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超神外卖来到人间

2021/11/25 21:43:49 作者:红衣3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神外卖
超神外卖
作者:红衣3来源:飞卢小说网
百亿富二代突然被一个外卖系统赖上,必须让他去送外卖,获得五星好评,就给抽奖一次歌神,兵王,超神侦探!没有他不行了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妖,一个古老而又强大的种族,自远古以来他们与人类的恩怨便说不清,道不明。两千多年前,为了化解与人类的恩怨,时任妖王与妖界各族长老商议,决定举族搬迁,去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里他们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天地,也发展出了自己的科技,时至今日,他们的科技已远远超越人类,各种黑科技更是层出不穷。那些只能在科幻电影和动漫里看到的东西在这里你都能看到。

他们的城市建筑风格也与众不同,有的充满科技感和未来感,即便隔着老远你都能看到,有的与自然完美地融为一体,要是从天空中俯瞰,你甚至会把那当成无数个小小的村落,有的悬浮在空中,在那里你可以眺望更远的地方。不过这些城市却都有一个共同的主旨,科技、和谐、未来。

妖界王宫,一座占地数百亩的东西结合的巨大建筑,准确地说是建筑群,因为里面囊括了各种生活娱乐及办公设施。它既有东方的雄伟庄严,也有西方的浪漫典雅。王宫里有一个巨大的停机坪,几乎占去了整座王宫面积的三分之一,在那里停靠着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那是历任妖王的御座舰。

在飞船旁边是一片巨大的花海,一条条大理石小径在花海里蜿蜒纵横,在每条小径的交叉口旁都悬浮着一张圆桌,在圆桌旁伫立着几把椅子,供人休息时使用。在圆桌上方是一个悬浮在空中无需支撑的遮阳伞,圆桌上还放着一个壶茶,里面每时每刻都保证着充足的茶水,供人们解渴。

一位少年坐在一张圆桌旁,一张淡蓝色的屏幕悬浮在桌上,上面播放着妖界的日常新闻,但少年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上面,一双温润的眸子望着花海深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杯清甜的热茶冒着袅袅青烟放在桌上,他也无心去品尝。一身紫金色的王者服饰剪裁得体,却又别具特色,雍容华贵,衬得少年原本就挺拔的身形愈发修长。

“去人间逛逛吧。”少年脑袋里忽然冒出了这想法,于是他伸出手在屏幕上轻点了一下,屏幕上的画面开始改变,一位身着王宫管家服饰的老者出现在了屏幕上。老者须发皆白却是从小看着他长大,少年于他而言就像自己的亲孙子一样。

“荣爷爷,我想去人间逛逛,麻烦您安排一下,一切从简就好。”少年看着老人家,尊敬地道。“好的,少主。”老人家慈爱地说道,说完画面迅速变换,又切换到了妖界日常新闻。少年轻点了一下屏幕右下角,整张屏幕快速收缩,化为一颗纯白色光点消失在虚空中。

少年也站起身往花海出口走去,阳光顺着天空洒下,一张俊秀的脸庞和一头黑色的短发便沐浴在了温暖的阳光中,少年便是这任妖王――刘凌峰。

说来也巧,两千多年前那位和妖界各族长老商议决定举族搬迁的妖王正是他老爸。虽然妖界现在是民主制,但他老爸从小就看出他有治国之才,各种出其不意的治国方略却收有奇效,因此想方设法让他参加妖王选举。但奈何他的理想却是赚钱泡妞,最后还是敌不过老人家的套路,被坑去参加了妖王选举,还选上了!最后一刻他选择弃权,但妖界各领导人均投了反对票,弃权无效!他当时心里那个怨念哪,我的钞票啊!我的小姐姐啊!!!

但,连他老爸老妈都不知道的是,这个理想从未磨灭!!

南枫市,人界一座普通城市。这里高楼林立,道路蜿蜒纵横,人口众多。在每条路旁都鳞次栉比地坐落着大大小小的商店、店铺,在一些宽阔的地方还坐落着大型商场、卖场。道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人行道上人潮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看得人眼花缭乱,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汇成一曲动人的生命乐章,飞向遥远的天空。

蓝镜山,因为山上有一个巨大的湖泊而得命,整个湖面光滑如镜,倒映着湛蓝的天空,天空中还漂着朵朵白云。“嗡!”湖面上的空间泛起层层涟漪,但湖水却纹丝未动,随着一道“轰隆隆”的闷响,一扇巨大的青铜门自涟漪中涌出,出现在了湖面上。门上是繁复的花纹,充满着沧桑感,在门的正中央是一个古老的“妖”字。随着一阵“咔啦啦”的脆响,大门沿着“女”、“夭”两个字缓缓由外向里打开,一位身形颀长的俊秀少年从门里走出,站到了湖面上。

少年一身休闲装,干净却又舒适,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站在距离湖面约一拳距离的空中,少年正是从妖界来到人界的刘凌峰。在他走出来后,大门也缓缓关闭,轰隆隆地沉入了空间涟漪中,涟漪也渐渐消散,直至消失不见。

刘凌峰踏空而行来到了湖边,湖边绿草茵茵,空气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他像个游客一样,拿出兜里的手机转过身将湛蓝的湖面拍了下来。这部手机外表看去和普通智能机无异,实则是改装过的智能通讯器,方便他与妖界联系。

拍完照后他转身走进了另一边的树林,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林间留下斑斑光影,空旷的林间时不时地传来各种虫鸣鸟叫,偶尔还有一两只可爱的小松鼠在他面前跑过,一派生机盎然。步行了没多久刘凌峰便走出了树林,在他面前是一条用大理石铺就的山道,沿着整座山蜿蜒而下,南枫市就稳稳地矗立在山道尽头,刘凌峰抬起脚便往山下走去。

不远处的一根树枝上,一只粉红色的三尾小狐狸拿着望远镜看着沿着山道下去的他自言自语:“小团子,你来人界都不带上我,哼!太不够意思了,本狐偏偏要跟着你,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完放下望远镜,在树枝上辗转腾挪,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