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血域三境第3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58:27 作者:天域三境 来源:纵横中文网
血域三境
血域三境
作者:天域三境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活在凡间二十载的秦天佑,因为一次奇怪的劫持而被卷入三境那长达千年的战争之中,他不会想到,他与三境之间紧密的联系,与他真正的身世。他是这场战争的关键,胜,则傲立巅峰;败,则烟消云散!且看天选之子的巅峰之路!

房内再无动静,顾曲有些无趣一个人低着头走了出来,对青凤道:“找你呢……”

对于这种交流,我后来也是司空见惯,在顾曲看来,只要能把话以最简洁的方式说清楚,也就懒得再多说一个字,简直浪费口舌。

片刻以后,青凤也走了出来道:“少主吩咐了,要提选新的灵侍,沈珺扇你跟我走。”

我应了声是,踩着碎步跟在她的身后,舒软的春风中夹带着花香,一路步伐轻快,跟着她来到了后院的弋风楼。

此楼在潋月阁的地图上,小得不成样子,实则是最为机密要处。

陆先生没说,我也没问,但每每听到青凤提起时,总是一副格外谨慎的模样。

青凤让我在楼下等,她自己上了楼,捧了些书卷出来,可神情却比先前要凝重了几分。

我接过书卷跟在后头,没有细看,速速送至了藏书阁陆先生处。

陆先生看了看书卷,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问道:“这次是几人?”

“少主的意思,一人足矣!”青凤回道。

陆先生点点头,开始翻阅起来,也不许旁人端茶递水,让我们统统都退了下去,把自己关在房门里,足不出户。

我也是偶然得了这间隙,偷偷在潋月阁里转悠。

我在藏书阁的长廊上,来回踱步,细想着那日见到京墨时的光景,又想起陆先生所说,世间万物有情,善恶皆入轮回,子子孙孙,顺筋逐脉。

我明白了个大概,可我有不明白,什么阿爹阿娘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撒手人寰,离我而去。

正想着,与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梧桐,撞了个满怀。

她见了我,慌忙把手藏到身后,道:“你在这做什么?”

我低下头回道:“发呆。”

在潋月阁,梧桐和青凤皆是少主的贴身侍者,等级又要比我高上几分,故此见面之时,虽不需行大礼,但也该低头回话。

“你来潋月阁多久了?”梧桐似乎没有走开的意思,继续问着。

“三月有余。”我是真的记不得了,潋月阁的饭菜衣食皆是上等,差点让我忘却了侍者的身份,又怎会清楚地记得进阁的具体时日。

“陆老头总爱拿你跟我比,可我真看不出你有什么地方比我优胜一筹!”梧桐的言语里似乎有一些嚣张气焰,声响又大,叽喳道我脑子有些发胀。

我没有答话,她的这话,无头无脑,不管哪一种回答,她应该也不会满意,索性选择闭口不言。

梧桐见我不说话,又想继续追问,却像是瞥见了什么人,一扭头赶紧跑了。

此时,青凤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沈珺扇,以后你不用来藏书阁了,去火房吧!”

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话,潋月阁里上了年纪的侍者,不愿出阁才会被分配到火房,我不可置信地问道:“是陆先生不要我了吗?”

青凤深情冰冷,言语黯淡道:“是你生不逢时。”

我听得迷糊,她却轻哼一声走开了,留我在原地,久久缓不过神。

过了些时辰,青凤派了些人,给我挪了窝。我看着藏书阁大门冰冷地合上,而陆先生却一直没有出来,鼻子一酸,差点留出泪来。

在藏书阁整日与书卷为伴,我觉得自己身上满满的书香味,而在火房,整日与柴草为伴,我却突然喜欢上了琢磨蔬菜瓜果,要不是火房的张婆婆一直拦着我,毫不夸张地说,我能吃到潋月阁关门大吉。

只不过,这一次经历,并没有让我开窍,我想回去,回到藏书阁,尽管我一直没参透青凤说的,生不逢时,究竟是何意思。虽然在潋月阁哪里都能吃饱饭,可我心里总觉得空空的。

那一日,我还在钻研桃花酿与杏花酒哪个更容易醉人的时候,顾曲却找上门来。

我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琢磨,他却迅速地摸过一壶,往嘴里一口气灌了个精光。

我有些生气,突然明白青凤为什么会不待见他,辛辛苦苦攒了好久,取得是晨起花间的露水,折腾了小半个月,他也没个声响,我能不气么?

“好喝吗?”我知道作为一个最下等的侍者不应该用这种态度对待潋月阁的任何一个人,可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所以也没给他个好脸色。

顾曲瞧见了我脸上的不愉快,爽快道:“好喝,好喝,可还有?”

