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快穿宿主总是自虐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1/26 13:50:08 作者:君子爱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宿主总是自虐怎么办
快穿宿主总是自虐怎么办
作者:君子爱猜来源:晋江文学城
1218很担心,宿主总是在自虐怎么办……1218很狂躁,宿主你总是自虐居然又双叕完成任务了你怎么做到的啊啊啊QAQ1218很无聊,啊今天宿主怎么还没自虐。。。1218很扎心,喂喂喂你们别被他骗了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这踏马就是个黑心的白莲花啊啊啊……【郑重提示:作者是个懒癌+拖延症患者,喜欢文字的小天使们可以收藏文然后过七□□十个月再回来看看,么么扎!】

郑泽这次的人生只有49天,虽然不长,但精打细算下还是能翻出一些花儿来。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但眼下最重要也最紧急的却只有一件,那就是赚钱。

与祁少峰打了个照面之后郑泽又回归到工作狂状态,他的时间真的不多,必须争分夺秒赶在熊市前收回大部分的流动资金,当然有富余的更好,这样他至少可以保住郑氏的基业。

角落的小书架上最新版的财经杂志还在大谈股市奇迹,封面上占据整个版面的金牛就像是一种暗示,牛气冲天,入则盆满钵满。巨大的利益诱惑下,老百姓就跟疯了一样,不管平日里炒股还是不炒股的,都加入了散户大军的队伍。拿出手上现钱小炒一番的都算冷静克制了,更多的则是倾尽所有,将家底全都投入了如火朝天的股市中。

然而花无百日红,何况风云变幻的股市,崩盘不过一天的事情,在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股市泡沫就那么破碎了。

股灾之下散户如蝼蚁,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小股民稍不注意便会被套牢全部身家,爬也爬不出来。而像郑氏这样的大企业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股价决定公司的整体资产,每天跌红的股价都是蒸发RMB,郑泽上一世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看郑氏的股票曲线,就怕自己一个撑不住吓晕了过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熊市之前大盘还是很生机勃勃的,这也给郑泽提供了翻盘的机会。

前世郑泽虽然行事作风也是标准的二世祖风格,但作为国内著名大学财经专业毕业的学生他却不是没有底蕴的。更何况当了那么多年的董事,在自家老爹手底下看了那么多商场的尔虞我诈,他对股市以及资本运转还是极为熟悉的。

有这样的基础,再加上重生的优势,郑泽可算是体验了一把主角的待遇,金手指大开了一番。

北京时间凌晨四点,郑泽赶在美股收盘前最后几分钟交易成功后,终于缓缓的松了口气。25万股在收盘前的最高点跑出,郑泽纳斯达克的账户上瞬间多了1200万美元,盈利比30%可算是非常划算一笔买卖。

郑泽上一世的时候也有炒股,不过都是小打小闹,盈亏最多在100万上下浮动,那点损失他也亏的起。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他投了几千万在股市里,每个波动都可能让他损失几百万,所以郑泽这次虽然赌赢了,却也是弄得身心俱疲,连着好几个晚上没睡,就为了盯盘。

而且这样的事情不能常做,因为这次炒股的本金除了他的私产以外,大半还是从正在运行的项目上强行挪过来的代付款。

做实业的企业就是有这么一点不好,流动资金非常受限,虽然在外看来企业非常庞大,资产也雄厚,但是真论起来,可操作的流动资金有时候还不如一个B轮投资的投手。最重要的是郑泽虽然是董事长,但有董事会其他大股东在,他是不可能长期不打招呼直接调用企业内部流动资金的。

这事说起来还都是脑残电视剧的锅,那些电视剧为了显示霸道总裁的决策力与权威性,时不时的搞个就算了总裁语录就算了,还特别喜欢让男主“天凉王破”,好像几千万,甚至几亿的交易也不过是男主一句话而已。

天知道,真正做下这些决策的时候,他们需要费多少工夫。前期市场调研就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更别说策划案了,提出之后一审二审三审,最后才是股东大会决定项目可行性。

郑泽的损友们就经常拿那些电视剧的桥段当笑料讲给小情儿听,玩笑说自己分分钟几百万的收入,跟他们说句话都是他们的荣幸。

当然玩笑归玩笑,郑泽现在面对的难题却是很现实的——他缺钱,非常缺钱!

虽然赶在熊市这样投机取巧却是能大赚一笔,但也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与郑氏只是杯水车薪,前期项目能稳住,可等自己死之后却不知道能不能抗过这次的股灾了。他不想老爹的家业败在自己手里,所以只能拼了命一搏。

只是公司的几个大项目除了“建荣”的已经在收尾外,其他还都在运行中,尚未回款。这也直接导致了郑泽另一条路被堵死,没有回款,抵押贷款又已经超额,郑泽是不可能再从银行借到一分钱的。

上一世他还可以跟祁少峰借钱,但吃一次亏是他运气不好,在同一个地方跌两次就是他蠢了。谁也不能保证祁少峰这次不会再反水,所以郑泽不能把宝压在他身上,也不打算冒这个险。

