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我捡到了一把斩魄刀宗门比武

2021/11/25 22:04:36 作者:鲸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捡到了一把斩魄刀
我捡到了一把斩魄刀
作者:鲸落来源:飞卢小说网
苍穹很无奈,他在路上捡到了一把斩魄刀,然后...他穿越了....第一个世界终极一班。(提前声明一下,本书无女主,除非读者反应强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菜来了!”陈婶把菜搬上桌面,“好香啊!”众人闻到香味不禁赞道。

知道了《梅谱》的厉害后,秦天每晚在油灯下研习,有不认识的字和不理解的句子就抄下来第二天去问陈芸。陈芸也是一知半解的去猜测大概意思,即使如此,秦天的内力竟仍增长的飞快。

一个月下来,原本督脉内那条小溪似乎变大了一点,从丹田直上沿命门到百汇,背后感觉一条暖暖的真气上升流动,浑身舒爽。而任脉的真气自丹田沿气海、檀中直上,只是还不能汇于百汇,任督二脉并未打通形成小周天。

这个月的门内比武,秦天没有用后发制人的方法去取胜了,而是单纯的用内力与对剑法的熟练度和刘雨松拆了四百多招才战胜出了。这次,刘雨松输的心服口服,众人也为秦天进步飞快感到高兴。

第二天清早,莫青带着周平、王克勤、刘雨松、秦天去祝融峰参加宗门比武。五人使用轻功在林间、水面之上不停地往北飞行。到祝融峰山腰南天门时,行人开始多了起来,莫青带着四个弟子向其他三峰的师叔、师兄们打招呼。

“莫师弟,这次怎么又只带了四个弟子来啊!”

“原来是紫盖峰的刘师兄!”莫青抬头一看,一位身着紫袍的中年人正向他稽首,身后跟着十多个束发紫衣弟子,连忙回礼,接着赶紧叫“老三你们快过来拜见刘师伯!”

“见过刘师伯!”周平几人连忙行礼。

“好好好!”那紫盖峰的刘师伯挥了挥衣袖,他身后的众弟子同时向莫青行礼,“见过莫师叔!”

莫青点头回礼,笑着对刘师伯说:“还是你们紫盖峰人多啊!看你身后这些小伙子各个精神抖擞,英气十足,真的是人才辈出,今年我回雁峰一脉估计是没什么戏了!”

“师弟这是什么话,上一次你们回雁峰不是还拿了个第三吗?”

“我那是运气好,正好碰到朱师兄的弟子重伤,才让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勉强拿了个第三!那位受伤的弟子不就是对上你门下的弟子才受伤的吗?还是你们紫盖峰厉害啊!”

那刘师伯摇了摇头:“唉!我那弟子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可惜了啊!还是让朱师兄的弟子夺魁了呀!”

“不过朱师兄也的确是厉害啊!两个弟子进了前四,硬是让芙蓉一脉一个都没有进前五……”

“嘘——!”刘师伯连忙提醒莫青,“罗师妹来了!”

莫青往后一看,果然一群黄衫女子正在后面走来。为首那中年黄衫女子手执拂尘,一根木簪束着青丝,英气十足,倒是身后不乏几个东张西望的年轻弟子。

“罗师妹来了!”莫青站着不动等那群道姑靠近才稽首行礼。

“莫师兄!刘师兄!”那罗师妹向两位师兄稽首,看到两位师兄身后的人正要向她行礼,“免了吧!我们还是早点上祝融峰休息一下吧!不然有的人以逸待劳,胜之不武!”

莫青与刘师伯面面相觑,只有伸手说句:“请!”两人身后的众弟子也是一脸懵逼,这位师叔脾气有点大!不过她门下的女弟子好像还是有几个蛮可爱的!

