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网王]鸢尾紫的信仰(幸村BG)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11/26 13:47:37 作者:暮凝千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鸢尾紫的信仰(幸村BG)
[网王]鸢尾紫的信仰(幸村BG)
作者:暮凝千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水无月凛自出生起她的世界里只有黑白两色,她是温柔和坚强的,然而在她六岁那年出现在一个陌生的街道上遇见了一个男孩,他的发色照亮了她的整个世界,那时候的她也终于知道鸢尾紫是多么美丽的色彩,她开始学习绘画,画各种各样的紫色,然而六年里她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男孩。当两个世界开始交织,当她……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谨献给我最爱的主上大人。

==第九章==

晚上,洗漱了一番后,二房两口子在炕上躺下。

梅氏终于抽到空将白日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丈夫。

卢明海听完后,陷入沉思。

过了一会儿,才道:“也就是说牛角村的莫家也看中杜家那小子了?莫家不是要找个上门女婿吗?”

梅氏道:“我听大嫂说,莫家说了,不招杜家小子当上门女婿,只要成了亲后,两个孩子生得第一个男丁要姓莫。”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毕竟与上门女婿相比,只不过是让第一个男丁姓莫,就不算是什么事了。

“那杜家的意思是?”

“听大嫂说,杜家还是等着咱们这里的,毕竟两家是亲戚,也都知根知底。”

卢明海点了点头:“这杜家倒是信守承诺,没被银钱冲昏头脑。”

梅氏也点了点头,道:“所以说这门亲事做的!这样吧,左右已经决定了,我明天抽空回趟娘家。”

卢明海一愣,跟着反应过来,歉道:“难为你了,也是我没有本事。”

梅氏浑不在意道:“说什么呢,咱们只是手上一时不凑手,又不是不还。”

卢明海倒也不是矫情的性子,遂道:“你跟咱爹咱娘好好解释解释,这银子咱们一有了就还。”

梅氏嗔了他一眼:“这还用你说。”

又说了一会儿话,两人便熄灯歇下了。

*

次日一大早,卢明海便挑着豆腐挑子,出门卖豆腐去了。

用过早饭,梅氏和婆婆崔氏说了要回娘家一趟的事。崔氏并没有说什么,反倒一旁听了一耳朵的乔氏撇着嘴道:“二嫂回娘家回得真是勤。”

梅氏没有理她,乔氏就是这种性子,若是与她计较,气都要气死。崔氏也没有理乔氏,只是交代梅氏早些归,免得赶不上回村牛车。

而一旁听着卢娇月,却是陷入了沉思,而后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提出要和梅氏一起去外公家。

女儿也有一段时间没去娘家了,梅氏倒也没拒绝。她爹娘素来疼娇月,就当是带女儿回去探望两老。

回了屋,梅氏对二儿子卢广智以及小儿子五郎交代了一番,便带着女儿出门了。

五郎本是要闹着一起去的,可梅氏今日回娘家是有事要办,便没有带他。还是卢娇月许诺回来给他带糯米糖吃,卢广智说等会带他一起上山去耍,他才神态蔫蔫的答应了下来。

梅家位于梨花岭,离大溪村约莫有一二十里的样子,坐牛车得大半个时辰。大溪村有去梨花岭的牛车,坐一次要两文钱。梅氏和卢娇月都是经常去梨花岭的,两人出了家门,走了一段路便在路边停下,只是不多时,路的尽头便有一辆牛车姗姗到来。

“卢家二嫂子,回娘家去啊?”

牛大甩了一个响鞭,牛车便在路边停了下来。今天坐牛车的人并不多,车上只坐了两个人。

梅氏笑着点了点头,又和牛大寒暄了两句,便拉着女儿上了牛车。

牛车上坐的两个人梅氏并不认识,所以她上了车后也没说话。卢娇月这会儿心绪纷乱,上了车后便佯装有些困意,靠在梅氏的身上打瞌睡,实则在想自己的心事。

是的,她知道她娘为什么会突然回娘家了。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本是应该大哥先成亲的,娘也早已准备向大嫂家下聘。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耽误了一年,反倒是她这个做妹妹的,成亲竟在大哥前头。

此时的卢娇月却是心生明悟,看来定是那两亩田让父母为难了,家里如今还没分家,赚了钱都要交到公中,两亩上等良田要的不是小数,至少也得二十两银子才能办下。想必当初大哥之所以会被耽误了一年,定是因为将银子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而就现在来看,她娘心里大抵也是舍不得委屈大哥的,毕竟大哥的亲事是早就定下的,大嫂那边已经耽误了一年,今年却是再也耽误不得。娘这是打算回娘家找外公那边想办法借银子,看能不能两全。

努力回忆上辈子的记忆,卢娇月依稀记得上辈子她定亲之前,她娘也回过一次娘家,只是似乎好像并没有借来银子,若不然大哥也不会被耽误。

难道说上辈子娘并没有在外公家借到银子?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以外公外婆和几个舅舅们对娘的疼爱,娘不可能会借不来银子,那么肯定就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卢娇月左思右想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她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娘确实疼她,但疼大哥也不比她少,心里定然是不想耽误大哥的。若是这次因为意外借不来银子,说不定她从一旁敲敲边鼓,就能让家里把杜家的这门亲事推掉。

