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与反派相依为命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1:53:51 作者:八百啾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与反派相依为命
我与反派相依为命
作者:八百啾啾来源:晋江文学城
【闵长珏x沈千】【偶尔很苏深井冰瘸子反派男主x前小可怜后大佬人不狠话不多女主】末日废土,阶级分化,作为旧人类的小可怜沈千每天勤勤恳恳做工、安安分分做人——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成为电影里叱咤风云的大反派。但她有一个秘密。她每天都会梦见一个叫闵长珏的男人,标配美强惨,从沉默少年长到蛇精病反派。美人虽美,奈何刺多。沈千不无可惜地想。但也仅此而已。直到有一天,她打开房间门,看见里面俊美的反派boss神色懒倦,缓缓投过一眼——他眉眼细长、眼尾上翘,像是一阵春风吹起的柳叶纷飞。她被这样冰冷美丽的毒蛇捕获了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

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

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

怎一个愁字了得”!

迦衣近来真真憔悴不堪,每每念及欧阳笙,无不扼腕泪流,然后一遍遍轻轻低吟那些哀词怨曲。

李清照的这首《声声慢•寻寻觅觅》,迦衣多年前便读过,那时无从体会字中哀愁。眼见老先生摇头晃脑地教授,渐渐凄然生悲,不由愕然。

时至而今,欧阳笙战场亡故,迦衣方才体会出其中的寒意。

迦衣自是不相信欧阳笙已然故去的事实的,她始终坚信:欧阳笙定然活着。

迦衣笃信冥冥之中的宿命。

小的时候,父皇便告知自己的名字的由来——“迦衣”二字,实乃天赐。

那时,迦衣尚小,并不以为意。后来,及至十五六岁的时候,时公公也每常告知,自己出生那晚,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天现异象,吓得蒙古使者宛如丧家之犬,连滚带爬地逃走!

一次听人说某个奇异的现象,或许尚且疑虑,但如果身边好多人皆众口一词,且信誓旦旦,那么则无疑是真相了。

迦衣似信非信似懂非懂,但刘奇峰、韩侂胄、史弥远、乐融等等皆如此言及过。便是皇兄赵昀的母亲,也在逗自己玩的时候提及过。

及至后来,乔碧落也每每以此显耀,更加恭顺迦衣的“深不可测”。

慢慢地,迦衣开始由一分增加到七八分的相信。

最是不可思议的是,两年前的一个冬季,迦衣曾十数夜梦见一个佛偈,而这个佛偈正是不曾谋面的欧阳笙当远在大辽边境,自一个老和尚口中诵出的:千年狐妖罪孽深,百千万劫修此身;可怜同巢哀哀骨,尘缘因果续恨长!

如果没有那次在琴瑟村和欧阳笙长谈,决计无法揭开各自心底隐藏的绝密佛偈。

或许,冥冥之中的一切,早已注定自己和欧阳笙的生死姻缘——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

“誓扫匈奴不顾身,

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迦衣读到这句诗的时候,真的心碎如珠落,散作一地。

每次哭泣过后,迦衣便要从内衣口袋拿出那枚金锁片,然后默默凝视,一坐便是几个时辰,几乎连姿势也不曾改换过。

赵扩深知女儿不曾专情过任何人,这次既已许身欧阳笙,那便是轻易不能自拔的。更且,自己当日也在大军开拔之际亲口许诺过欧阳笙,虽则事出无奈,貌似大有因头,然皇帝往往一诺千金,说出去的话是决计不可轻易收回的。当此之际,赵扩亦不知所措,只嘱咐后宫几个嫔妃多加安慰,却亦不许有丝毫聒噪之举。

及至眼下,距离欧阳笙当日领军出城已是半年之久。

半年!

一直在祈祷,一直在悬望。

甚至,专门设坛祷祝,日日不辍。

刚开始,张丙丁回报“全军覆没”。迦衣从来不曾相信,因为她笃信:如果自己确系“天降”,那么欧阳笙则亦不凡。

否则,自己绝对不会和他一起同时受教那个佛偈,那明明就是一个预言,一个约定。

约定。

往往跨越时空,情系今生。

自己眼下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那么欧阳笙一定不可以死去。

世间尽管有昙花一现的爱情,一切尚未开始一切既已结束,但自己和欧阳笙决计不是如此,

不会。

绝不会!

