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综]十代目今天也在直播打游戏第8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2:35:51 作者:木椰叶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十代目今天也在直播打游戏
[综]十代目今天也在直播打游戏
作者:木椰叶来源:晋江文学城
喜报!游戏圈神话沉寂五年后再登巅峰,推出全世界第一款全息游戏!Vongola宣称在游戏里,你可以拥有意想不到的第二人生!其自由身份,触发式剧情,隐藏支线,超真实打击感,绝佳剧情体验,特效超棒难度超高的副本!刚发布就引爆了全球流量,让世界游戏论坛都为之点燃!沢田纲吉为了支持自家游戏,下载好了这万恶的起源,在开始玩之前,就因为十年前蓝波突然出现并调皮捣蛋,被十年后火箭筒送到了《彭格列》的游戏内!270:谢邀,人在游戏,刚清醒来,现在就是很后悔,早知道不应该答应reborn下载这个游戏的!既然上了这贼

江纫秋以为按照水末一贯高冷傲娇的性子,失败了两次应该就放弃了,反正他也不会真的拒绝蔺宜修的安排。结果第二天,他就发现水末不仅屡战屡败,还屡败屡战。跌倒了,休息够了爬起来再战!

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会为了胡萝卜减餐越挫越勇。

成功的第三个后母来自于第二天下午。电竞选手长坐于电脑前,很少有人会出去锻炼。别的战队选手有没有那么懒叶茂行不知道,但是ET的队员的懒惰一脉传承,无论换过多少届,没有一个不是懒到到物业亭里去那个快递都推三阻四的。出于对选手的健康问题的考虑,叶茂行请了健身教练,ET俱乐部成员每天下午进行一个小时为准的锻炼。

跟着教练拉伸结束之后,水末站在蔺宜修前方的位置转过身来,道:“修哥,我们比平板支撑,我赢了减餐,行不行?”

江纫秋一脸吃瓜表情,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走火入魔了。

“行啊。”

平板支撑六分钟,水末开始冒汗了。

“累吗?”蔺宜修气定神闲的看着他。

“还好。”

七分钟,水末开始咬着牙。

“要不要停?”蔺宜修淡定的看着他问。

“不要。”

八分钟,水末浑身跟抖筛子似的,全是发抖。

“累不累?”蔺宜修开始冒了一点点汗水。

“累。”水末刚说完,就整个人趴瑜伽垫上了。

水末平时的平板支撑最多坚持五分钟,今天咬着牙坚持了八分钟,汗滴了一地,然后光荣告败。

“末末,继续坚持,总会有你赢下神哥的那天的。”江纫秋亲眼见证了一场世界之巅的战役,此刻看着地上面色惨白的水末,深深表示了同情。

“还折腾吗?”蔺宜修走过来给他揉腿揉手臂。“真那么不想吃啊?”

水末苦巴着一张脸,“不想。”

水末好像从平板支撑之后就消停了,也消沉了。每天也不说要减餐了,就是不搭理人,尤其不搭理蔺宜修。蔺宜修叫他吃饭还是会跟上,蔺宜修拉他双排还是会双排,但是就是不说话。

像个闹脾气的小孩。

“生气了?”蔺宜修第N次找话未果。

水末低着头玩手机,还一会儿才闷声闷气的笑声回答:“没有。”

“没有啊?我还以为你不想搭理我了。”蔺宜修对他那撮呆毛情有独钟。

“没不想搭理你,就是心情不好。”

水末听到了蔺宜修发出了几声笑声,耳朵一热,突然觉得自己好幼稚,好无理取闹。他可不就是在生气?

意识到这点的水末心里别扭到了极点,蔺宜修对他太好了,以至于把他惯得都有小脾气了。

“修哥,我出去抽根烟。”

水末这一根烟抽完回来,该说说,该排排,又回到了那个顶着小奶狗的脸坐拥着珠穆朗玛峰峰顶的高岭之草。

翌日,水末一早起来,刚洗漱结束正准备吃早餐,江纫秋给他端来了一杯红澄澄的果汁。

“这是什么?”水末看着江纫秋把玻璃杯放到他面前。

“胡萝卜西红柿汁。”

“不喝。”吃胡萝卜餐不够,还要喝胡萝卜汁?

不!可!能!

