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今生与你共梦向雒阳(三)

2021/11/25 22:37:30 作者:森森的小木屋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今生与你共梦
今生与你共梦
作者:森森的小木屋来源:纵横中文网
爱情的精髓是什么?它到底该与世俗的谈婚论嫁、生儿育女怎样和谐共存?恐怕唯有靠精神维系和抵达的情感转化成的婚姻才能够回答。他们不是结发夫妻,人生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身边的另一个人。如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在合适的年龄于方圆十几公里范围内找到的人不可能是完美的爱情。他和她的爱情历经十年灵魂相系,没有在现实中开花结果,只被他们限制在精神世界里倘佯游弋。后来经过一段生死悲欢的考验,阴差阳错促使他们下决心走到一起,但却由此产生了新的不幸。爱情给他们带来的并不是如最初想象的那样幸福美满。

第二日,天刚亮,胡氏就早早的收拾好了家当,并用家中仅存的一点儿粟米以及唯一的下蛋母鸡,混上清晨新采的些许野菜熬煮了一大锅肉菜粥。等到天更亮一些,又逐一叫醒了秦帆、小荻、戏志才、赵二等众人。

秦帆看着自来熟的胡氏热情的招呼大家吃粥,心中感叹,人人都有梦想,都渴望更好的生活,都想找到一条成功的道路,胡氏显然已经认定了举家跟随自己这条道路,并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证明着。

秦帆尝尝胡氏的肉菜粥,味道还真不错,一连吃了三大碗,等到秦帆准备盛第四碗的时候,锅已经见底了,众人也都还是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胡氏乐呵的张罗收拾碗筷,略带得意的说:“以后俺再给大伙儿多做一些...”小荻、戏志才连声应好。

秦帆侧身看看日头,也该出发了。命令赵二带一伍士卒前方先行,自己领典韦、戏志才、小荻、胡氏、典满以及剩余十五名士卒随后出发。待胡氏简单收拾行李后,一行人奔洛阳进发。

又一月有余,已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傍晚,众人方才抵达雒阳城外。

秦帆担心城门守卫森严,像典韦的铁戟、赵二的大刀很有可能会被严格盘查,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便下令在城门前一里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经和戏志才商量,全部人员分成两批进城,第一批由秦帆、戏志才、典韦以及两个什长五人人先行入城打探情况,第二批由赵二率领剩余人员带武器辎重尾随其后百步,见暗号或立刻汇合、跟随入城,或宿于城外、待命而行。

安排妥当后,秦帆领着五人朝着城门口走了过去。

等走到离城门约有百步的时候,秦帆才发现自己多虑了。远望城门口仅有一个门侯领着四个门卒懒散的在门口晃悠聊天,没有一丝纪律可言。秦帆和戏志才长松一口气,一行人继续往前走。

“站住,干什么的...”门侯突然精力爆发,大声的吼道。

……

不是吧,判断错误?雒阳守卫有这么严,五十步之外就要上来搜身检查?秦帆赶紧示意赵二戒备,自己和戏志才也准备应付盘查。却不想门侯接着左转进城,背对秦帆朝内拔刀,四个门卒也是举枪向内站立。

秦帆觉得情形不一般,快步迎了上去。

门侯对着城内站立的一个文士怒喝:“来人止步,接受盘检!”

文士拿出路引,蔑视一笑:“吾乃郑泰(注2),路引在此,还不放行...”

门侯阴笑道:“今时不同往日!张公有令,京都重地,当严查治安,不得例外。”

郑泰傲然而答:“何人之令,未曾听闻!”

门侯一脸谄媚的拱手道:“自然是中常侍,‘让父’张公!”说着,招呼门卒将郑泰围住:“任尔等为官为民,进出城门,必受盘检...当然,若是明白‘事理’,诚心‘敬仰’,自然可免。”最后严声厉色威胁道:“否则,对于刁民,莫怪我等刀枪不长眼了...”

郑泰乃士人,手无缚鸡之力,自然不是这凶神恶煞门侯的对手,既不敢强行冲关,又不愿撇下面子交钱出城,无奈回答:“我不出城了...我回城访友...”

长枪依旧没有收回的意思。门侯很冷漠的答了句:“出入皆查。二狗子,搜身...”

