐风听过的这辈子最恐怖的清脆爆响声,黑革青年的额头在一瞬间就被砸成了稀巴烂!

恐怖的鲜血在一刹那间溅了沐风和女孩二人一脸,沐风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长相还算秀气的黑革青年的脸在一瞬间被砸得血肉模糊,圆好无损的前颅整一块被砸得向内凹陷了下去,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了鼻梁骨下端的好大一块都崩裂撕裂了开来,露出了冒着浓郁黑血的颅腔,沐风甚至还能够瞥见黑革青年那因为岩石碰撞而从眼眶里弹飞出来,像是蝌蚪似的挂在眼孔外的带血的眼球!

他们甚至来不及知道这个善良青年的名字,他就已经再也开不了口。

沐风和女孩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这一回,眼前头颅被砸成了爆浆的黑革青年却刺激了他们的神经,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乎快要散架的身体内不知道冒出了从何而来的力气,他们忍着悲痛,疯了一般向着前方疾步冲去。泪水几乎是以横向的方式从女孩的眼眶里飞洒出来,在他们奔逃的一路上飞舞成一串晶莹的珍珠,滴滴坠落。

一路上,女孩和沐风还频频回头望着那个倒在悬崖边的黑革青年。

这或许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碰到的最后一个好心人了。

但是在朝不保夕的残酷世界里,善行却未必能够获得善报。

一直歪歪斜斜地又跑出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后,女孩终于有些跑不动了,沐风还稍稍有口气,他又硬拉着女孩向前冲了十多米,躲到了山道转角口的一块一人多高的蛋壳型岩石后面,两人才背贴着岩壁缓缓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沐风甚至还开始呕吐,刚才过索道时的颠簸和晃荡刺激了他的胃,让他的腹里一阵难受。

女孩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能够有一口干净的水。

女孩痛苦地曲膝坐着,她一边撕下了身上的衣服的布条简单地处理着自己的伤口,一边擦着脸颊上的鲜血和滚冒而出的大滴泪珠,刚才那个黑革青年近距离爆炸的头颅迸溅出来的鲜血现在还有一些沾染在他们的脸颊上和内衫上。

当把脸颊上的泪水和血液擦干净时,女孩突然听到了身旁传来的呼吸声,她错愕的转头,才发现在他们的身旁,居然还有五六个跟他们一起背贴着岩石,满脸惊恐的镇民。

此刻这些镇民正在用惊异和惶恐的眼神看着女孩。

在刚才两人抓着油绳坠落到山壁下方时,这五六个镇民就在五十多米外的地方看着,可是他们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走出来拉他们一把。

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敢像那个黑革青年那样走出岩石,跑上前来给他们一把助力,也许黑革青年就不会死。

但是女孩不会责怪他们,因为如果他们走出这块岩石,最后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和那个黑革青年一起被当场砸死。

女孩从来不是怨天尤人,喜欢哭哭啼啼,还把责任推卸给他人的柔弱小女孩,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女孩就只相信自己。

沐风也从自己那破布衫的袖口上撕扯下了几根布条,简单地在伤口上包扎处理着,他也看到了这些跟他们一起躲藏在岩块后面避难的难民们,其中一个留着辫子的女孩看到了他们身上的伤口,犹豫了一些之后,还是战战兢兢地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竹筒递给了他们。

“这里面有点水,冲洗一下伤口吧。我看你们流了好多血啊……”留着麻花辫子的女孩有些腼腆地看着沐风两人。

女孩不敢置信地看了眼前的麻花辫子女孩一眼,眼中的阴翳稍稍消减了几分,她轻轻说了一声谢谢,接过了麻花辫女孩递上来的竹筒,掀开了盖子,冲着自己的嘴里小灌了一口,然后又递给了沐风。

沐风愣了一愣,却没有说什么,谢过了女孩之后就举着竹筒往自己的嘴里猛灌了一大口,现在的他已经快渴成了沙人了。

之后他们两人用沾湿了布条擦拭着脸上和伤口上的血渍,处理起了身上几处最为明显的伤口。女孩的背上、腿上、脚趾上、手掌上都有伤口,都在流血,而沐风也好不到哪里去,肩膀上甚至还比女孩多了一条伤口,稍微好一点的是女孩扭伤了而他没有,但是他有些骨折的脚趾还是痛得他几乎站不起来。

麻花辫女孩抱着双腿,她在一旁有些歉疚而腼腆地道:

