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各奔西东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11/26 12:40:45 作者:瑜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各奔西东
各奔西东
作者:瑜青来源:晋江文学城
背景是高中的校园小说,类型选剧情,是因为本文是以整个高中生活作为主线的。非传统校园小说套路没有神仙爱情!!!可能出现的雷点是:男主女主都不是彼此的初恋,同学之间关系非常复杂……关系密切的林青悦与谢易冉在高中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而在那时,林青悦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谢易冉。他们之间关系拉扯,却又作为亲密的战友一起努力。

阮真真是陪着沈清秋吃完饭了才回家的,回到家,老妈也吃完饭了,看她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捣鼓啥。

打声招呼,就钻进房间,准备去洗澡。

都洗完了出来了,阮母还在那里捣鼓着。

“妈,你在做什么呢?”

“来,做好了,你看好看不?”

阮真真接过阮母递过来的东西,仔细一看,不就是那天自己捡到的那个似玉非玉的东西么。

这个东西,被阮母用红线编织成了挂坠。

“妈,这个洞是你打的啊?”阮真真看着这个东西上面的小孔,她记得自己捡到的时候没有这个小孔吧。

红绳从这个小孔中穿出,阮母手巧,编织了个结,什么结,阮真真是不懂的。只是看着,小巧玲珑的,还十分讨喜。

“这个小洞你给我就有的啊,我问了这周围的街坊邻居,都说没有人掉的,你捡到的,跟你有缘,你就拿着吧,我看着还挺好看的。”

阮母边收拾编织用的工具,边说道:“这个你准备挂哪儿呢?”

阮真真磨擦着手里的挂坠,慢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还是有这么大,挂脖子上不合适,还是挂包上吧,这个挂包上应该可以,我以前挂的那些毛线挂坠都把人挂了两回了,害我丢脸之极。”

“那随你咯,你想挂哪就挂哪,哎~我说,你现在快要放寒假了,要不?在去相相亲?”

阮真真看着老妈那锲而不舍的眼神,很是无语。

“妈,求求你了,你老就放过我吧,你就让清静清静行吗?”

阮真真双手合十得对着阮母不停的作揖。

阮母没法,狠狠地瞪了阮真真一眼,起身去了厨房。

晚间时候,阮真真想起了想要跟老妈出去旅游的事,就提起想跟阮母商量一下。可才提出来就被老妈无情的拒绝了。

“我才不去,大冬天的,哪哪都冷,出门干嘛呢,在家多好,在说了,你一天不交男朋友,我一天就不出门,我就守着你,要你看着我就烦。”

阮母的这种论调年年都要上演几次,阮真真都麻木了,呵呵的陪着笑,也不答话。

阮母怕冷,自己是知道的,只是自己在想挽救一下,万一今年老妈就愿意去了呢?实在是不行,明年暑假在去也是一样的。

阮真真醒了,可就是不想动,学校都放假了,画也交上去了,没啥事了,就该好好睡一觉,在赖赖床什么的,这才是自己该过的生活。

绵床的过程中,阮真真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这个梦难道还是连续剧?头天没有梦完,第二天接着来?可就算是接着梦了,可怎么还是那些呢?一片混沌,一片荒芜,除了云就还是云了。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当然就更没有什么讨喜的东西了。

等阮真真起床了,洗漱完毕,都快十点了。

还没有等她给自己弄点吃的,就又被沈清秋给招唤走了。

沈清秋知道她放假在家了,就直接拉人出来逛街看电影。

看电影还将就,逛街这种活动~~~好吧,也将就将就吧,谁叫她是沈清秋呢?是自己的发小呢?

电影讲的有点惊悚,说女主的男朋友死了,她不能接受,就一直认为男朋友还陪在自己身边,结果都是她自己的幻想而已。影中各种特效加音乐搞得影片看着还是比较紧张的。

阮真真的胆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种氛围的烘托下还是有点小紧张。

一紧张就导致了在放饮料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歪斜倒在了旁边坐着的人身上。

就算饮料插着吸管,倒不了多少出来,可还是把别人的衣服弄脏了,饮料洒在别人的腰腹处,所以不光是衣服,就连裤子也都被弄脏了。

阮真真有些懊恼,除了道歉,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慌乱中从小包里拿出纸巾递给旁边的男人,嘴里一个劲的道歉。

意外的听到一句“你怎么总是这么毛毛糙糙的。”

总是?自己听错了吗?是这个男人说的?阮真真豁然抬头望去,影院里灯光昏暗,男人又低着头在擦拭衣服,看不清楚男人的面容。

这个人是认识自己的吗?阮真真一直盯着男人,终于男人感应似的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阮真真,就又低下头了。

可就这一眼,阮真真可以肯定的说,自己是不认识这个人的,长成这样的人,如果是认识的,自己绝对的印象深刻。

阮真真有些不肯定了,是不是自己听差了,别人根本就没有说话,一个不认识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说什么总是~~那要么就是他认错人了。可这个眼神没有认错人的惊愕啊?

阮真真还在努力的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旁边的沈清秋侧身过来问出了什么事情,阮真真低声的解释了。

可能是自己听差了,也许是当时电影里的台词呢,阮真真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就安心的接着看电影了。

她忽略了自己小包上的挂坠,在黑灯瞎火的影院里,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阮真真睁开眼睛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的怨恨沈清秋,要自己去看什么惊悚电影啊,害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恶梦。

先开始依旧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然后诡异的出现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凭空就这么出现了,然后就只有眼睛,鼻子,嘴唇什么都没有,这两只眼睛,大得就像是两个月亮一样,遥遥的挂在天边。

阮真真为什么说这个是双眼睛,因为这双眼睛居然还会眨眼睛,给阮真真的感觉它就是一双眼睛。

阮真真对着这双眼睛一晚上,是谁都受不了。

阮真真也只能安慰自己,这个是看恐怖片的后遗症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玉玺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半个小时后,两人达成共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换回来。余闻去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江姜坐在副驾上看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室友打电话。田觅接到电话时,还有些懵,她和江姜的关系不错,听完“江姜”的请求,当即答应道:“行,我给你请假,不过,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余闻假咳两声,“生病了。”田觅从被窝里坐起来,“要去医院

  • 终极一班之神战之参观

    十五分钟前,决弈科技总裁助理的办公室。“你是说,你要亲自担任这个项目的制作人?”全祝有些微微地吃惊。“不可以吗?”明弈特别喜欢这样回答别人。全祝试图劝说:“全程跟踪只会徒增你的工作量。你知道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很需要你。”“我不放心。”明弈主意已决,“万一底下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我怎么办?”全祝知道明弈以前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