还有,她可以找小舅舅,小舅舅那么聪明,一定会帮她。

这么想着,卢娇月迷迷糊糊地陷入梦乡。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牛车一颠一颠地往前行着,期间车上似乎又上了人,她娘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不知又过去多久,牛车突然猛地一下停了下来。

卢娇月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她侧头去看坐在她身边的梅氏,只见她娘样子十分严肃,手里捏着她的胳膊,似乎有些拘谨。再去看一旁,不知何时牛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两个人是他们大溪村的,一个叫桂花嫂子,还有一个是刘二家的。

车上众人的神情十分异常,似乎都有些紧张,微微低垂的眼角写满了惧怕、忌惮,以及厌恶与唯恐避之不及。

卢娇月顺着众人的眼角望了过去,就看见立在车前的那人。

那人从外表看不出有多少年岁,不过可以看出没超过三十。身材十分高大,北方的男子身量本就不低,可他却似乎又高出了半个头。皮肤微黑,细长的单眼皮,高挺的鼻梁,嘴唇薄薄的。一身的腱子肉,透过不厚的衣衫,可以看到下面鼓鼓囊囊的肌肉。

这是一个长相称不上英俊,但绝不难看的男人。更为骇人的是他的气势以及他高大壮硕体格给人的压迫感,像一座小山似的。

他神情冷冷的,一看就是非常不好说话的人。

卢娇月好奇的眨了眨眼,难道就是这个人才引起车上人的异常吗?

他是谁?

这么想着,她似乎意识到这样盯着人,尤其是一个男子看,有些不对。赶忙垂下了眼,往梅氏那边偎了偎。梅氏也感觉到女儿的拘束,身子下意识的将女儿挡了挡,手安抚似在她手上拍了拍。

车上很安静,唯独牛大似乎与此人熟识已久,并没有显得拘谨。

“进子,要去镇上啊?”

那人点了点头,二话没说便上了车。

牛车并不大,后面的板车特意加长了,也不过只能坐十几个人。如今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只剩下两个空位,这人往车上一坐,挨着他坐的地方周遭顿时空旷了下来。

大家一副哪怕是挤着点,也不愿靠那人太近的模样。

卢娇月感觉有些挤,她本性不喜与不太熟的人太过亲近,此时闻着身旁刘二家身上隐隐传来的汗臭味,顿时有一种想掩鼻子的冲动。

不过她本性单纯善良,即使重活了一世,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一切,也并未抹除掉她的天性,所以她是做不出这种不合时宜的动作来,只是微微的侧过脸去,佯装害怕将脸埋在娘的肩膀上。

韩进不禁有些懊恼。

他本是见她在车上的,便想同车顺路一程,哪曾想竟弄巧成拙反倒吓到她。

她就这么怕他吗?

这么想着,韩进的脸不禁更冷了,凑近去看有些细碎疤痕的脸,紧紧地绷着,身上隐隐带了些戾气。让挨着他附近坐的人不禁想是不是得罪他了,人也往一旁又去了些。

“停车。”

牛大一愣,下意识挥了下响鞭,牛车停了下来。

只见一道身影从牛车上跳了下来,两个铜板扔在他的手上。

“进子,你不坐了?”牛大讶异道。

没有人回答他,高大壮硕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远处。牛大回身望了望车上众人,了然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进子不是个坏人。”

只可惜他的声音太低,车上的人见那瘟神下了车,就出声议论了起来。噪杂的人声将牛大的声音淹没,只有坐在车头的卢娇月,似乎听到了什么,只可惜听得并不清楚,很快她的注意力便也被议论声吸引住了。

车上人们议论的便是牛大口中的‘进子’,也就是方才那人。

此人姓韩,名进,是韩家庄的人。

这韩进在十里八乡中都赫赫有名,当然这个有名并不是什么好名,而是坏名声。

据闻韩进此人从小便不是个好的,小时候偷鸡摸狗在韩家庄出了名,长大后不务正业成日和一帮子地痞无赖混在一起,尽不干好事。

在乡下,说一个人不务正业,算得上是极为严重的言辞了。

庄户人家讨生活不容易,与天挣命,靠天吃饭,平常吃穿用住都靠田里的出息。不务正业不光是说此人懒惰,也是说此人不脚踏实地,不干正事,更是个让人无法信赖之人。

一个让人无法信赖的人,在乡下这种地方,是没有人与之打交道的。

据闻说这韩进是在县里赌坊做事的。赌坊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正经人都不会去的地处。对于庄户人家来说,举凡提到赌坊,那就代表着家破人亡,卖田卖房,有的甚至还卖儿卖女,总而言之就没有是好的。

而这韩进是替赌坊做事的人,自然就不是好人了。

尤其据说他手里不光见过不少血,还有过人命,只因赌坊的老板后台大,所以他才至今安然无恙,若不然杀他百遍头也是要得的。

这些流言众所纷纭,也因此韩进之名在十里八乡中有能止小儿夜啼之效。卢娇月上辈子也曾听过此人的名头,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此人的,万万没想到那韩进竟是这副样子。

不知怎么,卢娇月总觉得车上的这些人说得有些不实。

偷鸡摸狗?

