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逆战乾坤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1:08:09 作者:梧桐下 来源:3G小说网
逆战乾坤
逆战乾坤
作者:梧桐下来源:3G小说网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君战陷入了一场千古未解的谜团中...这究竟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还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天下间,谁为棋子?谁才是那真正的下棋人?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流传千古的劫数能否被打破?这世间是否还存在至高法则?一切精彩尽在《逆战乾坤》

陆冲没想到她的脑子转这么快,慢吞吞否认,却听到屋外有一道熟悉脆弱的女声,“陆大哥……”

陆冲和芝芝一齐扭头看去,没想到春花儿又出现在了院门边,脸上充满愕然、失落,以及不可置信,“陆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芝芝看她伤心的表情,又看看陆冲,似乎明白了什么,轻笑了一声,“你又是哪儿冒出来?”

看着眼前这个顶了半头纱布的丑八怪,春花儿心底忍不住惊呼,天啊,脸上这么多疤,陆大哥怎么还有眼看,不由气愤问道:“陆大哥,她到底是谁?”

“我是他妹妹。”陆冲还没发完,芝芝先理直气壮道。

突然冒出来一个女人就说是妹妹?这哪门子的妹妹?春花儿看都不看她,直接扭头看着陆冲,就听他说道:“她的确是我的妹妹,陆芝。”

比起娘子,当他的妹妹,或许不会惹来村民更多的非议,陆冲打算先这样解释,改天有机会再跟芝芝说清楚,毕竟他家不是久待之地,但他看到春花儿讶异的表情,显然不容易相信,沉声道:“除了我们三人,我希望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春花儿看他的神情,就知道这事当真了,她很知趣,立马笑开来,露出甜甜乖巧的笑容,哪里还有刚才的委屈气闷,“陆大哥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守口如铁,连我娘都不透露一个字,以后我会把阿芝当成亲妹妹一样疼爱。”

她主动拉住芝芝的手,连手都能掐出水来,陆家这么穷能养得起?她真是陆大哥失散多年的妹妹?

芝芝却是被摸得寒毛都立起来了,趁人不注意连忙抽回手,躲到陆冲身后。

春花儿不明所以,陆冲解释道:“她刚回家,还怯生。”

芝芝配合地探出一个小脑袋,点头如捣蒜,无比乖巧道:“春儿姐姐你别介意。”

看到她头顶一圈圈的纱布,春花儿有些慎得慌,连忙摇头,“我怎么会介意,你头上的伤口还疼不疼?”

芝芝摇头如拨浪鼓,“不疼不疼。”

送走春花儿后,陆冲转过身道:“回屋。”

他一双黑黑的眼睛落在夜色里,像是潜伏的豺狼虎豹,芝芝这时候乖乖的,小步小步跳到了床上,木板床嘎吱嘎吱响,她从枕头底下摸出玉佩,摩挲上面的字,觉得脑海里有什么掠过,极快的一下,又重新白茫茫一片。

芝芝扫视屋内的摆设,觉得陌生又新奇,好像这是第一次看见,这就显得很古怪,这里明明是她的家,怎么会觉得陌生呢?

芝芝看向窗外忙活的男人,这是她的哥哥,可是为什么,也觉得无比陌生?

或许,这就是失忆带来的恶果吧,把从前一切熟悉的人和事物通通忘光了,不过幸好脑子没坏——

忽然手里一空,阿黄把玉佩叼在嘴里,咬着硬硬的,还用爪子挠。

“还给我。”芝芝凶凶道,阿黄理都不理她,叼着玉佩走了,她下意识追上几步,头太云荒,只好折回来继续躺在床上喘气。

算了玉佩拿走就拿走,反正也不是重要的东西。

陆冲看她在屋里歇着,转身进了厨房,将一碟笋干炒菜放在灶台上。

厨房没点火,灶台底下摆着一盆黑糊糊的东西,虽然看不清楚什么,刚才春花儿真进来了,就会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陆家院子占地不大,除了主屋和厨房,还有一间杂屋,堆满了各种杂物,等陆冲把血盆里的衣服洗了,打算回屋睡觉,发现芝芝早睡沉了,一个人霸占整张床没他的空地歇着。