“对不起,我们胆子很小,刚才我们其实看到了你们从山对面爬过来,但是没敢出去……”

“没关系。”女孩嘴里咬着布条,只是埋头处理着身上的伤口,含糊地回答,却没有抬头。

女孩谨慎地从岩石后面弹出了脑袋,看向了来时的道路,不知道何时,女孩发现对岸的巨人们已经不见了,再稍稍向外倾出身子时,女孩发现刚才还在山对面向着他们丢石头的巨人们已经开始成规模地结成队伍,向着山下后撤下去,女孩这才松了口气。

“巨人们……好像走了……”女孩长长地释着气,她背靠着岩石闭上了眼睛,然后拍了拍沐风的肩膀,道,“我们好像暂时安全了……”

沐风也跟着女孩一起探出了脑袋,可是就在下一秒,他的耳朵微微颤了颤,因为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声音正从山体的下方传上来。

“嘘……”沐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眯着眼警告了女孩一句,然后道,“我好像听到山下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传上来。”

听到沐风的体型,女孩和其他躲在岩石后面的人们都闭上了嘴。沐风的耳朵微微颤抖着,被住持从山林里捡到的他从小就有着过人的听力,能够听到最细微敏感的声音。

而在下一秒,他终于确认了这声音的源头。

是水声。

是什么庞然大物在成群结队涉水的声音。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沐风突然起身,惊骇地回身向着黑革青年倒着的崖壁上跑了回去。女孩和两个躲在岩块后面的人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们从岩石后面跑出来,跟着一起跑到了悬崖边上。

当沐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黑革青年的尸体前的悬崖边上,虚心探出头向着山体下方眺望时,他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岸山势奇绝,连绵不断,陡峭嶙峋,巍峨雄拔,一部分还覆盖着蓊郁葱茏的森林,茂密幽翠的山峰上藤葛缠绕,而他们所在的章子峰则如同巨人一样矗立在天地之间,蓝天衬托着巨大的山峰,在太阳下,几块白云在山峰上投下云影,落在了下方如同碧蛇般四围环绕着章子峰的内湖之上。

在大多数的巨峰之间,都有着宽度达到数十米、数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内湖和内河相间开来,这些内湖是在大洪水时期倒灌进喜马拉雅山区山坳之中的海水,有一些深度甚至达到数百米,正常情况下,因为有这些幽深的内湖相隔离,山峰与山峰之间只能够靠吊桥、木桥或者木船来进行交流。

而连接洛子峰山坡的悬空吊桥被砍断之后,在有湖泊隔离的情况下,沐风和人们都本能地以为他们已经安全了。

但是很显然,他们错了。

而此刻,在下方那幽蓝色的湖面上,正有一朵又一朵银白色的浪花绽放开来,一道道的白色浪花很快在湖面上拉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蜿蜒银线,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他们所在的山峰潜游而来!

而除此之外,其他没有来得及从洛子镇中找到食物的巨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地向着章子峰的方向包围而来,它们之中有一部分直接跳进了咸水湖之中,欢快地在湖中游泳、潜水、洗水、冲身。

然后,成群结队地从四面八方向着章子峰不断地缩小包围圈,黑压压、密密麻麻一片的大大小小的巨人,人头攒动,双臂摆舞,口中流溢着粘稠的唾液,浑浊的黑色眼球中流露出贪婪和暴虐之色,然后开始有组织有意图地沿着章子峰下方的盘山道,追寻着人类血液的腥气,一路向上爬蹿。

沐风长长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乐观和天真的心态导致了现在噩梦般的局面。

他们以为逃到了有湖泊包围的孤峰绝壁上就能够得到安全。

可巨人们本就来自深海,它们又岂能蠢到不会游泳?

如果巨人能够游泳,那么也就意味着,这座珠穆朗玛岛,将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他们,只是从一个地狱,陷入到了另一个更深的地狱。

“我们……都要死了。”

沐风喃喃地说,轻轻的话语如一根颤抖的银线,徐徐消散在高崖上呼啸悲旋的冷风中。

而他的身体,已经僵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展昭同人踏莎行救世大侠?

