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穿越火线之江山美人在线阅读第7节

2021/11/26 4:59:07 作者:星辰Huio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火线之江山美人
穿越火线之江山美人
作者:星辰Huio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是网游神级玩家,拥有超人的反应速度和精准的操作水平。却不幸被人设计,遭遇车祸,脑部遭受重创。随即与巨大的成功失之交臂。为了报复,他和仇人同时转战到了CF之中。凭借着绝好的天赋和刻苦的努力,他终于一步步攀登上竞技的巅峰。不仅重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更受到了众多红颜美人的青睐。那些曾经负他的人,都只配在他的枪口之下颤抖!(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七章

从那天以后,她就彻底搬出了别墅,回到了那个闲置的老房子。而她跟秦子行的关系,也就是从那以后开始了质的变化。

她将一切都告诉了秦子行,在他面前痛哭,在他面前怒骂,疯狂地喝酒抽烟,极尽放纵颓废。

但无论她做什么,这个哑巴男人都一直安静地陪在她身边。

在她吐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为她收拾残局;在她哭肿了眼睛的时候,他拧来冷毛巾为她敷眼擦脸;她一天抽四五包烟,他阻拦不了,就跟着她一起抽,从不抽烟的他在旁边呛得狂咳不止眼泪直流,最后她不抽了;他每天到她家里来给她煮粥做饭,给她一封封地写信劝慰……

他还告诉她:世界上爱她的人不止这一个,没必要为这个人伤心。

“没有人了。”她说,“我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有。他比划着指了指他自己。

“你?”

秦子行点点头,对她比划了一句谁都能看得懂的话:我爱你。

“你爱我。”

我爱你。

“你骗我。”

我没有。

“我不相信你。”

我可以证明。

他第一次将她紧紧拥入怀中,臂膀死死地勒住她的腰让她无法逃脱,手一次又一次地抚摸着她的后脑,任由她挣扎推搡锤击他的后背也死活不放手。

再后来,一切的不轨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表面一切正常的情况下,她跟秦子行私下在一起了,就在她那个小屋里。在那里,他们一起生活了约莫三个月。

大多时候秦子行在家画画,偶尔出门写生,而她则正常地去健身房上下班,再在秦子行的私教时间正常地训练上课,一切谨慎又谨慎,没有人发现他们之间的事。

除了叶青鹤。

她是故意的,否则不会让秦子行住在那个小屋里。

她就是为了报复,为了让叶青鹤看看,她不是离了他就没法活,她不离婚也不是因为找不到其他人爱她而是为了光明正大地恶心他膈应他。

这一点秦子行也知道,他并没有反对她,只是温顺地点点头然后拥她入怀,配合她的演出,等待着另一个可恶的负心人来观看这场为他精心准备的戏。

叶青鹤来的那天是个好日子。

天很晴朗,白云朵朵,暖阳和风。窗台上那盆橘红色的秋菊也开了,一朵朵饱满可爱,被秦子行画在了他的本子上。

画完以后他用手语问她有没有想让他画的其他东西,她想了想,让他画了一只狸花猫。

她是凭借记忆口述的狸花猫形象,而秦子行却仿佛亲眼所见,将她心中所想一笔笔生动地描绘了出来,好似那不是她的猫,而是他的猫。

惊叹称赞的亲吻还没落下,叶青鹤就来了。

来势汹汹,凶神恶煞。

看到他们相偎相依的样子,这位向来在外人面前极为注意形象的舞蹈家全然变成了一头疯了的野兽,他冲上来将他们分开,然后转身扑到秦子行身上跟他撕扯殴打起来。

她帮着秦子行将叶青鹤扯开,骑在他身上扇了他几十个耳光,直到他痛哭出声跟个小孩儿一样嚎啕大哭起来才停下手。

这场报复彻底地撕毁了两人之间所有的情分,而秦子行作为这场报复的牺牲品,在完成他的职责之后曾请求她跟叶青鹤离婚,随他离去。

“我不离。”叶青鹤满面泪水仇恨地看着他们俩,“我死都不会离,严雨竹,之前我让你走你不走,那现在你就别想走了,从现在开始你永远都别想摆脱我,除非我死或者你死。”