三拨人汇成一拨,自南天门迤逦而上,不多时就到了祝融峰顶的祝融殿。祝融峰是南岳衡山主峰,也就是最高峰,峰顶是花岗岩裸露地表,黑石嶙峋,峰背巨崖,壁立千仞。祝融殿就立在峰顶巨石之上,殿前就是巨石广场,名唤“望月台”,站在此处,碧涛满耳,烈风扑衣,极目四望,峰高眼阔,伸手揽云,脚下群峰如浪,绿涛起伏,湘江如带,真是令人心胸开阔、豪情满怀!

望月台上一群身着火红色袍子的弟子正在搭建擂台,祝融殿前就是看台,几个弟子正在搬椅子和搭桌子,准备茶具。

祝融殿内,祝融、天柱两脉早已坐定,“见过掌门师兄!见过掌门!”众人向坐在中堂之上的衡山派掌门朱云谷行礼,一身五色袍令人眼前一亮。朱云谷稽首道:“各位师弟携众弟子从远处而来,辛苦了!先请原地休憩一下,养精蓄锐!上茶!”几个弟子鱼贯而出给首座们上茶。

莫青等人的位子就在朱云谷的两侧,最中间是朱云谷,他的右侧依次是紫盖峰的刘越凡、天柱峰的王风,左侧则是回雁峰的莫青和芙蓉峰的罗云清。

朱云谷看了看殿内各峰的弟子,笑着对旁边的莫青说道:“莫师弟,今年还是你们回雁峰的弟子少一点啊!”

“师弟性子懒散,人少一点清静!”莫青说道。

“那也是!清静一点对我们修炼更有帮助!”朱云谷转而问刘越凡,“刘师弟突破六脉了?”

此言一出,其他三峰首座满脸惊讶,连忙祝贺:“恭喜师兄!”“恭喜恭喜!”“恭喜!”

“掌门师兄只怕离七脉只一步之遥了吧!”刘越凡客气道,众人闻言更是心中一凛。

“还早得很呢!”

正在这时一个弟子从殿外走进,上前禀报:“师父!姑苏慕容家来人了!”

朱云谷连忙招呼众师弟:“各位师弟,快随我前去迎接贵客!”莫青几人赶紧跟了上去。

师长们不在殿内了,众弟子们开始纷纷议论起来了!

“老七,看你右前方那个女的!”刘雨松转头对身后的秦天说道。

“哪个?第一个?还是第二个?”秦天抬头看去,感觉身着黄衫的女弟子们都差不多。

“小声点!别人都要听到了!”刘雨松压低声音说道,“第一个!”

秦天看了看那个女弟子的背影,“怎么了?”

“我上次就是败在她剑下!没想到她也没选择去那个什么帮,而是选择再来一次!”

“哦!那师兄这次是想打败她了?”

“那是自然!”刘雨松挺起胸膛,“这次我一定要让她败在我的剑下!”

突然那女的回头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刘雨松,吓得刘雨松立刻站好,目视前方,神情紧绷。

“我看这个,啧啧,太难了!”秦天摇了摇头,在心里说。

秦天所在回雁峰这一列人最少,他虽然是回雁峰的最后一个,但是其实他是站在中间靠前的,于是没事就往前后左右四周看。他的左后方就有紫盖峰的弟子在议论:

“你瞧,芙蓉峰的那个师妹好美呀!”

“哪个哪个?倒数第几个?”

“倒数第三个!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真的吔!”那名弟子惊呼,“咦!你看她前面那个也身材好好啊!”

秦天听得心里也痒痒的,不禁也回头往右后方看去,只见那个女弟子满脸通红地站在那,她应该也都听到了!秦天点点头,的确还可以,眼光不错!正想往前找他们口中说的那个身材不错的女子,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炸响:

“登徒子!”原来站在秦天右手边的一人看到有人竟色眯眯地往后面看自己的师妹,恨得咬牙切齿,伸手就一巴掌拍过去。

秦天之前还没注意身边的女弟子,现在突然感觉眼前一道劲气划过,想都没想,快如闪电般的左手一伸挡住,右手随即捏个剑诀,以指代剑,一招“指雁为羹”直刺旁边那人的中路,没想到指尖所碰之处软绵绵的,完全不似平常打到刘雨松师兄身上肌肉的感觉。

“你……”旁边那人气急败坏,收回右手,双手掩面,带着哭腔喊道,“流氓!”

