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2:07:32 作者:一枕春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
重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
作者:一枕春秋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侯爷顾青源活了十六年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一本书里的反派,他没有逆天的能耐……难道就只能认命了?好在一切悲剧都还没有发生,那就找出尚未登基流落民间的未来天子,一剑斩杀好了!咳,杀天子什么的……这小孩看起来还挺有眼缘的,那就……养着吧。书上的文字一页一页的消失不见,顾青源终于放下心来,亲手自己养大的孩子扶上至尊之位。但是明明已经改掉的命运,又忽然扭曲了回去,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记得他还是帝师是怎么回事?看着一夜之间将自己遗忘掉的九五之尊,顾青源垂眸,既然注定是反派,那便进行到底吧!——当家族覆灭、长剑贯

从楼里出来,我们向Assassin的方向赶去。Saber完全没事;周宁头还有点晕,问题不大;李晴刚才虽然受了不少羞辱,但是没受什么伤,现在恨我恨得起劲儿,精神头足得很。只有我,自认是刚才最大的功臣,现在头破血流,屁股生疼,身上擦破了好几处,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迷迷糊糊,还招人怨恨,真是TMD吃力不讨好。

我们在楼后的网球场地看到了Assassin,和他战斗的居然是Berserker。Assassin全身是伤,Berserker因为能够恢复的原因连衣服都没有破。周围的地面上到处是战斗的痕迹,有刀砍,有撞击,甚至还有几个地方被爆破过,散发出阵阵黑烟,中间还夹杂着不少的血迹。这简直就是两驾战车的对打,惨烈程度超出人类的想像。从我们看到的时候开始,两个人就对峙着一动不动。Berserker把两把刀片在身前交叉成十字,兴奋地喘着粗气,似乎能看到从嘴里吐出的混浊气息。Assassin虽然受了伤,但是呼吸一点也没乱,静静地摆出拔刀术的姿势。

我们加快了脚步,周宁刚要喊出声,Saber突然一脚把他踢开,一手拉着我,另一手把李晴夹在腋下跳开了。又是和那个时候一样,地面一闪升起许多尖刺。我们戒备着向四周打量,路旁的树荫下,转出了姓爱因兹贝伦的那个女人。她喜欢这种登场方式还是怎么着。

“喂喂,你就不能换个有创意点的方式打招呼么!”Saber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是应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爱因兹贝伦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黑影,看不清楚,只知道他十分高大,头发绑成细长的一束,随着风飘动。

“别捣乱。”女人冷冰冰地说。“Archer,阻止他们。”

她身后的黑影走上前来,暴露在灯光下。李晴目瞪口呆,我和周宁则是摇头叹息。Archer其实并不是身材高大,而是一具西洋风的银白色盔甲,腰里还绑着兜裆布。头上的也不是头发,而是盔甲顶端装饰用的马尾(真的是马尾上的毛,不是发型)。他摆出了拳法的姿势,有点腼腆地说:“你们不要再往前了!”声线是小男孩,和外表毫不搭配。

“为什么是炼金术士啊!”“你来参加圣杯战争是想怎样啊!”周宁和我各自吐着槽。这样看来,两次的突然袭击应该都是Archer做的。话说他已经掌握了炼金术的最大奥秘,反而来争夺圣杯,怎么想也是没意义的事情吧?

Archer摆出了架势却没有出手,Saber因为要保护我们三个人也不能主动出击,局面僵持了一会儿,突然从Assassin那边传来一声巨响。Saber轻声嘀咕了一句:“好快。”

我们转头看去。Assassin的剑已经出鞘,并且也不在原来的位置上。在他身后,Berserker在半空中翻滚着,然后毫无保护动作地一头栽在地上,刀片也全部脱手掉在旁边。难道是传说中的“天翔龙闪”?没看到,估计看到了也是看不清。