“神哥给你榨的。”江纫秋轻描淡写的甩下一句,“其实挺好喝的,我刚喝了一杯。”其实,蔺宜修给水末榨的是胡萝卜苹果汁,被江纫秋偷偷给喝了。江纫秋怕自己英年早逝,又给水末榨了一杯。但是苹果没了。

水末看着那令人掉鸡皮疙瘩的深颜色果汁,挣扎了好几分钟,最后捧着杯子,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猛灌了一口。

好像...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喝?好像...还挺好喝,味道还是有,但是被西红柿的味道中和了,也不是那么难闻。

早上喝了胡萝卜汁,胡萝卜餐就被蔺宜修取消了。

水末勉强可以接受。

“水末,出来一下。”蔺宜修突然叫他。

蔺宜修很少连名带姓的叫水末名字,以前叫小ad,后来叫小和尚。

“修哥~”水末感觉蔺宜修好像有点严肃,但是他最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错事吧?

“阿美是谁?”蔺宜修手里拿着水末的手机,手机打开的页面是水末的微信。

水末把手机拿过来,就看到阿美给他发了好几条的语音。

水末经常清理手机垃圾之后,微信就给关掉了。所以很多时候别人给他发的消息他都不一定能即时看到,有时候可能隔了两三天才看到。

阿美给他发的语音他也没看到,现在都显示的是已读消息,说明蔺宜修都给他听完了。

“鲸鱼tv分部负责人。”水末回答蔺宜修,他并不介意蔺宜修看他微信。

水末刚想点开阿美的语音信息,蔺宜修手臂一伸,又把他的手机拿过去了。

“修哥?”水末不知道蔺宜修这是什么意思,是不让他看吗?“是她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合同的事啊?”水末觉得阿美找他就只有这件事了。

“你之前去找过她?”蔺宜修板着脸问他。

水末摇头,“之前工资的事情去找过她,没谈拢就没联系过她了。她是不是说什么了?”水末觉得蔺宜修的态度不太对劲,蔺宜修都不笑了。

“她是不是骚扰过你?”

“骚扰?”水末想了想,“她好像是想潜规则我,但我说了我是gay,她就没什么那种心思了。”其实她后来应该是想把他推给那些有同性喜好的领导,但是水末现在都已经决定解约了,就不用担心那些潜规则了。也不需要和蔺宜修说,省得他生气。

“那我把她删了,以后你都不用理会她。”蔺宜修说着直接动手把人给删了。

“修哥,她是不是说什么了?”水末觉得蔺宜修好像有点生气。

“没说什么,就是给你发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以后都不用理她就行了。”蔺宜修当然不会说这个阿美给他发了好几个□□的语音。这特么都算得上性骚扰了吧?幸好他不小心点开了一条,不然让水末听到,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噩梦。

水末听蔺宜修这样说,也不去追究阿美到底给他发了什么。反正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蔺宜修把手机还给他,才终于露出了笑容。“你刚刚说,你和她说你是gay?”

“我是这样跟她说的,但我不是gay啊。修哥,你可别怕我。”水末急忙和蔺宜修解释。

“我怕你什么?傻子。”蔺宜修觉得水末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很傻。

水末从蔺宜修那边回来,江纫秋的八卦心就压不住了。

“神哥叫你干嘛了?感觉他刚刚好像生气了。”

“没有。”水末刚刚也觉得蔺宜修有点生气了,但是也不是针对他生气。

“哎我去,我跟你说,我昨天听说,前几天俱乐部想来挖神哥。”江纫秋的小道消息来自四面八方。

“谁说的?”水末问他。

“就我一个朋友。”江韧秋答应了人家不说出来的,得坚守承诺。

“修哥又不会走。”转会期都快结束了,蔺宜修都续约了,当然不会走。

“我知道啊,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件事。你知道修哥现在转会费多少吗?”江韧秋神秘兮兮的比了一个手势。

“七百万?”

江纫秋撇嘴摇头,“少说了一个零。”

水末点点头,并不惊讶。七千万,买一个sweepingmonk很值得吧。

“哎我去,你都不惊讶?神哥都跟你说过了?”江纫秋当时听到的时候下巴都要下掉了。七千万啊,这还只是转会费。

水末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修哥不值这个价吗?”

一句话问的江纫秋五识自闭。他敢说不值得吗?

