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倾城鲛人:帝君追妻,赖上门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4:00:13 作者:朝雨轻尘. 来源:17K小说网
倾城鲛人:帝君追妻,赖上门
倾城鲛人:帝君追妻,赖上门
作者:朝雨轻尘.来源:17K小说网
倾城鲛人:帝君追妻,赖上门

“你来。”梁驰的媳妇鬼鬼祟祟的招手。

梁驰莫名其妙。

梁驰的媳妇掏出一个包裹,打开,白花花的一堆银子,怕是有二百两。

“哪来的这么多银子?”梁驰直愣愣的盯着银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问道。

“这是胡家托人送来的,说是赔偿我家的损失。”梁驰媳妇说道,胡家的老太太送的银子,意思很明显,收了这银子,以后打人送监的事情,就此揭过,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也罢,相逢一笑泯恩仇也罢,总之,胡家就不欠他们梁家了。

“有钱了不起啊!”梁驰大怒,道上混的,谁不是轻财帛,重情义,谁曾经被钱财打倒过?拿银子砸他,简直就是砸他的脸。

“立刻把钱还给胡家。”这句话在梁驰的嘴边打转,就是出不来。

梁驰的眼睛在银子上看了一眼,又是一眼。

二百两银子啊,他要累死累活多久,才会有这笔钱啊?

狗屎的胡家,狗屎的地主老财,狗屎的奸商,果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梁驰大步的走出了房间,心里不住的想,胡家,有多少钱呢?两千两,五千两,还是两万两?想用区区二百两银子获得他的原谅,简直是一种羞辱。

梁驰冷笑,再等些时日,身体全好了,手脚利落了,去买几把尖刀,召集些兄弟,一定要血洗胡家,报仇雪恨。

一心向善,希望化解误会,挽回情分的胡老太太不知道,自古以来,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处理,从来都是人进我退,人退我进。

假如胡家是恶霸,蛮不讲理,草菅人命,杀人不眨眼,梁家只会认命,长叹一声,运道不好,遇到了恶人,以后躲着胡家就是;假如胡家讲理,认错低头,赔罪赔钱,梁家就会觉得胡家怕了,胆气陡然飙到9999,不把胡家碾碎誓不罢休。

这种复杂的心理在百姓的心中深深扎根,不需要刻意的引导,不需要有意的培养,不需要学习,不需要记忆,只要到了这个时刻,自然而然的就会在心中冒出类似的念头。

这个邪恶的黑暗道理,在遇到小流氓小混混一身痞气的人的时候尤甚,万试万灵百试不爽。

以为自己已经从软弱走向刚强的胡博超也不知道,面对世界,坚持本心,确实是刚强,但是,刚强需要的不仅仅是手段狠辣,还需要更多的智慧。

胡老大千错万错,没有老老实实的按照调戏罪报官。梁驰父子嘴巴不干净,那就让官老爷根据大菁律法,规规矩矩的治罪就是,不用管世情舆论如何,不用管官老爷最后如何宣判,就算梁驰父子被无罪开释也罢,只做正确的事,让人知道,老胡家的女儿,不允许任何人平白的肆意羞辱,就足够了。所谓亲君子远小人,胡家立身正,自然会有君子结交。

但胡老大与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一样,认为即使是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名节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玷污。

大名鼎鼎的海瑞,就因为5岁的女儿吃了男仆役的一块糕饼,就硬生生饿死了女儿,这足以说明,华夏土地上女子生活的艰难。

胡老大自认为考虑周到,既顾全了女儿的名节,又教训了梁驰,反正都是坐牢,什么罪名无所谓,可谓上策。

但这个思维错的离谱。

梁驰的想法是,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诬告我盗窃?