秦天这才想起旁边这是个芙蓉峰的女弟子,右手顿时像碰到油锅里被烫到一样秒收回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秦天赶紧道歉。

旁边众弟子听到有人喊“流氓”,目光都注视到秦天这边,看到这个场景,顿时起哄:“哇哦———!”

“我靠!这小子真牛!”

“色胆包天啊!”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佩服!回雁峰的人真厉害!”

……

秦天看着那女弟子捂脸哭泣,顿时明白自己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再加上众人都看着自己,一时也手足无措!

前面的刘雨松和王克勤、周平师兄也都回头并意味深长地看着秦天,好像在说:“老七,可以啊!”

“师兄,我没……”秦天想要辩解,却发现不知道说什么,说那女弟子先动手,自己才上手的?吃了别人豆腐还说是女孩子的错?鬼才相信!

刘雨松点点头,一脸“不用解释,我都懂!”的表情更让秦天崩溃,“算了,破罐子破摔!我就是个流氓怎么了?”秦天把脸一横,不要了,面对众人的嘲笑和芙蓉峰女弟子们的愤恨表情,反而坦然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不管其他人,现在只管看着这个女弟子就行了。“这位师妹,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好不好?”

眼看她双手掩面,不回答自己,还哭得梨花带雨的,秦天也无语了,“好吧!我是流氓!是我不好,不该……”

“你还说!”那女子突然爆发,大喊一句,用力过猛发簪也被挣脱,三千烦恼丝瞬间像瀑布一样倾下,长发及腰,更显得她身材的曼妙。秦天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怎样,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她,旁边的众人也立即噤声看着她,场面瞬间安静下来,那女子更是羞涩,立马往右转身掩面离去。

秦天还傻傻站在那里,刚才那女子一转,头上的青丝跟着旋转,甩到了他脸上,鼻尖瞬间闻到一种从来没闻过的香味。

旁边几个芙蓉峰的女弟子恶狠狠地瞪了秦天一眼,赶紧追了上去!

“师兄,感觉怎么样?”旁边一个紫盖峰的弟子看到芙蓉峰的女弟子们都走出殿外了,才敢上前询问秦天。

“猥琐!”秦天看着眼前这个讨好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还有点佝偻的紫衣少年。

“……”秦天无话可说,摇了摇头,有点垂头丧气地站在那。

那人自找没趣,讪讪的走了。

“没事!老七!”刘雨松拍了拍秦天的肩膀,“回头让师父去芙蓉峰提亲就可以了,双修也是一种较快提高真气的法门!”

“……”,秦天抬头看着六师兄,更无语了。周围还有不少人盯着他议论纷纷,他只得低下头看地面,“咦,这是什么?”地上还有一根木簪,应该是刚才那位师妹落下的,秦天弯腰捡起,想追上前去还给别人,但是转念一想,别人正在气头上,就别火上浇油了!仔细观察这根木簪,一头镂空雕刻这一朵芙蓉,簪身很是光滑,应该是用了挺长时间的吧!

……

随着掌门朱云谷把各位贵客迎接到祝融殿之后,众弟子已经不能呆在祝融殿了,只有都到殿外望月台上各找地方呆着,三五成群的,都还在议论纷纷,叽叽喳喳。

秦天看到有芙蓉峰的女弟子上前跟宋云清师叔说话,她们还看了看自己这边,要不要上前送还簪子呢?当秦天看到罗师叔那张更加冰冷的脸就知道悲剧了!

站在原地等他们过来找麻烦,没想到过了好久,过往的宾客都来了好多拨,秦天又没什么兴趣关注,罗师叔却一直都没来兴师问罪。秦天只看到了一群一袭白衣的人,应该是余杭梅家坞的人,领头的不是梅老三,其中也没有有以前在客栈救过他的那两位神仙侠侣,其他的没见过,他们也应该不认识自己吧!