刚才的一招和强忍下来的伤势让Assassin用尽了力气,他收起剑,盘腿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一时半会儿是动不了了。可是Berserker是有恢复能力的,局面仍然不乐观——我刚刚这么一想,只见几道闪光直奔Assassin的后背而来。虽然Assassin全力闪躲,可是仍然中了两支。另一边,Berserker已经站了起来——这尼玛恢复得也太快了吧!他手上又夹满了刀片,慢慢地向Assassin走去,由胸到腹的一道伤痕上还有荆棘在蠕动恢复着。Assassin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

Berserker走到Assassin面前,抓满刀片的双手高高兴起。Assassin无力地看着他,一动不动,连防御的架势也没力气摆了。“A——men!”Berserker狂喜地怒吼着,用力向Assassin刺了下去。

周宁突然叫道:“回来!”下一瞬间,Berserker扑了个空,Assassin直接被转移到我们身边。Berserker一动一不动地停了一会儿。Saber幸灾乐祸地说:“啊呀,丢脸死了,摆了个那么酷的姿势却没打着,要是我的话我就一头撞死。”

他要是肯一头撞死那就好了,我在心里说。Berserker可不是那么脆弱的家伙。另外一边,虽然周宁用令咒救出了Assassin,但是Assassin的现状还是不妙,他消耗得太严重了。“没用的。”Assassin笑眯眯地对周宁说,脸色惨白。“你的魔力不够,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本来我们这边只有两个Servant,和爱因兹贝伦相比实力上就差一些,尤其还有Berserker那作弊一般的恢复能力。现在要是Assassin消失,只剩下Saber,再加上我、周宁和李晴三个猪一般的队友,肯定团灭。这该怎么办呢?要不然让周宁豁出去死一回,把Assassin的魔力补满?可惜,按现在这情况来看,就算周宁被抽成腊肉,估计也留不下Assassin了。Caster有没有走远?Lancer还在不在?还有那个一直没出现的Rider会不会来帮忙?

我胡思乱想着,李晴突然说:“令咒可以作为魔力源的。”

我和周宁对视了一眼,有点尴尬。居然把这个设定给忘记了,身为宅男,这是何等的失态。

结果就很简单了,周宁又用了一条令咒,治愈了Assassin的伤势。Assassin站起身,周宁却一头栽到地上晕了过去。

“一条令咒不够吗?”我问Assassin。

“够了呀。”Assassin笑眯眯地说。“不过小生的衣服坏了,偷偷吸收了点魔力补衣服,没想到他的魔力这么低呢。”奇怪的自称,说起来似乎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至于Saber,简直就是个话痨,烦都烦死了。

我恨恨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周宁。今天就是为了救你妹妹,才惹上这么多事,你TMD倒睡了一晚上,让老子给你擦屁股。越想越气,我冲着他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这货居然轻轻哼了一声,脸上还露出诡异的笑容,不知道在做什么奇怪的梦。

“你干嘛?”李晴大声问道。

“抒发一下思想感情。”我没好气地回答。这时Berserker已经回到爱因兹贝伦旁边,Assassin也重新挡在我们面前。虽然是局面上是2v2,恐怕还是输多赢少,Assassin顶多只能拖延时间,关键要看Saber会不会对Berserker下杀手。Archer虽然花样满多,单纯从战斗力来讲,应该不是Saber和Assassin的对手。

“Assassin,你还不明白吗?他们能实现你的愿望吗?现在我这边占优势哦。”爱因兹贝伦说。

“很可惜哦,虽然这边都是半调子,不过小生还是觉得这边比较好。”Assassin笑眯眯地说。

“是吗。那今天……”爱因兹贝伦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向我们身后的远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你们的运气倒是不错。下次再见吧。”

说完,她和两个Servant被一团黑影包围,消失不见了。我回头望去,在远处看到一个拖着大行李箱的女孩子身影。应该是得救了吧。我向她略微弯了下腰表示感谢,她向我摆了摆手,然后转身走掉了。