没地儿可去,索性取来一把长凳摆在院里,忽然有什么东西刺眼,陆冲不由睁开眼。

杆子上是芝芝换下来的血衣,白天普通如常,夜里才显示其巧夺天工的细节,衣上纹理图案却泛起幽幽银光,被云彩麒麟环绕的明月,皎皎生辉,华美精致,这绝非一般的大户人家用得起,乃是王公贵族之物。

陆冲拧了拧眉头,他很早猜到这是一个身份不一般的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就能看出来,她的穿着,她的言行,以及看人的眼光,那是处在高处久了的上位者才拥有的,但貌似她失忆后性格就变了样儿,与之前所表现的提防和冷静截然不同,但显然也不是伪装的。

当惯了聪明的人,是不屑于装疯卖傻。

主屋燃尽烛火,女人睡意正酣,脸上疤痕道道,依旧不掩她的艳丽。

男人坐在长凳上,闭眼沉睡,眼前却闪过女人的一双眼眸。

他睡不着了,看着夜色一点点亮起来。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杏花村炊烟袅袅,男人扛上锄头出去干农活了。

而远处山林间,她被人追杀,一直被逼到山间悬崖边,身后尽是狂啸的冷风,杀手步步走来,提剑嗜血,她宁愿葬身山林,也不愿喂饱他手下的剑,于是转身一跃——

芝芝从睡梦中醒来,却是满身是汗,后背寒毛竖立。

她起身,本想用袖子擦一下脸上的汗珠,但这时才发现身上穿了一件男人款式的衣服,宽松过长,胸口更是松垮,露出一点肌肤。

芝芝低头闻闻,隐约还嗅到一点儿男人的汗味。

目光不由落在布满晨光的窗外,男人跨开两腿坐在长凳上,腰板像一杆儿葱似的直,仿佛不是在睡觉,而是在巡逻。

感觉到脸上痒痒的,陆冲睁开眼,芝芝凑在跟前,顿时吓了一着,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芝芝立马扶起他,“您悠着点儿。”

陆冲面色如常,摆摆手说,“我没事。”又问,“你身上还有伤,好好休息才是,怎么起这么早?”

“我饿了。”

早上芝芝是被饿醒的,翻遍了厨房也没找到能入嘴的,才想来叫醒他,却是蹲在他面前,磨蹭好久,也不敢把这个大块头吵醒。

唉,她失忆前肯定是一个纠结的女人。

陆冲从厨房端来昨夜的菜,芝芝礼貌性动了一下食欲,用筷子挑起菜里还在蠕动的细条儿,当场脸色都变了,“这是什么?”

“虫子。”陆冲一口吃菜,一口咬馒头,他脸颊瘦削,吃饭时腮帮子却鼓鼓的,看起来吃得津津有味,仿佛面前这些菜真的很可口。

芝芝盯着他滚动突出的喉结,顿时回神,看到筷子上的小虫子,立马扔开了,“还有别的吗?”

“没了。”

“昨天春儿姐姐还送来一碗蚕豆,一碗笋干炒菜,“哥哥还剩这点儿吧?”

光是嘴里念叨这些,口水就要流出来了。

蚕豆,笋干,都是我的……

听到这声哥哥,陆冲眉梢动了动,想解释兄妹这件事,芝芝显然误会了他的脸色,痛心疾首打断道:“家里真有这么穷?”

看到她如此大惊小怪,陆冲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觉得有些小可爱,解释的话慢慢咽进肚子,夹了一筷子给她,迎着她亮晶晶的目光,不自觉咽了一下喉咙,慢吞吞道:“你多吃点,要不然饿坏了,哥没钱给你治病。”

那岂不是要活活饿死?

芝芝原以为还能在这里把伤养好,现在看来,她的梦太美了。

要是没有失忆多少,说不定她还是个富家女,王公孩子,回到家,仆人丫鬟都涌上来,捏肩的捶背的,端着白米鱼肉,只差跪下来让她多吃一口,哪里像现在似的,她还成了别人家的拖油瓶。

肚子咕噜噜叫,芝芝一口一口咬着干涩的馒头,就幻想自己现在正吃着鸡肉鱼肉羊肉牛肉……

吃到一半,春花儿来了。

看到她臂弯里揽着篮子,飘出香喷喷的气息,芝芝眼睛都亮了,“春儿姐姐,你今天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春花儿看了陆冲一眼,连忙笑道:“我看阿芝妹妹大病初愈,身子还弱着,饮食还需要清淡一点,但也不能太淡了,不适合补身子,昨晚上特地让我妹熬了皮蛋瘦肉粥,给阿芝妹妹呢。”

一听有肉,芝芝瞬间眼睛亮了,正要揭开篮子上的蓝布,一只手把她拎到后面,陆冲走上来,面无表情道:“你告诉冬豆了?”