旁观的劳苦大众的想法是,胡家耍横,仗势欺人,诬陷善良。

梁驰绝对不会认为,他每天都要说几百遍的□□屁股是如何大的错误,更不会认为,他每次见到漂亮女人,就要同伴狠狠意淫几百遍的各种更不堪的词语,是非常的低级下流。

阶级的不同,环境的不同,造成了认知的不同。

作为官二代和知识分子的林徽因的父亲,能够在女儿的片言只语中意识到梁驰的恶劣,赞同胡博超的处理方式,并暗中出力。

作为没有文化,接触的都是满嘴江湖义气,把下流无耻当做理所当然的梁驰等人,是绝对不会认为,嘴上说几句下流话,就是调戏,就是羞辱,就是犯法,就该坐牢的。

所以,梁驰根本不知道胡灵珊揍他的理由,更不知道胡博超把他送进大牢的缘由,只是异常坚定的认为,胡博超莫名其妙的诬陷了他。

在以讲义气的江湖人自居的梁驰心中,胡家任何的和解行为,都不会得到他根本上的谅解,因为双方的价值观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

“里面是杭州武林门胡家吗?”寂静的江面,有人高声叫着。

“在下正是胡博明。”另一条船上回应着。

“老二,一切可好?”胡博超靠拢船只,笑着问道。

胡博明怒:“你怎么才来,刚才都吓死我了,还以为遇到了水贼。”

水贼自然不会指名道姓,但张芝洞的人马装的水贼,就更可怕了。

胡博超大惊:“形势凶险至此?你在湖北到底做了什么事?”

胡博明苦笑:“还不是开工厂闹的。”

胡博明静夜反思,张芝洞这是故意在逼他走,为什么呢,当然是在开设工厂的过程中,他得罪了太多的人。

在以为西洋物什都是奇技淫巧,以为通过火车就会影响风水,以为洋人都是绿眼睛的妖怪,以为祖宗的做法万万不能改变的大菁国,开办矿山、工厂,推广西学的胡博明等人,在善良淳朴忠厚老实的大菁子民眼中,与汉奸无异,人人得而诛之,天知道到底是哪方大神给了如许的压力,连张芝洞都必须放弃他了。

而这些华夏传统的坚定卫道者,从来没有一颗包容的心,对“洋人派来的奸细”,历来赶尽杀绝,绝不为因为胡博明的退却而终止。

胡博超大笑:“一群腐儒而已,我还以为你打了张芝洞的儿子。”

只要不是官场的力量,就好办多了。胡博超一口气带了十几个伙计,又雇了三十几个镖师,一行五十几人,自问兵强马壮,区区民间纠纷,怎么都不至于被人秒杀了。

“听说你在杭州卖假药,忒也无耻!”胡博明瞪眼,为了区区几两银子,至于忍受千夫所指吗?

胡博超微笑,在胡博明耳边低声说了个数字。

“居然有这么多?”胡博明倒吸一口冷气。奸商!太无耻了!

胡博超笑:“又不是治病的药,左右不伤人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冲着银子,我是不要脸了。”

胡博明亲热的笑:“一家人两兄弟,借几两银子使使?”

“滚!”

远处的江面上,忽然有了灯火,有数艘船迎面而至。

微笑着聊天的胡家兄弟同时住嘴,脸色凝重。

船队平静的交错而过。

胡博超舒了口气:“没事。”

胡博明重重点头:“没事。”

……

紫禁城。

慈曦问着:“有李弘章的折子吗?”

太监低声道:“奴才没见着,想是没有。”

慈曦重重的一掌拍在靠手上。

李弘章这个狗东西,难道不明白她宽宏大量的心思,居然到了现在,还不上折子请罪。

“罢了,那就让李弘章自作自受吧。”慈曦想着。她花了偌大的心思,故意提前泄露消息,点醒李弘章,希望李弘章悬崖勒马,浪子回头,没想到,一片丹心照沟渠。

只是,李弘章哪来的狗胆,想要违逆她的旨意。是谁在给李弘章撑腰?

慈曦脑海中蹦出了大菁朝流传万年的政坛金句:“只怕没有这么简单。”

恭亲王这个鬼子六,重掌军机处,上窜小跳的不安分;光绪这个小崽子联合了一帮小猴子,想要变法……

嘿嘿,闹腾的好!

慈曦发狠,就不信这大菁的天,能跳的出老佛爷的手掌心。

“来人,传旨!”