我们拖着昏迷不醒的周宁回到住处。李晴理解到形势不妙,没多说什么就跟着来了。到了周宁家,把他扔到床上,李晴径直在他的衣柜里翻了半天,找了几件衣服洗澡去了。我们回到客厅,Saber这混蛋居然找了本漫画躺在沙发上看了起来,反而是Assassin细心地为我包扎了伤口。

我这边包扎得差不多了,李晴恰好洗了澡出来,路过客厅。虽然她看我的眼神很怨毒,我还是对她说:“不想聊聊吗?这边的事情。”

“别跟我说话。以后我不认识你。”李晴没好气地顶了我两句,然后摔上房门离开了。

意料之中吧,我想着。那就等周宁醒了,让他去说好了。

Saber依旧在看书。Assassin笑眯眯地看了我半天,突然问:“小生很好奇哟。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救了她却被恨到这个程度?”

“就是那个,傲娇嘛,傲娇。”Saber一边看书一边挖鼻孔。“害羞了而已哟。”

“屁。”我骂了Saber一句。“三次元里有个屁的傲娇。那是真恨我,说不定哪天就会在背后给我一刀。”

“这样好吗?”Assassin说。

“有什么好不好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要恨我,我还能怎么着。”我叹了口气。“反正过了这一段时间,以后也见不到面了。这城市还是很大的。至少,她平安无事,目的就算达到了。”

过了好一会儿,Assassin又说:“去道歉如何?和好吧?”

“道歉肯定是不够的。”Saber说着,目光却始终没离开漫画。“你要是诚心要道歉,那就准备切腹吧。”

“你有什么立场说我。”我没好气地说。

“不过嘛,你最后还是接住了她,或许可以将功补过哟。”Saber还是懒洋洋的样子。“切个小手指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手指我也不想切。她又不是哪里的黑手党。再说了,那是你把我踢出去的吧。”

“你当时已经冲出去了哟,我只是在后面推你一把而已。”

“你那是推一把吗?你那是踹了我一脚吧?到现在我还只能歪着坐!”

“男人不要太在意细节,会秃头的。”

沉默了一会儿,我决定不再和Saber抬杠。“算了,就让她这么恨着我也好。”

“哦?这是为什么呢?”Assassin是个很贴心的听众,问得很及时。

“遇到今天这种事,她就算是被吓到有心理阴影也不奇怪。能这么恨我,也算是种发泄吧,比她一直憋在心里强得多。”我平静地说着。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越走越远。

我点上一支烟。Saber继续看漫画。Assassin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沉默了好久,我问Assassin:“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外面偷听,才会问我那些话的?”

“被发现了吗。”Assassin的表情一点都没变。“那你又是不是知道她在偷听,才解释的呢?”

“算是吧。”我吐出一口烟。“毕竟我也不想被美女记恨哪。”

“小生有时搞不明白。”Assassin笑着说。“阁下你,到底是好人呢,还是坏人呢?”

我也微笑着斜着眼睛盯住他眯成两条曲线的眼睛,慢慢地说:“彼此彼此吧。”

我们对视了一会儿,一齐哈哈大笑起来。Saber的目光在Assassin身上打了个转儿,又继续看漫画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道纵横在线阅读娃儿们回来了!

    这样一个人的日子过得长了,其实也就习惯了。若是有人想要找他帮忙,其实他是很乐意的,但是每一次也都是林海自己一厢情愿。就算是自己站在人家的身边,也没有人愿意喊他的名字。唯一一次,还是镇东头的王婆婆养的宠物狗小花不见了,林海正好赶上,替王婆婆找回了狗。可能是王婆婆眼睛不大好使的缘故吧,当林海还她狗的时候

  • 请别偷走我的心第五章在线阅读

    游戏中,罗泽的锤石又一次精准的闪现钩,控制住了对方的妖姬。飞到了妖姬身边,锤石立刻开大将妖姬困住。同时在妖姬W出来的瞬间,用E将飞在空中的妖姬扫了下来。“这锤石mougai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锤石死的时候我开心的笑了。”“这手锤石我学不来,学不来。”“看了主播的老鼠,我决定买个锤石。”柠檬@小仙