    “喂,咱们平心而论,我的要求已经很够意思了,全麦城上下就我能给这么便宜的条件了,你可考虑清楚了。”这边,苏尘和张三窃窃私语的就是关于钻戒和罚款的问题,其实就是在谈论一个私人交易。“呵,你未免也太有自信了,麦城这么大,比你有本事的人也多了去了,再说了,我魂治局就算人再怎么不够用,一两个魂者还是能派出来

  • 六零之年代小军媳死于话多

    “应该?”夏流看看黄亚丽,再看看楼顶上的几人,道一句“老子有能力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谁?滚蛋吧你哎。”几乎同一时间,铁门被蛮力撞开。“碰。”近两米宽的厚重铁门,被蛮力撞飞,砸在天面上丁铃当啷巨响。“啊。”很不凑巧的是,如同怨妇一样的黄亚丽,因为反应迟钝,加上站得角度太刁钻,被铁门迎头砸中。论百斤的铁

  • 末法双生在线阅读初拥进行时(首日十章,各种求啊!)

    李逸尘极力抵抗,想要说出没有两个字,可他发现这两字好似重若千钧,又好似有着无穷的魔力,他怎么都说不出口。“怎么不说话了,也就是说你刚刚在骗我,是吗?”李逸尘不答话,默默的将头转到一边去。蕾米莉亚轻笑一声,不再过多的纠缠,而是轻声道:“你确定你想好了,一旦开始了便没有了退路,后悔也是不可能的。还有,你

  • 重生八零之傲娇女神制服恶鬼

    【招聘:本公司将发展海外业务,特此招聘前往日本发展的年轻人。条件要求:男性,年龄16岁以上,精通日语,阅片无数,耐受力强,最好体能过硬。有意应聘请联系以下电话:**。】王乐水看着这张被塞进手里的传单,翻了个白眼。**,这就算是骗子也没这么蠢啊,用这电话号码,糊弄三岁小孩呢?不过这招聘条件……啧啧啧,

  • 低头难吗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个地方,不太对劲啊!”史昂来到犯人信中的地址,不由得有些心里发毛。这里似乎是个工场,到处都是巨大的齿轮和机械,能走路的空间很小,是个超适合偷袭的地方。笛子:“对方的目的一目了然啊!”马尼:“看来我们见不到菜鸟了。”小雷:“菜鸟是谁?”马尼:“卧槽,你居然忘了!那我们是为了什么来这种鬼地方!”小雷

  • 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那今晚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在往外墙方向走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好几波藏獒。那些藏獒似乎很害怕跟在韩小溪身边的少年,只要被他盯一眼,就灰溜溜地跑远了。“哇!你不会已经称霸这个狗窝了吧?”韩小溪看得目瞪口呆,心底竟然有点儿佩服他了。少年长发后的眸子朝她看了一眼,低低‘嗷呜’了一声。韩小溪对他竖起大拇指,“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能干的嘛

  • 绝望同学第九章在线阅读

    珑花没有在意墙上的画,她一进门就看看左望望右,然后突然抬头,看向房梁。即便在开了天眼的源博雅眼里,那里依旧是没有东西的,可是小孩子却极有目标性的盯着那里,还露出一个小小的礼貌的笑。晴明的目光从画卷上移开,也轻轻笑了起来:“道满大人,你从唐国回来啦。”空无一物的房梁上像是镜面一样破碎重组,博雅再看时,

  • 四凤图腾之二田园春色之获得神器

    来到了村长面前,向村长领取任务,可是村长从头到尾只会说两句话:“我们的村庄可是最好的村庄哦”“勇士,你是来产出妖怪的么”。然后就没了,既然没有任务。新手村的唯一任务那就是刷怪了,刷怪虽然无聊,但是想要走出这里,这也是唯一的途径了。许云风走到了村口,一个卫兵头上写着醒目的四个大字:装备领取。没错了,那

  • 守护甜心黑化的契约之穷途末路

    中华大地,地广物博。人杰地灵,资源丰富。此乃天地之赐。北方的山脉连绵,其中多瑰宝。辽宁与河北的交界之处,山脉广阔,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川,但山脉起伏连绵不绝,期间不凡有些绝岭峭壁。距离这里最近的名山,要属那人尽皆知的长白山了。但是交界处的山脉,距离长白山还很遥远。当地的人为了区分山地,给每处山沟也都取了

  • 横滨,我罩的之利齿野猪

    “哥,这人怎么不理我们啊,我们好心组他还拒绝。”这是一个女玩家的声音。“好了,别管他了,要不那人是个高手,喜欢独自行动,要不那人就是个菜鸟,纯粹跑里面去送死的,我们安心练级,不用管他了。”一个男的劝说道。我微微一笑,没有继续去听后面的对话,但心中却有些小高兴,在游戏里我的听力还是和现实里一样敏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