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村妞的八零年代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1/25 22:51:47 作者:流光瞬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村妞的八零年代
村妞的八零年代
作者:流光瞬息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入V,当日三更,小伙伴儿们继续支持哦~重生?没了前世记忆的柴灵晨自己也搞不清楚,村里长大的她,左边儿是养她长大的老爹,右边儿是认了亲的爸妈,起身一挽袖子,村妞咋的?就算没有金手指,姑娘也能当着学霸,拉着一家子发家致富奔小康。ps:诸位当成架空的罢~每天22:00更新,如有事会告知亲们哒~

临渊自己心绪不宁,再没去过璇玑宫打扰润玉,她在人烟稀少的地界游荡,一个人坐在树上迷惘的望着云烟不散的天际,或是在树下走来走去。

她这几天静得不平常,洛霖怕这个侄女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一直注意着她。

“你怎么了……”水神拉住仿佛没有看到他的临渊。

临渊看了他一眼有视若无人的继续走着。

水神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他抬手一指,划过临渊的眼睛:“不想看见的东西就施法术让自己看不见,遇到事情只会退缩!你母亲就教了你这些?”

洛霖似乎有些生气了。

临渊底下头,灰色逐渐变为蓝色……飘飞的衣角,眼前的人影逐渐清晰,是水神。

嗓子像是被什么堵着一样,临渊怕看到什么一样地闭上眼睛:“最近、最近老是有些东西平白无故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在这样下去……我感觉自己会忍不住冲去九霄云殿和太微同归于尽!”她捂着自己的脑袋十分痛苦。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她总是无故想起小时候的事情,那段和母亲亡命天涯的日子,她们从大荒妖界流落人间,最后在太湖定居。

她不想睁开眼睛就看到这些东西,就用迷障术将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和外界接触。

“那你离开天界一段时间,找个没有太微、没有荼姚的地方去静修。”水神也不忍看她这个样子,不顾境界强行修炼湘潇的功法,染上心魔,师姐便是过不了苍龙诀的最后一层,让自己的天人五衰提前到来。

想不到她的女儿也和她一样。

临渊睁开泛红的眼睛,眼角的疲倦让洛霖看到了她的挣扎,他抬手一指,磅礴的灵力灌入灵台,只见灵台之上暗红色的烟雾弥漫。

外力突来,临渊睁大眼睛。

“修行必要的是心静,临渊,这些年你修为突飞猛进,不要以为有师姐的锁灵簪遮掩我便猜不出你的真实境况。”水神正色道,“你继承了湘潇的天赋,在妖界旁人也欺你不得、你为何要到天界来?真的是为了口中的父仇?”

“……”临渊沉默不易,“我会离开一段时间,谢谢伯父这些天的照顾。”

水神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护着她,这句话临渊说得真心。

“好自珍重。”

临渊点了点头,向洛霖行了个拜礼就往南天门方向去了。

云雾环绕是天宫,临渊回望了眼这偌大的天界,天兵披坚执锐,一派祥和下,暗潮总在汹涌。

“我会回来的……”她望前继续走着,浅色的衣摆拖在地上,和天宫普通的仙娥没什么两样,“那是……穷奇。”

她的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了南天门突然出现的凶兽,大荒四大凶兽之一,天魔两界共同封印,他怎么会出现于此。

临渊纵身向前,在半空拔出一把浅红色的长剑,挡住穷奇的攻击,救下一个粉衣仙子。

“你没事吧……”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她,临渊是见过那个锦觅仙倌女子模样的人,她怎么又在,临渊看了眼锦觅身边的两个老头,月下仙人和一个胡萝卜,“你们保护好她。”

临渊提剑上阵,周围天兵的尸体稀稀落落,原来守门的人都死了难怪没有人去报信。

“来!”临渊朝穷奇做了一个挑衅的姿势,就让她见识见识凶兽的能力,穷奇来此杀人,自然不管挡路的是谁,黑烟中一双兽瞳死死盯着临渊。

凝魄剑寒冷刺骨,穷奇身躯却是钢筋铁骨。

“铛、铛、铛——”

普通攻击伤不了穷奇分毫,就算是神兵利器,临渊将灵气注入凝魄剑中,铺天盖地的寒冰之气将穷奇压制,穷奇一声嘶吼!化为人形的穷奇双手擒住临渊的剑,她手成术,穷奇抬手挡下,两人僵持之际,粉色人影执短兵而来。

为给好友报仇的锦觅见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这个仙子姐姐竟然将这个凶兽压制下来,正好是她报仇的时机!