  • 重生之千金淑女在线阅读第三章

    最后,黄星还是放弃了继续作死的行为。《第二世界》可是一个99.9999/100仿真游戏,被雷劈的感觉可不好受。甚至可以说,简直生不如死。没有相应的回报,他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折磨呢?看了一下新手村四周,黄星不由直接愣住了。如今,新手村基本没有什么人了。看了一下时间,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2111年9月1

  • 那个暗恋我的男人在线阅读第4节

    今天是星期一,大杯早早的起床准备打水、吃早饭,洗沭完毕提着水壶就往外走,临走出套间门时,在眼角余光处,大杯看见林秋床铺是空的,“这小子起那么早?”大杯纳闷着也没有多想就走出去了。来到水房打水的人不多,大杯正庆幸呢突然发现女生宿舍一号楼围着好多人,而且一辆警车停在门口,一会走出俩警察抬着一幅单架上面盖

  • 次元:重生后的我强的过分在线阅读第七节

    “怎么会这样!”张夜拳头紧攥,牙关紧咬,脸色非常不好看。【国王陛下】这个新活动的内容,简直就是變态行为,没有一个选项是正常的,以张夜对叶晚秋的性格了解,叶晚秋肯定就算死也不会去做。不穿衣服和裤子,到男生宿舍狂奔一圈,并且用最大的声音唱《征服》。开启裙视频,直播自尉,直到高謿。”和孔二牛进行造人运动。

  • 媳妇是上辈子捡来的[末世]在线阅读第1章

    M国,NASA宇航局。“多伦斯博士,远航者号还有十分钟抵达预设点,比预估时间提前三个小时。”“x燃料充足,是否改变动力输出值?”“系统自检完毕,一切正常,宇航员身体各项数值正常。”………NASA宇航局的指挥大厅内,数百名工作人员在忙碌着。“c组重新计算航行轨道;b组继续平衡燃料输出,确保有充足能量能

  • 万界直播掌控者在线阅读上单诺手怕过谁?

    蜀都的一个知名游戏网咖中。祁启和室友正在网吧中玩着现象级游戏英雄联盟。此时祁启正操作着诺克萨斯之手和对面的上单锐雯互换着血线。两人打的你来我往,很快两人的血线都只剩下了一半,场面出现了五五开的局面,现在只要有一个人出来便能够打破这个僵局。“喂,祁启,打野来上路了!”室友看到对方的打野皇子正在往上路跑

  • 无敌大商铺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你们也只是诱饵“你们两个说,他有没有欺骗我,说谎的话连同你们两个一起丢到外面去喂丧尸。”路枫对着那两个职场女说道。两个职场女听到这句话,都看向了西装男。西装男脸色铁青,他并没有把握这两个蠢女人会出卖自己。“我们还看到你在收集丧尸脑袋里面的东西。”果然其中一个职场女开口说道。“而且这个家伙,刚才

  • 末世轶闻在线阅读自己这是要发啊

    大街上,此时依旧人来人往!虽然昨天被黑冠金雕王肆虐了一遍,但是并没有对基地造成多大的伤害!人们依然过着往日的生活。无数的人组成了猎杀小队,前往野外去猎杀凶兽换钱!当然,对于自己非常自信的武者,也有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但是这种人不多!因为在野外,最好还是组队!在野外,要时刻注意自己四周的环境!因为你不知

  • 网游三国之纵横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这个世界第二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晃了晃还有一丝晕痛的头,入眼的是一片熟悉和陌生,“吓,这是什么地方?嗯?哦,对了,我穿越到了2222年,这是我寝室的小房间。”查明揉了揉眼睛,“话说,我今天有什么事做?仔细想想,高考完了,我还真不知道该干什么。”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思考了一番人生,5分钟过去了,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