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重生之从龙珠开始的收容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11/25 23:04:35 作者:小心我考核你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从龙珠开始的收容
重生之从龙珠开始的收容
作者:小心我考核你来源:飞卢小说网
青年在睡梦中梦见一位华发牧童,然后被自愿地穿越重生为龙珠中帅气的特兰克斯,在牧童安排的使命——收容,生物、植物甚至元素、空间,精神树、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诺达希尔……八岐大蛇、九头蛇、天帷巨兽以及……小姐姐们,然而偶遇其他穿越者却成了让他头疼的事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越灵均内里一身缟素,外披着一件黑色大氅,一双微挑的凤目比年幼时更显狭长,薄唇没有什么血色,整个人显得像一柄出鞘的剑般的凌厉。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和太傅长谈时的气势未散,还是清冷月光的作用,容月竟然觉得这样的灵均气势逼得令人不敢直视。

“怎么,许久未见,不认识我了?”越灵均微微勾起了嘴角,说道,“还奇怪你模样似乎好了些,原来是脑子坏掉了做补偿么?”

之前那凛冽的气质仿佛瞬间烟消云散,眼前的人又和记忆里那个熟悉的玩伴重合起来,容月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三年之间想要说给他听的话太多,然而与今夜这短短两个时辰的等待相比,之前那些年那些重要的事情好像又算不了什么了。最后却只是干巴巴的吐出一句:“你还好么?”

越灵均也收了故作轻松的笑容,微微点了头,“还扛得住。朝外有镇边王,还算稳定。太傅终是应了中书令,我也算放下心了。”

容月听他这么说,没有宽心反而愁容更重,“信得过的老臣,只剩下镇边王了么?”

越灵均一怔,转而洒然一笑,“你果然是长大了,他们都说女孩子天性更敏锐些?不用担心,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太傅的本领么。”

“我怎么会信不过你。”容月赶忙说,“我原本不应当问,可是陛下正值壮年,怎么会就驾崩了呢。”

越灵均沉吟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料想我不说日后太傅也会告诉你。父皇五日前遇刺,虽然避开了要害,可是中毒颇为猛烈,那毒,太医见都没见过更是束手无策。所幸毒性虽然猛烈,发作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动静,父皇在睡梦中就去了。”

容月震惊的合不上嘴,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越灵均虽然说话时语调平静,甚至比平素说话还少了些起伏,但容月能看到他眼角上还是隐约透露出一点湿润。容月有些手足无措,原想着要好好安慰他,若是他消沉就陪他安静的说说话,若是他悲伤就陪他喝喝酒发发疯。可真到了这时候,竟不知道怎么安慰如此平静的灵均才是。只听灵均继续说道,“刺客是贵妃宫里的一个女官,这女官进宫已经快三年了,竟不知道身负如此高明的武艺。行刺之后险些跑了,幸而大皇兄恰巧入宫,才将她拿住。这几日正押在天牢审问。”

“那还不知道是因何刺驾了?”容月下意识的接口道。

灵均摇头,随即说道:“刺客还没开口,母后怀疑是贵妃指示的,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郭贵妃这么多年安分守己,膝下又没有子嗣,如今刺杀父皇,对她而言却是弊大于利。这刺客,恐怕还是有人暗自送进郭贵妃宫里的。”

容月稍定了心神,按着灵均的思路思索片刻说道:“所以你现在只信得过不在朝中多年的镇边王和我父亲。”

“是的,”灵均点头,神情有些萧索,说道,“没想到事到临头,信得过的人只有这两位。凡是在京的朝臣,我现在都心存疑虑。”

“还有三皇子,明贤君,还有淳王爷呢?”容月见他神情落寞便说道。

灵均小小的踱了几步,手指缠绕着垂在胸前的斗篷系带,缓缓说道,“老三和明贤君我自是信得过,然而他们毕竟太年轻,在朝中还完全说不上话算不上能用的势力。淳王府的话,若说有什么二心,早在父皇即位的时候便应当有所动作,倒也不必等到现在搞得刺王杀驾这么麻烦,更何况还是大皇兄帮忙抓住的刺客。”

容月赶忙搭话道:“是啊,二十年前便是淳王爷摄政,如今淳王爷自然也是信得过的人了。”

“可惜淳王爷年纪不小了,听说几个月前染了些小病,不太严重可也很难痊愈,已经是几个月没上朝了。”灵均看来早就梳理过朝中形势,如今说起来头头是道,“大皇兄又不是安分守己能立于朝堂的人。”

容月不在京城倒也听过淳王世子的风流韵事,听说除了沾花惹草,便是和一帮子江湖人士混迹在一起,一丝一毫没有出仕为官的意思。淳王爷头几年还经常命人抓世子回府,最近看起来是已经彻底放弃世子由得他去了。