“喝!”

“退开!”临渊一声厉喝,穷奇不顾临渊的压制挨了她一剑后给了两人一掌。

乍见一个仙子就要这样香消玉殒,临渊在穷奇猛攻下分不出手来,护她不得,只见一道冰蓝的掌力自两人身后袭来,硬生生接下穷奇的一掌,熟悉的冰寒之气让临渊察觉到来人是谁,既然夜神已到,就是说有脱逃的人……还将穷奇出现的消息报了回去。

许是他离得近先来,那之后就会有天界的兵将赶来。

“小鱼仙倌!”锦觅一心报仇,差点丢了性命,幸亏润玉及时赶来。

润玉救下锦觅,看向和穷奇相斗的人,临渊……

“叔父照看好锦觅。”他叮嘱了月下仙人一番。

润玉纵身进入战局,他传声道:“你怎么在这里……穷奇是不是和你有关?”

临渊往穷奇的伤处攻去,寒气无孔不入,伤口出处细小的冰棱密布:“我要是有这么大的能耐控制穷奇,早就带着四大妖兽攻上天界了!”

两人夹击之下穷奇招架不住,临渊看了眼南天门:“夜神殿下记得照顾好我。”

说完她将背后露给穷奇,穷奇当然抓住机会,润玉想不到她会如此,反应过来之时,就见着临渊被打落在地,吐了一地的鲜血。

“咳咳……”临渊倒在地上,润玉一人对抗穷奇,不过几息之后旭凤一箭击退穷奇,临渊埋着头,果然。

有旭凤相助,润玉扶起临渊,临渊忍住吐血的冲动,她捂住嘴,咳了满手的血。

润玉皱着眉头:“我等会带你去就医。”他将灵力输入临渊的体内,临渊怕有人看出她的修为故意示弱被穷奇所伤,润玉大致明白她的用意。

可能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伤的这么重。

临渊抬手封住自己的心脉:“殿下先把穷奇赶走,我还撑得住。”穷奇那一掌还真是不留情面,不是要因为这里是天界,她要对付一个功体不全是穷奇,哪需要这么费劲。

临渊故意受伤之说,还不是她多了分心思,要是天帝赶来发现她的灵力足以抗衡穷奇,定会找水神问个究竟。

所幸,来的不是太微,而是那只凤凰,旭凤有战神之名,加上夜神协助,对付一个中了她凝魄剑,灵气流转不畅还功体不全的穷奇,定不在话下。

“仙子姐姐……谢谢你救了我们。”

临渊摆摆手:“不妨事……刚才你为什么要冲进来,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就你个小葡萄,还不够穷奇打牙祭的。”

锦觅带着恨意的眼神,似乎要将穷奇千刀万剐:“他杀了我的好朋友肉肉……我要报仇!”

月下仙人赶紧拉住她,刚才就没拉住:“凤娃肯定能帮你报仇的,你别再进去添乱了。”他瞧向坐在地上的临渊,“丫头是哪宫的仙子,怎生得这般厉害……连穷奇都能伤着?等等……老夫看你有些眼熟……”

“临渊才来天界不久,刚领的仙籍,现属洛湘府,随九曜仙君去过姻缘府一次,月下仙人是否是那次见过我?”

那张酷似她亲娘的脸只有水神和风神见过,月下仙人就是见过她,也不可能想到那去。

“寒冰灵气,和水神也是相配,老夫改日一定去好好谢谢他。”月下仙人也没深究,他小声嘀咕,“你修寒冰都没冷冰冰的,我那二侄子修个水系怎么就冷得拒人千里之外啊……”

“夜神殿下并不冷漠。”临渊突然说道。

月下仙人来了兴致:“难得听到有人帮润玉说话,刚才他还说带你去就医,小临渊和他……”老狐狸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看,定是要看出点猫腻来。

锦觅这才知道,那不是什么小鱼仙倌,而是夜神大殿下,有下有两位殿下在,一定能打死穷奇给肉肉报仇!

穷奇战败,逃离天界。

旭凤自是去关心锦觅有没有受伤,润玉看了交情匪浅的两人,默默走到临渊面前:“还能走吗?”

临渊都想给他翻白眼了,还是忍住,这张嘴倒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我要说不能走,殿下背我?”