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他看到我的神情后,跟着安慰我的话,方才酒过他的喉间,分明狠狠地皱了下眉头,可也不好当着我的面吐出来,只能一口气咽完了事。

“没有了!”他说的明明是夸赞的话,我却为因为他没有说出真正的感受,而一张脸气得平直,没有任何表情。

“扇子,别生气。你这杏花酒,比我往日喝的可美许多!”顾曲反应地快,继续劈头盖脸的夸。

我放下手中正在细闻的杏花酒,没好气道:“那是桃花酿!”

顾曲听完,猛呛了几口,我看他想笑又不好笑的表情着实难受,于是转过头去不看他。

“扇子,我先前去藏书阁找你,陆老头说你来了这里,是何缘由?”顾曲小跑到我跟前盯着我问道。

他不问还好,他一问,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顿时梨花带雨,一发不可收拾。

顾曲开始手忙脚乱,他挠了挠头道:“扇子,你别哭,我就问问,你那么聪明,陆先生怎么舍得你来这里?”

我听完,无从回答,哭得更加凶了,哭相也难看,幸好此地只有我和顾曲两人,于是哭得更是畅快淋漓,肆无忌惮。

“扇子,我……”顾曲大概是被我受到了惊吓,厌恶有些啰嗦,从腰间去下竹哨,朝我做了个鬼脸道:“我吹哨子给你听!”

我哭声稍稍小了些,有些期待地盯着他的哨子,可是等哨声响起后,我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及时捂上耳朵,难听事小,伤耳事大。

我还没有来得及嫌弃,头顶呼呼呼飞来一只喜鹊,盘旋许久,突然道:“顾曲,你再吹,我就啄你!”

经历了上次的京墨一事,这次我显得很镇定,看着顾曲一脸茫然盯着喜鹊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顾曲听到我的笑声,也跟着舒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它道:“以后不会了!”

我见他把竹哨藏回腰间,原想着也损他几句,以报夺酒之仇,却显然开不了口。

从那以后,顾曲倒是来得很勤快,我虽酒酿得难喝,但饭菜还算可口,他吃的欢,我也美滋滋地让他去藏书阁替我取一些书,以打发枯燥的时光。

我以为我会一直在火房待到老死,这辈子也没有可能见上少主一面,我有遗憾,没能当面谢谢他,让我白吃白喝白住这么些时日。

而顾曲给我取的书,从一开始的稗史,再到后来的妖魔鬼怪各种异闻录,我有些好奇,总觉得他给我看这些书,似乎在为我引导着什么。

前些日子,听张婆婆提起,潋月阁又新进了一批侍者,说是以选灵奴。

我听不真切,更无法知道他们说的灵奴是个什么身份,大概意思是灵巧的奴隶吧,也根本无暇去猜,我离主阁远了,对这些事,渐渐失去了兴趣,像是待在深山野林养老。

我难过的是,从离开藏书阁的那一日起,陆先生再也没有找过我。反而是青凤,我能隔三差五地见到几次,来了也无非就是找张婆婆,替少主安排食膳。

来得次数多了,我也就记住了个大概,少主以素食为主,偏爱嫩笋,张婆婆绞尽脑汁,想出了许多新鲜花样,有时是嫩笋煲溪鱼,有时是鸡味鲜笋条,色泽百里挑一的好看,看得我馋得不行。

我也曾听张婆婆的嘴里听到他对少主的夸赞,皆是真心实意。我在火房待了这么些时日,她把大家都骂了个遍,言语粗俗不堪,可偏偏在给少主做饭时,满面春风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张婆婆知道我馋,幸而我也算乖,故此每次在给少主备餐时,也会偷偷给我留一些,又生怕被别人看到,让我端了小碗往柴堆里一钻,吃得喷香愉快。

渐渐地我也喜欢上了春笋的味道,脆爽香,大致如此吧。

我好奇的是,如此时节的食材,可潋月阁一年到头都不曾断影。

其实这并不算稀罕事,而偏偏顾曲总说,无论如何,都应该遵循二十四节气,食材也是。

他怂恿我,让我给他买各种吃食,潋月阁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就让我上桑瑶城的长街上买,按规矩侍者是不可擅自外出的,但是每每见到我是和顾曲一起出的门,也无人过问,更不会被罚。

我有时候一度认为,他才是潋月阁的阁主,譬如走起暗道来,简直轻车熟路,脸也不会红一下。

“扇子,去帮我买几个包子,就那儿!”他指了指城门旁的一小摊,一脸饥饿的模样。

后来我渐渐习惯了这种跑腿的活,顾曲见我勤快,便毫不吝啬地教我这防身武功,武艺这些我极难开窍,明明英俊潇洒的几招,我却成了搔首弄姿的模样,差点没把他的腰给笑断。

可能后来,他实在是受不了我呆头鹅的样子,索性也懒得教,不过他看着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如若他懂女红之类的,想必也愿意教,只可惜他不会。