哎呀说漏嘴了,春花儿眼睛一转,立马笑眯眯道:“陆大哥,我知道错啦,不过有阿芝这样一个可爱的妹妹,又不是羞人的事,换做我,还觉得高兴呢,为什么要瞒着呢?”

陆冲瞥了一眼芝芝,发现她目光胶在篮子里,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往后别这样了。王大婶身体弱,你把粥拿回去,给她多补补。”

春花儿小脸掩不住失落,挎着篮子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就看见芝芝巴着陆冲的胳膊不放,陆大哥虽然没什么表情,可也没拂开她的手,耳根子还有疑似的红晕,哪家兄妹会这般亲密?

她眼里酸酸的,扭头跑了出去。

“哥哥,你听听,我肚子再叫。”

陆冲把自己碗里的馒头给了她,芝芝刚咬上一口,“哎呀!”

陆冲看她又大惊小怪,无奈摇摇头,收拾好碗筷回厨房,却见芝芝捂嘴难受得很,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咬,咬到色头。”芝芝舌头麻麻的说话不利索,还成了大舌头,眼泪瞬间飙出来了。

陆冲想了想,拉开她的手,“我看看。”

“啊——”芝芝抬起下巴,张着嘴儿吐舌,气息全喷洒在面前的陆冲脸上,一股淡淡的馒头清香,还混杂着一股较浓的血腥味。

陆冲习惯了血味,却没怎么闻过女儿家的清香,一时冲到鼻子里,立马起身后退,芝芝眼儿转溜溜,以为他要走,连忙把人抱住,“锅锅,泥去哪?”

陆冲抿了抿唇角,被她抱着的身躯有些僵硬,却并不想过拉开她,低声道:“去拿药给你敷上。”

“哦哦。”芝芝乖乖松开手,很快陆冲拿敷药回来了,小小一瓶,泛出一股浓烈又廉价的呛人气息。

看着芝芝要躲,陆冲立马按住她,他手背长而肌肤黝黑,衬得她脸颊雪白粉嫩,可惜多了几道深浅不一的伤痕,硬生生破坏了这份动人的明艳,他不禁伸手抚摸,看到芝芝仰着小脑袋看他,缓缓把手收回来,淡淡道:“嘴巴再张大点。”

芝芝就把嘴巴张得圆圆的,抬着下巴,垂眸一看就见陆冲低头靠近,坚毅冷峻的脸庞,深邃分明的眉眼,一下子映入她眼帘,无端的心狠跳了一下。

男人鼻端的气息一下一下拂过她的面颊,像羽毛似的轻轻挠人,于是芝芝一个没忍住,“阿嚏!”

陆冲不幸中招。

看到他抬手擦拭脸颊上的水渍,芝芝羞涩揉了揉衣角,“锅锅儿,窝不似故意的。”

陆冲见她如此娇羞,心思忽的一动,抬起她的下巴,“叫哥哥,不是锅锅。”

望着他深邃的眼睛,仿佛似曾相识,芝芝一下子叫道:“锅锅!”

“哥哥。”

“蝈蝈!蝈蝈!”芝芝忍不住被自己逗乐了,咯咯笑个不停,陆冲无奈拧了拧眉头。

但看到她笑的一刻,仿佛连日来绵绵的阴雨,都成了晴空阳光,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就在刹那间,心底浮现出一个念头。

告诉她真相……又能如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黯灭灵探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荒木凉介赶到港口黑手党大楼的时候,走廊上一片寂静,只有一个高挑的身着和服的美丽倩影站在尽头。他快步走在走廊上,皮鞋发出清脆的啪嗒声,对方应声回头,露出那张充满着哀愁的容颜,但目光却像一把匕首那样掷了过来。——尾崎红叶。他走到对方身前,脚步顿了顿,换了语气,呵斥道:“尾崎,谁让你来这里的?”荒木凉介