润玉一下被她哽住了。

临渊撑着剑站起来:“又不是真要你背……”

润玉没背她,看她那样子还是搀扶住临渊,免得她倒下去。

“谢谢临渊姐姐、谢谢小鱼仙倌,不对,是夜神殿下,还有凤凰,多亏你们及时赶到。”

润玉听锦觅这么喊自己似乎有些不悦,欲言又止的样子,临渊倒是回了句不妨事。

锦觅跟着旭凤往栖梧宫而去,夜神自然是拉着受伤的临渊化光回璇玑宫。

路上临渊问他:“就直接回去?殿下不去跟天帝报告穷奇之事。”

润玉答得平静:“这些事情自有旭凤来做,你担心自己的伤势才是首要。”

回到璇玑宫,掩上宫门。

临渊靠在桌上紧闭双眼,一路上怕有人跟踪探查,她没有发作。

润玉取来药就看到这人捂着脑袋趴在桌上,她伤得分明是肺腑,这又是怎么回事。临渊不断忍耐,细碎的呻.吟声冒了出去。

“你到底怎么了?”

临渊没有抬头,红色的血迹一滴一滴落在雪白的桌面上,红得刺眼。

“临渊?”

润玉唤了几声临渊都没有应他,他将药瓶放下,便欲转身离去。

“唔……”

润玉终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将灵力注入临渊脑中,拨开云雾,只见灵台上红雾张牙舞爪——

竟然是难得一见的心魔!

临渊一瞬间的回神,连忙施术压抑心魔。

那双猩红的眼睛,像被鲜血洗过一样,压制心魔后渐渐回归原样。

“还有这般不要命地修炼的人……”不顾境界的修炼只会境界不稳,要像临渊这样出现心魔还在修炼当真是不要命了。

临渊日日被仇恨包裹,她修炼的每一刻都会想到母亲母亲因何而死。

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告诉她:你要修炼,你要强大,母亲已经死了,太微还做着他高高在上的天帝,荼姚仍旧权势滔天……

还有妖皇绯昀将她们母子逐出妖界之仇!

你要变强!

随着灵力暴涨,临渊越来越不能压抑自己心魔,几十年间她再也没有闭关修炼过一次。

现今心魔趁着临渊受伤,不断的在她脑子里念叨,临渊感觉整个脑袋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谢谢……”恢复过来的临渊低声说道,“你是个好人。”

“那就多谢仙子夸奖了,就算要示弱,也不必拿自己的性命相博。”润玉将药瓶递给她,“你怕被谁看出什么?旭凤来时你明显松了一口气,是因为来的不是父神。”

临渊服下药:“殿下这般聪慧,应该知道临渊对天界的敌意,为何迟迟不到太微那检举我?”

润玉迟疑了,他看着这张脸,分明陌生得很,但对临渊他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临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若是以前,临渊定会嘲讽夜神殿下多想了,今日润玉没有趁她心魔入侵取她性命,过不了几日她也会离开天界。

“殿下真的想知道?”

润玉瞧着她认真的模样,这次是真话还是又要信口开河。

临渊抬手,摸了摸发髻上的一根玉簪,润玉想起见到锦觅的那日:“锁灵簪……”

她头上有三根玉簪,其中一支便是锁灵簪所化。

取下锁灵簪后,那张脸都模样分明没怎么变化,但有如换了张脸,较之前少了英气,多了温婉,眉眼自然而然地带笑。

临渊将锁灵簪插上。

“殿下是见过这张脸?”临渊扶了扶发髻没有散开。

“在哪里见过你……”润玉闭上眼睛,脑袋里闪过一条小黑鱼,黑鱼一跃进入河中,河面上星光璀璨。

他又想到那日见到临渊的样子。

“……临渊会尽快离开天界,殿下不必再烦恼就算以前见过,物是人非几千年,想起了又有什么用呢。”临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她还想去给临秀姨道个别。

“你去哪?”刚问出,他才觉得有些不当,临渊去哪里他无权置喙。

临渊回头一笑:“殿下要留临渊在璇玑宫养伤的话,那我就不回洛湘府了。”

“那你保重,日后有缘再见。”

“有缘再会。”刚走了几步,临渊似乎想到了什么,眸色一沉,穷奇……她要找到穷奇,问他其它妖兽的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皇这玩意在线阅读第六章

    话虽如此。吃的时候温云澄满意极了。但吃完以后又开始心疼那两点积分起来。“可它一个积分才一个!”[修炼,进步。我们龙傲天成长系统培养的龙傲天可不是苦行僧!作为绑定者,你要不断变强,不断打脸别人,也要好好生活善待自己!]1947难得严肃至极地申明道。不过在如此说完之后,它的语气又变得缓和下来,说:[不就