……

胡博明顺利到家,一路平安无事。

胡老太太忙着烧香还神,胡老爷细细听着胡博明在湖北的作为,认真的思索,究竟哪里出了纰漏。

胡灵嘉躲在胡灵珊背后,怯怯的偷看着胡博明和李曼。

李曼心酸无比,刚才大喜的抱住五年不见的女儿,不想胡灵嘉惊恐的挣脱出来。

5年不见,这母女的感情,果然是淡了。当年才3岁,整天腻在李曼的怀里,由着李曼摆弄小手脚的小小女孩,如今毫不犹豫的抗拒着李曼的拥抱。

都怪胡灵珊!要是当年把胡灵嘉带在身边,怎么会出现这般痛心的局面。就不信眼前这健健康康活奔乱跳的小丫头,会在路上病死。

李曼愤恨的想着,只觉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胡远志心疼母亲的委屈,怒视胡灵嘉:“过来,给母亲认错。”

胡灵嘉吓得赶紧缩回了胡灵珊的背后。

“居然有人敢在本大师姐面前,欺负本大师姐的妹妹。”胡灵珊大惊,这是幼年教育不够深刻,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典范。

已经16岁的胡远志嗤笑,这个小不点堂妹,从小就没人管,果然完全不知道礼义廉耻。

“胡灵珊,我是你哥哥,你要……”

PIU!

胡远志秒跪。

胡远志趴在地上,被踩住了脑袋。

“记住,见到我要喊大师姐,不敢立刻打扁你!在本大师姐面前,你不过是只小虫子,再敢放肆,打断你两条腿!”

胡远志远古的记忆终于苏醒了。5年前,就是5年前!也曾因为类似的一句话,被眼前的小丫头踩着脑袋痛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还有没有天理!

胡灵嘉大笑:“姐姐。”

“过来,扁他。”胡灵珊瞪眼,被人吼了几声就怕了,简直丢了华山派的脸。

“从今天开始,每天跑步增加一倍!”

胡灵嘉泪奔:“不要啊!”

流泪满面的胡灵嘉奋力痛扁胡远志:“都是因为你,害我被姐姐罚!打死你!”

李曼目瞪口呆。

胡博超不以为意的道:“兄妹打打闹闹,不妨事。”

胡博明怒:“不妨事个头,现在是我儿子被人痛扁!”

“有本事,叫你儿子打还啊,我绝对不介意。”胡博超洋洋得意的道。

胡博明大怒,这是欺负他儿子不会打?转而大笑:“我儿子是打不过灵珊,不过,你这当爹的,估计也打不过吧。”

胡博超面红耳赤:“胡说八道,胡言乱语!熟归熟,小心我告你诽谤!”

胡博明笑眯眯的盯着胡博超,就是不说话。

胡博超越想越是不忿,当晚饭都少吃了一碗。说我打不过女儿,岂有此理,我是疼爱女儿,不忍加一指之力!

一夜辗转反侧,直到天色渐明,这才昏昏睡去。

“我去店里看看,你可不能再欺负远志。”临出门前,胡博超见到胡灵珊,跨出门的脚又缩了回来,认真提醒着。好歹是哥哥,妹妹打哥哥,总是不对。

胡灵珊挥手:“男孩子就要多挨打,才不会做错事。”

胡博超嘿嘿的笑,心想这话居然有那么些道理,转身出门。

街角有一个少年,低着头走路,不经意撞到了胡博超。

“啊!真是对不住,我没有看路。”少年急忙赔礼道歉。

“咦,你不是陈本吗?”胡博超意外的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陈本淡淡的道:“在下得罪了东家小姐,自问定然是学问不够,做人也不够圆滑,一直在家认真读圣贤书。”

穿着破旧的衣衫,淡然说话的陈本,身上自有一股凛然傲气。

胡博超点头:“有道理,你好好学些,日后自会前途无量。”自行去了店铺。

陈本大惊,忒么的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这种时刻,胡博超不是应该被他褴褛的衣服所感动,被他卓然的气节所折服,被他英俊的外表所迷惑,幡然悔悟,是刁蛮的女儿欺负了朴实的少年,必须重重弥补,一举将受了委屈的少年提拔到店铺总掌柜,然后继续委以重任,直到把钱财把女儿把性命俱托付给他吗?