就是数字太大了,他有点吓到了而已。

“你知道神哥一开始其实很犹豫要不要续约的吧?”江纫秋和水末说。江纫秋以前就问过蔺宜修去留的问题。水末当时还没来的时候,蔺宜修确实是不确定走还是留的。

“不知道。”水末觉得走还是留都是蔺宜修自己的选择,反正现在不会走了就行。

“唉,其实当初我都以为神哥要走的。ET几个刚磨合好的人都走了,又不打算买有实力的选手。神哥其实可以选择更好的阵容的。”江纫秋说,“神哥这个实力,又是国产中单,哪只队伍不想要?但是他最后留下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水末看了他一眼,“你不会说是因为我吧?”水末没那么大的自信。

“哎我去,就是因为你啊,我听Jack说的。神哥收假回来的时候,Jack问过他要不要续约,神哥说他不确定,他说他看中了一个路人王ad,等他得到了对方的答案再一并给Jack答复。”江纫秋记得那段时间里蔺宜修只跟水末有过来往,除了水末还能有谁?“你是不知道,Jack那段时间担心得都脱发了。”

水末记得蔺宜修当初问他第一次的时候,他是拒绝了的。如果他后来没答应,蔺宜修现在是不是身价已经翻了好几倍了?

修哥厉害,不是那种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人。

转眼间转会期就过去了,转会期截止那天,ET电子竞技俱乐部发布了最终成员名单:

2020年ET俱乐部初级赛完整名单:

ET、Jack 叶茂行【经理】

ET、amu木珵美【主教练】

ET、LuLi 高峻茂【副教练】

ET、Dream 龙云旗【副教练】

上单位:

ET、chenmo 余灵均

打野位:

ET、meaning 林修能【队长】

ET、Apple 余信芳

AP位:

ET、SweepingMonk 蔺宜修

AD位:

ET、juzi 成信然

ET、BuddhistMonk 水末

辅助位:

ET、Vivian 江纫秋

ET、mowhite莫白

ET名单出来那天,原本还只是激起了一点小水花。大多是蔺宜修粉丝觉得俱乐部不当人,让蔺宜修带新人。

结果,过了两天,一篇微博长文直接把ET俱乐部给爆了。

小小日报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长文微博,其内容如下:

《ET新AD,击败follow的路人王,本土AD的希望》

津区角solo王,曾用名麻利的走远点,现ET俱乐部的替补AD,BuddhistMonk,本名水末,2020年7月份横空出世,年仅十六岁成为津区角远近闻名的solo王,签约ET俱乐部三个月登顶国服韩服第一。BuddhistMonk曾在路人局中对线单杀follow,以其招牌英雄深渊巨嘴的一秒五喷操作被誉为国服第一大嘴。BuddhistMonk的对线风格十分凶悍,补刀功底深厚,曾经在solo赛中十分钟控兵99刀,不仅是个极为有天赋的游戏天才,也被誉为“本土选手的希望”。

……

……

而后,高达三千字的长篇大论,将BuddhistMonk的过去全方位的吹嘘了一遍,又将未来渲染了一番。

一瞬间,参差不齐的评论,质疑的声音,BuddhistMonk这个ID没过几个小时就被刷上了热搜。

小谢先生:【怎么什么人都能碰瓷我法老?哪里来的野鸡?】

给我康康给我康康:【单杀法老?好大的口气?懂得什么是尊敬前辈吗?毛都没长齐就学会踩前辈了?】

法老今天直播了吗:【国服第一大嘴?把我法老放哪儿了?我法老玩大嘴的时候你还在玩人机呢。】

Follow,因为谐音被粉丝称为法老,作为lpl老资质的选手,一度被誉为“本土第一ad”,曾经带领中国打过无数场世界级联赛,虽然没有拿过世界冠军,但是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毋庸置疑,小小日报的这一片文章一发表出来,水末被follow的粉丝骂的狗血淋头。

阿木等几个教练一致协商之后,已经决定让水末参加十二月十九号的德玛西亚杯比赛,让他试试水。

德玛西亚杯《英雄联盟》职业锦标赛,举办时间在每年的赛季中期或赛季末,顶级联赛和次级联赛之间的交流与碰撞,同时城市英雄争霸赛和高校联赛优秀的队伍也能借此机会和职业战队同台竞技。德玛西亚杯不像常规赛那样设置年龄限制。

今年年末的德玛西亚杯一共有20组队伍参加,小组赛是12月18到12月19号,淘汰赛从12月23日到12月26号。小组赛、八强赛和半决赛分为广盛赛区和贵云赛区举办,总决赛是苏华举办。