一个门卒作势就要搜查郑泰之身。郑泰厉声大喝:“竖子安敢!大汉可有王法?!”

门侯冷笑道:“张公即王法!”转身对二狗子吩咐:“还等什么,搜仔细咯,值钱的都别落下!”

郑泰悲愤莫名:“昏君无道,宦官专权,朝政腐败,大汉朝啊...”

秦帆看到这儿,知道该自己英勇出场了,大喊一声:“住手!”又尽量换上一副奸商表情,塞给门侯一金,谄笑道:“将军大度,何必与他一番见识。小人替他出这‘平安钱’,其余的请将军喝酒...”

“哟呵...总算有明白人...上路!”门侯收了钱,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放了他...”门卒听令收回长枪。

郑泰已是哀莫大于心死,漠然拱手:“开封郑泰谢过公子。就此别过...”,说罢,跌跌撞撞的往城外走去。

戏志才似有触动,连忙出声问道:“阁下可是郑泰,郑公业?”

“然,又如何...”郑泰飘来数语,头也不回的出城离去。

戏志才赶紧靠前,附语秦帆:“主公,事急,我且追之...”。便追出城去。

秦帆相信戏志才必有缘由,但担心安全,赶忙命令典韦前往保护。

这边,秦帆又拿出五金,上前准备再塞给门侯。

这次,门侯推脱不受:“哎呀...无功不受禄...怎好又受得如此厚礼...”

秦帆一边一个劲往门侯手中塞,一边又换上奸商嘴脸,献媚道:“我等初到京都经商,日后免不得多多劳烦将军,更要靠将军保证小人等的安全呢...将军收下‘平安钱’吧...”

门侯一个六百石小官,差着将军好多阶呢,听着秦帆一口一个将军,又见得送的钱多,心中委实高兴,装模做样再推脱几下后,也就收下了,并拍着胸脯向秦帆保证:“兄弟实在是明白人,有事尽管来找哥哥!”

秦帆等的就是这句话,立马打蛇棍跟上,一脸崇拜的恳求门侯:“小弟走南闯北做点买卖,路途多盗匪,也招募了些许护卫,带着防身器械,想进城采购货物,劳烦将军通融通融。弟出来之时,必有重谢!”

门侯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热情答道:“我当多大事,在我这平城门保证兄弟出入方便,来去自由。”说罢,又靠近秦帆耳语:“兄弟可缺过所凭证(注3)?城中官役衙差可盘查得紧...我这里恰有手段可以弄到,保准勘合无恙。只是...这个...兄弟是明白人...”

秦帆心中大喜,真是瞌睡送上枕头,这门侯虽说贪婪奸猾,但确实能为自己提供便利。秦帆继续奉承他:“将军果然好手段!小弟禾凡,肯定明白‘事理’,对将军亦会诚心‘敬仰’,过所凭证之事就拜托将军了。”

“和明白人说话就是痛快!”门侯也大方的直言:“哥哥我叫侯二,是这平城门门侯,私下也为往来之人提供些许便利。兄弟拿着这竹节,到城中找东城谒舍李管事,他自会安排。”说着递给秦帆一个小竹板。

秦帆接过一看,一个很平常的巴掌大小的竹块,上面刻画了一些图文,秦帆也不识得,只得赶紧揣入怀中,对侯二千恩万谢。

侯二淡然摆手道:“小事,小事。兄弟明白‘事理’就好...”

秦帆恍然大悟,果然是贪婪成性之辈,赶紧又掏出十金奉上。

侯二大方收下,态度又变得亲切起来:“嘿嘿...禾兄弟入城若还需到河南尹官衙办事,哥哥也有门路,贼曹侯大便是我家亲兄长。”

尼玛,这都形成要钱办事一条龙服务了。也难怪,有灵帝官卖官粥爵作榜样,底下人又能好到哪里去,东汉统治能长久才是怪事了!

秦帆这次大方的掏出二十金送与侯二,决心务必与这种地头蛇搞好关系,将来肯定还能有大用。

“小弟眼拙,真是失敬!哥哥竟然是官宦世家!小弟敬仰非常,这钱权当见面之礼,还要劳烦哥哥为小弟引荐引荐贼曹大人...”