思量一番之后郑泽打算找个合伙人,离熊市还剩40天不到,他如果能将手上最大的项目匀出去,或者找到一个能投资大半的合伙人,那流动资金至少能收回三分之一。这样一来,加上这段时间炒股赚的钱,他至少能保证其他几个项目回款前郑氏的正常运转。

这么想着郑泽立马干劲十足起来,等他将项目基本情况以及可以合作的企业列成表单之后,又是一夜过去了。

连轴转了好几天,郑泽早就疲惫不堪了,之前一直靠一股气劲儿撑着,将资料发给了Jane之后,他实在忍不住了。脸也没洗牙也没刷,郑泽往床上一躺直接睡死了过去,失去意识前他还想着计划的可行性,想着哪些人可以合作。

Jane不愧是跟了郑老爹好几年的全能秘书,虽然才三十出头,但办事效率超群。郑泽临睡前才把资料发给他给,等到郑泽回到公司的时候他已经全部准备好,并通知了几个在本市的董事。

由于时间紧郑泽也就不再打太极,上来就单刀直入将自己的目的讲明,并将之后股市崩盘的预测和盘托出。

虽然早有金融学家预测A股不正常的上涨必将在到达临界点的时候引发巨大崩盘,但如今绝大部分的投资者都已被欣欣向荣的景象蒙蔽,所以郑泽这个时候提撤资包流动资金并没有得到多少肯定。

但郑泽也不急,他知道这些老顽固的担忧,钱就在眼前哪有不赚的道理,所以一下午的会议上他都没有危言耸听强制董事们听取他的意见,而是结合上一世股市崩盘前的迹象做出合理推测。

有钱不赚是傻子,但虎嘴叼食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胆量的。郑泽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果然在一番数据分析的攻势下好几个董事的态度都有了松动,到下班时间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占股超过3个百分点的董事表示可以考虑了。

郑泽虽然急但却也知道这事急不来,得给他们缓和的时间,所以也没有步步紧逼,而是答应给他们考虑时间,并承诺会找专门的金融机构评估可行性以及股价走势预测。

忙完这些已是日落西山万家灯火的时候了,送走最后一位董事后郑泽长叹了一口气。虽然事情有了进展,但现在远不是他能松懈的时候,说服董事只是第一步,找到一个可靠而且资产雄厚的合作者才是最重要的。

42天,他只剩下42天的时间,容不得他丝毫的懈怠。

Jane办事能力不仅体现在办事效率上,行政能力更是一绝,郑泽刚回到办公室他立刻就迎了上来,将封闭会议期间所有的事件逐一汇报,并做了简单的梳理。

郑泽闭目养神,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表示知晓。

“另外刚才刘董打来电话,说晚上的饭局改到了‘天一阁’。”Jane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深黑色瞳孔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郑泽,沉稳道,“我已经问过了,今天参加市局举办经济论坛的与会人员也定在了天一阁用餐。”

郑泽闻言,兀的睁开了眼。

刘董是郑泽最为看好的一个合作对象,他时间紧没空跟那些小虾米耗着,自然想的是先从大鱼入手。他今天本想着如果可以,即使退几个百分点,郑氏吃点亏也要把刘董这条大鱼拿下。但他却忘了,对方也是捕鱼的人。

市局举办的经济论坛,说好听了是畅谈经济时局,共同繁荣本市经济建设,但假若直接点,也不过就是招商引资而已。当局来这一手是为了自己的政绩,郑泽无可厚非,只是他对于刘董的做法却有些不爽。

他当然懂刘董的意思,今晚上凑一局谈好了也许能成一笔生意,不好也没什么,当认识一个朋友,生意人多交个朋友总是利大于弊的。可他对刘董的这种做法却甚是不满,不敢放他鸽子也不想错失认识大人物的机会,所以临到头换了地点。

被摆一道,郑泽有些愠怒。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今天那么早给你发消息,你也一定没睡好,现在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郑泽说完看着Jane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离开,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挑了挑眉,问道:“怎么,还有事?”

Jane迟疑了一下像是有些犹豫,最后却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郑泽看着Jane离开的背影有些疑惑,但也就几分钟之后,他的疑惑就解开了。

从办公室出来他特意绕了一圈,想看看还有没有员工在加班,如果有就买点吃的好犒劳大家一顿,可没想到路过小会议室的时候却瞧见了秘书处的两个女孩儿正缩在门口,一边往里头探看一边窃窃私语。

“唉,你说俞大帅哥是跟郑总吵架了吧?”

“可不是,这都好几天没见两人一起出入了。”

“那他今晚上俞帅哥是来求和的?”

“我觉得是,嘿嘿……郑总那么霸道,也就只有俞帅哥能忍得了他了。”

“哎你就不懂了,渣攻自有贱受收,他们两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咱们外人就被瞎参合了。”

“那到也是,不过你说他们两在一起,到底谁是攻谁是受啊……”

…………

郑泽不好听人墙角,但讨论的话题是关于自己的就另当别论了。他与俞一心的关系从未刻意遮掩过,秘书处的几个女孩儿知道他们的事情也是正常,只是正常并不代表可以肆意八卦。

郑泽一开始本想绕道开走,可在话题进行到某些限制级阶段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出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