到了午时正,宾客来得差不多了,此时掌门朱云谷安排了午膳,贵宾们都在祝融殿内拼桌子饮酒交谈,众弟子们只得在主峰弟子的引导下去了祝融殿旁边的厢房内就餐。

未时正,众宾客分别在祝融殿前的看台坐好,上面一排最中间自然是衡山五峰首座,西首分别坐着四大世家:慕容、南宫、唐门、梅家的使者;东首是长乐帮、潮海帮、百晓阁、五仙教的使者。下面一排则是坐着衡山派掌管各行的长老们和一些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小帮小派势力使者。

朱云谷站起来一抱拳,运用内力朗声说道:“欢迎武林各大势力百忙之中抽身、不远千里前来敝派宗门观礼,真是令敝派蓬荜生辉!……”他的内功精纯,这番话语用内力送出,祝融峰顶顿时安静下来,旁边几位世家与大帮的使者听到朱掌门这一开口,不禁暗暗心惊,“衡山派还是不容小觑!单凭这份内力,只怕已是六脉巅峰了,离七脉不远了吧!

看台前面有两个擂台,一左一右,可同时进行两场比试。首先是抽签,竹篓里共有四十枚纸团,分别是一号到四十号。各峰弟子依次上前抽签,抽到一号的与二号的对战,三号与四号,如此类推,三十九号对四十号。

秦天和师兄们一起上前抽签,伸手进去随后一抓抓到一个纸团,拿出打开一看:“二十三!”意思就是要和抽到二十四号的对战第一局了。

“六师兄,你多少号?”秦天凑上前去问道。

“哈哈!一号!”刘雨松 笑道,“我跟二号打!第一场就上,早点打完早点休息!老七你呢?”

“我二十三号,在中间吧,感觉好难等啊!”

“还行!你后面还有将近一半的人呢!”刘雨松安慰道,然后看到周围的人基本上号都拿到了纸团,便四处打探谁是“二号”。

周平是十八号,王克勤是二十七号,“还好不是骨肉相残!”

“当当当——”随着三声钟声的响起,一名红袍白须长老跃上西首边的一个擂台上喊道:“请抽到一号和二号的弟子上我这个擂台!”人群中开始骚动互相看看,刘雨松一个旱地拔葱率先飞了上去。接着又跃上来一位紫衣弟子,应该是紫盖峰的弟子!

“回雁刘雨松请指教!”“紫盖吴日新,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台上莫青和刘越凡相视一笑。

“好!”看台上众人看到刘雨松露了一手轻功,不禁大声叫好。

另一个红衣长老跃上东首的第二个擂台,同样对下面喊道:“ 请抽到三号与四号的弟子上这个擂台!”

接着一个黄杉女弟子与红袍弟子同时跳了上去。“芙蓉魏子馨!”“祝融江华!”

“当!”钟声一响,“开始!”两位长老跃下擂台,比武开始。

看台上众人看着两个擂台上剑影纵横,下面一排的观众有的轰然叫好,上一排的高手多一点,自然对衡山派弟子的剑花幻影觉得太慢了,不少人拿出小本本来记,“一号不错!”再看看三号和四号的比武,“四号厉害一点!”

果然差不多同时,西边擂台上刘雨松胜了紫盖峰的那位吴日新师兄,而东边擂台上,祝融峰的红袍弟子江华胜了芙蓉峰的黄杉女弟子魏子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神学院:反杀穿越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原来她是杨教授和陆教授的女儿,顾衍昀不禁莞尔。也只有这种父母伉俪情深的书香门第才能养育出气息这般干净的女孩,毕竟美好的东西总是需要用心去守护的。前来接送兄妹二人的司机已在校门外等候多时,顾衍昀敛起嘴角的笑意,恢复了往日眼底波澜不兴的模样。是时候去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了。顾陌晚在飞机从所谓的异国他乡起