他极其懒怠,又贪吃,我跟着他,偏偏也没学个好模样,嘴皮子渐渐顽劣起来,好在无人管,我也乐得自在。

又是一年冬至,顾曲狼吞虎咽吃完最后一个汤圆,突发奇想跟我说:“扇子,我带你去个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最强全能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薛芸婷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里面的她穿着红色喜服,赤着脚在街上一路狂奔,身后是几个带着棒子的小厮,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跑得越来越慢,不稍片刻几个小厮已经到了跟前,不由分说的架着她就走。街上空无一人,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画面跳转,她被扔到地上,周围宾客满座,笑嘻嘻的对着她指指点点。“大婚当日,新

  • 雷奥尼克斯战纪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全体起立,广场上集合。”出人意料的是,周漪走进教室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转身出去了。没有人敢怠慢,一众学员们迅速出了教室,整齐而安静的跟在周漪身后。史莱克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堆放了一堆铁链。在周漪的命令下,学员们整齐站好。“元萝。”周漪叫道。“在。”元萝上前一步,应道。周漪向所有学员道:“

  • 踏破空晨第5章在线阅读

    不祥之刃在军国主义的诺克萨斯,女人的首要责任就是养育强壮的小孩,为参军的丈夫传宗接代,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有些女人却不把养育当作自己的天性,卡忒琳娜便是其中之一。身为受人敬畏的诺克萨斯将军杜-克卡奥的女儿,卡忒琳娜对他父亲的刀比对裙子、珠宝和她姐妹们过分关心的琐事更感兴趣。童年时代的一次争吵很快揭

  • 异人罪案录感谢你离开我

    “即使你在我身上拿了个3+1,追平了比分,那又如何?球在起手上,球权是我的,你根本阻挡不了我!”铁牛嘿嘿冷笑道。“最后的胜利依然是我!”“那就试试看!”杨征淡淡笑道。杨征有系统在手,附身了库里的三分绝技和卡忒的恐怖无敌的弹跳力,他又何惧铁牛?哔!裁判哨响,铁牛右手持球,沉肩探步。没想到,杨征却往后退

  • 竹马又甜又盐之万众瞩目的婚礼(6)

    今天终于到了结婚的日子,何俏俏深呼吸,心里紧张的不行。她人生的第一次婚礼,竟然就这样嫁给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可是却没有丝毫逃脱的办法。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她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命运,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她如何对待这个婚姻。化妆师早早的来给她梳洗化妆,戴上漂亮的皇冠,披上头纱,换上

  • 异界之超神联盟进入万家

    第五章:进入万家花小六看着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在短短间聚集这么多人!忽然,远处传来了迅疾的破空声,几吸间就有几道人影就从四面八方的房子上赶了过来,飘落在院子里的人群之中!众人看到来人,都分分自觉的闪到一边。把破房子前面全部留给了几人!来人中,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从几

  • 贴身小蜜很凶猛在线阅读第七节

    神魂空间,又称作识海。是修士从凡人成为修士时的一次灵魂意志的升华。是神魂存在、壮大的场所。陈悦的神魂空间内,有三个不同的陈悦盘坐对视。除了普通神魂的陈悦,其他两个陈悦仿佛天地两极、天生对立。一个缥缈虚无、清光环绕,仙风道骨。一个厚重沉稳、浊光相伴,魔纹环绕。奇怪的是,一靠近仙风道骨的陈悦,就会有生机

  • 冤家路窄:总裁追上门之一(1)

    苟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是懵逼的。一本大书躺在他的脚下,无数电路在他周围穿梭,他赤着脚踩在书本上,踩的赫然是几个大字:……现在,你进入了游戏。苟雪的腿有点儿抖,脚跟有点儿软,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呸,真疼。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苟雪那天打开了网页,找到了时下最流行的快穿类文,随意点开了一个没什么名堂的小作

  • 炎龙决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了高速,进入山丘县县城,阿九感叹:“这四面环山的,要不是有路,还真不知道这里面藏了这么美一个小城镇。”天已擦黑,只见万家灯火,小城镇的楼房都是统一规划,整齐划一,道路两旁立着整齐的杨柳树。胡莱抱着手看外面,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清新的风,穿着薄薄羽绒服的行人三三两两的闪过窗外,袁臻减了车速,找寻最佳的

  • 人道枷锁第3章在线阅读

    刚想吐槽这限定,却在豆三子身上爆出了装备。四把武器...这要逆天吧。----------------------------------------------------------------------获得武器【手枪】*1【桃木剑】*1【短刃】*1【风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