  • 都市之万界灵车老司机在线阅读第三章

    “那我开车送您”随后打了个电话,让司机把车开过来。王英明是铁了心跟龙飞靠近乎儿,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拉近关系的绝好时机。所以决定亲自去送。龙飞没有回绝,一方面坐公交车确实还要走一段距离,另一方面也不想驳王英明的面子,毕竟刚才人家还是很热情的接待了自己。没过一会,一辆黑色奔驰S级轿车缓缓开来,王英明为

  • 变成Omega后被竹马捏住后颈道友

    人心的奇妙之处,微不可察。此处谈的并不是人之善恶,而是印象。一个人对另一个的印象,或许会直接影响他们之后的关系走向。这种感性的东西,有时会被人称为“先见之明”,有时却又被称为偏见。黄亭对刀把子的印象深刻。在这个少年身上,她看到了不同于常人的特质——狠辣。虽然他外表秀气,说话也和善,黄亭却觉得他身上隐

  • 霸临诸天在线阅读第七章

    夜已经深了,沈府内静悄悄的,多数人已经入睡,除了巡查的护卫懒散的在府内走动着,履行着他们的职责。“哈~~”吴小六打了一个哈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抱怨道:“这个李管家也真是的,居然把我调来夜里,我都困死了!”“你说谁敢来沈府偷东西呢方叔,真是多此一举。”吴小六对着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两人正是沈府药库

  • 我成了高富帅之一级任务启动

    小萝莉看到他望向自己。立马扭过头去。纤细的一双小手背到身后,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司徒宇也不再多想,“你能回到星核里面吗?平时我休息的时候你不会一直出来调皮吧?”“当然可以了,我也不是闲着无聊就出来乱逛的。这个可是要消耗能量的。今天是特殊情况。我才刚苏醒,要出来看下周围的情况。还要让主脑分析下这个星球

  • 灵魔圣戒第5章在线阅读

    夜幕降临,树林子里已然安静了许多!倒不是说这会玩家的数量就突然减少了,而是因为《荣耀纪元》这款游戏区别于传统网游的又一特色设定——夜间模式!在整个荣耀大陆上,各种妖兽都喜欢在夜间出没,当夜间模式开启时,妖兽的刷新速度和刷新量都会得到提升,更为重要且不可忽视的是,它们的整体属性都会有一个比例的增幅。这

  • 冥路幽咒在线阅读番外 杰洛斯·斯克法特·露西卡

    眼睛慢慢睁开,一双精致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从那双手上传来的气息如此的温暖,视线微微上抬,一个模糊的人影映入眼帘,“醒了吗?”从他的口中传出这样的声音。“这是什么感觉?好想...好想一直被他所抚摸,只要是他的命令,不管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的人生似乎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可我的内心似乎还有另一个我,不知道

  • 与天人五衰狼狈为奸的日子之美女对决,杀手女警(10)

    “碰”一声枪响。诺班,坐在后排第二张桌子的卡忒琳娜皱了皱眉头,起身,那夹杂红色的黑色秀发,随着卡忒琳娜的动作而左右摇摆。坐在卡忒琳娜后桌的一个口罩男正疑惑的看着卡忒琳娜,不知道她忽然间怎么了,不就是枪响吗?他叫作辛吉德,一个诡异的男人。卡忒琳娜正走向那声枪响的地方,德班,而德班里面正跑出几个学员向楼

  • 今天她喜欢我了吗在线阅读第10章

    「学长!」刚从后台处离开的琉璃,一眼便看到特地到礼堂后门等她的几个网球部正选与候补,她对他们笑了笑:「表演得还好吧?应该没有让网球部丢脸吧?」幸村感到有些好笑,「说什么傻话呢,妳的表演可是连外行人……」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经过他身边的疾走身影给打断了,下一秒,他呼吸就慢了一拍,他看见正在与他说话

  • 电影:植物人的魂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声巨响,凌麟眼前一黑,再睁开眼就在一条石子路上,车辆碰撞的声音还响在耳边身子向前冲,安全带勒住他胸口的疼痛感还没有散去。惊惧感还没有散去,凌麟脸色苍白的大口喘着气,他是参加一个晚宴的路上出的事,晚宴举办的地点在山顶,他们的车子当时行驶在盘山公路的大转弯处,对面一辆大型货车直直的冲过来,他们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