迦衣坚定自己的判断和信念。

迦衣始终心存希望,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遥远的神话,只是夜里的一个破碎的梦。

为了找寻心头那个神祇一般的情郎,拼凑起那个破碎的梦。迦衣出宫,独自去到张丙丁的中军大帐。

张丙丁现在是志得意满,三军之中,除了刘奇峰自己便是首脑。

迦衣不喜欢和军士打交道,亦没有着宫廷装束,而是便装前往。为省却麻烦,向刘奇峰要了一个引路人,一路无阻径直便去了。

张丙丁斜倚座榻箕踞半卧,怀中搂着一个出色的女子,然后一副乐淘淘的享受无尽的样子,右手提着一个酒壶大口大口地喝着。

迦衣和随从推门而入,但见张丙丁先是一惊,眼见不认识,骤然忿而作色,连连几跃而不起,那女子倾身去扶,张丙丁由于不胜酒力,连同那女子也一并跌倒,继而在地上大骂迦衣和随从:妈个巴子,大胆……简直是大胆,敢闯……

他这个“闯”字尚未嘣出来,突然浑身猛地颤抖几下,额头大汗颗颗冒出,惊惶道:公……公……奴才恭迎公主殿下大驾!

一面说,一面伸手将一旁的女子拉得跪下在自己身旁,然后不住地磕头。

“大胆奴才,面对公主竟敢无礼咆哮!”说话的正是迦衣的随从,亦是刘奇峰的亲兵,唤作古康年,时年三十三岁。

张丙丁当然初始并未认出此人来,虽上任之前去拜会刘奇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但这会相见一时想不起,心道无论是谁,站在公主身边定是不凡之人。

至少,此刻是绝对的不凡。

张丙丁不敢抬头,连连磕头道:大人见教得是,小人知错……知错!

张丙丁不敢言“知罪”,因为好不容易能有此进身机缘,一旦因此“蚁穴”而送葬政治生涯,那可就大大的不合算了,就是死了也无颜面见张家祖宗!

先祖追随岳武穆战功赫赫,威慑天下,始有英名,被赠“宁远军承宣使”。

自己当年虽然无奈落草,因赖公主之福而回归故土,终于得有功名,岂肯轻易舍弃!

古康年见张丙丁认错而不认罪,扫视了一眼桌上的酒菜和地上的这个穿戴露骨的女人,气愤不过,继而道:大胆奴才,你岂止有错,简直是该杀!

军中狎妓酗酒,其罪当诛!

这是大宋其时的铁律,虽一直流于形式不见其实,尤其是高俅、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朱勔、李彦等奸佞之人掌权时期,莫说军人狎妓,便是吃喝赌哪样不精通?

是故,那时的妓院几乎只为军人而开。

放眼天下,几乎没有不嫖妓纵情的军士!

及至刘奇峰执掌军权,尤其是二十年前亲眼目睹巴根等嚣张跋扈的样子,从此下定决心整治军队,对于教官军官,宁可错杀绝不轻赦。

张丙丁闻言,当即骨头酥软起来,但仍是不住地磕头。哆哆嗦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心所念唯是希望迦衣能够饶恕。

迦衣当此亦是心念电转千百回,终于期期艾艾道:将军,如你再这般醉生梦死,莫说“全军覆没”,便是“全国覆没”亦未必不可!

迦衣曾数十次向问张丙丁关于战场生还情状,而张丙丁则每次皆言“全军覆没”。

话落,张丙丁和古康年一皆寒毛乍立,当即屏气凝神恭听,不敢放过一字一句。

因为,这话若非出自迦衣之口,当今除了皇上无人敢说。便是太子,或许亦不敢如此放肆!

迦衣道:我知将军死里逃生,随即被封大官,实乃“后福至极”。一个死过的人,当下吃吃喝喝也不是罪过,本公主可以理解。

迦衣本想直接自称“我”,但如此一来未必郑重,是以公主相称,令张丙丁自重。同时,眼见其搂着女子图一时快乐,似乎理解,似乎厌憎,一腔情绪,百千万结。

迦衣望了一旁的古康年一眼,正色道:将军,此人不知高低,军中饮酒寻欢,自是罪该万死。但念其实乃九死一生,虽无大功,亦是忠勇可嘉,望将军权且盖过,万万不可声张。

迦衣这话,无疑是一道救命符,封住了古康年的嘴,保住了张丙丁的官。

张丙丁自是千恩万谢,古康年亦是不敢不从。

迦衣需要的,或许正是张丙丁的感恩。随即,迦衣让其屏退那女子,然后道:张将军,当日……当日战场——

张丙丁只听到这几个字,便像如临深渊一般恐惧,因为这几个字近来三四个月,迦衣一次次不厌其烦地问察了数十次,似乎有了条件反射,当即跪下拼命磕头:公主殿下,奴才万万不敢隐瞒分毫,我大宋军将,全军……全军……覆没。

说到最后“覆没”两字时,张丙丁几乎蚊声起来,泪如雨下。

但见其磕头及至额头破皮,迦衣似乎信了几分,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冲了出去。

古康年见迦衣跑走,赶紧跟上,张丙丁一把拉住古康年的裤子,拜谢道:下官感承将军活命之恩,今日大恩大德,卑职永世不忘!