短短半柱香的功夫,侯二就三次收到秦帆之金,愈发的觉得这是个懂事之人,也就不再见外避讳,收下金子后又递给秦帆一块小木板,给秦帆指路道:“禾兄弟拿着这木板,直行至南街中段河南尹郡邸,进大门后第五间偏房即是。只是哥哥职责所在,还要严查治安,就不相送了...”

秦帆明白侯二是舍不得城门盘检吃拿卡要钱财的机会,也不说破,赶紧招呼赵二等人上前。

不多时,赵二、小荻、胡氏、典满等人就带着行李辎重到了城门口。

侯二又叫道:“京都重地,严查治安,接受盘检...”

秦帆听后愣了,收了我的金钱还需要盘检?这也太黑了吧...可接下来,却让自己开了眼界。

四个门卒懒洋洋的动了动身,装模作样的进前看了看众人,甚至连身都未搜,行李辎重全然未动,就回禀侯二:“禀门侯,没有违禁物品!”

“放行!”侯二亦是公事公办的吼道。

“谢过军爷!”秦帆也就不再多言语,带着众人进了雒阳城。

注1:谒舍,就是一种城市旅馆,这种城市旅馆数量很多,分布广泛,多供做小生意的普通下层人入住。和现代一样,客人入住后要进行详细的身份信息登记,称为“店薄”,或“店历”,要妥善保存,留底备案,逐月定期交官方查验。官役衙差还要时不时地去检查,一到夜晚不准客人进出,直到天亮方可,另规定寺庙和普通百姓家不得收留外乡人住宿。

注2:郑泰,字公业,河南开封人。少有才略,好交豪侠。初举孝廉,三府辟,公车征,皆不就。灵帝末,大将军何进辅政,征为尚书侍郎,迁侍御史,进谏不用,乃弃官去。董卓专政,拜议郎。后与何颗、荀攸共谋诛卓,事泄,出逃,东归袁术,术表以为扬州刺史。未之官,道卒。

注3:过所凭证,汉朝外出者必须向有关机构提出申请过所,其始于“武帝太始三年”(公元前94年),有四种不同形式:一曰符、二曰传、三曰过所、四曰繻。过所一般由郡或县抵发。汉代关防严切,勘验过所相当严格,传合和有过所者放行,传不合或无过所者属偷度,私越关要判徒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他看着我,一句话没有说,到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的西装男人开口了。“你是林强的女儿?我们在他的钱包中找到了你的照片和一通没有打出去的电话,电话的备注是家,于是打了过去,你父母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抢救,是我们不小心撞上的,会承担一切责任的,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用我们都会承担的。”医院散发着浓厚的消毒水味,洁白

  • 朕始皇征战星空在线阅读第10章

    见张歆半天没动静,傅染也就放弃了想让她陪着去的想法,然就在傅染即将离开张歆的视野突然就将她叫住,听到张歆的叫声傅染转身一脸傲娇:“干嘛?”张歆却低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嘴角微掀,“马上就天黑了,千万要早点回来,如果路上遇到了没有影子的人记得别搭理,因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傅染就扒着门准备凑近点,却

  • 女修造反记之陌生的“我”(1)

    XY研究所本是M国地下研究所之一。以训练为名不断向M国输送特工,实际上却是用活体人类做实验,增强人体质的同时也减短了人的寿命。死在xy研究所的人不计其数,多是孩子,来源于各战乱国或人贩子集团。研究所疯狂地试图研究出能完全开发人体脑域的药物,而事实上,他们的确诞下了人类史上的奇迹,一个脑域开发程度高达

  • 皇后盗墓也疯狂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包子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十分防备的看着苏依然:“你该不会又想要帮我存压岁钱吧?你们这些大人,总说帮我们存压岁钱,可压岁钱存着存着就没了,哼我才不要给你!”苏依然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道:“我是要还给顾叔叔。”小包子不情不愿的拿出了三张红包,苏依然知道他的尿性,便目光凌厉地看了过去,小包子这才撇了撇嘴又

  • 穿成祥子那件事潘花花

    说到这个大学,她可是用孤儿园与所在的管辖部门开出的证明以及自己的一些才能表现才勉强的够得上那些资助项目的条件才读得上呢。A市的这家著名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就算是考上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读得上,说到底了,就得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成绩,第二是钱,第三就是特长了。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放慢的骑车速度又提升起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