  • 鼬的妹妹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穿着清一色的蓝裙,慢慢走在人潮汹涌的路上,天色开始在我身后变淡,变远,最后被染成墨色.华灯初上,远处灯火琉璃,我看着地面上的影子,斜斜长长的,是一个人孤单的味道,还有抖落的一地凄凉.夜的劲头,一辆银白色的车停在距离陌浅汐十米的地方,余寒诺坐在车里,黑色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她的心在疼从他爱上她的那刻

  • 永生幻梦之还真是丧心病狂啊(6)

    唐宁的脸部,有一瞬间的僵硬。说实话人,她从来没有遇过君三少这样的人物。前一分钟在人前,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说要给她幸福;后一分钟,就无情的将她赶下车。翻脸比翻书还快!他属变色龙的?“为什么?”她必须问清楚,“是因为刚刚季凉风的事情,这个我可以道歉。”“不用!”不用?那是为毛啊?唐宁一脸匪夷所思。君承烨

  •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小姐是百合

    徐枫回家以后,就将U盘放进了电脑里,刺青老大的声音传来:“咱们这次,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过两天不是有个基金会的宣传会吗?到时徐家那小子和辛家那小娘们肯定会参加的。到时,咱们安排一些人,在灯上面做手脚,灯柱如果掉下来,砸到了徐家小子身上,嘿嘿,你觉得他还会有活路吗?不死也得少半条命。哈哈哈哈哈哈哈。

  • 贴身狂医混都市在线阅读第2节

    艳阳高照,秋高气爽。市立高中门外的大街上,司马五颜和阿天慢吞吞的并肩走着,他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特大号的卡通冰激凌,一边走一边吃。司马五颜满怀心事,他一出门便买了一副墨镜戴到了鼻梁上,但即使如此,来来往往的行人们还是被他看的一清二楚,所以,对于这个热血男儿来说,墨镜的作用,只不过是遮盖他那令人怀疑的邪恶

  • 都市之盗墓大师在线阅读第六节

    豪门的生活是富足而悠闲的。小星在这里最不习惯的就是她太闲了!吃饱了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她也很少和姚芬去聊天,她怕言多有失,万一让姚芬看出她和秦骏是假结婚就糟了!秦家花园里的花倒是挺多的,所以每天她都会去和花匠学学种花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渐渐的,小星倒是喜欢上了侍弄花,现在她竟然已经乐此不疲了。这

  • 祸害这江山许多年第一章在线阅读

    什么情况?容静看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一贯爱笑的她生平第一次笑不出来。她穿越成什么不好,非得穿越成孕妇,居然还临盆了!咳咳,人生真的要直接跳过那个圈圈叉叉的过程吗?大肚子里偶尔传来的隐隐疼痛,让容静更加心惊肉跳,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谙熟医理的容静很清楚,这是孩子要出生的征兆!最快今天晚上,最慢也就明

  • 命劫之下之可怕的阴霾(上)

    一个午夜的黑幕下,寂静入睡的时分,在一间宽大且幽黑的卧室里,一名躺睡在床上的男人紧皱眉宇,浑身颤抖激动,那双熟睡的眼皮至始至终都未睁开过,而在梦中的他回到两年前那个始终无法摆脱的阴霾。“医生,医生……快……快救救她!”整洁的医院大堂,护士闻声放眼看去;一名身躯高大健硕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名腹间不断涌溢出

  • 红楼之昼暖新晴夏鲁王子

    月光清冷的洒下来,照着整个清露市。一群人护送着一个少年,少年头发银白,眼眸如同天上星晨。“王子啊!”路过的女生一声尖叫,心脏接受不了压力而昏倒。“我们要帮她叫医生么?”少年懒懒的说,口气老成,似乎见过了不少大世面。“殿下,这已经是第三千四百六四个了。希望下次殿下出门能够带上一个面具,否则医药费都要有

  • 网游之梦幻大世界在线阅读逃亡

    “好,很好。”富有磁性的声音染了几分沙哑,时间像是凝结了一般,空间一片寂静,气压都降了几分,压得傅薄依喘不过气。傅薄依捉摸不定夜魅爵是什么意思,见他没有动作,心中不安揣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正想开口继续说些什么,却猛地被翻过了身子,对上了一双幽深如潭水的眸子。那黝黑的瞳孔里分明盛满了怒意,傅薄依心头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