ET抽签分在了A组,小组赛在贵云赛区进行。

“这几天不要上微博,不要逛贴吧,多把重心放在的德杯上就行啊。”训练赛结束之后,叶茂行叮嘱他们。

现在网上对水末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不少无脑粉丝骂的很难听。叶茂行外界的声音对水末来说总归会有些影响的。

“手机给我。”

蔺宜修伸手,水末就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

水末手机里只安装了微博,贴吧这些都不玩。

“我把微博卸载了。”蔺宜修征求他的意见。

“可以。”水末不玩微博,只是先前直播的时候在微博上发发通知。蔺宜修说卸载就卸了吧。

“嗯,晚上早点睡,明天去拍宣传照。”蔺宜修摸摸和尚头,把手机还给他。

名单出来之后,水末和蔺宜修去要去拍宣传照。本来只需要蔺宜修一个人去就行,水末是第一次参加职业赛,捎带一起了。

叶茂行一早就给他们准备了车,到了摄影棚又等了好一会儿。期间,化妆师过来给选手化妆。

电竞职业选手每天面对超强的电脑辐射又经常熬夜,压力也大,没几个不是满脸坑坑洼洼的痘印的。打职业的十个里有八个长痘,蔺宜修和水末大概就是十个里另外的那两个。

“不要往我脸上扑粉。”水末看着化妆师手里的粉底,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阿美那只肥硕的手。

他在鲸鱼TV第一次直播的时候,阿美也说要给他化妆。画着画着,手老是碰他。

后来水末就驻外直播了。

“啊?”化妆师手都抬了一半了,看到水末淡漠的眼神,愣了一下。

“你给他拍个水乳就行,不用给他上粉底。”蔺宜修在旁边给尴尬的化妆师小姐姐解围,又看了看水末的脸,道:“给他把眉毛修一下。”

化了妆之后又做了个发型,水末前额的头发被分成二八分,全部被捋上去用发胶定了型,光溜的前额露了出来,看着脸更小了。

“这帅哥看着好小,还未成年吧?”造型师看着水末的造型,对自己的技术很满意。再看看旁边的蔺宜修。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

“快了。”水末对自己的造型一点都不感兴趣,反正看来看去都有那个人的影子。

但是蔺宜修好看,穿西装好看,穿队服也好看。

“修哥,你好看。”水末毫不吝啬的夸他。

蔺宜修被他夸得眼角弯了,“哪儿好看?”

“脸好看,身材也好,心也好。”水末十分诚恳的夸了一波彩虹屁。

拍完照之后,摄影师叫蔺宜修和水末去看成品。大多都是单人照,也有几张双人的。水末每一张照片都一个表情,严肃且高冷。

“其实笑笑可能效果比较好。”摄影师有些遗憾的说到。他好几次让水末笑一下,但是水末就是没笑出来。不过这个颜值,走一走高冷路线也好看。

“这样就挺好看的。”蔺宜修说。都不用修图了。

“这张也算?”蔺宜修突然看到摄影师调到了他和水末打闹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水末笑得都站歪了,看上去跟倒在了蔺宜修怀里一样。

那时候他两干嘛来着?好像水末当时刚换了队服,红白交见的队服衬得他很有活气。他无意中就碰了一下水末的腰,然后水末觉得痒就躲了一下。他当时就逗了水末一会儿。

“不是,这是抓拍的。”摄影师显然对这种照片很满意。“这个可以发到微博上吧?”

“可以,你传一份给我吧。”

蔺宜修觉得水末穿队服比穿西装好看,穿西装的水末像偷穿打人衣服的小孩,有点违和感。但是穿队服的水末,很灵气。

水末很适合红色。

“小和尚,回头给我你买一件红色的衣服吧?”蔺宜修记得水末都是标配的黑白衣服,彩色的就没见他穿过。更别说这种大红色的衣服了。

“为什么要买红色的衣服?”水末不解的问他。

“你穿红色好看啊。”

一大早,基地里已经响起了屁啦帕拉的声音。

“小和尚呢?”蔺宜修从楼上下来,没见到水末在位置上。

“好像网吧老板那边打来的电话,他上楼换衣服去了。”江纫秋说。

蔺宜修转身又上了楼,走到水末门口敲了敲门。

“门没关。”里面传来水末的声音。

“要出门?”蔺宜修看他已经换好了衣服。水末的房间很整洁,他东西很少,来的时候有多少,现在还是多少。房间里唯一的装饰品是床头柜那台台灯,还是蔺宜修给买的。

“嗯,陈叔说上次那个男的来网吧闹事,要找我。”

“哪个男的?”