“其实知道刺客之事的人不多,如今还没有流言,看来后宫的人嘴巴还算严。”说到这儿,容月感觉看到灵均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旋即便又消失不见,然后他接着说,“朝臣只知道父皇驾崩,礼部已经在准备登基大典,看起来似乎一切有条不紊。只不过敌暗我明,始终不知道对手是谁,让人心里忐忑。”

“这朝中局势想必你之前和我父亲谈得够多了。你只是不要太过操劳,劳神最是伤身。”容月尽量放缓神情,希望能安抚越灵均紧绷的神经。

“放心,我知道了。”越灵均沉吟片刻,还是接着说,“我恐怕以后不方便太经常出宫,不过我会让母后或者小七招你进宫走动。”

“好了,刚说你不必太过操劳,就不必挂心我了。早点儿回宫休息吧,这恐怕是个多事之秋,多少事需要你劳心劳力。”容月说着站起身,便是要关窗了。

越灵均忽的伸手扶住了窗框,拦住了容月关窗的手,说道,“容月,你再听我说几句。”

容月回过头,见越灵均神色郑重,似乎意识到他要说什么,垂首看着越灵均扶着窗框的手指出神,小时候便喜欢灵均的手指,修长有力,手掌上有练剑留下的薄茧,可仍然一看就能看出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指节分明却不突出,指甲圆润修理的很是整齐。

“容月,我知道以你的性格,并不适合皇宫。我原本以为如今算得上太平盛世,结果居然还出了刺驾这等大事。而你从小被太傅、先帝和我们几个宠着长大,并没有见过真正的人心险恶。”越灵均见容月抬了头张嘴要说什么,赶紧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书看得多,书中自有多番交代,不过那和亲身经历不一样。我珍惜你这份天真乐观,然而我知道你不适合这些权术之争。”

容月沉默。越灵均太了解自己,比自己更通透的了解自己。

越灵均见容月沉默不语,接着说,“而且现在局势动荡,父皇遇刺的原因不明,我总放不下心,不知今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即使没有,我要守孝三年。三年对于女孩子来讲有些太长了……所以之前我向太傅请罪。”

容月神色一变,她想听的可不是这个,她等了三年如今再相见,难道便是结局了么?他要说给她听的就是不要再等了么。

越灵均抬手安抚的拍了拍容月的手臂,接着说:“我说我很自私,虽然知道你不适合,虽然知道三年太久,虽然知道未来局势未清,却也舍不得放你走。所以我只得求太傅原谅。”

容月松了口气,见他如此说,反而微微笑了,说道:“然而父亲让你问我的意思?”

“是。”

容月仔细看着越灵均的眼睛,越灵均的目光像这许多年一样,还是那么专注的看着自己。三年又三年,头一个未见的三年,他变得更加成熟沉稳,后一个三年,他会变成一个英姿焕发的少年天子么?在那个权力和欲望的中心再走过三年,他还能待自己一如往昔么?或者,在这个风口浪尖,他会败在权力斗争之下,变成丧家之犬么?

“灵均哥哥,”良久,容月终于开口,出口还是旧时称呼,“容月不怕等,不怕流言蜚语,也不怕那些觊觎你的莺莺燕燕。”

“没有什么莺莺燕燕……”灵均忍不住开口分辨,看见容月望过来的眼神便没再说什么,示意容月继续讲。

“你们不应该问我,而是问灵均哥哥你的意思。”容月又接着说道,“容月之所以不怕,没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只是因为相信灵均哥哥。所以,若君心永如旧岁……我……”

灵均略有动容,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表情,抬眼仔细看向容月,白瓷般的脸庞,脸颊上有着一抹绯红,一双笑眼,一对柳眉,眉眼弯弯却神色异常坚定的望着自己,轻启朱唇:“愿同尘与灰。”

良久,越灵均长舒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输了一筹啊。搭在窗棱的手抬起来,轻轻覆在容月的鬓发上,柔软的发丝顺从的缠绕在灵均的手指上,灵均看着容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无论何时、何地、何事,相信我。”

容月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越灵均走的时候已经快到黎明,乌云又遮住了弯月,夜色正浓。灵均临走和容月说:“乖乖在家等着,这三年好好学学怎么当一代宠后。”

容月切了一声,一脸鄙夷的说,“先好好搞定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吧,别让我没当成宠后,搞个陪你亡命天涯。”

谁料到一语成箴,越灵均这一走,再见便从朝堂变成了江湖。

事后想想,容月恨不得切了自己的舌头,怎么能那么准呢。早知道自己还有言灵的体制,应该说我要当一代宠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嘛,也不用落得如此狼狈。虽然亡命天涯也算不错的回忆了,可是若当时有个什么差池,可就真的只剩下亡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