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陪伴(蔡徐坤)四太子与红蜘蛛

2021/11/25 20:34:19 作者:鸯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陪伴(蔡徐坤)
陪伴(蔡徐坤)
作者: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认真理时间线尽量还原坤坤的演艺经历这篇文可能长一些因为会写的比较细我其实就想圆一个没能从一开始就陪着他的梦而已

“大师姐,那西天取经的师徒四人,听说已经过了火焰山了。”

昏黄的洞内,一个妖冶的貌美女子,用它极具魅惑的声音对坐在森森白骨上女人说道。

“那又如何,这么多法力高强的妖怪都倒在了孙悟空的棍棒下,”白骨上的女人,用纤细的柔嫩的手指抚摸右脸的长疤,眼里闪出一丝狠戾与愤怒。

明丽的女子化作了一只黑蜘蛛,八条毛绒绒的细腿爬上了那堆白骨,声音异常尖利,“大师姐,我知道你还记着从前那~”

白骨上的女子眼神一冷,直直的看向黑蜘蛛,抚在长疤上的手朝黑蜘蛛一甩,黑蜘蛛被抛出几米远,跌落在地上,化成女人身,匍匐在地上。

她吐出一口鲜血来,极其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白骨上的女人,在她冷冽的眼神下,低下了头,化作一丝烟,消失在了昏黄的洞里。

“大师姐,吃了唐僧肉,可长生不老,法力大增,切莫失去此次难得机会啊!。”黑蜘蛛走后,留下的声音在洞内回荡着。

什么什么,法力大增?

灰扑扑的石壁上,一只红色的蜘蛛正趴在那里,无意间听到大师姐和四师姐的对话,但因为它法力不够,洞内设了结界,所以只听到了一二,并未听到个全部。

红蜘蛛踩着八只红艳似火的爪子,爬出暗淡无光的石洞,洞外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树林;族里的和它一样大小的小辈们,正在草丛里,树枝上修习法术;有的拿着个木琴,有的拿着把长剑,小小的身子,倒也有模有样。

“哟,这不是大仙人吗?”一只黄蜘蛛,口吐纤细的蛛丝,在树枝和草上石块上来回穿梭结网,白色的网,在阳光下闪着光亮;它沿着蜘蛛丝,优雅滑落在红蜘蛛身旁。

众蜘蛛们也像这只特别的红蜘蛛投来目光,原因无它,只因红蜘蛛确实很特殊。

红蜘蛛傻乎乎的,见有人叫它大仙人,乐呵的化作了人形,是一个扎着圆髻的圆脸小姑娘,穿着红色的长裙,像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

那黄蜘蛛落地后,化作一二八女子,丰腴的身姿,着黄色长衫;在娇阳下,妩媚动人。

“二十一师姐”红衣姑娘屁颠屁颠的走到黄衣姑娘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黄衣姑娘轻笑一声,带着她去了一僻静处,“有什么事,说吧。”

“师姐,我今天听到大师姐和四师姐”红衣女孩似乎想到什么,停顿一下,挥着手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是~”

“我知道”黄衣姑娘扬起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红妹怎么会做这种小人行径。”

红衣姑娘回以灿烂笑容,她有些心急,讲起话来,语速比之前快了不少,“我听四师姐说,什么什么,就可以长生不老,法力大增”她抓着头,“可我没听完全。”

黄衣姑娘脸上浮出难得的严肃,半晌没有言语。

“师姐,你知道吗?”红衣姑娘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希冀的望着黄衣姑娘。

“师妹,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黄衣姑娘瞥见她闪亮的眸子黯淡了下去,随即笑道,“不过,我倒是知道,在人间,三元坡小庙里,有个料事如神的活神仙,有问必答,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这么厉害,比大师姐也厉害吗?”红衣姑娘拉着黄衣姑娘道,脸上满是孩子般稚气的笑容。

黄衣姑娘微微点下头,红衣姑娘素净的小脸上,笑容更明媚,“谢谢师姐,我这就去。”

红衣姑娘说完,便一溜烟消失不见,而她身后的黄衣姑娘,脸上笑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意。。

师姐说的真的是这里吗?还是我寻错了地?