“就上次便利店里那个。”

“家暴男?”

水末“嗯”了一声,准备要出门。蔺宜修拉住往外走的他,“等我会儿,我去穿件外套。”

“你跟我一起去?”水末其实内心有点期盼,他之前也犹豫要不要告诉蔺宜修,但是水末觉得蔺宜修这几个月已经帮了他很多了,不能总麻烦蔺宜修。

“嗯,我不去谁给你交保释金?”蔺宜修一本正经的说。

上次蔺宜修给他交保释金的时候,他和他都还不认识呢。三个月后的今天,他们已经成队友了。

缘分真是个其妙的东西。

水末觉得自己可能把这辈子的幸运都用在了遇到蔺宜修的事儿了吧?

“我又不是只会打人。”水末嘟囔一句。

蔺宜修和经理说了之后就带着水末出门了。

“他两去哪儿啊?”林修能看着两个人消失在了门后,才好奇的问江纫秋。

“去津区角了吧。”江纫秋对水末的事情了解得有七八分。上次无意间碰到水末把自己的工资转给了蔺宜修,多嘴问了一句,水末跟他说了个大概。

“去津区角做什么?”

“之前水末遇到了一个变态家暴男,然后见义勇为把人揍了一顿。现在那个男的反应过来了,就天天去水末之前工作的那个网吧闹事儿。”水末对这件事并不需要遮着瞒着,林修能又是队长,他问了江纫秋也就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所以水末打人了?还进了派出所?”刘林修能有些诧异,平时只是觉得水末比较高冷,除了蔺宜修之外都不怎么搭理别人。也就是江纫秋这种喜欢热脸贴着冷屁股的人能和他相处。但是没想到他还会打人。

“哎也不能那么说,毕竟不能看着那个孩子被男的打死啊。这事儿也不怪水末,不然人警察叔叔也不会那么轻易放他出来。”

“嚯,真是年轻气盛啊。”

蔺宜修和水末到的时候,家暴男正坐在服务台上,扯着嗓子正在骂前台小姐姐。

“哟,缩头乌龟敢露面了?”家暴男看到水末来了就把矛头转向了水末,又看了一眼水末旁边的蔺宜修。

蔺宜修不笑的时候就像冷着一张脸,菱角分明的面庞,压了一个头的身高,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怎么?还带了帮手啊?是不是还想再打我一顿啊?”

“你想试试?”水末上前一步,就被蔺宜修拉住了手臂。然后整个人被拉到了偏后的位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

  • 缉毒警是他男朋友[强强]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云青一直处在一种朦胧的半梦半醒之间,待他真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些伤疤都脱落了,生出了新嫩的肌肤,枯瘦的身躯也恢复了健康饱满的光泽肤色,蜕如新生,精气饱满,这才真正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身体。云青像是重新掌握了自己的生命,恍如隔世,内查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现有两个灵海,一个可以说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舒然戳着姬辰的腰:“姬先生,你很厉害吧?”姬辰:“叫我辰辰。”秦舒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称呼也太恶心了吧。”姬辰停了下来,转身:“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秦舒然愣住了,随之不确定的问:“真的?”姬辰面色不改:“真的。”秦舒然酝酿了一下,扯着嘴角:“辰辰?”这带着波浪的声音让秦舒然一个激灵,感觉自

  • 战神联盟风花雪月在线阅读第四节

    火凰脑子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吓了她自己一跳,得亏这身体抗吓,不然早已经变成了孤魂野鬼。“小短腿,你干嘛老是一惊一乍的,吓死我谁陪你玩这无聊的闯关游戏!”余未来扯着嗓子想要把系统那小家伙骂出来。【你也不看看你都快把厕神搞哭了,是想让他哭着热爱这世界啊。】它堂堂一个超级系统,当助攻当到这份上,真是没谁了。

  • 开局我有游戏旁白第九章在线阅读

    胡柒回到家才知道今天中午赵衡因为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刚觉得有些失落便又灵机一动,赵衡不能回来,他可以去给他送饭呀!而且他还没有去赵衡的公司看过呢!这么一想,胡柒便压抑不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忙忙地跑去找了张管家,把自己的想法说了,然后顺利得到了管家大叔的支持,于是胡柒开心地给赵衡挂了个电话告诉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