看着轻松走远的胡博超,陈本心中升起了一股戾气,这是你们逼我的,那就怨不得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蛤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三周后,杨裕又带着朱迪来到了圣玛丽亚女子孤儿学院。不过这次是开着他自己的车来的。大门缓缓打开,艾丝特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杨裕走了过来。“跟我回家吧!”杨裕把手伸到了艾丝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如果要给自己此时的笑容打个分的话,杨裕觉得应该是满分,因为他说这话是出自内心的。简洁而又饱含着重量。艾丝特看着眼

  • 一步江湖[全息]第六章

    第三章:国夫人何氏笑眯眯地看着济济一堂的孙男孙女,再过几年,等得大孙儿卫放娶亲,生下一男半女的,那就是四世同堂。人生七十古来稀,硬硬朗朗地活到重孙儿满地跑的,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福气归福气,就是不能细想,看看这一屋的糟心子孙,就没一个能让她死后安心闭眼的。呆的,憨的,横的,好玩的,好吃的,就没一个

  • 影族传说在线阅读第七节

    “嗡嗡……”大清早,鲁温情正自屋顶习练了一番梅山教的气功法门,打了几圈梅山拳,回到屋里冲完凉,已经坏掉的门铃鬼使神差的响了起来,门铃明明彻底的被前女友用力使劲按压坏掉了,他记得清清楚楚,本来想找人修好,为了省钱一直没弄。“见鬼了。”鲁温情为了保险起见没有立马开门,而是站在门后询问道:“请问是谁?”“

  • [神探夏洛克]我的眼线遍布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大千之美?”噬耀的瞳孔不由放大。十多年,他未曾入世,只局限在山中,而“大千”这个生词自然也是闻所未闻了。“来!明日之始的试炼将艰苦无比,在此之前为父先带你去一番人间的美好。”说时,右手中食指并拢上划以真元之力起身后石盘中剑。手挥石门开,长剑舞动终悬空,气出雄浑而落于剑身。出乾云,望祖峰,层层冰雪,

  • 一只黑猫带来的钱运警告,目标出现

    沈知意现在有些头疼,是被手机上那笔存款数额气的!作为一个女人,没有男人不可怕,但怎么可以没有钱?抛开这豪门阔太的身份,怎么说之前也是个豪门小姐吧?她是怎么将自己混成这幅德行的?仔细将故事捋了一遍,明明是下个月才会发生的事怎么提前了?恍惚想起,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她发现作者的时间线错乱,这段的确是后面才

  • 剑尊神域之进入轮回(5)

    进入房间,就看到了李艺龙床的左侧有一个蓝颜色的头盔。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字,轮回。然后头盔边缘有一些小字,介绍此头盔的发明公司以及什么头盔一经绑定就不能解除芸芸...星夜,他们一起在桌上吃了会夜宵,而李皓与王梅是不能与他们同桌的,至于轩辕俊驰,一直得到李艺龙他们的特殊照顾,他们从来不把他当下人看

  • 哆啦A梦之大雄的诸神之争在线阅读第4章

    可以说,对于远古时代的古埃及历史,遗留下来更多的只是传说和神话,而实际的历史记载却少之又少,屈指可数。当时的社会环境,发展状况我们仅能通过仅存的资料去推测去揣摩,而真实的情况可能与我们的认知截然相反,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吴天终于认清了当前的形势,但依旧不能完全坦然接受。太多的疑虑和不解困扰着他,这意

  • 我的极品女房客第7章在线阅读

    沈姝和杜蕲站在一起的姿态其实并不暧昧,怪就怪在杜蕲单身久了,从没在大众面前带女孩子出现过。杜觥几个字说出来,门内门外的人都是一顿,气氛颇有些古怪。门内的队员竖起来耳朵,门外的杜蕲定定地看向杜觥,神色不定。杜觥看到杜蕲的视线短暂停留在自己身上时,一时有些沾沾自喜,赶紧先自己顺了顺毛。虽然自己第一个认出

  • 神级跑腿哥之超级士兵计划(新书求收藏)

    在连着发射了好几枚杰里科导弹以后,这些导弹的威力还是让托尼非常满意的。虽然这个导弹对于现在的托尼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毕竟他也不可能用这个导弹去对付紫薯精的军队。而且托尼最真实的想法莫过于就是将紫薯精的军队全部都拒之于地球之外,最好是能够在宇宙当中就将他们给解决掉。想要利用杰里科这种对付人类的导弹去

  • 天道神将第3章在线阅读

    一会儿的功夫,大叔带着已经熟睡的晴明到了一个山林之中,说来也怪,这个山上草木丛生、不见曦月却毫无野兽踪迹,一条笔直的土路好像人特意去开拓一般。这条路的尽头,像是一个山村,又像是一座城市,模模糊糊。而在这座城市的中央是一堵城墙,好像阻隔着外来人的进入。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像是一所学校,特高级特豪华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