  • 第二次人生在线阅读第6节

    日头渐斜,开始往西边沉沦。高之叶牵着那匹白马,从白日走到了黄昏。唐国的那条官道笔直而且狭长,从深宫出发,沿途经过了十七城,除了之前那队来自夜云城的骑兵营,陆续还有其它城池的兵马将领顺着这条官道来拜见入世的皇子。只是有高之叶在,那些将领不敢久留,只是微微寒暄,便开始逃离。一路平安无事,只是有些无聊。唐

  • 网游之创世战记在线阅读第10章

    明湘受到金钱的滋润,夜里做了一晚上的美梦,兴奋至极。梦里她坐在王座上,拿着最昂贵的宝石扔着玩,一个个都砸在了赵据头顶上,看到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哈哈大笑。只是后半夜的时候,这个梦就变了味道。她梦到赵据一只手提着她,凶狠地要把她挂在文华殿前的横梁上。梦里她非常有勇气地拼命挣扎,手脚并用。但不知道是不是潜

  • 万界系统学院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一趟奇妙的雪夜之旅结束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UKYO的出现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什么小插曲一样,他只出现了那么一瞬,随后便彻底消失不见了。因为UKYO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所以在他离开医院后,我连一个能去找他的地方都没有。对于UKYO的“失踪”我觉得有些遗憾和担心,毕竟那是同我一起经历过那场浩劫,且

  • 一品小道第6章在线阅读

    “是野猪啊,快跑!”张家两兄弟是反应最快的。之前有何爸爸上山打过兔子的两人,从父亲嘴里知道了不少遇到野猪该如何解决的办法,最简单安全的方法当然是上树了。“快上树快上树。”张茂青青当机立断扔掉了背上的柴火。农村的孩子就没有几个不会爬树的,这片林子的树都不算是那种难爬的,上去自然就安全了。理论上来说是这

  • 咖啡店老板第2章在线阅读

    意大利彭格列本部“……以上就是普莱西顿家族有关联姻的协议说明。各位有什么看法吗”泽田纲吉扫过自己的七位守护者和家庭教师里包恩,一脸无奈。“开玩笑,他们难道把十代目的婚姻当作可交易品吗!”岚守狱寺隼人当即拍案而起,反对道。“Kufufufu~主动让出在日本和北美的势力,并附赠两条运输线。这嫁妆……啧,

  • 重生之四相记事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我成精后的第五百个年头,我整日躲藏在这紫竹林中不愿出去,连姐姐也拿我没法子。虽她时常趁着替我梳头时开导我要多去尘世历练才能早日成仙,可她却不知我根本没有成仙的想法。转眼春夏交替,这日紫竹林里下起了雨,磅礴的大雨。我望着还灰蒙的天空,想象起放晴后的彩虹,心情渐好了起来。我与他相识便是在雨后彩

  • 盘古也疯狂在线阅读第6章

    叶君落见他脸红,轻笑起身,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水给白亦辰倒了一杯,拿着水杯,走到白亦辰面前,边走边说:“都多大个人啦,还怕吃药。”说着便把水杯递给白亦辰,白亦辰接过水杯,正要开口,却被叶君落打断:“别说话,先喝水,把水喝完后,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白亦辰点点头,便把手中的水,一口喝了。把水杯递给

  • 佘万元的遗梦之薄荷(1)(6)

    作为演出团体,凌婳及同班同学不走正门,走的是直通后台的小后门。然而从车上下来,透过正门外墙那一整面的明净玻璃,遥遥瞟见其中前厅是乌压压的一片人,冯翊不由得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老师之前不是说每年的大戏都没人看,还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吗?”循着她视线,齐楚楚也往那边看了一眼,惊了下,小声猜测着道:“

  • 怪谈物语在线阅读鬼故事改编三则(上)

    夜。结束了一天忙碌的白班,李明和往常一样,早早坐在公交车站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唉,不知道‘文字’区里面有没有宝藏。排行前几的太贵了,舍不得。”李明有气无力地打开了恐惧腕表,希望在这无聊的时段给自己找点事干,当然,要是能白嫖到优秀的作品,宣泄一下恐惧就更好了。不过这腕表都发行不久,应该还是仿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