一语成谶。

叶青鹤从那以后变得更加极端,只要严雨竹提离婚,他就威胁她。

非常巧妙的是,他并不用伤害她的方式威胁她,而是以伤害自己的方式:他给她下跪,痛哭求饶,辱骂自己,扇自己耳光,用刀片自残,以及……割腕自尽。

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包括真的让自己死去这件事。

如果只是这样她也并不怕什么,那时候她已经将叶青鹤恨之入骨,正恨不得他去死。她都想好了,如果他真的自杀了,那她大不了玉石俱焚,大家一起下地狱。

但事不遂人愿。

谁也没想到的是,第一死的人不是叶青鹤,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叶青鹤的出轨对象,他那个害人至深的红颜知己,所谓的发小。

莫珍珠。

“别离开他。”

“没有你他会活不下去的。”

“如果我死了你就能原谅他,不离开他的话,我愿意……”

莫珍珠当着她的面跳下了桥,被湍急得水流席卷而去,声音都没一点儿就消失得无影踪了。

莫珍珠死后第二天,秦子行出事——他据说踩滑了一阶楼梯,摔了脑袋。

就这样,秦子行失忆了。

他没有忘记一切,只是忘记了来到这座城市后的一切事和人。

严雨竹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秦子行在医院醒来后睁开眼看到她的一瞬间的那个眼神以及他用右手写下的那一行漂亮的行楷: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不是秦子行的字迹,秦子行也不用右手写字。

日记本上的字迹很流畅,也不像她认识的那个用左手写字的秦子行的笔迹。

【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我就是秦子行。】

可是开头已被翻译出来的一行已经明确告诉她:“我”原不是秦子行,“我”不知道自己是秦子行,可是“我”又偏偏成了秦子行。

“我”不是眼前的秦子行,而“我”又肯定是认识眼前的秦子行。

过往的回忆和情绪全部涌上心头,疑惑和不解也压了下来,一时间,严雨竹头痛欲裂。

她强忍着头痛,虚弱地问:“秦先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秦子行比划着问。

“能不能麻烦你,把我送回家里,我有点不舒服。”

秦子行这才注意到她逐渐苍白的脸色,连忙起身准备扶她,只听门口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和几声暴躁的重锤,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本该在剧院准备晚上演出的叶青鹤出现了,从头到脚的黑色,肩头眉发间的霜寒之气扑面而来。

他几步上前,将那只刚刚触及严雨竹手臂的手挥开,再将严雨竹搂起在怀里。

“不用麻烦你,秦先生。”他说,“这是我的妻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

  • 缉毒警是他男朋友[强强]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云青一直处在一种朦胧的半梦半醒之间,待他真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些伤疤都脱落了,生出了新嫩的肌肤,枯瘦的身躯也恢复了健康饱满的光泽肤色,蜕如新生,精气饱满,这才真正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身体。云青像是重新掌握了自己的生命,恍如隔世,内查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现有两个灵海,一个可以说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舒然戳着姬辰的腰:“姬先生,你很厉害吧?”姬辰:“叫我辰辰。”秦舒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称呼也太恶心了吧。”姬辰停了下来,转身:“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秦舒然愣住了,随之不确定的问:“真的?”姬辰面色不改:“真的。”秦舒然酝酿了一下,扯着嘴角:“辰辰?”这带着波浪的声音让秦舒然一个激灵,感觉自

  • 战神联盟风花雪月在线阅读第四节

    火凰脑子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吓了她自己一跳,得亏这身体抗吓,不然早已经变成了孤魂野鬼。“小短腿,你干嘛老是一惊一乍的,吓死我谁陪你玩这无聊的闯关游戏!”余未来扯着嗓子想要把系统那小家伙骂出来。【你也不看看你都快把厕神搞哭了,是想让他哭着热爱这世界啊。】它堂堂一个超级系统,当助攻当到这份上,真是没谁了。