古康年轻蔑地看了张丙丁一眼,淡淡道:下官?哼,将军不必自轻!抬头看看我是谁。

张丙丁见说,依令抬首,瞪着眼看了半晌,忽而喜道:啊呀,原来是……是——

张丙丁不敢起来,本想说“原来是兄弟”,但念及刘奇峰治军颇严,法度无情,六亲不认,当即咬住话头。

古康年见张丙丁认出自己,轻轻点头,威严道:将军好自为之吧,今日之事古某承公主之令盖过,但若有下次,那将军便是磕破一百个脑袋也是白劳。

张丙丁连连点头,跪着伏身再拜。

古康年轻轻摇头,大步冲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穷小子遇上富千金之武道大会(三)

    观众席上,众多女观众早已经被太昊承天的迷人外表所倾倒,一些花痴类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早就把自己身边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了。“看到没有,刚才太昊承天的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由四条银色气龙汇聚成一条火龙,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般,这传承了上万年的家族底蕴就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绝对的安静(4)

    詹东听到我这句话,表情愣了足足三十秒,他似乎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可能是我的表情误导了他,因为我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解脱。詹东舔了舔唇,握紧我手说:“莱莱,你别吓我。”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是才得知。”詹东不敢置信说:“可是怎么会这样?前一年不是才好好的吗?”詹东太着急了,他很

  • 网游之雷龙风行主角是谁??

    写到这儿,关于华之国西南处某深山之中的事情,也就先就此打住了,因为那个玄龙呀,烈虎呀,白头鹰呀,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角嘛,至于那个金黄色寸头,作者连提都不愿提及他的名字的家伙,当然,更不可能是主角了……大家都知道的,无论什么样的小说嘛,肯定都是围绕着主角展开滴嘛,所以啦,本书也不例外了,呃……那么本书的

  • 火影:开局在木叶当下忍在线阅读第5节

    “叔叔,阿姨小兮她刚刚醒了是吗?”杨蓁蓁诧异又惊讶的道。“唉!”夜兮的父亲夜昊叹了口气,自责的道,“都是我们不好,平时忽视了对小兮的关心。”夜兮的妈妈苏涵,带着深深的愧疚,伤心的擦着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们不应该逼着她要考全年级前十,只关心她的成绩,如果人都没了要成绩有何用,刚才小兮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 王者荣耀之南鸢未归之金麒的赌咒(9)

    距离净魂殿遥远的内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盘龙,金鹤独立,看起来甚是雄伟和精美。殿内广阔的大厅上,正跪伏着各种生灵,一个个战战兢兢,惶惶不可。它们的颤抖,更显得大殿悠远深沉,亦增加了不少神秘。这些生灵,一个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全身金色,布满着各色符文,眼睛俱是更深的金色,亮亮的发着

  • 开局一亿元之不宜出门(修)(3)

    Page7伊清浅研一的日子大体可以这样形容,各国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然后帮导师杂役,PPT,论文,杂役,PPT,论文……最后回到宿舍睡觉,和舍友打混,和舍友打混,睡觉……无限循环ing。都说研究生大部分时间就是帮导师打杂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伊清浅从一次又一

  • 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之落霞门之难

    我直接来到两个男道人的身边,我直接跳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自认为很嚣张的说:“你们说的他们是那个门派?”那两个男人很疑惑的看着我,见我只是个小孩子,虽然嚣张,但是似乎没什么仙力,他们也就跟本忽略了我的状况,他们更嚣张的说:“小不点,滚。”我怒了,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只有我叫别人滚的份吧,我随手一会,两个

  • 奢望清单[无限]在线阅读第四节

    都背叛了自己,她又何需时刻挂念着他,为他保护着自己。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话着未婚夫与自己妹妹的事情,她越想越自嘲,扯下被子赤着脚往外走去。细细地观察着房间,她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就在森林里,被一野猪追赶,然后就被男子甩下了湖,剩下的她都忘记了,而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在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无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

  • [游戏王]当游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菲将手中的文件垫在屁股下面,一副静若处子稳如泰山的模样等待着露面的人,果然,拐角处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兀自让这沉郁黑暗的牢房熠熠生辉。苏菲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快就来了,也就是说,书房有监控器了。夏辰宇进到地下室,挑起苏菲的下巴,嘴角泛起的笑意冷冽道:“本事不错啊!居然敢教唆我儿子去偷我

  •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在线阅读不信邵先生是第一次

    温柔的夜色并没有把他衬托得柔和,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凌厉,深邃的眼眸冰冷,他是推开地狱之门的死神。也是她心中的魔鬼。“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发生了那些还不够么。她满心的念头就是在他身上划一刀,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并不能动弹半分。邵霆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美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