红衣姑娘来到了三元坡小庙,而这里一片荒芜,草木不生,她心里不禁怀疑自己记错了。

放眼望去,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破败的庙宇,庙宇的门剥落下来,横躺在庙宇外,上面结满了蜘蛛网。

庙宇内也不例外,充斥着潮湿发霉的难闻的味道;十余丈的地盘上,横七竖八的摆着不少石像,怒鼓着眼,龇着牙,手持长长的兵器,甚是吓人。

她攥着手,眼睛睁的圆圆的,仰着头,看着一个个凶恶的神像,心里涌出惧意来。

“啪”骨骼碎裂的声音在她脚下响起,在诡异的寂静中,愈发惊悚,让她紧绷的神经瞬间崩掉,她忍不住叫了出来;低头一看,是一只已死的大蜘蛛,只剩下干枯的躯壳;但从它的躯壳望去,这只蜘蛛想必生前是很强壮的;只不过被她这么一脚踩下去,死状更惨了,头和身体已经分离。

在此见到逝去的同类,红衣姑娘不禁有些悲伤,尤其是她还亵渎了遗体,她心里涌出强烈的愧疚来;霎时间,她的手中现出一个棕黑色盒子,微施法术,将那破碎的遗体收入盒中。

“这位施主,为何事而来?”

红衣姑娘应声望去,每个石像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动作。

阴沉的天,刮起猛烈的风来。

两扇布满灰尘的窗,只剩下了个木骨架,光秃秃的,像是要散架似的;风刮过,噼啪作响;而庙宇里挂着的两块长白布,和其它东西截然不同,不染一丝灰尘,雪白的耀眼。

红衣姑娘心中恐惧更甚,颤巍巍的回道,“在下名为絺奚,这次来,是为了,为了”她思索着,越发觉得这幢庙宇古怪,哪有这么阴森破败的,自己怕是寻错了地,寻了一处鬼屋。

她思索时,瞥见那道雪白的长幡慢慢变红,渐渐红的像是吸了血一般。

她暗叫不好,定睛看那长幡,又变成了雪白色。

难道是我看错了?

絺奚抓了下头发。

即便如此,这鬼地方也不宜久留!

絺奚思索着是直接走人呢,还是见机行事。

“今日为姑娘占得一卦,卦主吉:得师,得法也。”见她犹豫不决,雄厚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

絺奚听了,心中一喜,问道,“何处得师,法自何来?”

说完有些后悔,若是有邪祟故意骗她,躲在暗处,可如何是好?

“山南水北,紫海中。”

紫海?这是个什么地方絺奚挠了下脸,嘀咕着。

看着红衣姑娘渐渐远去的身影,左侧长幡气愤道,“你究竟在卖什么关子,到嘴的肥肉,都让它走了!”

右侧长幡阴恻恻的笑道,“她与那河中四太子有一段孽缘。”

左侧长幡瞬间激动起来,四处翻飞,戾气尽显,“你说的是道貌岸然,小人行径,害我们我们困于这一方小小破庙的四太子,锦~瑟~?”

“正是此人!”

破败的庙宇里,怨气肆掠,周遭草木瞬间枯败,十里生灵不敢靠进。

波光粼粼的海面向四周延伸,它的南面是一排隐约可见的高低错落的屋宇,近处可见几行青烟,袅袅升起;东面连接着一座苍翠的高山,漂浮在海上,雾气缭绕,宛若海上仙山;西北方向,无尽的向前蔓延开去,水天相交,看不到尽头。

絺奚悬在半空中,看着茫茫沧水,不知何处寻。

第一日,她围着无边无际的紫河转悠了一圈,无果。

第二日,她在南面的小镇上游荡了一天,吃了肉包,听了说书先生的故事,看了戏,还是无果。

第三日,她走遍了东面的山,和山上的猴子相玩甚欢,依旧无果。

第四日,她坐在水上漂浮着的云彩上,看白鹤翩然飞过,看大雁齐鸣,仍是无果。

第五日,她见河岸有块大石,上刻“望夫石”,遂坐其上;抚弄琴弦,琴声哀婉,如泣如诉。

巨大的,火红的圆团徐徐下落,无声无息的沉落在汪洋大海里;它的周身,盈满了变幻莫测的云彩,向着这一汪河水,铺满金黄色的波光;天际一排白色的呜咽着的海鸥,穿过这绚丽多彩的夕阳美景,为日暮增添了一分别样的景致。

“哪位妖~妖女,在,在这里兴~兴风作浪?”