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偷鸡摸狗的人吗?

怎么也无法想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无尽乾坤路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掉进海里,还有你这些衣服怎么那么奇怪,我从来都没见过?”少女一连串的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套叠好的衣服,正是李维之前穿的T恤牛仔裤等衣物,还有那部叶初晴之前还给他的黑色水果手机。“吱~~”就在他的手接触到手机的瞬间,一丝微弱而奇异的黑色电流火花从

  • 红宝石护身符在线阅读第五章

    冷严牙齿发出清冷的摩擦声,“滚回你的房间,我在家的时候,不许出来,也别让我看见你。”夏莎撇撇嘴,从地上站起来,白了一眼冷严,没有乖乖的回房间,而是走到餐桌前,她还惦记着自己的美餐。“你这死丫头,难道听不懂话吗?”冷严看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的夏莎,觉得自己简直要疯掉了。夏莎将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砸

  • 仙魂斗战在线阅读第七节

    她视线下移,忽然接触到他手里握着的东西,脑子一下炸开。“你是用钥匙进来的?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顾凌风环着她,姿态仿佛亲密的情……人。他将那钥匙往空中一抛,又稳稳接住,缓慢又低沉的开口。“不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租走我房子的那位‘美丽的小姐’……就是你。”他的房子?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秦冉冉回

  • 琉璃殇之他和她的那些年(8)

    “戴阿姨好!”张锦之穿着白色的纱裙,长长的黑发披散着,乖巧地坐在刘婉绮身旁。脸上是标准的礼仪式笑容。仅十岁的她,将气质这个词诠释得很好。“锦之,越长越漂亮了。”戴美桦轻拂着张锦之的头发,“越长越像婉绮了。”一边的刘婉绮淡淡地笑着,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她的骄傲。“美桦,这是这次的合资合同。”身着淡紫色套装

  • 死神来了之死神系统第八章在线阅读

    可是,你想都想不到,夜冉就是要穿高跟鞋开车。上车,关门,倒车,出门。一气呵成,这样子,要多熟练就有多熟练。一路上,这速度,说实话,绝对是快。也是,这夜冉平时没什么机会开车,这开车的的机会全是在赛车场上练得,就这架势,那绝对是一流的。那种皇后驾到,众人回避,绝对不是虚假的。在夜冉的车速下,原本20分钟

  • 龙魂特工在线阅读你也配?

    他说完,连个好脸色都没给季皓轩,就拽着怀里的女人离开酒店。回到顾家的车子上。许诺是被顾夜白狠狠的摔进后车座的。他压在她身上,并反手关了车门。这个形势下一脸懵逼的小张自然麻利的从车上走了下来,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打扰自家少爷。痛。许诺被摔的胳膊痛后背也痛。可她却顾及不上身体的痛,眼下更可怕的是暴怒的顾夜白

  • 残阳路31号楔子

    万丈山顶,云巅之上。有两位青年,盘膝而坐在山顶上,一位身着白衣,眉清目秀,清新俊逸,挺鼻薄唇,再加上白衣衬着,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位身着黑衣,剑眉星眸,面貌冷峻。他们坐在山顶抬头望天,沉默不语,只有在天上盘旋的飞禽发出阵阵鸣叫。沉默许久白衣为改善氛围道:“天行,你说此劫我们能成功度过去吗?”

  • 谁叫我是鬼!在线阅读第10节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该死的上了他的车啊?此刻,坐在车里的沈欣若真是后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可是偏偏又看那家伙好像一副很累的样子,他怎么了?“喂,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干嘛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纪御辰正打算靠在座椅上小憩,听闻沈欣若的话,深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晶晶亮亮的笑意,这丫头是在关心他吗?也不枉费他一下

  • 那时梨花开满天之青阳镇

    风清扬身子一闪就朝着古树上爬去,同时对着雷豹大吼了一声。可惜这时候的雷豹腿已经软了,连站都站不起来,这让风清扬心里万分震惊,出现的应该是了不得的妖兽,要不然雷豹不会变成这付样子,这是压制,不是种族天赋上的压制就是修为上的压制。就在风清扬震惊的时候,这妖兽也现身了,来到了树下。在火光下风清扬看出了是什

  • 僵尸世界:我能吞噬一切之一往情深(2)

    “雪儿,雪儿醒醒我们到了”“嗯?哦好的好的”慕容雪尴尬的拿掉不知道何时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嘶~自己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没有防范意识,从来没有在和一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卸下防备安心睡着的,今天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夏日夜晚的润禾街人来人往,周边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慕容雪夹杂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无措,第一次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