絺奚本以为今天也会像过去的几个日夜一样,无功而返;而现在,从海上出现了一群,虽然长的奇形怪状,但仙人,或许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呢。

“敢问你们是带我去见师父的吗?”絺奚笑嘻嘻的说道,“我虽然是妖怪,但我是个一心修仙的妖怪”絺奚搓搓手,抓抓头发,她有些紧张,“绝不是杀人如麻的妖女。”

她再次扬起一个稚嫩纯粹的笑容。

“大~大胆~妖女,还~还敢狡辩!”站在最前面的那只,头上竖着两只巨大的尖脚,眼睛圆鼓鼓,穿着红色的盔甲,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形武器,它说话极为吃力,许久才能吐出一个字来,喷出不少口水。

絺奚觉得自己快被它的口水淹没了,咸咸的,带着海的腥味。

既然如此,先和它斗上一回,试试它的法力。

絺奚从梵囊里取出流火琴,立在高出,徐徐弹之,琴音袅袅,虾兵蟹将们不禁晕头转向,昏昏沉沉的没入了海底。

那只结巴怪眼见情况不妙,逃入水中。

“切,就这点能耐,正好肚子有点饿了” 絺奚默默自己干瘪的肚皮,抓起几只晕倒在岸上的螃蟹,大虾,架在熊熊燃烧的木棍上。

不一样会儿,带着酒香的肉味四散飘荡,配上她们族的特色配料,咬上一口,肉味丝滑,入口即化,更有一种软糯糯的稠。

絺奚躺在巨石上,一手拿着一个巨大的螃蟹钳子,另一只手举着酒壶,甚是潇洒快意。

“哪来的妖女,在此大开杀戒!”

这一次来人到没有结巴,话语里透露着傲慢与她从未听到过的雄浑。

“我不是妖女”她呆呆的举着大钳子,愣愣的看着他,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男人,宽大的肩膀,修长的身姿,海浪在他的衣袂下卷起白色的浪花。

“四~四太子,就,就是她,杀,杀了我们的~”那只结巴怪凑上来人身边。

四太子抬起左手,那结巴怪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眼里能射出火来,直直的盯着褚丹玖。

“妖女,受死吧。”四太子右手现出一把长剑来,长剑在阳光下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四太子脚下的水瞬间结成了冰块。

“你们误会了,我真的是来拜师的!” 褚丹玖挥舞着手上的巨钳。

然而此情此景,对四太子和结巴怪来说,实在是莫大的侮辱。

四太子长剑一挥,剑上汇聚了无数水珠化作冰滴,汇作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絺奚袭去。

絺奚手上结出无数细丝来,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那些冰滴接触到丝网时,网格瞬间变小,挣脱不得;而离开了长剑的冰滴只有在短时间内具有强大的爆发力,受阻后,便和普通水无异。

“四~四太子,火~火烧了这破~破网。”躲在四太子身后的结巴怪急的窜来窜去,像是只傻猴。

“闭上你的嘴。”四太子冷冷望了他一眼,嘴里喷出一长串火来,直向絺奚攻去。

丝网触火后,立即消失不见;猛烈的火焰将絺奚重重包围,她的红衣在火焰里,愈发红艳夺目。

看着妖女被困在火中,结巴怪得意的从四太子身后走出。

四太子见火里没有了身形,嘴角浮出一丝冷笑与得意。

就这点能耐!

四太子好久没打斗了,这次虽然对手菜了点,但比那些虾兵蟹将,不知强了多少倍。此刻,他望着汪洋大海,心里难得舒坦起来。

正当这时,他的鼻尖有一丝微痒,像是羽毛划过;他漫不经心的用手拂过,一粒灰尘也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

  • 只对一朵云温柔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如意吓得身体都僵住了。这也不是说她胆子小,而是身体悬殊带来的本能的恐惧感。如果她是成年人,肯定是不怕她的。还好她没追上来。电梯开始往下降。到达一层时,她看到很多下班回来的人。由于徐香盈的美貌,江柏远一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很是出名。是以,很多人停下来跟她打招呼:“小如意,你粑粑呢?/对啊,小如意,你怎

  • 犬夜叉之戮世血妖在线阅读第4节

    叶然紧张地缩在乐以珊的身旁,尽管面前的男孩有一张帅气得如同雕塑般的俊朗面庞,可她此时却无心观赏。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诡异了,叶然只想自己先行偷偷溜回教室,不要继续呆在这里打扰他们谈话。没想到她才刚移开一步,就被乐以珊狠狠地攥紧了胳膊,叶然只得欲哭无泪地留在她的身边,默默地祈祷让自己变成一个透明人吧。沈

  • 娱乐:开局被当成小白脸在线阅读第三章

    元小夕在黑暗中,也一直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所以她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尸体。刘圆的尸体。他睁圆了眼,张大嘴,表情凝固在临死前最后的绝望挣扎的那一刻。大量的血从他口中呛出,糊在他脸上。而喉咙以下……都被开膛破肚。他上半身倚着放着周蕙尸体的推车,开膛的豁口正对着人群,血浆喷溅了小半个房间。不少人身上、脸上还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